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传净土法第56节课

第五十六课

下面继续学习藏传净土法。每个人都会离开世间,在临终时,解脱轮回的最胜方便就是净土法门,这是印、藏、汉的诸多高僧大德一致公认的。法王如意宝曾经说:“对我来说,一生中所修持的就是无上大圆满,临终时最主要的修法就是往生极乐世界,除此之外没有其他修法。”作为法王的传承弟子,我们应该铭记法王的教言,随时随地都要有求生极乐世界之心,同时还要以断恶行善来积累往生极乐世界的资粮。

现在我们正在介绍十不善业中的恶语。昨天讲了很多恶口骂人的公案,下面继续宣讲这方面的公案。

《仓央嘉措[1] 密传》中记载,当年仓央嘉措离开拉萨,以云游僧的身份在各地漫游。一次,他到康区一座寺院附近闭关。那座寺院有一位曾在拉萨求学的僧人,一天那位僧人在散步时闻到一股奇异的檀香味,他想起自己以前曾在达赖喇嘛身上闻过这种香气,于是他循着香气去寻找,结果在一个山洞里找到了正在闭关的仓央嘉措。他们见面后谈起了很多在拉萨的往事。仓央嘉措叮嘱那个僧人,不要暴露他在当地之事,那个僧人也答应了。后来他经常秘密地拜见仓央嘉措。一段时间后,仓央嘉措准备离开当地,那个僧人极力邀请仓央嘉措到他家住一个晚上,仓央嘉措便答应了。

僧人家里养了一只猴子,那只猴子见到仓央嘉措后神情很反常:时而非常欢喜,时而悲伤流泪。僧人问仓央嘉措:“来我家的客人很多,但它从来没有这样过,这是为什么呢?”仓央嘉措便入定观察,结果发现这只猴子是自己的姐姐曲珍的转世。为什么曲珍会转生为猴子呢?仓央嘉措再次观察才明白:原来仓央嘉措六岁时父亲去世了,他和母亲、姐姐相依为命。一次仓央嘉措光着身子和伙伴们玩耍,姐姐看到后很不高兴,一边骂:“你像猴子一样干什么?”一边拽着他脖子上的护身带往回拖。当仓央嘉措的身体从石头上拖过时,在石头上留下了明显的身印。姐姐见后,才觉得弟弟不是一般的人,虽然她也作了忏悔,但死后还是转生为猴子。仓央嘉措把此事告诉了僧人,最后说:“现在我不得不离开,也许我走开后它会悲伤而死,希望你能给它作超度佛事。”

《贤愚经》中记载:从前,有一个商人牵着一条狗上路,途中,那只狗偷吃了商人的肉,商人发现后砍断它的四肢并把它扔在旷野里。那只狗又痛又饿,即将死去。舍利弗以天眼看到那只狗后,以神通来到它面前,并用自己钵盂里的食物喂它。那只狗对舍利弗生起了极大的欢喜心。尊者为它宣说佛法后便离去了。狗死后转生为一个婆罗门之子。一次舍利弗到那个婆罗门家化缘,婆罗门问:“尊者为何独行,连一个侍者都不带呢?”舍利弗说:“我没有侍者,你家的孩子能否送给我当侍者?”婆罗门说:“我家有个孩子名叫均提,现在还年幼,长大后就供养您。”(有些人说:“上师,我们的孩子就交给你了,以后要打要骂都由你。”可能婆罗门也是这样对舍利弗说的。)

均提七岁时,舍利弗把他带回寺院,将他剃度为沙弥并为他宣说佛法。通过精进修持,均提获得了阿罗汉果,这时他以神通观察自己的宿世,发现自己前世是一只狗,因为舍利弗的恩德而得到人身,并获得了殊胜的道果。观见前缘后,均提心想:我蒙师父的恩德,才永远脱离了痛苦,我应终生以沙弥身承事师父。因此均提一直没有受比丘戒。后来阿难问佛:“沙弥均提往昔造了何业,前世会变成一只狗?”佛告阿难:“迦叶佛时,他曾是一位声音悦耳动听的年轻比丘,当时他对一位声音不好听的老比丘说:‘你的声音简直像狗叫一样。’后来他知道那个老比丘是圣者,便在他面前作了忏悔,因为忏悔而没有堕入地狱,但还是在五百世中连续转为狗。”

