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梦

一觉醒来,时钟刚打过6点。

昨晚做了一个好梦。虽然明知梦境本为幻化,但作为一个凡夫,心里仍然很高兴。一直犹豫着是否把梦境写下来,最终写下来的念头还是占了上风。

这是我离开成都后,第三次梦见麦彭仁波切。

第一次是在医院,在梦中,我得到了《辨法法性论注疏》的传讲。第二次也是在医院,我获得了《辨中边论》、《智者入门》的传承。醒来之后,生起了大慢心,不可抑制地想将自己所得到的传承,及时地为别人传讲、翻译。

昨晚,麦彭仁波切连续以三个人的形象出现。在见其中最后一位时,心里很清楚地感觉到是麦彭仁波切的幻化。他的形象像一位四十多岁的康巴在家人,头发黝黑发亮,眼睛炯炯发光,眉毛浓黑,脸膛黑里透红,牙齿洁白如雪,身穿蓝色藏袍,很高兴地躺在我床上的左边……令我生起强烈的恭敬心,感觉他是诸佛菩萨的智慧身。他看起来平易近人,我也就平时的一些问题向他请教……醒来之后,仍感觉到他的余温,不敢去坐刚才他坐过的地方。

有人认为把梦讲出来不好,前大德智悲光尊者说:“好梦说出以后,就再也不会显现了。”法王上师也说:“老虎可以跳得很远,青蛙是不能效仿的。”可见把梦说出来不太好。不过,不管怎么现在已经说出去了。

但一直困扰着我,使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是,尽管我多年来一直诚心祈祷,不知无垢光尊者为何始终没有在我的梦中显现?

以上所提及的,只是我偶尔做的好梦,如果将所有的恶梦都记录下来的话,那就成了又臭又长的裹脚了。

壬午年正月二十三日凌晨

2002年3月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