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传净土法第53节课

第五十三课

下面继续学习藏传净土法。现在有些人说:我不愿意往生极乐世界,我要到地狱度化众生。这种说法看似有一定的道理,但详细观察就知道并不合理。《地藏经》中说,要前往地狱,“若非威神即须业力,非此二事终不能到。”可见,要到地狱界,不是依靠威神力,就是依靠恶业力,如果是登地的圣者,当然可以像文殊菩萨、观世音菩萨和格萨尔王那样,以神通力到地狱直接度化众生,但如果是以业力转生于地狱的凡夫,连自救都不暇,哪里还谈得上救度他人呢?

法王如意宝曾说:“有些人发愿死后到地狱救度众生,这是自不量力的说法,如果连救度人间苦难众生的能力都没有,要到地狱里救度众生就更困难了。”有些人之所以这样发愿,也许是认为救度众生很容易,其实,救度众生并不像他们想得那么容易。我们去放生时,即便用尽了全部力气,也不敢说能从屠夫手里救出几头旁生,要从阎罗狱卒手中救出地狱众生就更难了。以前法王如意宝多次发愿:去世后首先往生极乐世界,依靠阿弥陀佛的加持得到等持、神通、智慧等无量功德后,再回到娑婆世界度化无量众生。作为后学弟子,我们也应跟随法王如意宝来发愿。

宋代有一位元照律师,最初他对往生净土没有兴趣,发愿常居娑婆浊世、拔济苦难众生。后来他在读《高僧传》时,见到慧布法师的教言——“方土虽净非吾愿,若使十劫莲华中受乐,何如三途苦处救众生”,从此更坚定了自己的想法,不仅对净土法门没有信心,见到别人修净土法门还诋毁。多年以后,元照律师身染重病,病中色力痿羸、心识迷茫,对生死一点把握都没有,这时他才明白自己道力不足,在秽土度生只是不切实际的空谈。后来他拜读了智者大师的《净土十疑论》,见论中说:“凡夫菩萨者。要须常不离佛。忍力成就。方堪处三界内。于恶世中。救苦众生。……具缚凡夫。有大悲心。愿生恶世。救苦众生。无有是处。”从此以后他痛悔前非,一心修持净土法门。

论典中说:“譬如婴儿不得离母。若也离母。或堕坑井。渴乳而死。又如鸟子翅羽未成。只得依树附枝。不能远去。”因此,如同婴儿没有生活能力,不能离开母亲,幼鸟翅膀尚未长成,不能离开树枝高飞,同样的道理,凡夫未得无生法忍,也不能离开佛陀。有些人认为自己境界很不错,觉得不需要往生极乐世界,可以直接在娑婆世界度化众生。这些人不能过于自信了,虽然在上师三宝的加持下,凡夫人暂时会出现一些修行境界,但这是不稳固的,很容易退失,保险起见,还是要发愿往生极乐世界、常随阿弥陀佛。

我们不仅发愿来世往生净土并恒常不离阿弥陀佛,从现在开始就要时刻不离阿弥陀佛,行住坐卧都要忆念、祈祷阿弥陀佛。在上师瑜伽的修法中,要观想上师的三处发光融入自己的三处[1] ,接着观想上师化光从自己的梵净穴融入心间,自己的心与上师的智慧变成无二无别,如是清净四种障碍,获得四种灌顶,现前四身果位。我们可将阿弥陀佛的本体观为上师而如是修持,这样就能恒时不离上师阿弥陀佛的加持。不仅是阿弥陀佛,修任何本尊法时都应将本尊的本体观为上师,这样能迅速获得本尊和上师的加持。

上面的修法就是密宗的道灌顶。有些人很想得受灌顶,总是为得不到灌顶而痛苦,其实灌顶可以通过上述的方式得到,不一定需要有一位真正的上师。虽然在最初趋入密宗时,需要真正的上师作灌顶,但之后就可以通过观想的方式来得受灌顶。这种修法非常甚深,表面上看,观想上师化光融入自己的身体只是一种简单的观想,有些人觉得和世间的某些功法很类似,但它的功德却远远超过世间的功法。如果有些人特别喜欢练功法,可以按上面的方法来修炼。

