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师

进入深秋,清晨的冰霜像白雪一样覆盖着喇荣沟。寒风乍起,经霜犹艳的黄叶纷纷飘落,在地上留下一簇簇金黄。山上已退去往日炫目的色彩,换上了朴素的灰色装饰。灰冷的情愫在心中蔓延,遮蔽了往日的生机。
讲完《贤愚经》中的象护品,法王进一步向我们阐述道:“在如今时代,必须依止懂得教理的善知识。如今,无论上师还是弟子,懂得教法的人如同白天的星星。大家都喜欢具有神通、精通打枪治病、刀法治疗,或者在法会中念破瓦能使人倒地的上师。一些抽烟、喝酒,持瑜伽禁行、不在乎前后世的人,被愚昧的人们奉为上师。
 
当然,佛菩萨度化众生有无边善巧,没有能力的人是难以观察的。此时,最可靠的方法是按照华智仁波切的《普贤上师言教》或无垢光尊者的《大圆满心性休息大车疏》等论点中所讲的:先观察、后依止,最后以信心而获得意传加持的次第行持。
米拉日巴曾说:神通仅仅是表相,戒律清净、广闻博学、慈心广大才是真正的上师法相。按此原则拜师,则不会后悔。否则,今天因为神通拜得一位师傅,日后自己得不到超人神变,就会后悔,甚至诽谤。所以,千万不要盲目、草率地拜师。”
上师一席话,如同一阵春风吹开了我心中灰冷的结,令我与周围的人生起顿悟之感。世间的人常以神通作为衡量上师的标准,从不看对方是否具有真正法相。法王如意宝已为我们指明了方向,是无主见地继续盲从,还是低头反省,擦亮眼睛,就看我们自己的抉择了。

壬午年九月初八
2002年10月1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