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牛

今天,一位客人送我一本画册,虽然对摄影一窍不通,但为了不辜负别人的好意,只得胡乱翻看翻看。忽然,一幅令人触目惊心的画面跳入了我的视野。

那是一幅斗牛的场面,一位身穿白衣的男子,正与一头公牛进行着生死的决斗。牛的身上已经鲜血淋漓,飞溅的血染红了男子的衣服,他们的眼中都露出令人心悸的寒光。我看了看标题,名为《力与美的较量》。我不知道为什么会起这个名字,我实在从中看不出有什么“力与美”,映入我脑海的全是残忍、恐怖、野蛮等字眼。

据说,斗牛源自于克里特岛的米洪斯文明,是西班牙人最推崇的一项竞技性表演。无数的文学家、艺术家们,都各展所长,以不同的方式对其进行渲染。众所周知的,如梅里美撰写的小说《卡门》,以及比才以其为主题创作的舞曲《西班牙斗牛士》,已成为人们心中西班牙的象征。

在很长一段时间,斗牛士成了英雄的代名词。在斗牛场上获胜的“勇士”,用自牛身上摘下的花结奉献女人的示爱方式,被很多女人视为最高的荣耀。欣赏杀戮的过程,成为众人心目中一种高雅的乐趣。一想到这些观念仍残存在人们的脑海里,这种残暴的场景还在上演,并被人们津津乐道,我就有种针刺般的疼痛。

这些可怜的牛成了供人消遣的道具,上场的牛必将死亡,绝无逃脱机会。曾经,它们中的一员“企图”反抗,用犄角穿透了斗牛士伊约的心脏,令伊约当场殒命,最终它也逃脱不出陪葬的下场。它的头被送至博物馆,成为供人们观赏的战利品。以宣布人类的最终“胜利”。

曾经有一位意大利的神甫,为了阻止人们的暴行,不顾自己的安危,在斗牛场上苦口婆心地劝说人们放弃这一灭绝人性的行为,被失去理智的人们用乱石砸死,沸腾的鲜血映红了冰冷无情的斗牛场。

神甫的死终于引起了人们的反思,该项活动被停止了一段时间。虽然我已记不清这位神甫的名字,但他在斗牛场上上演的英勇一幕,将永远铭刻在我以及稍有良知之人的记忆里。

我无意贬低西班牙人,斗牛也不是西班牙人的专利。我之所以冒天下之大不韪,只是想告诉人们,以其他众生的生命来换取快乐、寻求刺激、填补空虚,博得英雄的头衔、女人的青睐,实在是黑白混淆、善恶颠倒,愚昧而又荒唐的举动。最终孰胜孰负,因果自有决断。任何一个残杀生命,或为之歌功颂德的人,终将逃不脱阎罗无情的宣判。

如果有机会,我愿追随神甫的脚步!

壬午年七月十八日  

2002年8月2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