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怀

上师今天在课堂上告诉大家:有一位闻思修行很精进的出家人,最近生病无钱医治,希望大家能对他伸出援助之手。很多修行人,在求学的过程当中都会显现各种困难,我当时在石渠求学时也是这样。如果能在此时给予一些关怀,远远胜过顺境时的锦上添花。过去学院人不多时,我都尽量在财物上给予帮助,现在学院人太多,想一一帮助也力不从心了。

听了上师的话,我想这位修行人一定会在上师的加持下,得到大家很好的照料。作为上师的弟子,能在身处逆境时,感受到上师的关怀,内心涌起的那一份感激,一定也是刻骨铭心的。对此,我深有感触:

记得84年我刚到学院时,由于家人的不理解,我得不到物质上的周济,生活十分拮据。上师将喇嘛经堂旁一间关山羊的屋子借给我,使我暂时安顿下来。他老人家从新龙回来时,给了身无分文的我50元钱,这对于当时的我,简直就是一笔天文数字,我得以依此维持了很长一段时间的生计。

藏历年到了,道友们都置办完年货,开始团聚一堂,欢度节日。我因为初来乍到,人生地不熟,没有可去之处,只有小小的一口袋糌粑陪伴着我。想通过看书驱赶心中的那份凄凉,但书上那一串串单调的符号怎么也融不进内心,怀揣着郁闷的心情走上了对面的山坡。山下,快乐的人影在晃动,快乐的笑声在飘荡,但这些都离我那么的遥远,只有挥之不去的孤独亦步亦趋。

忽然,一个熟悉的身影映入了我的眼帘,上师的妹妹阿里美珠端着一个盆,步履艰难地走进了我栖身的小屋。当她出来时,盆已经不在了。

好奇的我三步并作两步,迅速回到家中。刚推开房门,就受到满满一大盆油饼和包子的热情迎接。

满满的一大盆啊!

我的眼睛潮湿了,我可以过一个丰盛的年了!我拥有的不仅是油饼和包子,更重要的是来自上师的关怀。我用这些美味宴请了一个叫仁增尼玛的喇嘛。虽然几天后,这些美味吃完了,但上师的关怀,却一直伴随着我度过了那段艰辛窘困的日子。

壬午年七月二十六日 

2002年9月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