鸟的“我所执”

  

周末,朋友送来了他家养的两只鸟。因为要度假一周,暂时请我们代为照看。

“又换了一个鸟笼?”妻子看到和以前的鸟笼不一样,而且更大,于是问道,“以前的那个笼子不是也挺大吗?”但没有注意到有一只鸟和以前的颜色也不一样。

“唉,”朋友叹道,“不得已。以前两只鸟养在一个笼子里,本来好好的。后来有一只鸟死了,于是又新买了一只给剩下的那只作伴。没想到剩下的那只鸟把新来的这只欺负得很厉害,都把它啄出血了!”

“为什么?”看着两只鸟静静地站在一起,相依为命的样子,很难相信它们之间还有过这样的“战争”。

“听说是因为原来那只鸟认为这笼子是它的,不愿意让别的鸟进来,所以想把新来的赶走。”朋友解释道,“所以新买了一个笼子,把原来的和新来的鸟一起放进去,它们果然就不打架了。”

这时,从书本上学过很多自然科学知识的儿子在一旁补充道:“是的。鸟有它们的领土,互相之间不能侵犯的。新的笼子本来谁的领土也不是,所以就不打架了。”

听到这儿,“我所执”这个词马上出现在我的脑海里。

科学家通过细致的观察研究,总结出鸟具有这样的“领土意识”等等。而遍智的佛陀则以短短的“我所执”这样一个词,道出了这些现象后面的根源。非仅是鸟,每一个六道众生在无始以来的轮回之中,始终执著身体、心识等为“我”,把“我”的资具等执著为“我所”,由此对合乎“我”意的生贪心,对侵犯了“我”或“我所”的生嗔心。一生一生连续不断,经历了无量无边的苦。

不用说对身体的执著,对半是房子半是监狱的一个鸟笼都如此执著,定要牢牢守住,拼命抵挡陌生者的“入侵”。能把另一只鸟啄出血来,可以想见这个“我所执”在它小小的身体中引生了多么强烈、巨大的嗔恨心!这样根深蒂固的习气串习已久,生生世世之中不知为了虚幻的“我”和“我所”付出多少沉重的代价。鸟笼之争不过是“我所执”在此生又一次显露罢了。

看着它们,想想自己,又比它们好到哪里去呢?自己前生无疑也同样做过鸟,做过各种旁生、饿鬼等等,也做过和它们一样的事情,为了“我的食物”、“我的住处”而争斗,头破血流。此生为人,则是为了“我的工作”、“我的家庭”、“我的房子”、“我的名声”而呕心沥血。即便学佛了,也是“我的闻思修行”、“我的功德”、“我写的文章”…。来生又将会怎样呢?

两只鸟来到新环境,相互偎倚,东张西望,似乎早已忘记了那不愉快的一幕,反而有一种恩爱而默契的气氛。

也许,它们又已经把新笼子以及对方都执为“我所”了吧?谁能知道,这新一轮的“我所执”会延续多久、结局怎样呢?

文章來源:原创–美国慈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