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传净土法第66节课

第六十六课

下面继续讲藏传净土法。希望在座的每一位道友认真学习并且精进修持净土法。生命是无常的,不管年轻人还是老年人,谁也无法确定大限何时来临。如果我们有把握今后几十年不死,现在安闲而住也是可以的,可是死主大军突然间就会出现,对大多数人来说,那时解脱的最胜方便就是净土法门,所以从现在开始我们就要为往生净土做好准备。

历代的高僧大德和传承上师为我们留下了许多往生净土的珍贵教言,如果我们没有从这些教言中得到真实的利益,与解脱轮回的良机擦肩而过,那就太可惜了,因此大家一定要精进。我们学院对净土法非常重视,老年班的道友因为时间不多了,所以我们要求他们暂时放下其他修法,一定要先念完六百万遍“南无阿弥陀佛”;年轻的道友还会在世间住一段时间,所以他们以闻思为主,但我们也要求他们经常祈祷阿弥陀佛、发愿往生净土。

要真正往生极乐世界,首先必须清净相续中的深重罪业。现在我们正在讲忏悔杀害父母的罪业,有些人不一定杀害父母,但是他们不孝顺、不恭敬父母,甚至侮辱、虐待父母,这种恶行也是往生极乐世界的障碍。这是由于父母是严厉的对境,对他们有不如法行为过患极大,就像一个人得罪了大领导肯定不会有好结果一样。因此,如果自己曾对父母造过罪业,一定要好好发露忏悔。道友们在闭关或实修的时候应该把这些罪业一一观想出来,然后将其作为所缘境进行忏悔。

在传讲净土法的过程中,我们引用了大量的公案。有些人可能认为:现在每堂课都讲故事,这些故事我也会讲,讲这些到底有什么必要啊?这样的想法是不对的。表面上看来,这些公案是一些简单的故事,但实际上,这些公案生动、形象地阐述了与往生净土有关的积资净障之理。因此,希望大家认真学习这些公案。在学习的过程中还要注意一个问题——学习这些公案不是为了向外看别人的过失,而是为了向内寻找自己的缺点,所以,每个人都应该用这些法镜来返观自照。

 

下面我们继续宣讲正论。昨天讲了杀害父母的过失,今天讲各类不恭敬父母的过失。

和杀害父母一样,殴打父母也有严重的罪过,如果不加以忏悔,以后也将感受苦果。各位佛友回忆一下:从小到大,自己有没有打过父母?如果打过,有没有作过忏悔?希望那些打过父母的人好好忏悔,如果父母还健在,应该在他们面前忏悔,如果父母已经不在了,可以在诸佛菩萨面前忏悔。下面看一则因殴打母亲而感受果报的公案[1]

从前有一位名叫匝哦的商主,他的很多儿子都夭折了,一次他家又生了一个儿子,为了遣除儿子的寿障,商主给他取名为匝哦之女[2] ,后来这个孩子确实活下来了。一次商主去大海中取宝,不幸船毁人亡。按照印度的传统,一个人应从事符合自己种姓的行业,这个孩子长大后问母亲:“我的父亲是什么种姓?”由于担心他到大海取宝,母亲便骗他说:“你的父亲是卖粮食的种姓。”于是他去卖粮食,将每天赚得的四元钱供养母亲。后来卖粮食的同行对他说:“你不是卖粮食的种姓,你不能在这里卖粮食。”他又问母亲:“我的父亲到底是什么种姓?”母亲告诉他是卖香的种姓。于是他又去卖香,将每天赚得的八元钱供养母亲。后来卖香的人又禁止他卖香。他又去问母亲,母亲说父亲是卖衣服的种姓。他又去卖衣服,将每天赚得的十六元钱供养母亲。卖衣服的人又不让他卖衣服。母亲又说父亲是卖珍宝的种姓。于是他又去卖珍宝,将每天赚得的三十二元钱供养母亲。最后当地的商人告诉他说:“你是到大海取宝的商主种姓,你应该从事符合自己种姓的行业。”他回家质问母亲:“我的父亲明明是到大海取宝的商主种姓,你为什么骗我?我要到大海中取宝。”母亲说:“虽然你是商主种姓,但你的父亲和祖辈都是因为去大海取宝而丧命的,如果你去也是死路一条,你千万不要去取宝,还是在本地经营买卖吧。”但他执意不听。临行的时候,母亲一边哭一边拽着他的脚。他气愤地说:“我要去大海取宝,你竟然这样不吉利地哭。”他一边说一边用脚狠狠踢母亲的头,之后就一走了之。

