第七品 刹那加行

 

 

己二(究竟道顿时之刹那现观加行)分四:一、广大方便之资粮非异熟刹那;二、甚深智慧之资粮异熟刹那;三、对境等性无相刹那;四、有境无现无二刹那。

庚一(广大方便之资粮非异熟刹那)分二:一、宣说真实本体;二、宣说能表之比喻。

辛一、宣说真实本体:

施等一一中,摄诸无漏法,

当知即能仁,一刹那智德。

依靠上述渐次加行圆满的力量,到最终不观待入定后得轮番而使一切道相顿时圆满的刹那现前菩提智慧的刹那加行,从反体法相的角度分为四种。

1、非异熟刹那加行的本体是广大行相究竟的福德资粮。到底是怎样的呢?依靠后得具备六度的渐次加行极度圆满,异熟果色身之究竟因——广大方便资粮布施等的能摄波罗蜜多一一现前者,也以含摄的方式现前与其同类的所摄广大无漏三智的一切法。

我们要知晓如此能仁一刹那证悟现前菩提的这一智慧,是广大方便非异熟刹那这一反体的法相,因为异熟果——色身功德的本体仍旧没有成熟,而能成熟的因就是广大方便资粮的反体。

辛二、宣说能表之比喻:

犹如诸士夫,动一处水轮,

一切顿转动,刹那智亦尔。

我们要清楚,如是现前一法就能现前与之同类的一切法的道理,犹如士夫巧妙最大限度转动一处水轮时,以这一种方便使一切环节顿时转动,非异熟刹那智也是同样,已经现前布施能摄方便的一法,顿时也就能现前广大所摄的一切行相。

庚二、甚深智慧之资粮异熟刹那:

若时异熟起[1],一切白法性,

般若波罗蜜,即一刹那智。

2、异熟刹那加行的本体是甚深智慧究竟智慧资粮的现观。到底是怎样的呢?依靠无实性智渐次加行极度圆满,现前离果法身的究竟因——甚深智慧资粮对治法无漏智之时,在以本来异熟之法性自相在客尘清净阶段现前的方式生起离垢自性清净犹如秋月般一切白法清净实相自性光明本智般若波罗蜜多的当时,即一刹那现前菩提之智,就是甚深智慧异熟刹那这一反体的法相。这一点务必要了知。如《宝性论》中云:“离胎无分别,本智许异熟。”因为离果法身的功德本来就已经成熟,所以离因是甚深智慧资粮的这一反体。

庚三、对境等性无相刹那:

由布施等行,诸法如梦住,

一刹那能证,诸法无相性。

3、无相刹那加行的本体即是修行等性离边的究竟现观。到底是怎样的呢?依靠最终果位等性法身的因——对境不住之加行极度圆满,由最极果位等性法身的究竟因——在将对境无相智慧、布施等行为自性清净的一切法如同梦中的境相一样见为平等性的等持中安住,从而一刹那能证悟轮涅取舍之诸法无二等性的现前菩提智慧,即是对境等性无相刹那这一反体的法相,这一点务必要了知。由于对所知取舍耽著的极细障碍也予以断除,因此是证悟对境无相等性的这一反体。

庚四、有境无现无二刹那:

如梦与能见,不见有二相,

一刹那能见,诸法无二性。

4、无二刹那加行的本体即是有境无二相之究竟加行的现观。到底是怎样的呢?依靠有境不行之加行极度圆满,最终果位无二智慧的究竟因——无二智慧犹如梦中的显现与能见的有境本身唯是反体而实际上不见有所取能取之相一样,一刹那能现见现似所取能取的一切法无二之真如的现前菩提智慧,即是有境无二刹那这一反体的法相,这一点务必要了知。因为所取能取二相的极细微障碍也予以断除,故而是证悟有境无二相的这一反体。关于此理,“所知作为有法,应成有学道中同时照见二谛,因为是无二刹那之加行故”等等说法,显然对暂时在有学道中具四法般若存在的方式也没有知晓。可见,对极其深奥的这一要点,极度喜爱品头论足者也要归属到前面“爱说者常难”之列中。对此还有其他讲法,在这里没有抄写,如果想要了解,请参阅那些论典,想必你会知道本论的论义在何处。希望公平正直、具有智慧、寻求论义之密意的诸位要知晓这一点。

如是刹那加行的界限:承许唯有在十地末际阶段才具有。

 

总结偈:

竟入出定无轮番,无量四相四解脱,

诸相顿圆顿现前,菩提胜道当了知。

 

般若现观庄严疏第七品句义释终



[1]若时异熟起:原译为“若时起异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