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奈

法王如意宝在课堂上刚讲完杀人魔王指鬘的故事,我就急匆匆地赶到县城放生。

仿佛在一夜之间,县城已建立了好几家屠宰场,使原来弥漫着酥油和糌粑清香的县城笼罩着令人作呕的血腥气味。

我在其中一家屠宰场买了20头牦牛,在另一家买了13头,加上从别的屠夫手中救出,即将送上砧板宰杀的牦牛一共80条生命。

从离开它们赖以生长的熟悉草原,来到这个差点使它们断送生命的地方,它们已经连续4、5天没有吃喝了,饥渴难耐的程度可想而知。大伙在得知情况后,连忙给它们喂甘露、草料,以经书在其头上加持,并给它们在头上挂上红绳,这预示着它们今生将告别被宰杀的命运,终于可以无忧无虑地在草原上安享天年了。

众生的业力就是这样让人无法主宰,有一头黑色牦牛,无论我们如何劝说,屠夫怎么也不愿意出售给我们用于放生。首先他以没有肉为托词,当我们买来肉送给他,他仍然一意孤行,无论我们如何将价码提高到令人咋舌的地步。

当天,大小屠宰场的其他屠夫都发愿不杀生,只有这唯一的例外成了当天最大的遗憾。我伤感地看着这头牦牛,它睁着欲哭无泪的双眼,紧紧地盯着我,眼中写满了悲愤。使我无地自容、羞愧难当,实在无法面对它的责备、祈求和埋怨,只有竭尽全力为它念诵咒语和佛号,以减轻它内心的哀痛。

今天的县城减弱了一些杀戮之气,但明天,惨剧仍将继续上演。这是如何的一个世界啊?!

壬午年八月二十八日 

2002年10月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