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塔

暴雨一夜的肆虐终于偃旗息鼓,太阳从云层中探出了笑颜,经过雨的冲刷,空气变得格外透明,草场也绿得令人心醉。白色和金黄色的天鹅在天空中优雅地滑翔,淙淙溪水缓慢地滋润着宗塔草原,白色的野花繁星般地扑满视野,蜜蜂蝴蝶在花间轻快地畅游着,青蛙在草丛里欢快地跳跃着,青山环绕,森林茂密。

我来到了过去的母校宗塔中学的原址,如今这里已改建为一所小学,过去的教室已破败不堪,以前住过的宿舍已不复存在,原址上新修了一栋平房。

朝气蓬勃的中学时光,如同电影般一幕幕地在脑海中闪现。那时,我们是那么地充满活力,仿佛有使不完的精力。如今,青春已弃我而去,空剩下一把老朽的身骨。过去的师长大多撒手人寰,同窗的好友纷纷与世长辞。栽植于校园旁的树木早已枝繁叶茂、参天林立,当年参与植树的同学却音讯杳无、难觅踪迹。站在学校对面的山上,回首俯视曾经生活的故迹,人事皆非,生起感慨万千。无常真是毫无情面的裁判,吞噬了过去的一切,也使人不敢留恋现在的拥有。更使人晓知幻化的山川、假合的身体都不离无常的实质。

略感欣慰的是,一位当年的同窗拉布,现已出家,在对面山上有四、五十人的寺庙里担任住持,每天为他们宣讲佛法。使我在满目的无常中感受到一丝永恒的光芒。

壬午年六月初九

2002年7月1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