乔美仁波切前世也有类似的经历:一次,乔美仁波切在坐禅时,眼前忽然显现出一只白狗的影像,他再三观察,结果回忆起很久以前的往事:佛陀在世时,一只白狗跟着一群商人上路,它偷吃了商人的食物,商人们发现后把它活埋了。阿难尊者见到此事后,为死去的白狗念经超度,并发愿它将来转生为对佛教有利益的人。由于阿难尊者的加持和发愿,那只白狗后来辗转成为乔美仁波切。为什么自己前世会转为狗呢?乔美仁波切进一步观察:原来在久远以前,自己曾经骂别人是狗,以此因缘于五百世中转为狗,最后一次就是佛陀时代的那只白狗。

从上述公案可以看出,即便是非常了不起的高僧大德,也因为往昔造过口业而在轮回中流转。所以我们不要用马、牛、狗等旁生来骂人,否则自己会堕落为这样的旁生。

在这些公案里,我们还可以发现这样一个道理——众生是因为各种错综复杂的因缘而在轮回中辗转漂泊的。这从《全知无垢光尊者传》、《益西措嘉佛母密传》等圣者的传记中也可以看出。不过现在人很难接受这个道理。在现代科学中,没有前后世、业因果等问题的答案,唯有佛教才对这些问题做了详尽的阐述,现在有些科学家也是在借鉴佛法后,才在生死轮回等课题上有所进展的。现代人从小在家里没有遇到过佛法,在学校也没有学过佛法,学的都是现代科学的知识,所以很难理解这些佛教的甚深道理。正因为如此,有些分别念比较重的人听到业因果方面的公案时,总觉得这是佛教的传说,并没有在心中引生因果正见。由于心中没有因果的正见,也就不关心自己的来世,平时谈论的都是“我老了以后怎么办”、“生病时怎么办”、“没钱时怎么办”等话题,从来不谈“我会不会转为旁生”、“会不会堕入地狱”。真正的佛教徒不能这样,一定要关心来世的解脱和安乐。

说恶语的过患如是严重,那什么人容易说恶语呢?一般而言,那些种族高贵、相貌端严、青春美满、地位显赫、财产富足、广闻博学的傲慢之人容易以恶语侮辱他人。当然,有些人的学问、财富等并不圆满,但因为人格太低劣,也经常说各种恶语。所以,这主要还是看人的素质。如果是素质高的人,即使别人强迫自己,也不会说很难听的话;如果是素质低的人,只要一开口就是不堪入耳的粗言恶语。下面我们看几则因傲慢而说恶语的公案。

某寺院有位智慧颇高的格西,在辩论过程中没人能胜过他,于是他对僧人们说:“你们真像驴一样。”并做出驴子的姿态。以此恶业,他死后变成了驴头鬼。

安多地区有一位格西,他是获得文殊菩萨加持的大德。一次,来自某寺院的一位小僧人在“众生有没有新生[2] ”这个问题上与他展开辩论,那位大格西的理证稍有相违时,小僧人便认为自己智慧非凡,顺口说道:“你真是一无所知,三轮[3] !”以此恶业,他即生舌根糜烂,最后舌头断掉而命绝身亡。

在说恶语之中,对具功德者说恶语的过患尤为严重。有些人获得了上师、本尊或护法神的加持,对这些人说恶语的过失相当大。如果对圣者说恶语,那过失就更大了。许多经论对此说得非常清楚,如清凉国师在《华严经随疏演义钞》中说:“若骂圣人,是恶口中重。”凡夫不知道他人的相续,如果对方是真正具足功德者,自己因为看不惯或者不理解对方而口出不逊,就会造下非常严重的恶业,所以大家一定要警惕自己的语言。

前一段时间,有一个还俗的在家人诽谤很多高僧大德,他说:“藏地的有些大德虽然眷属很多,但不一定有很高的成就。他们还不如我活得清净,我是依靠自己的劳动生活,而他们冒充成就者,以欺骗信众来邪命养活。”这个人以前在寺院里学过一点因明,嘴巴也比较会说,说了很多诬蔑之辞。听到他的话,我们都觉得非常可怕,但也没办法,一个人业力现前时谁也阻挡不了。