由于他的业力现前,取宝的船只在海上毁坏了。其他的商人都被淹死了,只有他抓到一块木板而幸免于难。之后,他独自一人四处漂泊。因为供养母亲的功德,他在数千年中享受天人的安乐:首先在一个名叫欢喜的城市受到四个天女的恭敬承事,然后在更为庄严的具喜城市受到八个天女的恭敬承事,之后在比具喜城市更为圆满的香醉城市受到十六个天女的恭敬承事,最后在高耸入云的梵师城堡受到三十二个天女的恭敬承事。在享受了多年的安乐之后,匝哦之女被业风所吹,逐渐来到南方的一座铁城。他走进城中一个三层门的铁室内,看见一个人头上旋转着巨大的燃火铁轮,脑浆脓血四处飞溅。他问那人:“你造了什么业落到这种下场?”那人说:“我因为以前损害过自己的母亲,所以感得这样的果报。”匝哦之女想起自己也曾经损害过母亲,他刚刚产生此念,便从空中传出声音:“愿束缚者得解脱,愿解脱者受束缚。”顷刻之间,燃火铁轮便落到他头上,他也如同那个人一样脑浆飞溅,感受了难以忍受的剧烈痛苦。在这个时候,他想到:在轮回中还有许多像我一样用脚踢母亲的头而感受这种痛苦的众生,愿这些众生的痛苦都成熟在我的身上,由我一人来代受!他刚刚产生这样的念头,铁轮便腾空而起,当下他就从痛苦中解脱出来[3] 。这个公案里的匝哦之女就是释迦牟尼佛的前世。看了佛陀在因地的遭遇,大家应该知道殴打父母的过失有多么严重了吧。

实际上,父母是极为严厉的对境,只要对他们稍作饶益或损害就会感召巨大的果报。《杂宝藏经》中说:“于父母所,少作供养,获福无量,少作不顺,获罪无量。”因此,如果自己曾经恭敬承事过父母,将来会获得无量的安乐,反之,如果自己对他们不孝顺,也会感受无边的痛苦。《正法念处经》亦云:“供养父母,能生梵福。以福德故,后得涅槃。”学过《俱舍论》的人都知道,转生梵天界需要巨大的福德,而这样的福德通过孝养父母就能产生,因此大家应该恭敬、孝顺父母。其实,以爱心适当地和父母沟通、遣除他们的一些痛苦,这对我们来说并不是很困难,可是由于很多人从小没有孝顺父母的理念,所以在生活中没有做到这些。

前一段时间,我要求外面的佛友学习《弟子规》,刚开始有些人不太理解,有人问我:“为什么您要讲《弟子规》?这是我们汉族的一个传统论典,您就是不讲我们也懂。”可是学习之后,很多人都开始流泪,他们觉得父母对自己恩德确实很大,可是自己不但没有孝顺他们,反而让他们受了很多苦,现在虽然想回报父母的恩德,可是他们已经不在人世了。最近有很多人向我表达了他们内心的遗憾和悔恨。

佛教徒非常需要了解这方面的道理,否则,如果嘴上说要往生极乐世界,但扪心自问时才发现,不要说积累往生极乐世界所需的无量善法,自己连孝敬父母这一点都没有做到,反而造了许多不孝敬父母的恶业,这怎么可能往生净土呢?所以,希望佛友们今后一定要注意这个问题。

据我所知,现在很多年轻人对父母一点孝心都没有,随随便便就动手殴打父母。有一个新闻里说,一个年轻人喝醉酒以后狠狠地打他的父亲,父亲被打得遍体鳞伤,后来这个儿子被逮捕了,公安人员问他为什么打父亲,他竟然说:“因为我爸不听话。”身为子女,说出这样的话实在颠倒!

