迎接

一大早,我就被即将回家的兴奋催醒。推开窗户,一片生机荡漾,又到了“日长蝴蝶飞”的季节。天出奇地蓝,没有一丝云彩。所有的树木都吐出了新绿。太阳从东方跃出,驱散了朦胧的晨雾,给大地镀上一层金黄。我们浩浩荡荡的队伍离开色尔坝,开始向学院出发。

沿途的寺庙和村落都听到上师回家的喜讯,他们手捧哈达,在路的两旁恭候着上师的车辆,当上师摇下车窗玻璃,向他们挥手致意时,所有的人都眼里噙着泪水。一年来对上师无尽的思念,都化为了阵阵桑烟,袅袅地飞往蓝天。

车到霍西,30多辆摩托车行走在队伍的最前方,之后是100多匹由健壮汉子驾驭的马队组成的开路大军。上师的车行走在前方,声势浩大的队伍一眼望不到边,听说有100多辆车加入了迎接的行列。真是宝马香车喜满路,迎接的队伍走到哪儿,那里就成了一片欢乐的海洋。

当车到达洛若的时候,迎接的氛围达到了高潮。来自学院的僧众身穿统一的黄色袈裟排成两列,仿佛天人的飘带一般飞舞飘荡,一直延伸到耍坝子的地方,整个山坡上人头攒动,黄色的僧衣使青色的山峦被染上了一层流动的金黄。

多少个日日夜夜,他们翘首期盼,凝望着上师归来的路。如今,当这一梦想成为现实的时候,他们已经不知道用什么样的方式,表达自己内心的幸福。千言万语化为了兴奋的尖叫、无声的哭泣。

虽然上师因为疲劳,没有给大家说话,但他的归来已经足够。如同婴儿回到母亲怀抱一般,每个人都感受到上师在身边的踏实。

夕阳西沉,银汉斜挑,繁星点缀的夜幕笼罩着大地,尽管草原的夜晚仍是寒冷依旧,但我相信帐篷里的每个人都同样做着甜甜的梦,因为他们的心是温暖的。

壬午年五月十五日  

2002年6月2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