以前麦彭仁波切有一个弟子,他是一个很有名的智者,他与麦彭仁波切在一些佛法上观点不同,当时他对上师很不恭敬,在辩论的过程中经常说一些特别难听的话。据说晚年的时候,那个人的舌头也糜烂了。

所以,我们千万不要毁谤具功德者,否则一方面自己会造下可怕的恶业,另一方面,如果其他人跟在自己后面人云亦云,也会造下恶业。

如果造了非常严重的恶业,不要说来世会感受果报,甚至即生中就会感受舌根糜烂等现报。后魏末年,杜昌的妻子柳氏妒忌心很强。一次,柳氏见到一个丫环给杜昌梳头,就砍断了丫环的两个手指,没过多久她就被狐狸咬断了两个手指。还有一次,柳氏见到一个丫环给杜昌唱歌,就割断了丫环的舌头,没过多久她的舌头也开始糜烂。柳氏知道这是业报现前,急忙求一位禅师帮忙。禅师让她至心悔过。她忏悔七天后,禅师又亲自为她念诵经咒,这时从她口里爬出两条蛇,禅师更加猛厉地念咒,两条蛇就掉在地上消失了,她的舌头也恢复了正常。从那以后,柳氏再也不敢妒忌了。

柳氏造的业虽然很重,但因为及时忏悔,所以挽回了舌根糜烂的命运,可见,只要能忏悔,恶业也有清净的机会。古来有很多这样的例子。像梁武帝的夫人因为妒忌、说话恶毒,死后堕为蟒身,武帝请志公禅师等依照经律制订《梁皇宝忏》,并为夫人忏悔,法会完毕之后,夫人舍弃蟒身而转生天界。因此,忏悔的确非常重要,本来要在恶趣感受无边的痛苦,通过忏悔,有些众生当下便可解脱,有些虽然不能当下解脱,但受苦的时间也会缩短,程度也会减轻。

很多人以前都说过恶语,如果以后不想感受痛苦,现在就一定要好好忏悔。不过如今有些人经常说大话:“能忏所忏都是空性的,没有什么可忏悔的,念金刚萨埵心咒是多余的。”有些愚笨的人听了这些话认为很有道理,从此就放弃了忏悔。末法时代,这种令人生厌的现象非常多。全知无垢光尊者对此类现象也有描述:“如今人们行持善法的力量十分微弱,即使有少数人行持善法,也会因为某些着魔者的语言而中断。”

如果我们有一个如意宝,肯定会小心保护,以防小偷把它偷走,同样,在拥有正法如意宝时我们也要格外小心,不要因为恶友的影响而轻易丧失。现在我传讲的前行、净土法都是无比珍贵的法宝,除了极少数利根者外,大多数人都应该学习,而且要善始善终地学习,不要轻易中断。尤其是这些十不善业的道理,大家更应该好好学习,如果是有正知正念的人,学习后一般不会再故意造这些恶业。

下面我们继续分析恶语的过患。在恶语之中,有一种情况需要格外注意:本来辩论是学习佛法的一种方法,通过辩论能得出正确的结论,能遣除对正法的怀疑和邪见,所以佛教特别提倡如理如法的辩论,但如果以贪嗔之心进行辩论,并且辩论时口出恶语,则过患相当大。我们看一则发人深省的公案:

佛陀在世时,有一位年轻的比丘和一位老比丘辩论佛法,他们辩论得越来越激烈,最后恶语相讥,互不相让。那位年轻的比丘对老比丘说了许多粗言恶语,结果老比丘气愤地回到自己的住处闭门不出,最终气死在屋里,死后转生为一条毒蛇。

一般辩论到中间,尤其周围有很多旁观者时,双方都不会轻易相让,即便知道自己的观点不合理,也会坚决维护自己的立场,在这种情况下,辩论者很可能因丧失理智而口出恶语。那位年轻的比丘就是因此而恶口骂人,结果竟把老比丘气死了,这样的辩论实在可怕。这里虽然没有提到年轻比丘以后的果报,但从因果上推,如果他没有忏悔,以后肯定也会感受痛苦的果报。

