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一个佛教徒的生活点滴

 

身为梅艳芳好友兼香港演艺人协会主席的曾志伟,近日去到大马出席在槟城举行的“药师佛点灯祈福猴年大法会”。志伟在记者会中谈到好友阿梅去世后还受负面新闻缠身,表现得非常激动。志伟怒斥部分不负责任的传媒,到现在还在炒作新闻,不单没有把梅艳芳当作是一个人,简直把她当作一个工具。

曾志伟在一个月内失去了两个好朋友,分别是柯受良及梅艳芳。志伟表示来槟城的目的是要跟大家分享演艺人如何看待生死。志伟说:“我是一个佛教徒,以佛教来说,这就是无常。不过讲是这样讲,当我们劝别人不要为阿梅太伤心的时候,其实自己也是很难过的,毕竟自己还是一个人嘛,人是有感情的。”

泰然面对生死

在佛学座谈会上,志伟谈到他从阿梅病逝一事中所得到的生命感悟:“人终须一死,一切名利并不重要,在娱乐圈好不容易争取得来的名和利,却随生命而流逝,变得一切都不再重要,因为根本带不走。”

志伟感慨地表示,学佛让他泰然面对生死,他说:“人生本无常,任何事都会发生。我们的身体只像一件衣服,即使离开了这世界,也只不过像到另一个地方,打另一份工,上另一所学校,做另一个人,所以往生不是甚么大不了的事。”

一向笃信佛教又积极推动佛教活动的曾志伟居士,在今年五月廿六日佛诞的日子担任“香港佛教暨各界迎请佛指舍利瞻礼祈福大会”的司仪。此次活动由香港佛教联合会主办,香港大公报与凤凰卫视协办,更获香港特区政府及中央有关部门全力支持。

曾居士笃信佛教已有十一年

前晚志伟出席新城电台节目主持罗霖的访问。他表示,今次展出的佛指舍利是佛教教主释迦牟尼佛的真身指骨,是世界仅有的国宝。今次是专程由陕西省西安市扶风县的法门寺运来香港,故十分神圣,难得一见。志伟本人也未见过,他很荣幸今次有机会担任祈福大会的司仪。

曾志伟说自己笃信佛教十一年。问他是否因为笃信佛教才多做善事?志伟说,做善事是香港人的美德,香港市民向来都很积极做善事。至于他在十一年前决定信佛的原因,主要是觉得佛教不单只是宗教,更具备学术性。他觉得艺人很适合信佛,因为艺人最难面对的便是由高峰跌下的压力。佛教常说无常,今日拥有的东西,明日可能全部失去,他觉得这样的思想可令艺人早有心理准备。

下月十八日志伟会与“Ba叔”合办斋宴,为青海一间寺庙筹款。有说他与“Ba叔”因为当晚食物的价钱问题发生争执。志伟表示,现在已决定吃平时的食物,至于发生争执,他笑言是传媒写的而已。

另外,志伟也要参与筹备本月廿八日演艺人协会举行的筹款晚宴。他表示,当晚各艺人会拿出自己的作品拍卖,其中张学友会替善长监制一只大碟,据他所知,有善长已出价二十万竞投这个出碟机会。成龙会为善长做长衫,任达华则为善长影靓相等,希望当晚可以筹到三百多万元善款。

2002年十月底,在曾志伟居士的发起和积极推动下,香港首度举行了“万人禅修”,为西方寺筹款。“万人禅修”这个崭新意念提出来的时候,举脚赞成的不少,反应审慎的更多。基于种种理由,很多人都预计难度甚高,是以不约而同地泼点冷水,让劲头火热的曾居士降降温。志伟如履薄冰,战战兢兢。困难不少,见招拆招。“万人禅修”举行的大概十天前,曾志伟抽空飞往台湾,参加法鼓山的“精英禅三”。怀着满心的禅悦下山,准备迎接万众期待的“万人禅修”。然而,就在这谈禅、说禅、坐禅的高峰期间,志伟闹出了酒后骂人的新闻。

事过境迁,曾志伟真情剖白

经常主持大型筹款活动的曾志伟居士根据多年的体会与经验,深感香港佛教界一直缺乏具代表性的大型慈善筹款活动而又能每年继续举办的,例如公益金百万行、苗圃行路上广州、宣明会的饥馑三十等等,这些都是有声有色、家喻户晓的善举。

话分两头,曾志伟一直很希望与永惺法师结缘,为西方寺筹款。去年因缘和合,但是做甚么好呢?“要么不做,要做便要做个大型的、有新鲜感的活动。希望能够每年举行,为不同的机构筹款,并能够发动所有的佛教道场都能参加。”

当年短期出家的心灵震撼,令曾志伟念念不忘禅坐,何不就举办“万人坐禅”?“坐禅筹款,既可以做善事,更可以得到内心启发,多好!香港人忙碌,平时难得有机会安静下来,借着坐禅的机会,正好收摄身心,体会禅妙。加上那么多人聚在一起,听开示、禅坐,那份摄受力一定很强大。”

