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家

一名来自丹东的女大学生到我这里来要求出家。看到眼前身材修长、面目清秀、正值青春韶华的年轻人,我想起了世间人对他们的种种不解,今天何不利用此机会打探一下她的想法呢?也可以此衡量她的决心。

“你为什么要出家?很多人认为像你这种年龄的青春少女出家,无异于尚未怒放的花朵遭到了摧残,是灭绝人性的,你对此有何看法?”

听了我的提问,本来显得十分腼腆的她仿佛打开了话匣子,滔滔不绝地向我倾诉起来:

“在很多人看来,在家可以满足物质和精神方面的种种需求,比如:乘洋车、住洋房,还有他们一赞三叹的所谓爱情。为了这一切,他们付出了毕生的代价,然而却往往事与愿违。为了物质财富,即使绞尽脑汁,也不一定能满足日益增上的贪欲。纵然腰缠万贯,一呼百应,但又有几人能不被牵累,来去自由,抽身于尔虞我诈的名利场?

再说所谓的世间情爱,又有几对能真的相约到老?大多数都只落得一拍即散、劳燕分飞的结局,能不反目成仇,已算是万幸。这样的在家生活真称得上是幸福吗?

出家不但不是灭绝人性,反而更能让我们在修行中,找到真正的自我。人生最大的幸运,莫过于出家!”

听了她的讲诉,我释然了。看来她不是处于一时冲动,而是经过认真思索才作出的决定。《大智度论》云:“孔雀虽有色严身,不如鸿雁能远飞;白衣虽有富贵力,不如出家功德胜。”愿我们都能拥有鸿雁翱翔沧溟,海阔天空的广大胸襟,不要被孔雀沉重的华丽羽毛,拖累了我们遨游法界天空的翅膀。

壬午年七月十二日  

2002年8月1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