上面讲了殴打父母的过患,不仅如此,甚至仅仅生起殴打父母之心也需要感受果报。在座的有些人也许没有真正打过父母,但有时候很想抄起棍棒打父母。其实这些打过父母或者想打父母的人应该举个手,我估计在场的人里肯定有这种人。我今天备课的时候都在想:我有没有打过父母呢?应该没有打过。有没有生过打父母的心呢?记得不是太清楚,应该是没有生过。下面看一则圣者感受果报的公案。

以前,大阿罗汉目犍连被裸体外道徒数数殴打,身体被摧残得成了苇草一样[4] ,尊者因此而趋入涅槃。本来目犍连是释迦牟尼佛座下神通第一的弟子,他仅以一个脚趾便可动摇天界的尊胜宫,可是由于往昔的业力现前,当时他连想都没想到示现神通,更不要说真正示现神通了,结果他像普通人一样被殴打致死。目犍连前世到底造了什么业,即生中要遭受如此果报呢?在很久以前,一对婆罗门夫妇有一个儿子,这个儿子娶了一个媳妇,那个媳妇挑拨儿子跟父母之间的关系,致使儿子对自己的父母变得冷漠无情起来。一次,他看见父母坐在一起,生气地骂道:“真该将你们的身体打得像苇草一样!”因为生起了这样的恶心,他在五百世中被人打死,在获得阿罗汉果位时也要感受这样的余业。

即便是佛陀座下“神通第一”的弟子,也因为对父母产生殴打之心而感受果报,可见产生如此恶心的果报有多么严重。因此大家应该反省,如果自己以前产生过此类恶念,一定要赶紧忏悔。如果我们能忏悔,这样的罪业当然也可以清净,甚至真正杀害父母的罪业也有清净的机会。如果没有忏悔,以此恶业将来必定会在恶趣长劫感受痛苦。《地藏菩萨本愿经》云:“若有众生不孝父母或至杀害,当堕无间地狱,千万亿劫求出无期。”

由于受现代教育的影响,现在很多人根本没把父母当作严厉的对境,觉得父母只是一般的老人,甚至有些人对父母连基本的感情都没有,更谈不上有尊重之心。我在报上看过一篇文章,文中说:现在汉地大城市7%的孩子害怕父母,13%的孩子讨厌父母,50%以上的孩子憎恨父母,换句话说,现在70%以上的孩子对父母的态度是负面的,对父母有正面态度的孩子连30%都不到。各位道友都想往生净土,请大家想一想:你对自己的父母是什么态度?如果你对父母的心态都是负面的,而且还缘他们造了很多恶业,这些罪业没有忏悔清净以前能往生极乐世界吗?

不孝父母的过患极其严重,有些人即生就会现前果报,有些人即生虽然没有现前果报,但后世必定会堕入地狱感受痛苦。佛经中说:“不孝之罪,现报如是,后入地狱,受苦无量。”《杂宝藏经》中记载:有一个人用手打了母亲一下,当天他就被强盗砍断一只手;还有一个人正要杀害母亲时,忽然天降霹雳将他劈死。现在也有这样的事,有些不孝之子遇到车祸等飞来横祸而暴死。还有些不孝顺的人觉得:自己是个好人,为什么很多事情都不顺呢?其实你不一定是好人,你认真观察自己,不要说其它的不善业,单单不孝敬父母的罪业你造过多少?有这样的罪业,做事能顺利吗?

除了不能对父母产生殴打之心,也不能侮辱父母或者从他们身体上跨过。以前有一个叫仁慈供施的商主,因为他从母亲头上跨过,结果即生就堕入孤独地狱,头上转着兵器铁轮,感受了难以忍受的痛苦。现在很多人对父母一点都不尊重,在他们身上或者衣服上随便践踏,这种行为非常不好。这些人一定要痛改前非,应该像恭敬上师那样在父母足下顶礼,并且亲自承事他们——“妈妈,您坐好,我给您洗脚。”现在有没有这样的孝子啊?可能很少吧。有的人看见父母就恨之入骨,好像见到多生累世的怨敌一样,一刹那也不愿在父母的房间里呆。有的人一提起父母,从他的表情就看得出,他对父母还是很有意见的。还有的人和父母在一起时成天吵架,从来就没有和睦相处过。以前有一个道友在两母子家住了七天,他说七天里那对母子吵了八次。

此外,指使父母做事情也将感受不悦意的果报。以前,释迦美女耶输陀罗怀孕长达六年之久,生产时也感受了难以忍受的痛苦。这是什么因缘所致呢?在很久以前,有母女二人带着一桶酸奶赶路,女儿不愿意背酸奶,于是她欺骗母亲说:“阿妈,你背着桶先走吧,我要去方便一下。”在遥远的路途中,她一直让母亲背着奶桶。因为这个业的等流果报,后来她需要感受如此果报。

