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行论第98节课

第九十八节课

《精进品》讲了断除三种懒惰,第一种同恶懒惰已经讲完了,今天接着讲断除第二种耽著恶事懒惰。

这种懒惰的本体,前面也介绍过。有些人对闻思修等与解脱有关的法没兴趣,却对世间琐事非常精进。实际上这并不是精进,反而是一种懒惰。

辛二、断除耽著恶事懒惰:

弃舍胜法喜,无边欢乐因,

何故汝反喜,散掉等苦因?

我们为什么舍弃无边欢喜之因——殊胜佛法,却偏偏乐于耽著散乱沉掉、唱歌跳舞、世间八法等痛苦之因?

佛法具足初善、中善、末善,三个时分中都是善妙的。诚如《随念三宝经》所言,最初能生起信心的善妙,中间能断除一切分别念的善妙,最后能生起解脱智慧的善妙。这样的佛法,唯有通过闻思修行才能获得。观音上师在西方国家说过:“我们皈依三宝中,法宝是最重要的,因为僧宝和佛宝皆依法宝而来。”大家都清楚,修持佛法的僧团叫僧宝,修持佛法而得圆满正等觉果位叫佛宝,所以,皈依三宝最重要的,就是皈依法宝。若将佛法的真理了如指掌,相续中产生不退转的信心,无论遇到什么样的违缘,对三宝的信心也不动摇,就是所谓的皈依法宝。

在这个世界上,遇到佛法的智慧,确实是最殊胜的获得。我现在是这样想,未来也是这样想。在我这一生中,该拥有的,已经拥有了;该获得的,已经获得了;该享受的,已经享受了,但对我而言,最有意义、最有价值的获得是什么?就是佛法的甘露。有时候坐在木屋里,内心非常感激传承上师们。尽管自己相续中的境界微不足道,但也是来之不易,这完全是依靠传承上师们的口传和他们的方便方法。

即生中遇到这样的佛法、这样的教言,实在是多生累劫中积累资粮的果报,所以大家应该万分珍惜,生起无比的欢喜心。要知道,依靠佛法的威力,能遣除我们一切的恐怖和痛苦,现在这么多出家人和居士,如果没有学习佛法,可能每天都过得乱糟糟,不知流了多少的眼泪。但自从学了佛、出了家以后,听说眼泪就干了。你们很多人想一想,生活中有各种各样的磨难,依靠佛法不说解决生生世世的轮回大事,仅仅从今生来讲,它所赐予的精神力量,也是任何药物与教言无法与之相比的。所以大家应该从心里知道,佛法是一切安乐之因,哪里有闻思修行,哪里有讲经说法,自己就应该欢喜踊跃、积极参与。

然而,世间上的很多人,对殊胜佛法没有兴趣,反而对杀生、偷盗等不如法行为,恶语、绮语、离间语等无稽之谈乐此不疲。几个人聚在一起闲聊时,就没完没了地说些无关紧要的话,起心动念也想一些乱七八糟的事。因为身口意不堪能,平时的所作所为毫无意义,经常沉溺于醇酒、美女、歌舞中,或迷恋打麻将、打牌等,把宝贵的时光白白荒废了。

大家应该发愿:把这种深厚的恶习尽量斩断,生生世世与佛法相应。否则,若没有佛法的滋润,即使有地位、有财产,也不一定感到快乐。因为快乐并不建立在金钱、地位或名声上,而在于内心的调整、内心的宁静。

佛经中有这样一个故事:昔日有布德哈国王和梵施国王,他们两国兵戈相加,梵施国王战败,孤身一人骑马逃入森林。王宫里的嘈杂生活,早已令他的身心疲惫不堪,在不远的地方,有一群孔雀自由自在地生活,国王见此,非常羡慕它们的寂静悠闲。当时林中有一位独觉在静修,国王看见后,顿时生起很大的欢喜心,立即用仅有的干粮供养独觉,并以此功德回向:“愿我生生世世变成孔雀!”