踌躇满志的志伟怀着“万人坐禅”的意念向各方大德推介,大家都很支持,不过却有所保留。

“不少人泼冷水!最主要的原因是他们认为一个道场的活动很难吸引其它道场的弟子参加。他们提出的顾虑是在鼓励我们之余,也给我一个心理准备:万一效果不好,也不要失望。”

“万人坐禅”就在热情与忐忑的交织中展开

第一个月,报名的反应很慢,以后每个星期的进展都不太积极,若按照当时的增加比例推算,肯定不会超过一千人。大家都担心,就连永惺法师也说:究竟行不行的?不如改在学校举行吧,不要订那么大的场地。

问他有没有担心,他这样说:“我做事的心态是随缘,发起了以后,能承受多少便是多少;它的缘份是多少便算多少。攀缘是没有用的,最重要是反问自己有没有尽心尽力?出发点是否正确?如果这两者都问心无愧的话,结果是不重要的!如果只有五百人来,便表示只有这五百人有缘,再以这五百人作为将来的缘起。如果到头来很少人参加,便表示可能时候还未到,要待日后其它的机会。所以真的毋须担心紧张,而担心也没有用。”众愿成就,临近举行“万人坐禅”日期的两个星期,报名者蜂拥而至,大家都乐透了!曾志伟反而是一派平常心,“我不需要太多人,来者最重要是有心。”结果二千多人来了,而且都是有心人。“我最感动的就是当初报名禅坐一整天的人只有小部分,大部分只登记随喜禅坐,随时可以离开。想不到禅坐那天,大部份的参加者都坐满整天,直到大会结束。有些人中途有事,必须离开,他们问:我可以办完事情后再回来禅坐吗?现在还可以叫朋友来参加吗?”“我看大家行禅的时候,不少人流下喜悦的眼泪,我很开心,这已经完全达到预期的效果了。”曾经参加禅修的志伟,他所谓的效果,是禅修过程的身心体会,语言文字不能充分表达,只有禅坐者才有感受……

大概七年前,曾志伟到台湾佛光山短期出家,七天来体会深刻。那次他带了一皮箱衣物报到,师父说不用开箱了,原来他们连内衣裤、毛巾牙刷都已准备妥当。“我第一个感觉是师父很细心,甚么都照顾周到。但后来发现,最重要的意义是令大家没有分别心。”当大家都换上同样的衣服,就没有名牌时装与杂唛衣服的分别,所有人都是一样。男生剃了头,连发型的分别也没有了。加上禁语,则连什么身份、地位、财富、文化素养的分别都没有了,连想也不会想。“记得我短期出家回来以后,第一件事情就是卖掉平治房车,此后两年没有买新衣服,因为觉得物质上的东西不那么重要。”

七天出家,多次大哭,感觉却是充满喜悦。重返红尘,志伟还是心系禅净。终于因缘成熟,他在筹备的紧张时刻抽空到台湾法鼓山,赶上了“精英禅三”,由圣严法师亲自主持。

“今次是将传统的禅七浓缩为三天,真是精华所在,除了礼佛外,坐禅的时间很多,每一次圣严法师都给我们不同的指引,虽然当时不一定能够全部消化,只可认识皮毛,不过我们都期待可以参加七七四十九天的禅修,到时候就可以认真体会了。”

“这些年来,我与很多佛教大德都结了缘,但老是没有机会与圣严法师结缘。几年前他多次来港弘法,我都撞期,无缘亲近,这次我能够一连三天与他生活在一起,不断听他的开示。他与我们一起吃饭,吃饭时也在回答问题。外出行山的时候,他又与大家在一块。”听说圣严法师因年老体弱,将不会再亲自主持禅修了。志伟的因缘可真殊胜啊!

酒后失言的反思

“精英禅三”结束后,曾志伟怀着禅悦返港,还不到三天,就发生了酒后骂人的新闻。时间弄人多讽刺,志伟可有反思?“从法鼓山回来,很多人问我,你这次坐禅又想到什么东西?我还开玩笑说,我悟到了‘佛都有火’,事情就是这么凑巧!”不愉快的事情发生了,志伟迅速反思。“两天以后,我主动联络记者,当众向所有香港人道歉,这是我的反省。这件事情虽然只关乎我与杨先生,但我是公众人物,我不想对年轻的观众有不良的影响。”

“换上以前的我,肯定不会这样做,就让这件事情淡出算了。做这一行,最上招是不了了之,免得越描越黑。香港人最善忘,每日都有大新闻,把你的新闻盖过了,所以只要你不提就成了,别人很快会忘掉。”

但志伟没有选择这样做。因为他是佛教徒,重视承担精神。

“作为一个佛教徒、公众人物,我对于自己所做的事情,如果不对的,有必要反省、交待。很多人说,我是向杨先生道歉。怎样说也好,我要对所有人交代及道歉,因为我做错了。道了歉,心也安了。”

记得圣严法师再三教导,碰到问题,就要“面对它、处理它、接纳它、放下它。”曾志伟做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