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条

今天与一位十分投缘的朋友一起聊天,从佛法到人生,从分前别后到大江南北,可谓包罗万象、无所不谈。不知不觉,午饭的时间到了,服务员送来了面条。一看汤色,便令人垂涎欲滴,一品味道,更令人叫绝。世人说:“酒逢知己千杯少。”没想到,遇到好朋友,连面条也变得可口起来。心的力量真是不可思议。

记得在我几岁时,一次父亲带我去炉霍,途经真都小镇,在镇上一间破烂不堪的小面馆,吃了一碗面。哎呀!实在是太好吃了!

如今几十年过去了,在那以后,我品尝了许多人们所公认的世间美味,却再也品不到那碗面的滋味了。其实我也清楚,一碗小镇上的面,不可能有什么与众不同的味道。一切皆由心情所致。当时也许是因为难得出门,兴致很高,或者是因为在那个年代实在没有什么美味可尝。同小时候的那碗面一样,今天的这碗面,也会成为我终身难忘的记忆。

记得古代的一位皇帝,在流亡途中,偶尔尝得一种豆腐,感觉如天界甘露。流亡完毕回到皇宫,令御厨仿制,却怎么也做不出当时的美味。仅仅因为对豆腐美味的强烈贪执,便促使他令众多厨师平白蒙冤、身首异处。如果那位皇帝知道境由心造的道理,也不至于屠杀无辜了。然而,世间又有几人能明白此理呢?

壬午年五月初五

2002年6月1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