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叶

“独对当窗木,看移三面阴。”随着瑟瑟秋风的进驻,窗外的山色已染上了点点金黄。

想起去年的此时,我正在九寨沟游览。那里也正是以秋景着称的胜地。各国游人不远万里蜂拥而至,正是为了饱览那些即使印象派画家的神来之笔,也难以描绘的秋色。

色达,意即金色的坝子。这里也拥有同样的黄叶,只是规模略小而已,但风景并不逊色。如果你用心来关照,每一棵树都是秋景图中最靓丽的一笔。与红色的木屋、金色的坛城、经堂的琉璃瓦相映成辉。其带予人的感官享受,是任何世间颜料都不能重现的。值得一提的是,在欣赏自然风光的同时,这里还能感受到佛土的庄严氛围,与九寨沟艳丽有余而庄重不足的景色相比,实有其难以企及之处。

拾起一枚刚刚坠落的树叶,橙色的、梭状的叶子在阳光下发出粲然的光芒,虽然它的边缘因为缺水而发暗、卷曲,但中间的叶脉仍显示出年轻时代的青绿。我不就像这枚叶子吗?虽然肉体因为年龄的老化发出阵阵抗议,一颗不服老的心仍显出年轻的倔强。然而,树叶终将归落尘土,人也必定命归黄泉。对着不能言语的叶子,顿生惺惺相惜之感。比我更胜一筹的是,在叶落归根之后,树叶自己可以变成肥沃土地的养分,人却只能被中阴的狂风吹赶,不由自主地步入后世。

“陋室当空,当年笏满床;衰草枯杨,曾为歌舞场。”世间的一切都是那么无常,无论你现在如何威风,终将不如一枚树叶。一想到这些,还有什么可得意的?

壬午年八月三十日  

2002年10月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