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者

上师如意宝晋美彭措法王,在成都363医院内科13床住院已一个多月了。今天,来自锡金的多竹钦仁波切前来看望上师。

仁波切未到之前,上师特意嘱咐,一定要给仁波切安排法座。

不一会儿,在一位侍者的陪同下,八十多岁的仁波切步履蹒跚地走了进来。他婉辞了为他预备的法座,只坐在一张小凳子上,便与上师拉开了家常。他首先祈祷上师长久住世,又谈到了印度、中国的佛教发展状况。天南地北、教内教外,谈话的主题不断翻新,他们却始终兴趣盎然,不见疲惫之相。

上师问仁波切从国外回来带了多少侍者,仁波切回答说:“一个也没带,我单独一人回来的。”“那太简单了,一路上谁照顾您呢?”“走时有人送,到了有人接,人多太麻烦,别看我年纪不轻,照顾自己还是足够了。”看到这位藏地公认的大德如此不讲排场,与一些没有修证,却侍者眷属如云的所谓“成就者”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两位伟大的精神导师进行了倾心的交谈,并发愿住世度众。离开时,仁波切为我们一一加持,然后由我陪同他回到了蜀都大厦宾馆26层的房间,里面已经有很多来自各地的眷属在恭候他。

即将分手时,他特意入定片刻并嘱咐我,为祈祷上师长久住世,消除上师弟子们的违缘障碍,应念“十八罗汉祈请文”一万遍、“狮面佛母心咒”一亿遍、“无垢忏悔续”十万遍。我将他的话牢牢地记了下来,希望与道友们共同努力,为上师及各位成就者长久住世,消除各种违缘障碍而认真祈祷。

壬午年五月初二

2002年6月1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