现在子女指使父母做事的现象非常普遍。很多人把父亲当作佣人,把母亲当作保姆,成天让父母买菜、打扫卫生、照顾孩子。他们对父母如此不孝,可是对自己的孩子却像小皇帝、小公主那样溺爱。现在的很多年轻人都是独生子,从小被父母惯坏了,觉得父母为自己操劳是理所应当的,甚至父母已经是白发苍苍、满面皱纹了,还让他们为自己干这干那。有的年轻人不想做饭,就说一些好听的话:“妈,我特别爱吃你做的饭,你给我做一顿饭吧。”很多人都是如此,明明是自己能做的事,却想方设法推给父母做,这是非常不合理的。在座的道友如果以前有这种行为,一定要好好忏悔。

父母对子女有深恩厚德,若要用供养财物、辛勤劳作等世间手段报答他们的恩德,则即便将父母扛在双肩上百年之中转绕四大部洲,或者以遍满大地的七宝供养父母,都无法回报他们的大恩大德。《佛说父母恩难报经》中说:“父母于子有大增益,乳餔长养,随时将育,四大得成。右肩负父,左肩负母,经历千年,正使便利背上,然无有怨心于父母,此子犹不足报父母恩。”《法苑珠林》中引用了很多经典的教证说明父母对子女的恩德,大家可以参阅。

我们如何才能报答父母的恩德呢?如果让父母信仰佛法、受持戒律、生起智慧或者趋入佛门(出家),才可以报答父母的恩德。《根本说一切有部毗奈耶经》中说:“若其父母无信心者令住正信,若无戒者令住禁戒,若性悭者令行惠施,无智慧者令起智慧。子能如是于父母处善巧劝喻令安住者方曰报恩。”

在世间,如果有人给父母买一套房子、办一份养老保险或者供养很多钱财,人们都会认为这是一个孝顺的孩子。从世间的角度看,这样孝养父母当然是在回报父母的恩德,可是从佛教的角度看,仅此根本不足以回报父母的恩德。《不思议光菩萨所说经》中说:“非饮食及宝,能报父母恩。引导向正法,便为供二亲。”所以我们应以出世间的方式报答父母的恩德。不过,有些人的父母刚强难化,本来子女想引导他们学佛,可是他们反而砸佛像、烧经书,对这样的父母暂时就只能以世间的方式报恩了。当然,做子女的还是不要放弃这样的父母,应该想方设法逐渐度化他们。有些佛友的父母刚开始对佛教特别反感,通过子女的长期努力,后来虽然对佛教没有欢喜心,但也不像从前那样反对了,有些人的父母变化更大,后来能够念佛,有的甚至还出家了。我觉得这才是真正的大孝,真正的孝子就应该让父母趋入正法。

相反,如果以狩猎、盗窃所得的财物或者信财、亡财等邪财奉养父母,非但不能回报父母的恩德,反而会让他们积累堕入地狱之业。现在有不少人为了养活父母,以各种非法的手段聚敛钱财,这种做法实际上是在害父母。

在这里有一个问题:对出家人来说,除了信众供养的信财、亡财以外没有其他收入,那他们能不能帮助父母呢?对此,《毗尼母经》中说:“若父母贫苦,应先授三归五戒十善,然后施与。”《花鬘论》中说:“父母老贫病,乞食半相供,由斯有大恩,是故应赡养。”[5] 根据这些教证,出家人对年迈贫病的父母可以予以适当的帮助。当然,最好是先让父母受三皈五戒,然后再供养他们,这样也算把信众供养的钱财转施给内道的居士,这就没有过失了。如果自己的父母既没有皈依也没有受戒,甚至还反对佛教,供养他们可能有一定的过失。

现在有些出家人对信士供养的钱财不太注意,自己想怎么用就怎么用,这种行为是不如法的。因果是非常可怕的,学习因果方面的经论后就会知道,如果不好好取舍因果,以一件很小的事也会感召无量的痛苦。所以希望有些出家人注意自己的行为。

如果是修行比较好的人,对很小的事也会特别小心。以前我们寺院有一个叫扎西的老堪布,他特别害怕因果,从来不让别人对他作承事,甚至帮他扫地、打水都不愿意。据说曾经有人悄悄供养他一捆木柴,他发现后立即把那捆木柴送了回去。邬金丹增诺若大师[6] 的传记中记载,大师一生过着极为平凡的生活,五十八岁以前一直是自己烧茶做饭,随身不带任何侍者。与这些修行人相比,不学佛的世间人就完全不同了,为了即生的安乐,有多少人恭敬承事自己都无所谓。其实,在这个无有定准的轮回中,今生你是高傲的主人,来世也许就成了卑下的仆人,这种事情是很正常的。因此,希望道友们谨小慎微,恒处卑位。

