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天

喇嘛钦!

如果没有尽快修行,何时才会有修行的机会啊!

明天是否还在世上也很难说,翻开《因缘品》,里面讲道:“明日死谁知,今日当精进。彼死主大军,岂是汝亲戚?”

元朝的石屋清珙禅师长年以岩石为居,清心寡欲,与世无交,其为我们后人留下的山居诗,却篇篇沁出山野的清香。“岩房终日寂寥寥,世念可曾有一毫?虽着衣裳吃粥饭,恰似死了未曾烧。”表明禅师虽已超越生死之境界,却劝导世人要放弃世念,而以舍身赴死之心虔诚求道。

生命如风中之油灯,随时面临熄灭的危险。米兰•昆德拉说:“生活是一棵长满可能性的树。”谁也难以断定,下一步可能面临什么。

明天能否醒来,谁也难以断定。龙树菩萨在《亲友书》中言:“寿命多害即无常,犹如水泡为风吹,呼气吸气沉睡间,能得觉醒极稀奇。”麦彭仁波切的弟子单秋大师在班玛的多科森林中闭关时,每天晚上不论何时,只要一醒来,就开始修法、磕头或做转绕。他说:“难道你知道你明天还在吗?难道你还要睡吗?”

世间有智慧的人,对寿命无常也有很深的认识。康纳勒普说:“今天的事要今天做完,太阳绝不会为你而再升。”清朝的文嘉有在《明日歌》中也说:“明日复明日,明日何其多,我生待明日,万事成蹉跎。”

我与和我一样的假修行人,常常将事情推至明天,在散乱中抛掷了大好时光。看到前辈们的言教,我必须督促自己:放下一切琐事,去修吧!

壬午年正月十一日  

2002年2月2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