表面上看来,有缘分供养独觉很不容易,一个大国王竟然发愿变成旁生,特别不值得。但后来因为他的发愿力,释迦牟尼佛讲法时有一只孔雀在旁边听,死后转生为人,很小就获得了正果。佛陀讲述这个公案时,也说他喜欢寂静,因不愿散乱而生生世世都变成孔雀,今生遇到了佛的教法,很容易就获得正果。

前段时间,有些领导来学院视察,其中有一个领导特别不想下去,很想在这里出家。他看到修行人的木屋后,觉得这里的条件虽然艰苦,无法与大城市相比,但每天的修行生活非常有意义,人人好像没有心事,很开心的样子。后来他一见我就说:“我差点不是出家了!”

的确,佛法有种宁静感,到过寺院的人,应该都有很深的体会。这种宁静来源于佛法的净心,如果心静下来,很多境界也会现前的。但若没有这样,心就像无有主张的小孩,不由自主地往外散,谁都可以引诱,每天心都特别累。其实,把所有的事情全部放下,一心一意地修持佛法,这是非常好的抉择。但这也要详细观察才能决定,千万不可一时冲动!

总之,不管你是在家人、出家人,一定要思维法义、精进修持。《学集论》中引用佛经说:“出家人必须要经常闻思修行、念诵经典,否则就不成为出家人。”不仅出家人如此,修行人也要每天思维一些佛法的意义。法王如意宝的《教诲甘露明点》里面讲了三个要点:一、人格贤善,心地善良,心胸宽广,有远见、有智慧;二、戒律清净,不管是小乘戒、菩萨戒、密乘戒,都要护持好根本戒,莫与解脱有抵触;三、无垢智慧,每天要凭自己的力量,对清净的教言作闻思修行。对此大家应牢牢记住!

辛三(断除自轻凌懒惰)分二:一、略说;二、广说。

壬一、略说:

勿怯积助缘,策励令自主,

自他平等观,勤修自他换。

这一颂概括了断除自轻凌懒惰的方法。在修行过程中,如果一点勇气都没有,修行绝对不可能成功,而对治这种懒惰的精进,主要分为加行、正行、后行三个方面。

一、加行:可分盔甲精进、加行精进。盔甲精进,对应颂中的“勿怯”,即修行任何法都不能怯弱,不然别说获得佛果,就连一件简单事情也办不成。加行精进,对应颂中的“积助缘”,助缘有四种,即信解、自信、欢喜、放舍,下文也会具体讲解。

古代国王出征时,需要披上盔甲,具足四大军队,这样迎战才会胜利。同样,我们与懒惰交战时,首先自己不能怯懦,一定要有勇气,提醒自己:“诸佛菩萨也是由凡夫人变来的,他们可以获得成就,我为什么不能?高僧大德都能精进修行,我为什么不能?”

二、正行:“策励”,指依靠正知正念来护持、取舍。

三、后行:“令自主”,通过上面几种教言,令自己的心获得自在。很多人在修行过程中,心根本没办法获得自在,如果依靠精进、正知正念的摄持,到了一定的时候,心自然会解脱一切束缚。

通过这种方式,精勤观修第八品的自他平等(自己与众生本体平等)和自他交换(众生的痛苦由自己代受,自己的快乐施予众生)。

此偈颂在科判中叫“略说”,实际上自他交换的教言在下一品中才讲,但在这里讲也没有矛盾。

总而言之,依靠这几个教言,能断除相续中的自轻凌懒惰,让身心获得自在。大家都愿意变成很好的修行人,但如果没有一定的精进,光是想而不下工夫,也不一定能起到作用。其实,每个人都能做到精进,关键是愿不愿意发这种心。《喜马拉雅大成就者的故事》中说,冈波巴依止了米拉日巴尊者很长时间,后来他在离开上师之前,请上师赐予殊胜教言。米拉日巴尊者沉默良久,说:“没什么可教的,今后还需要更多的努力。”冈波巴沉默了一会儿,转身起程,越过了一条小溪。米拉日巴尊者望着他远去的背影,知道以后再也见不到他的心子了,忽然大声叫道:“我有一个很殊胜的秘密教言,它太珍贵了,以致无法随意示人。”冈波巴回过头来,只见上师转身弯腰,把破衣服撩起来,露出像马蹄一样坚硬、伤痕累累的屁股,那是上师长年累月在石头上打坐的结果。“我的心子,这是我最后的教言,认真去做吧!”一个苍老的声音远远传来……