言归正传,在当今时代,净土法是非常应机的一个法门。不管出家还是在家,智者还是愚者,老人还是青年,学显还是学密,人人都要修持净土法门,都要发愿往生极乐世界。今天我们给各位道友发了极乐世界的唐卡,以后大家要经常依此观修、祈祷,并发愿往生极乐世界。

还要提醒大家的是,修持净土法需要一定的次第——首先懂得十不善业,之后遮止十不善业,在此基础上精进念佛,这才有往生极乐世界的机会。有些人认为:用不着按次第闻思修行,只要一心念佛就能往生净土。虽然我们不排除这种情况——某些人前世种了殊胜的善根,今生只要念一句佛号就能解决一切问题,临终就能顺利往生极乐世界,但对大多数人来讲,必须要按照上述次第修持,否则连最基本的十不善业都不懂,也不断除这些恶行,要往生净土肯定有困难。

十不善业的道理不能听一听就过去了,应该牢记在心,如果自己的记性太差,听课时要作笔记,下课后要多看法本。法本是没有嗔恨心的上师,什么时候都可以向“他”请教,不像现实中的上师,高兴时回答你的疑问,不高兴时不愿意回答,甚至还会冲你发脾气,最后自己也很不理解:我已经问了这么多次,上师不但不回答,反而很不高兴,他怎么会这样呢?所以大家应该依止法本这个没有嗔恨心、有问必答的好上师。在懂得十不善业的道理后,不能停留在理论上,应当反观自身,看有没有这些恶行,如果有就一定要断除。

 

下面开始讲十不善业中的离间语。所谓离间语是指挑拨他众关系的语言。有的人能说会道,本来有些人的关系很好,可是他几句话就让这些人反目成仇,这样的挑拨离间之语过失相当大。

从后果的严重性来看,离间语可分为大离间语、中离间语和小离间语。

大离间语是指破和合僧,即挑拨佛陀和眷属之间的关系。以前佛陀在世时,提婆达多曾造下破和合僧的罪业,如今由于佛陀不在世,也没有像提婆达多那样站在佛陀对立面的比丘,而且舍利子、目犍连二大尊者又不在世[2] ,所以不会出现真正的破和合僧。与之类似的是挑拨高僧大德和眷属之间的关系。在末法时代,挑拨师徒关系的人特别多,如果挑拨金刚上师和弟子的关系,毁坏他们之间的密乘誓言,这种人的果报相当严重。

中离间语指的是破坏寺庙之间的关系,或者破坏四位僧人以上、八位僧人以下的两群僧人之间的关系。

现在有些人显得对上师很有信心,而且也特别关心上师,跑到上师面前说:“我是您唯一的心子,我对您特别有信心。您不知道吗?某位上师曾说过您的过失……”,以诸如此类的语言挑拨离间,上师听了这些话也马上相信,从此之后与别的上师产生矛盾。这种挑拨离间的行为是堕入无间地狱的因。

最近我听说一件事:某寺院的僧人分成两派,他们的关系搞得很僵。当地宗教部门的领导为了调和双方的关系,专门去寺院做工作。可是双方不但不接受调解,反而说领导处理得不公正。后来那些领导很不高兴地说:“本来出家人应该化解在家人的矛盾,现在你们发生了矛盾,我们以好心来帮助你们,可是你们却以这种态度对待我们,难道你们不感到羞耻吗?”

末法时代,有许多此类僧人不和合的现象。有些寺院虽然不大,但里面的出家人却分成很多派,各派表面上关系很好,暗地里却互相排斥,甚至公开发生矛盾和冲突。还有些寺院的僧人和非佛教徒相处得很不错,可是对其他寺院的僧人却特别排斥。由于寺院与寺院之间、僧人与僧人之间不和合,他们的在家信徒也人云亦云,最后所有僧俗都造了可怕的罪业。

因此,道友们要警惕自己的语言,说话之前要观察,看自己的话会不会造成寺院或僧人之间的矛盾,如果觉得有这样的危险性,干脆就不要开口。有些人就是因为在这方面不注意,结果造成了严重的后果,甚至让自己后悔一辈子,但毕竟话已经说出来了,再后悔也来不及了。