人和人吵架是难免的,可是有些人天天吵架,这就不对了。有些丈夫和妻子、父母和子女就像不共戴天的仇敌一样,一见面就生厌烦心,然后就大吵大闹。这些人就像大圆满里所说的“无离无合”一样——离也离不开,合也合不来,每天都是在痛苦中度过。其实,人和人今生能相遇都是宿缘所追,大家应该珍惜这种因缘,没必要一天到晚吵吵闹闹。

可能人老了以后脾气都不太好,那位老比丘就是如此,年轻的比丘只是骂了几句,他居然在禅房里活活气死了。你们汉族人经常说“气死我了”,也许是受这种说法的影响,有的汉族人生气后,家人马上要把他送到医院。所以你们的祖先不该发明“气死我了”的说法。各民族的习俗差别很大,藏地好像没有“气死我了”的说法,也没听说过藏族人生气后要送到医院的。

佛陀吩咐阿难告诉那条蛇:“世尊对你说:‘蛇呀!你曾于我的教法中出家,本来非常有善根,可以获得解脱,可是因为生嗔心而转为毒蛇,你应向所嗔的这位比丘道歉。如果继续嗔恨,你将堕入地狱中。’”阿难带着那位年轻比丘去敲毒蛇的房门,并一五一十地转告了佛陀的话。可是毒蛇怒气未息,它喷散嗔恨的毒气后仍然不肯出来。佛陀又让目犍连尊者去,他也同样转述了佛陀的话。但毒蛇只是从门缝中伸一下头就钻回去了,还是不愿出来。

老比丘生气时闭门不出,现在也有这种情况:有些人吵架后,一连几天闭门不出,不吃不喝,以此表示对抗。如果在这样的状态中死去,说不定也会变成毒蛇。以前学院的一个道友生气后把自己关在屋里好几天不出门,别人怎么劝都不出来,据说他还一直不吃不喝。我们担心他气死或饿死,于是到他家敲门,可是敲了半天也没动静。最后有个人一脚踹开房门,结果发现他正在屋里悄悄地吃东西(众笑)。

阿难和目犍连都没有平息毒蛇的嗔心,这件事越闹越大,后来整个舍卫城都在传言:一位比丘因为生嗔心而转生为毒蛇。许多人为了看热闹而聚集在那里。最后,佛陀亲自来了,他严厉地呵责那条毒蛇。毒蛇无法堪忍世尊语言的威力,很快便出来了。佛陀把毒蛇带到祇陀园,它在众人面前惊恐不已,蜷缩在世尊座下。佛陀让它和年轻比丘在一起,说道:“你因为以前说了如毒般的嗔怒恶语而转生为毒蛇,如果现在继续造向他人射毒箭的恶业,来世你会怎样呢?”

知道自己投生为恶劣的众生后,那条毒蛇痛哭起来。佛陀说:“你造恶业时理应啼哭,那时你却未流泪,现在恶业成熟,已经转为旁生,哭又有什么用呢?快向这位比丘忏悔!”(很多众生都是如此,造业时欢欢喜喜,感果时却哭哭啼啼,但那时哭也没有用了。)佛陀又对年轻的比丘说:“这位比丘,你是这条蛇的辩论对手,也应向它顶礼忏悔。”那位比丘向毒蛇顶礼,毒蛇也向比丘顶礼。在场的所有人都惊奇不已,对佛陀生起很大的信心,对因果也产生了诚信。佛陀依此因缘传授了佛法,令许多人获得了圣者的果位。那条毒蛇也在对佛生起信心中死去,死后转生到了三十三天。

当时由于佛陀在场,人们能够现量见到这些事实,所以都不得不诚信因果。其实,如果没有亲自经历,很多事情的前因后果的确很难令人相信。现在有些人造了恶业后,因为自己亲身感受报应,所以也不得不相信因果。

