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祭

自从我在《智海浪花》中反复提及对花的偏爱,我的院子里、家里便挤满了别人送来的、真真假假的花。圆观送来了粉色的月季,晋美慈诚送来了黄色的秋菊……我的院子成了百花盛开的大观园。

尽管早上出门很早,我也不会忘记给它们浇上一壶水。也许是我的“怜香惜玉”至真至诚,它们总报我以一院子的灿烂,在这秋日临近时分,院中仍浸润着夏日的氛围。

今天下课回家,尚未走到院门,眼见平时紧闭的院门歪斜地敞开着,就有一种不祥的预感。走进院子,各色的花瓣洒落一地,一片狼藉。一只山羊躺在凋落的花丛里呼呼大睡,旁边的花盆里盛着它排泄的新鲜大便。这个调皮的家伙!

仿佛失落了最心爱的宝贝,心一下子沮丧起来。我家里曾经多次被小偷光顾,偷走过不少价值昂贵的东西,但从来没有过今天这样的怅然,也许这源自于前世为蜜蜂的等流果吧。

“菩萨摩诃萨应当发如是心,谓我此身份于诸众生尚能舍弃,何况所有外财资具。”《罗延所问经》中的句子像顽皮的孩童在眼前晃来晃去,使我蓦然清醒。站在斑驳凌乱的花草中间,先前的心情雾一般渐渐消散,身心竟如释重负般有一种升腾的感觉。

隔壁的喇嘛也遭受了同样的厄运,他一边气咻咻地骂着,一边拿着石块想报仇,作为“同是天涯沦落人”的我,十分理解他的心情,但还是一边劝阻,一边赶紧将山羊送到他看不见的地方,让他眼不见,心不烦。

早上还是姹紫嫣红的花园,现在已是红消香断、一遍残红。世间万物都是这么无常啊!喇嘛钦!

壬午年七月初四

2002年8月1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