以世间眼光看来,这是一种侮辱或者不如法的行为,但真正有信心的弟子和具证悟的上师聚合时,依靠一种表示方法,就能令心获得证悟。后来冈波巴也遵从教导,没有到处云游,而是像上师那样安住一处,精进努力地修行,最后他在噶举派中有什么样的地位,大家应该非常清楚。所以,上师的每一句教言、每一个指示,都能使有信心的弟子认识心的本性,或者决定一生中的修行方向。

因此,大家一定要稳重。如果今天求这个法,明天求那个法,每天都是换一个新鲜的法,换一个新鲜的上师,自己不一定有收获。到了一定的时候,也该安住下来了,没有必要东想西想,想了也不一定有结果。

对此偈颂各大论师颇有争议。因为正在讲精进度,突然提到自他平等、自他交换,上下文有些不连贯。所以布布达论师认为,这不是寂天菩萨的原文,而是后人所加。但也有些论师认为,这是下一品的连接文。此种观点我不太认同,假如真是连接文,理应是本品的最后一颂,中间出现也未免有点突兀。布顿大师在《入菩萨行论注释》中也认为,这并不是寂天菩萨的原文。至于到底是不是原文,后来的修行人可以广作分析,我们这里大概了解一下颂词的意思即可。

壬二(广说)分二:一、修思维因无有能力而懈怠之对治;二、修缘难成而懒惰之对治。

癸一、修思维因无有能力而懈怠之对治:

不应自退怯,谓我不能觉,

如来实语者,说此真实言:

所有蚊虻蜂,如是诸虫蛆,

若发精进力,咸证无上觉。

有些人说:“我这种人特别可怜,没有智慧、没有精进、没有境界,怎么可能成就呢?不要说佛果,连阿罗汉的果位也遥不可及!”于是自己轻蔑自己,自己侮辱自己。这是不合理的。任何事情的成功,都离不开精进和努力,不要说佛法,世间上的成功人士,有些人的智慧也不一定高,能力也不一定强,但因为他们的心比别人大,愿意做、也敢做,这样才会有成功。修行人也同样如此,不管你是什么根基、什么界性,千万不要放弃自己,不要觉得这一辈子没有希望了,什么时候死就死吧。此种脆弱的心态,是修行中的一大障碍。

假如真能精进,迅速成就也不是没有可能。以前印度有位年过花甲的老修行人,他住在寺院里,每天不断地听闻佛法。有个叫达玛巴拉的国王,看到老人精进闻法的样子,不以为然。他特意找了一根枯木拿在手中,走到老者跟前:“你如此衰老,不如好好休息,无论你怎样精勤也不可能得到智者的学位,如是闻法又有何益?如果你能成为智者,那我也可以让这根枯木开花结果。”老人听后心中不悦,他猛厉祈祷文殊菩萨,最后获得大加持,通达一切万法,成为了不起的班智达。想起国王的戏言,老人径直去见国王:“我已经成为智者了,你可不可让枯木开花结果啊?”国王羞愧万分,无言以对。

所以,有些人不要认为自己老了,没有智慧了,只要不舍精进,殊胜因缘聚合时,什么奇迹都有可能发生。我在读书时的同学中,有些人本来智慧下等,人格也不是很好,但后来经过不懈的努力,竟然变成了非常了不起的人。我们学院里面也是如此,有智慧的人不一定有前途,因为渐渐就开始傲慢了;没有智慧的人如果很精进,《前行》中也说了,上等精进者有上等成就。所以,再有超群的智慧,没有精进的话,智慧最后也用不上;即使没有智慧,但非常精进的话,也会变成很好的修行人。

作者在此告诫我们,绝不能以所谓的“我怎么能获得菩提”而退缩懈怠,为什么呢?因为如来是唯一的真实语者,如《释量论》所言,佛陀断尽了一切无明障碍,彻底远离妄语之因。《金刚经》云:“如来是真语者,实语者,如语者,不诳语者,不异语者。”《法华经》亦云:“佛无不实语,智慧不可量。”因此,对如来的金刚语,我们理当深信不疑。

那么,如来是怎么说的呢?在《妙臂请问经》为主的经典中,佛陀讲过:一切众生,包括蚊虻、蜜蜂及老虎、豺狼、狮子、狐狸、犬等,都具有如来藏,若能发起精进力,亦会成就无上菩提。有些讲义解释“精进”时说:“只要不舍弃菩提心,都会证得无上圆满正等觉的果位。”既然旁生都有机会成就,我们哪有不证得佛果的道理呢?