学习这则公案后,大家一定要记住:辩论佛法虽然是好事,可以遣除相续中的增益和损减,但千万不要在此过程中造口业!法王如意宝以前多次说过,年轻的时候,为了建立宁玛派的观点,他曾经驳斥过格鲁派、萨迦派的观点,也造过一些口业,晚年时对此感到很后悔。学院的老常住应该有印象,显现上法王晚年经常忏悔这些口业,并一再叮嘱弟子们在辩论时要小心。

其实,各大宗派的祖师都是佛菩萨的化现,他们的究竟密意没有任何相违,只是为了强调自宗的不共观点,才在显现上进行针锋相对的辩论。因此,作为后学者,千万不要随便诋毁其他宗派的祖师。实际上,只要是真正的圣者,他所抉择的观点肯定是正确无疑的,若想以凡夫的狭隘分别念进行破斥是非常困难的,可是有些愚笨的人不知此理,经常诋毁其他宗派的高僧大德,造下了严重的口业。

如果不注意,辩论的时候确实容易造恶业。我听说有些居士在辩论的过程中,实在说不过时,拿起矿泉水瓶要打对方,这种行为非常不好。在我们学院,每天有成百上千个喇嘛激烈地辩论,可是从来没有动手打人的现象,为什么你们两三个人辩论就要动手打人?请想一想:连清净戒律、精通三藏的比丘,尚且因为没有将烦恼转为道用,在辩论时以嗔心说恶语,结果死后转生为毒蛇,你们这些毫无功德的人又会如何呢?希望你们今后辩论时一定要小心。

讲到这里,有些人可能有疑问:为什么老比丘堕落后很快能解脱?答案是这样的:佛陀住世是一种殊胜的因缘,那时业果可以迅速成熟,加上佛陀也亲自作了加持,因此老比丘转为毒蛇后,并没有在恶趣中感受很长时间的痛苦,很快就清净了恶业并转生到天界。

当然,老比丘堕落后能迅速解脱,这与他生前长期闻思修行佛法也有关系。现在有些人经常说:“既然造一点点恶业的果报都那么可怕,那造善业还有什么用呢?干脆完全不造善业了。”这种说法非常愚痴!正因为造恶业会受苦,所以更要精进行持善法,绝不能因为造恶业会受苦就不再行持善法。大家在这方面要有分析的智慧。有时候,我也很担心:以前自己造了那么多恶业,死后会不会堕入恶趣?但有时候又有一种安慰感:这么多年以来,自己的大部分时间都用在行持善法上,死后应该有解脱的机会。这个道理其实也很简单:以住在学院三个月看,在此期间自己可能会造一些恶业,但大多数的时间都在行持善法,因果是公平的,不可能我造恶业的时间短、造善业的时间长,反而在恶趣感受痛苦的时间长、在善趣感受快乐的时间短。同样的道理,虽然在座的很多人是凡夫,在生活中难免要造一些恶业,但只要把大部分时间用来行持善法,就一定会有解脱的希望。前面格西转生为驴头鬼的公案也要这样理解,不能看到他说一句恶语堕落了,就怀疑他出家行持善法没有用,从长远来看,正是因为他出家行持善法,所以他在以后的大多数时间不会在恶趣中受苦。

话说回来,那位老比丘幸遇了佛陀,所以很快就从恶趣解脱了。但如今是末法时代,积累恶业之力与往昔不同,在感受果报之前不可能值遇佛陀那样的导师,而且现在很多人也没有老比丘那样清净戒律、闻思修行的功德,即便遇到佛陀也不一定能很快解脱,因此,我们最好是首先不要造恶业,否则一定会感受全部的果报。

在如今这个具诤时劫,众生的嗔恨浊十分猖獗,很多人经常为一些小事大发嗔心。有的人听了一些佛法后,暂时有所好转,可是没过多久又会嗔心大发。很多人在烦恼的推动下,或者以贪嗔偏袒之心评论内道宗派的好坏,或者为了名声、地位、财产、受用等毫无实义的蝇头小利而射出毒箭般的恶语,由此引发激烈的争吵和纠纷,甚至导致国破家亡的惨剧,这都是在造死后立即堕入地狱的恶业。