小离间语是指在关系融洽、友爱和睦的僧俗男女两人以上,或在邻里之间、夫妻之间说东道西、搬弄是非、制造不和,使他们产生怨结、发生争斗。

这种离间语是最普遍的,其过患也很严重。以前有个叫安庭柏的人,他擅长挑拨离间,本来关系亲密的两个人,一旦被他挑拨就会成为不共戴天的仇敌。安庭柏破坏了很多家庭和亲友的和合,后来他业力现前,脸颊生疮,喉咙和舌头化脓,在号叫中悲惨地死去。

不论大、中、小离间语,表面上看只是一两句话,好像不是很大的事,可是说者都会因此而造下可怕的罪业。在《百业经》、《毗奈耶经》等经中有很多离间语的公案,在这些公案里,当事人因为说一次离间语而长劫在地狱感受痛苦,从地狱出来后还要感受余报,非常可怜。因此出家和在家道友们千万不要说离间语。有时候看起来,现在出家人说离间语好像比在家人还严重,在家人每天像蚂蚁一样起早贪黑地工作,忙得连说话的时间都没有,而出家人没有很多事,反而有空闲说是非,所以出家人在这方面更要注意。

大家应该清楚,自己直接说妄语或通过谄诳手段搞离间以及怂恿别人说离间语的罪过是相同的。从离间的方式看,离间语可分两种:一种是直接离间语,即直接说挑拨的语言;另一种是间接离间语,表面上似乎不是挑拨,甚至乍听起来像是在和合双方,但真正的目的就是要挑拨离间。所以,有些人离间的手段是很厉害的。在修行人中,有些金刚道友本来关系很不错,后来因为某些人的挑拨而反目成仇;在世间,有些人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通过虚构或者添枝加叶的语言也搞破了很多人的关系。

离间语有何等果报呢?说离间语的意乐是贪嗔痴三毒,所以其异熟果是相应堕入三恶趣。离间语的等流果是即便转生为人,也会眷仆不和,而且不愿意住于一处,心态很不稳定,始终飘来飘去的,无论前往哪里都会遇到说离间语之人,而且生生世世喜欢说离间语。在这个世界上,很多人都在感受这些果报:有的人不管到哪里,与别人始终处不好,所有的人都憎恨他,经常受别人的欺负,即使换一个环境还是同样的命运。每个人反思一下,如果自己有这些遭遇,不要埋怨别人不好,要想到这是自己往昔说离间语的果报。

佛经中对离间语的这些果报说得非常清楚。《正法念处经》中说:“何人两舌说,善人所不赞,生处常凡鄙,在于恶处生。”如果任何人说离间语,善人都不会赞叹他,此人将转生于卑恶之处,如出生在不和合的家庭,或者身处不和合的团体中。《华严经》中说:“两舌之罪亦令众生堕三恶道,若生人中得二种果报:一者眷属乖离,二者亲族弊恶。”说离间语会让众生堕入三恶趣,即便得到人身也会感受两种等流果:一是眷属不和合,就像地狱的众生一样互相嗔恨,二是眷属极其恶劣,方方面面都不如意。

因果律非常微妙,即便说一次离间语,也会在说者的阿赖耶上熏入恶业的种子,也许说者当时并不觉得有多严重,但以后必定会现前痛苦的果报。每个众生都想获得快乐,不想感受痛苦,可是由于众生非常愚痴,不懂得因果,经常种下引生痛苦的恶业种子。有些人虽然粗略知道不能说离间语,但对离间语的果报一无所知,还是经常造下离间语的恶业。因此,大家一定要重视对因果法的闻思。