无垢光尊者在《大圆满心性休息大车疏》中,引用过《宝箧庄严经》的一个教证:观世音菩萨到耶扣谋杰大城市时,此地肮脏的粪便处住有成百上千种昆虫。尔时观世音菩萨化为蜜蜂,发出嗡嗡声,义为“顶礼佛陀”,其余虫类听此亦随念“顶礼佛陀”。以此功德和加持力,这些昆虫最终皆成菩萨,名为“口香”,往生到极乐世界。

有些人怀疑:“这些旁生要是能精进,那倒可以,但它们怎么精进呢?”话不能这么说,学过《因明》的人都知道,说话必须要有理由,你有什么理由说这些旁生绝不会精进?如果昆虫依靠佛菩萨的引导都有解脱机会,我们人就更不用说了!

况我生为人,明辨利与害,

行持若不废,何故不证觉?

我们生而为人,能明辨是非善恶,守持净戒,听受佛法,发起出离心和菩提心,虽然自己修得不太好,但跟蚊子、苍蝇、恶狗比起来,还是有一定的优越性。倘若不放弃行持佛法,在菩提道上精进不懈,怎会不得到正等觉果位呢?

众生均能成佛的理由,是因为《涅槃经》中说一切众生都具足如来藏。一般而言,佛性有两种,一是自性住佛性,一是修增长佛性(也叫实修生佛性)。自性住佛性是指心的本性,这样的佛性,每个众生都有。有些人没有闻思过大乘教言,一听说众生都是佛,就马上反驳道:“既然是佛,为什么还有烦恼无明?”其实,“众生是佛”是从自性住佛性来说的,若从修增长佛性来讲,众生并不是佛。因为修增长佛性是指通过智慧遣除烦恼障和所知障,现前正等觉的果位,这个时候才叫佛陀。

如来藏周遍于一切众生,《宝性论》云:“佛身能现故,真如无别故,具种故众生,恒具如来藏。”对此麦彭仁波切在《如来藏狮吼论》中做过详细解释。意思是说,一切众生具如来藏有三个理由:一是具缚凡夫的相续中能现前圆满佛身功德;二是众生与真如的本性无别一味;三是众生具有成佛的种性。依靠强有力的这三大理由,便可推知:一切众生都能获得圆满正等觉的果位。

此外,《楞严经》、《楞伽经》、《华严经》,及龙猛菩萨的赞颂偈、马鸣菩萨的《大乘起信论》、弥勒菩萨的《宝性论》等中,对此道理皆有详细阐述。若还不明白为什么众生是佛、为什么佛还在无明中,《宝性论》也以九种意义、九种比喻解释得很清楚。假如学了《如来藏经》等第三转法轮的教义,这些怀疑自然会遣荡无余。所以大家在学习佛法的时候,应该学得深一点,对深奥的教义应该生起定解和信心,不要只停留在字面上。若能如此,以后也不会有自轻凌懒惰了。

我们在座的人,都是具有超越智慧的生物,好好修行的话,不会像石头一样,还是有成就的机会。要知道,诸佛菩萨、高僧大德都是凡夫变成的,看一看《释迦牟尼佛广传》,他在因地时也当过地狱众生和旁生,但最终可以示现成佛。如果我们精进修行,又有什么理由不能证悟无上佛果呢?尤其在《宝云经》当中,细致讲述了过去佛、现在佛、未来佛的很多经历,他们均是以同一种方便、同一种修行、同一种精进而获得了成就。所以,大家平时要看一些上师的教言,这些教言的来源是大乘佛教,故而也应该多闻思大乘经典,如此一来,必定对大乘佛法生起坚定不移的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