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四

今天是“五•四”青年节,从1919年五四运动至今已经历了近百年的历史。随着时代的变迁,青年们早已不必再为反封建、反压迫而战,他们以各种形式庆祝着这一节日。

我也加入了一帮有很多青年人组成的行列,举行了一次大规模的放生活动。三艘船承载着饱受死亡恐惧的海底居民,浩浩荡荡地驶往深海,除了厦门本地的信众,来自各地寺院、佛学院的出家人,福州、台湾、香港等地的居士,约200名道友都参加了这次放生活动,出家人的红黄僧衣,在家人五彩缤纷的各式服装,

在蓝色大海的衬托下,形成了一道道靓丽的风景。

在我身居其中的四个月期间,每当午餐和晚餐之时,窗户外面时常会漂来宰杀海鲜的血腥气息,使这座沿海城市纯净的空气受到了玷污,更使来自藏地的我和同伴食不下咽,将这些可怜的鱼虾从屠刀下解救出来一直是我们未了的心愿。虽然今天解救的生灵与整个城市的杀生数量难以相比,但也能让我们稍感欣慰。

记得曾有一县令名曰潘公,在他上任期间,制定县规命令百姓不得入江湖渔捕,犯者加罪。当他后来去任时,水中发出号呼之声,如丧考妣。当地人听到后,莫不叹异。不知道什么时候厦门也能有这样的好县令,也能使这些生灵免受刀俎之苦。不过,此地的放生之风还算比较盛行,听说是一位居士发心印了一万册《放生功德文》,广为结缘,才使此风日益兴盛,继而流传下来的。

据说这是当地近年来规模最大的一次放生。不管规模大小,至少,这也是我们为这些生灵反对压迫而举行的一次抗议。善无大小,唯贵久长,日日增之,月月累之,但愿百年以后,生灵涂炭的悲剧不会再上演了。

壬午年三月二十三日 

2002年5月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