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恒

在我从少年到成年的记忆里,最佩服的人就是依罗喇嘛。

他身材魁梧,永远手持念珠,口诵经咒。他的脸上有一疤痕,是因年轻时走路去拉萨,途中遭遇强盗所致。这不但没有影响他的形象,反而使他显得更加可爱。

读小学期间,我一直住在他家。每天天还没亮,他就开始起床,一边念咒,一边磕头。饭后,就开始看书和念诵一天的功课,下午坐禅,晚上念经。十几年来,周而复始,从不间断。

当时我以为,作为修行人本来就应当这样,所以不足为奇。如今,当我意识到我和我周围的人大多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心情好的时候就精进,心情不好的时候就散乱的情形,才知道他的毅力的确值得赞叹。

到1987年他去世,已念了五亿多心咒。真是不算不知道,一算吓一跳。和他的精进相比,实在令我惭愧。

《大乘阿毗达磨论》云:“诸资粮道修行人应精进闻思,诸根调柔,饮食适当,上、下半夜不入眠(意为只睡中夜)。”

“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不积小流,无以成江海。”

一时的勤奋不算什么,一生的勤奋才是最重要的。

壬午年三月二十六日 

2002年5月8日

书于春光明媚之清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