离间语的果报如是可怕,如果自己以前造过这样的恶业,一定要努力忏悔。在进行忏悔时,可以念诵佛号、心咒,读诵般若经典或者缮写大乘经典。《阅微草堂笔记》里有一则以缮写经典而清净离间语业的公案。以前江宁有一个书生,他独自住在老家的废园中。一天晚上,他在书房读书,一个艳丽的女子在窗边窥视,他知道这不是鬼就是狐,因为那女子面容姣好,所以也不感到害怕,便唤她入室。女子入室后一言不发,问她话也不回答。这样过了一个月,书生始终不知道她的来历。一天,书生再三询问,她才取笔写道:自己是明朝某翰林的小妾,因为平生巧于离间,使翰林一家形同水火,以此恶业,死后堕为哑巴鬼,已经沉沦鬼道二百余年,若能为她写十部《金刚经》,则能超拔出苦海。书生便帮她写了十部《金刚经》。写完的那天,女子来拜谢书生,并取笔写道:藉写经忏悔之力,现已脱离鬼趣,但由于前生罪重,尚须当三世哑女方能言语。

需要特别强调的是,在一切离间语中,最严重的是破坏僧众和合。如今,虽然没有真正的破和合僧,但挑拨师徒或者寺院之间的关系却时有发生。由于某些人的恶意挑拨,有些上师之间、寺院之间关系破裂,甚至互相进行攻击,这些上师和寺院的信徒也不清楚谁对谁错,但也不得不跟在后边攻击对方。这种现象在海外佛教界相当严重。还有些人表面上是佛教徒,可是根本不在乎来世的果报,一开口就说其他宗派和高僧大德的过失,我们连他的语言都不敢重复。有时候看起来,两舌者真的是无恶不造,就像《佛说华手经》中说的那样:“恶口而两舌,好出他人过,如是不善人,无恶而不造。”

诸如此类的离间语过患非常严重。其果报近似于无间罪,如《文殊根本续》中说:“若有一个在寺庙、上师之间制造矛盾,犹如搅拌血液之棍子一般的人,此人死后会立即堕入无间地狱。”这样的离间语对众生也有很大害处。以前提婆达多破和合僧时,整个三千大千世界的众生都无法生起善根[3] ,与之类似,若挑拨僧众发生纠纷,乃至僧众没有和合之前,当地的所有众生都因为生嗔心而堕入地狱,而且好似焚焦的大地无法生长苗芽一般,发生纠纷所在地数由旬内不能生起修持佛法的功德。

从这里也可以看出,修行的环境非常重要。藏地特别讲究修行的环境,如果一个道场发生过破坏僧团、批斗上师、被破誓言者染污等事件,在那里修行不但不会产生功德,反而会违缘重重。而好的地方很容易产生修法的功德,法王如意宝讲过,二十世纪五十年代之后,尤其是在文革期间,藏地的佛法遇到了很大的违缘,但学院所在的喇荣山谷一直没有受到染污,在这里很容易产生修法的功德。此外,在汉地的大城市,信心、悲心等善念难以产生,而贪心、嗔心等烦恼却不断涌现,在这些地方也很难产生修行的功德。大家要尽量远离这些不清净的地方。(不过,某些人由于人格恶劣、烦恼深重,本来有的道场非常清净,可是他跟谁都合不来,经常与别人发生矛盾,最后不得不离开道场。这是他本人有问题,不能认为道场不清净。)

《劝发胜心经》中说:“何处有诤及戏论,远离百由旬为佳,何处若有诸烦恼,顷刻亦莫留住此。”有些寺院天天闹是非,僧人之间矛盾重重,呆在那里连心都静不下来,哪里还谈得上产生闻思修行的功德?因此,僧众的和合团结非常重要。法王如意宝在建立喇荣五明佛学院时,为学院制定了三大纪律——团结和合、清净戒律、闻思修行,法王平时也经常强调僧众要团结,在上师三宝的加持下,多年以来全院僧众一直相处得很融洽,大家的闻思修行也非常有成就。团结和合确实非常重要,我觉得在任何团体都需要团结和合,如果没有团结和合,做事情是不可能成功的。

在当今时代,大多数人都是信口开河、胡说八道,于在家男女、城乡、邻里、寺庙之间说来道去,引起纠纷,制造混乱,这简直是在造无间罪以下的恶业,因此把持住自己的口非常重要。