另外,子女对破戒的父母也应恭敬承事。一般来说,破戒者不应该受到恭敬,尤其是守持清净戒律的出家人更不需要恭敬破戒者,但父母是严厉的对境,从这个角度来说,即便父母是破戒者也值得恭敬承事。不仅如此,上师也是严厉的对境,所以对破戒的上师也要恭敬承事。

以前有一位施主,他的儿子是通晓三藏的比丘。后来那位施主也出家了,他每天辛辛苦苦地为僧众做事。一次他对儿子说:“我累得精疲力竭了,你应该恭敬承事我。”儿子说:“世尊曾经说过:‘狮子一样的人不能承事狐狸一样的人。’”父亲说:“儿子,谁是狮子,谁又是狐狸呀?”儿子说:“爸爸,我具足戒律犹如狮子一般,你是破戒之人就像狐狸一样。”父亲说:“儿子啊,像狐狸一样的我能生出狮子一般的你吗?”正在这个时候,世尊说:“父母是利益的恩田,无论何时理应恭敬、令生欢喜。何人若令父母欢喜、供养抚恤父母,将受到如梵天、阿阇黎般的供养。”(以前我讲了父母的恩德后,据说我们学院的几个老菩萨特别傲慢,他们天天让子女伺候自己,还振振有辞地对子女说:“堪布在课上不是讲了吗,我就是你的恩田,你应该好好为我服务!”有些老菩萨也不能太傲慢了。)

佛陀在经中说:“智者以饮食,衣物及卧具,孝敬父母亲,今世无灾难,后世趋善趣,获得诸安乐。”如果能以饮食、衣服、卧具等孝养父母,即生中将无病无灾,诸事顺利,长命百岁。这是一种无欺的缘起。现在有些人因为不懂这些缘起,对父母、上师等尊贵的对境做了很多不如法的事,结果在生活中遇到很多挫折。如果这些人能对父母、上师恭敬承事,不仅不会遭受各种违缘,而且今生吉祥顺利、美名流布,来世将转生善趣,享受无量安乐。如《杂阿含经》中说:“如汝于父母,恭敬修供养,现世名称流,命终生天上。”作为一个佛教徒,一定要懂得这些道理,否则,如果连做人的基础都不具备,要即生成就、往生净土就只能是遥远的梦想了。

对年轻人来说,孝敬父母、长者就是在积累福德,凌辱父母、长者就是在耗尽福德,所以有智慧的人应该孝敬父母和长者。我们看一则孝敬长者的榜样:很久以前,在一个森林中生活着羊角鸟、山兔、猴子、大象四只动物,它们和睦相处,过着快乐的生活。一天,四只动物商议道:“我们应该恭敬年长者。”为了分出谁长谁幼,它们便以一棵烈卓达树为参照物进行比较。大象首先发言道:“我小时候就见过这棵树,当时它和我现在的身体一样高。”猴子接着说:“我小的时候,这棵树和我现在一样高。”山兔说:“我小的时候,这棵树只有两片嫩叶,我还舔过两片叶子上的露水。”羊角鸟最后说:“我以前吃过一棵树的果实,在这里撒下不净粪,后来从粪中长出了这棵树。”四只动物遂排出了长幼顺序:最小的是大象,之后是猴子,再后是山兔,年龄最大的是羊角鸟。自此以后,四只动物无论做什么事都按照长幼顺序次第相偕。每当途经艰险难行之处,大象身上蹲立猴子,猴子肩扛山兔,山兔头顶羊角鸟。后来四只动物又发誓共同持戒行善,在它们的带动下,整个森林中的动物逐渐也都持戒行善,之后整个国家乃至南赡部洲的人也都开始持戒行善。这四只动物就是“和气四瑞”。当时的羊角鸟就是后来的释迦牟尼佛,山兔是舍利子,猴子是目犍连,大象是阿难。我们应该像公案中的动物那样恭敬老者。

以前我在讲《释迦牟尼佛广传》时说,在经堂或房间里悬挂“和气四瑞”像有很大的功德,见到它无形中就会产生善念。我资助的那所智悲小学以前挂了很多世间的画像,前一段时间我对学校的领导说:“挂很多乱七八糟的像没有什么意义,以后你们能不能挂一些八瑞物、八吉祥、和气四瑞之类的像?挂这些像有很多不可思议的缘起。”道友们今后也要学习和气四瑞,如果四个道友在一起,一个27岁、一个26岁、一个25岁、一个24岁,应该是24岁的小和尚去干活,不要像有些世间人那样,年轻人一动不动,老年人却跑来跑去忙个不停。

