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眠

偶尔偷得闲暇,得以翻阅别人送我的《顶果钦则法王传》,其中一段描述道:“仁波切每天总是在4点半就起床。用好几个小时禅定和祈祷。然后一连串的活动就开始一直到深夜。仁波切每天都得完成极其繁重的工作量。”看到这里,令我惭愧万分。

最近几个月,常常以身体为借口,舍弃了以前早起的习惯。有时日起三竿,仍在被窝里打滚。看到仁波切几十年如一日,从不给自己任何借口,始终保持少睡的习惯,真是令我汗颜。

作为一名发愿利众的修行人,我必须珍惜时光,减少睡眠,精勤修习自利利他之善法。

佛经云:“勤者不多睡,而常习醒法,弃惰谄悦戏,色欲及饰身。”“他人放逸时,贤者不放逸,他睡自己醒,如良马超劣。”也就是要减少睡眠及一切无义之事,常行警醒觉悟之法。当他人昏睡时,唯有贤者独醒。宛如良马奔驰,能远远地超胜劣马一般,毫不懈怠,常保清醒的贤者,也能首先达到目的地。

世间云:“一切事情即模仿,模仿之中能生巧。” 虽然我是一名凡夫,贤者的其他胜绩我不能模仿,但少睡的精神应该是可以效法的。我不应该丢弃少眠的习惯。

壬午年五月初十于米亚罗

2002年6月2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