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阴

世人喜欢以光阴比喻时间,而我更喜欢把它想象成一条一去不复返的河流。

孔子走到河边说:“逝者如斯。”

哲学家赫拉克利特说:“你不能两次踏入同一条河流。”

奥修说:“生命在流动,它是一条河流。”

先哲们都以此强调时光的珍贵。的确,曾经如同河流般消失了的时光,永远不复回归。无论它是辉煌还是暗淡,幸福还是忧伤。人的生命在即生中只有一次,以什么样的方式度过这段光阴,值得我们深深地思索。

今天一位骄傲的知识分子问我:“您老是强调要我们背诵经论。但我总觉得修行人应以发菩提心、调服烦恼、观修禅定为主。理论上的东西,了解其大概就行了,何必一一背诵?浪费很多时间呢?”他说得有道理,但我知道他每天“节约”的时光,并不是用来做他所说的重大要事,而是用于散乱、闲聊、痴睡等无义之事。我回答他说:“你说得有道理。如果你的时间真用于发菩提心、修禅定,我当然随喜。但你是否整天都修禅定而没有时间背诵呢?不是吧。”一句话仿佛使他恍然大悟。他说:“我明白了。其实我嘴上说的好听,实际上并没有好好珍惜时间。从今天起,我要从散乱中至少抽出半个小时背诵。”听了他的告白,我很感欣慰。不仅仅是他,如果所有的修行人每天哪怕抽出十分钟,背诵一个偈子,记下一段公案,一定会有所裨益的。

鲁迅先生也说:“我不是什么天才,只不过是把别人喝咖啡的时间用来看书和写作了而已。”世间的名人懂得对光阴的珍惜,却不知道用于修行;修行的人懂得修行,却往往不知道珍惜时间。

既然我们无法使时光倒流,如何使人生过得完美,不致临死之时为虚度年华而悔恨,就应当如海绵挤水一样挤出每一分、每一秒,做有意义的事,而不应散乱度日。

壬午年二月初六

2002年3月2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