在一些民主国家的竞选中,竞选各方一直以恶语互相攻击,甚至揭露对方的种种隐私。我看过外国的电视节目,所谓的竞选基本上就是互相谩骂,有的是当面对骂,有的是背后骂。这样的攻击和谩骂会造下严重的恶业。《分别业报略经》中说:“粗言触恼人,好发他阴私,刚强难调伏,生焰口饿鬼。”意思是,若以恶语触恼别人,揭露他人的隐私,此类刚强难化的众生死后会转为口中燃火的饿鬼。

国外的很多政治活动都充斥着恶语,这本来非常不好,可是很多人不以此为耻,反而觉得很光荣。去年,美国总统布什访问伊拉克,在新闻发布会上,一个伊拉克记者一边骂布什是狗,一边脱下皮鞋袭击布什,布什低头躲过第一只皮鞋后,记者又脱下另一只皮鞋扔了过去。随后那个记者立即被逮捕了。在伊拉克风俗中,向别人扔鞋子表示极大的蔑视。这件事发生后,那个记者得到了很多阿拉伯人的赞扬,说他是一个伟大的英雄,他骂布什的话立即在阿拉伯世界成为名言,还有人愿意出一千万美元买他的鞋,甚至他还在监狱里时,他的老板就已经准备为他升职。(所以你们今后准备好皮鞋,看到一些大人物时,向他们扔皮鞋并且臭骂他们,说不定你们也会马上出名,开玩笑。)

在一切争论之中,在家人为了妻儿、财产、名声、地位而辩论,这是为了“受”而争论,出家人为了宗派的观点而辩论,这是为了“想”而争论。如佛经中说:“在家众为受争论,出家者为想争论。”《俱舍论》中也说:受、想是争论之根本和流转轮回的因。(不过现在有点奇怪,出家人为“想”争论的不多,而在家人为“想”争论的却比较多。)但不管为佛法(想)说粗语,还是为轮回琐事(受)说恶语,都是嗔恨争斗的根源,所以大家都需要小心谨慎。

和前几堂课一样,在今天这堂课上,我们也讲了很多公案,学习这些公案后道友们要备加警惕,一旦今后自己生起嗔恨心而说恶语时,应该立即觉察并中止自己的语言。尤其那些爱骂人的人一定要控制住自己,否则嗔心和恶语互为因缘,很可能在短暂的时间里造下深重的罪业,死后将多生累世堕入地狱或者转生为毒蛇等旁生,那时就很难有解脱的希望了。《宝积经》云:“不求他过失,亦不举人罪,离粗语悭吝,是人当解脱。”因此,如果想获得解脱,就要恒时具足正知正念,不寻求他人的过失,也不举发他人的罪过,远离粗语、悭吝等恶业。

很多地方的人都有说恶语的坏习惯,尤其是汉族人骂人特别难听,藏族人骂人最多是“愿你家破人亡”、“愿你下地狱”,而汉族人经常以人和旁生的生殖器等肮脏的词汇侮辱人。说这样的脏话非常不好。在座的各位想一想:自己有没有说过此类恶语?真正观察起来,骂旁生都有很大的过患[4] ,骂人的过患就更大了。因此,凡是说过恶语的人一定要忏悔。尤其是想往生极乐世界的人更要忏悔恶语之业,否则要往生净土是很困难的。

现在有些人说得很简单:“只要一心念佛,就能往生极乐世界。”实际上,并没有那么简单,如果一个人造了恶业,乃至忏悔清净之前,往昔的恶业都保存在阿赖耶上,即使阿弥陀佛的能力再大,也不一定能把这种业力深重的人接引到极乐世界。虽然汉地有带业往生的说法,但有些人的业力那么深重,恐怕阿弥陀佛对他们也没办法,所以这些人还是应该小心!

 

 

 

[1] 仓央嘉措:第六世达赖喇嘛。

[2] 藏地的很多出家人喜欢辩论“众生有没有新生”:众生如果有新生,那众生的来源是什么?如果众生没有新生,那么诸佛菩萨的能力不可思议,每一刹那都能度化无量的众生,这样轮回最终就有空尽的时候,等等,在这方面有很多复杂的辩论。

[3] 三轮:在辩论时,如果对方哑口无言,什么道理都说不出来,则可说“三轮”,指对方完全输了。

[4] 下堂课会宣讲这个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