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喜喇嘛转世到西班牙的神奇事迹

自六零年代,西方的嬉皮士大批大批地涌至印度及尼泊尔等地,一位名叫耶喜喇嘛的西藏高僧开始向他们开示佛法,引发了藏传佛教大规模地向西方弘扬的热潮。这股浪潮发展至今未艾,耶喜喇嘛的弟子在二十多个国家创立了近百间西方的佛法中心、禅修中心、寺院及佛法出版社等,在香港及台湾现在也有分会(香港分会是大乘佛学会,台北分会是经续法林),在这些团体中出家的洋僧尼数以百计。

耶喜喇嘛在 1984年圆寂。在1985年一个平凡的西班牙佛教家庭中,有一个婴孩在雷电交加中出生了。这个小孩出生时,母亲没感到丝毫分娩的痛苦,而且从不哭泣。有一次,母亲整天忘记了奶,小孩也只会耐心地等待,没有一点吵闹或要求。这个小孩不多与兄弟姊妹玩耍,反而喜欢独自沉思。小孩的母亲有一次带他去一间佛法中心,小孩的举止便变得奇怪起来,他首先是与西藏人显得极为亲近,然后便私自取僧人的法器把玩,而且使用得甚为熟练。

耶喜喇嘛的先世弟子梭巴仁波切此时便开始注意他。梭巴仁波切早在耶喜喇嘛死后不久,便曾多次请真正有神通能力的人查询其师转世之下落。这些预言一致指出转世者之父名为“巴高”,母为“玛丽亚”,两个名字显然并没有西藏的味道。梭巴仁波切在梦中,又曾梦见其先师转成了一个眼睛明亮的西方小孩。在一见到这个西班牙小孩时,梭巴仁波切马上便认出这便是自己梦中见到的小孩。仁波切召来了小孩的父母,问明了他们的名字,父亲名叫“巴高”,母名“玛丽亚”。这时,仁波切便详细追问他们在小孩出生前的事,发现小孩的母亲曾梦见耶喜喇嘛手抱婴孩硬塞在她的怀抱。玛丽亚在多年前曾拜见过耶喜喇嘛。在翻看一些当年与喇嘛会面时所摄之旧录影带时,他们又发现了耶喜喇嘛曾说过一些古怪而当时未有人深究的话,例如他曾说:“西班牙这地方很好,我愿来住一段很长的日子!”,又曾对巴高说:“我与你有很特别的缘份,我永不会忘记你,即使我在死后也不会忘记你!”。另外有一次,玛丽亚邀请耶喜喇嘛再度到她家作客时,喇嘛摸了一下她的肚皮(这种举止对一位僧人来说,是甚不寻常的),很高兴地自言自语:“来!会再来!”。梭巴喇嘛又注意到,小孩的举止与先世耶喜喇嘛十分相似。

在见到先世耶喜喇嘛的先师之肖像时,小孩又不需人教,自行顶礼多次,眼中流露出泪光。没多久后,小孩通过了辨认其先世用过的法器及私人物品等考验,正式升座继承了耶喜喇嘛的名位,名为“奥色仁波切”。

在小孩正式被藏传佛教寺院高僧承认后,不少耶喜喇嘛的旧洋人徒弟都甚为怀疑。他们事后都表示:“要相信轮回,对我们洋人来说已是一番内心的挣扎。但要亲身见着活生生的转世案例,说我们的藏族老师变成了面前这个洋小孩,是很难令我们真心相信的!”。他们又找机会自己考验小孩,最终都不得不相信。有一位洋人曾担任耶喜喇嘛的司机职位。喇嘛曾多次私下叫他把破烂的车牌修好,但他一直没有办妥。有一次,西班牙小孩见到了这位耶喜喇嘛的弟子及喇嘛的旧车,便淡淡地幽了一默说:“你还是没修好车牌?”。这位司机在惊诧之下,话也答不上来,只懂流眼泪。

耶喜喇嘛生前致力于把佛教的神秘面纱除去,喜欢用佛教及佛法接受西方科学的挑战。在病重时,他刻意选择在最先进的美国加州医院内圆寂,让西方记者见证他的死亡。在死后,喇嘛又戏剧性地转生于洋人家中,自被注意开始便不断面对西方传媒的大规模追访及刻意挑疑点的眼光,似乎便是有意地让西方见证高僧转世的实证。这位小孩曾两度访问香港,两次都受到香港传媒的大幅报道。他的转世事迹,被写成了The Boy Lama(Vicki Mckenzie著,中译本为《少年耶喜喇嘛》)。最近(2000年),他到访台湾,出席了其先世耶喜喇嘛著作中译本的发行仪式。大部份的时间,小孩在印度色拉寺中接受西藏僧伽教育。

在西班牙转世者奥色仁波切之前,西方也曾有好几位被正式承认的洋人转世者。他们之中的一位,生于对东方宗教完全没有认识的家庭中,自幼不太说话,也未显示出太多灵异的现像。但在他刚满成人年龄的生日会上,他留下了一封答谢父母养育恩情的信,便自己找到了去印度,成为了一位僧人,最后被确认出其先世身份。

现今的转世者中,也包括了巴西土著、美国土著及港台地区的汉人。

在转世现像中,也有女性成就者的先例,其中包括女成就者转世为男孩、女成就者转生为女孩、男成就者转生为女孩等情况。耶喜喇嘛的第一批洋僧尼弟子中,有一位名叫冼娜的俄国贵族后代。她在死后转生为一法国男孩,是历史上第一位洋人行者乘愿再来而成为洋转世者的先例,这小孩现在便在寺院中修学。

阿贡诺布拉姆

还有一位阿贡诺布拉姆(Jetsunma Ahkön Lhamo),生为意大利及犹太血统,生于美国纽约,年青时虽并无宗教训练,却成立了一间教授爱心及处世之道的中心。迟至1985年,她教导的课程内容被宁玛派现任宗座注意到,发现其内容实为佛法开示,最终认定她为十七世纪一位女圣人的乘愿再来,这时候阿贡诺布拉姆已年届中年。阿贡诺布拉姆是首位西方女性被确认为转世者,又因已届中年方正式升座,成为一个传奇性人物,她的传记被记载于《在西方转世》(Reborn in the West, Vicki Mckenzie著)一书中。这位女转世者在西方建立了一个65公亩的道场,又创办了英语的佛法七年课程及自1991年开始、至今未曾中断过一天的24小时世界和平祈愿活动。

由此可见,转世者为利益众生而乘愿转生在他们各别选择的地方,以不同身份利益众生,并不一定就要在西藏转生、生为男性、出家而后说法。转世者生为洋人的也有,生为女性的也有,其中有些选择出家,有些选择在家,也有些如阿贡诺布拉姆未被认出前的情况——以佛法的内容但非佛法的名义来教育他人,甚至还有很多转世者在默默地利益众生、不选择被认定而升座,反而情愿隐于凡夫当中不为人知地做其发愿要做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