如果一个团体里有说离间语的人,会给整个团体带来很大危害,这样的人到哪里都不受欢迎。佛陀在世时,六群比丘经常在僧团中说是非,把这个人的话传给那个人,又把那个人的话传给这个人,将整个僧团搅得不得安宁。后来佛陀严厉呵责了六群比丘,要求以后不许在僧团中说离间语。现在很多部门在招聘员工时,都不愿意用爱说是非的人,即使应聘者文凭再高,再有本事,如果他爱搬弄是非,也不会被录用。

人不可能没有缺点,很多人都说过离间语,有些人学佛后痛改前非,经常在诸佛菩萨面前发露忏悔以前造的口业,可是有些人却不是这样,也许是由于缺乏正知正念,也许是以前的习气太重,只要遇到一个人就拉住对方说悄悄话:“我有很多话对你说,可是一直没有机会,今天总算碰到你了。你要注意了,某人说你如何如何……”这些人还边说边四处张望,其实,在说某人的坏话时,被说的那个人往往会出现,这是一种世俗的缘起,结果弄得双方都很尴尬。希望这些爱说是非的人要注意了,不要再说离间语,也不要传播没有根据的语言,否则最后自己很可能处于非常尴尬的境地。有些爱说是非的女众刚开始说得非常开心,可是最后追究到她头上时就什么都说不出了,那时只有默默地抹眼泪,这样没有必要。

一般而言,凡夫人很容易因谗言而分道扬镳,只有登地的圣者才不至于被离间语搞破关系,这主要是由于凡夫人喜新厌旧、轻浮薄荡、杂念纷纷。凡愚就是这样,只要在耳边稍微吹一点风,他不经观察就信以为真:“真的是这样啊!”、“他真的这样对我啊!”《律藏》中也说:“信任陌生人,依止恶劣者,草率舍弃友,愚者三法相。”(这个教证非常好,每个人都应观察一下,看自己是不是这样的愚者。)

其实,无论出家人还是在家居士,我们都是释迦牟尼佛教法下的兄弟姐妹,尤其对修持净土法门者来说,我们都是阿弥陀佛的弟子,都被阿弥陀佛的慈悲和智慧所关照,都是往生极乐世界的道友,所以不要听信谗言而舍弃道友。《律藏》中也说:“不因他语舍友伴,应当观察他人言,欲挑拨者寻时机,是故莫依离间语。”人言可畏,本来没有的事,却往往被传得有鼻有眼,所以我们要详细观察是非之辞。欲挑拨者经常会寻找时机,如果自己不轻信别人的话,挑拨者也就不会引诱自己,所以大家不要轻信他人的是非之辞。今后如果有人向自己说过失,要么默默念心咒,要么假装没听清,要么假装打瞌睡,要么把话题岔开,不要像有些人那样,谈到佛法时奄奄一息,一谈是非则兴致勃勃。

一般来说,虚伪不实、不知羞耻、阿谀奉承、花言巧语、心灵肮脏、两面三刀、胡说八道的人好说离间语,因此一刹那也不应与这种人相处。《因缘品》中说:“无信吝啬者,挑拨离间者,智者勿亲近,莫交往恶友。”如果依止恶友,自己也会变成恶人,因此我们应远离恶友,亲近能促进自己上进的善友。

我们身边的人差别很大。有些人爱看经论,喜欢聊信心、出离心方面的话题,跟这样的善友沟通一个小时,对自己的一生都有很大的帮助。一些大德的传记中说,有的人接触一位上师或道友后,对自己有很大的触动,从此终生都会收益。相反,有的人则不三不四、颠颠倒倒,如果和这样的人接近,会彻底毁坏自己的相续。当然,能遇到什么样的人,这和自己的福报有关,但无论如何,我们都应尽量远离恶人、亲近善友。

 

 

 

[1] 即上师眉间白色的“嗡”字进入自己眉间,上师喉间红色的“阿”字进入自己喉间,上师心间蓝色的“吽”字进入自己心间。

[2] 破和合僧不会持续很久,僧团必定会重新被和合,但是在释迦牟尼佛的教法下,只有舍利子、目犍连二大尊者才能和合僧团,所以二位尊者不在世时不会发生真正的破和合僧,否则无有能调解者。详见《俱舍论问答》。

[3] 这是法性力使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