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

慈诚罗珠在成都买了3车共计70多头牦牛。为了给它们找一个安乐的家,我放弃了今天的课程,于昨天专程赶至炉霍。
刚走到肉联厂附近,就听到一阵牦牛的哀鸣。我连忙赶去,才知道这是该厂新购进的80多头牦牛,它们将于今天和明天全部宰杀完毕。它们被紧紧地捆在一起,旁边是被宰杀同伴的骨架,它们互相用眼光默默地交流着,同伴的下场已告知它们自己的命运,很多牛的眼中充满着泪水。看到此情此景,岂能叫人不为之动容?想起莲池大师的一句话:“世间至重者生命,天下最惨者杀场!”
今年到目前为止,他们一共宰杀了221头牦牛,虽然与95年4000只羊、3000头牦牛的数字相比,有一定程度的下降,但这也是一群
 
活生生的生灵啊!对于苦乐,它们也有与人无异的感受。
昨天早上,一些金刚道友听说我要去放生,就纷纷解囊相助,一共捐了一万多元钱,但与购买牦牛所需的款项相比,简直是杯水车薪。
顾不了许多,我用了整整一晚上,与他们谈妥以进价1.6元一斤,加上出差费、冻库电费、饲养费每斤均摊0.9元的条件。今天过磅后,计算出共计金额17.7万元。
想到囊中的窘况,我不得不再用三、四个小时提出种种理由与他们软磨硬泡,最后终于达成协议,卖价降到了15万元。虽然这个价钱在当地偏高,但生命的价值更是无法用金钱衡量的。
我一边与他们交涉,一边从我的记忆库里查询可以调遣的资金。我终于想到了一笔钱,那是道友们给我用于印刷《显密宝库》《妙法宝库》的十几万元。虽然要承受一些因果的报应,但永明延寿禅师为了放生,不惜己命动用国库的故事一直在我心中徘徊。前辈已为我们做出了最好的表率,不容我有丝毫犹豫。
 
下午4点,我们将这些牦牛,以及街上零星收购的一共90多头牦牛打上记号。念经加持后,从血腥的屠场送往牧场,使它们得以颐养天年。周围的群众见到这一场景,都不由得拍手称快。
下午5点,虽然很疲倦,但我们却对自己的选择感到满意,怀着悠闲的心情返回了学院。
晚上,我做了一个吉祥的梦,梦见一群牦牛前来道谢、顶礼。早上醒来,只觉得神清气爽,周身通泰。喇嘛钦!

壬午年九月初三
2002年10月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