与年轻人相比,老年人具有很多功德,所以年轻人不要轻视老年人,理当恭敬老年人。邬金莲花生大师也曾说:“勿令老者忧,当以恭敬护。”《杂宝藏经》中记载,以前印度波罗奈国有一个恶规——人到一定岁数都要被活埋,有一个孝顺的大臣不忍心活埋自己的父亲,他把父亲藏在家中的密室里,每天悄悄地奉养父亲。有一天,一个天神出现在王宫,他对国王说:“如果你能回答我的四个问题,我就拥护你,如果你不能回答,七天之后我就杀死你。四个问题是:何物第一财?何物最为乐?何物味中胜?何物寿最长?”国王不知如何回答,便出重金在全国招募答案。大臣回家后问父亲这四个问题,父亲回答说:“信为第一财,正法最为乐,实语第一味,智慧命第一。”第二天,大臣将问题的答案告诉国王,国王按此回答后,天神满意地离去了。国王问大臣:“你怎么知道这些答案?”大臣坦白道:“大王,我违反了国法,我把父亲隐藏在家中,是他回答这四个问题的。”国王听后醒悟地说道:“今后在我国中不得杀害老人,若有不孝父母者当重治其罪。”

所以,我们不能认为老年人糊涂了,什么都不懂,不要什么事情都不跟他们商量。藏地有一种说法:老年人是个宝,如果某地老年人多,说明那个地方有福气。的确如此,老年人有丰富的人生阅历,他们思想成熟,有的老人还有佛法的修证境界。因此,我们应该恭敬老年人,要祝愿老菩萨们长久住世。

 

 

 

[1] 此公案在汉地的《杂宝藏经》中也有记载。现在有些人怀疑:藏传佛教是不是跟汉传佛教完全不同?前一段时间,有些净土宗道场的人说:“如果是汉传净土法我们可以学习,但藏传净土法我们不学。”很多人都有这样的分别念。其实这样的想法是不对的。从本质上讲,藏地的佛法和汉地的佛法没有区别。我为什么给现在这部法取名为“藏传净土法”?目的就是想让汉地的佛教徒了解:藏传净土法到底说了些什么?它和汉传净土法到底有何区别?其实,这些人只要学习后便会清楚,这部藏传净土法就是把印度的佛法和藏地高僧大德的教言结合起来作了阐述,除了这些佛教的道理之外,再没有其它内容了。现在我们在前行和净土法里引用的很多公案在汉地的《大藏经》中都可以找到,比如此处的公案在汉地的《杂宝藏经》中就有记载,我查阅了此经,发现除个别细节略有差异外,两处的公案基本相同,只不过此处的主人公叫匝哦之女,而在《杂宝藏经》中则叫慈童女。

[2] 这是印度的一种民间习俗,为了使孩子能活下去,便给他们取不好听或者女人的名字。

[3] 他能够立即解脱,是因为自他相换菩提心的力量所致。

[4] 具体经过是这样的:目犍连和舍利子经常前往恶道饶益有情。一次,他们看到外道本师饮光能圆死后转生在地狱感受痛苦,饮光能圆对他们说:“您二位返回人间时,请把这番话转达给我的弟子:‘你们的本师饮光能圆转生在地狱中。你们的宗派没有沙门的善行,唯有佛教才有沙门的善行,你们应当舍弃自己的宗派,随学释迦佛的弟子。尤其是你们将本师的骨灰做成灵塔之后,每当供养时,炽热的铁雨就会降落到他的身上,所以万万不要供养他的遗塔。’”返回人间后,舍利子先向外道徒转告饮光能圆的话,但是因为没有业缘,外道徒没有听见。之后,目犍连又去向外道徒转告,外道徒听后怒不可遏,便狠狠地殴打目犍连。

[5] 各个经典对这个问题说法不一,有些经中说比丘以珍宝等物品供养父母有过失。但总的来说,从父母是严厉对境这个角度来讲,出家人适当地供养年迈贫穷的父母应该是没有过失的。

[6] 邬金丹增诺若大师:近代宁玛巴大德,华智仁波切的四大弟子中讲论最绝的弟子,一生讲经说法无数,培养了堪布根霍、云丹嘉措、洋彭塔瓦、根嘎华丹等众多大成就者,著有《量理宝藏论释》、《赞戒论》等论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