菩提心观修文本

 y20140124-14

根据索达吉堪布《修心七要》和益西堪布传讲的《菩提道次第广论讲记》编写。

先修皈依、发心、修七支供、上师瑜伽。

一.按阿底峡尊者七种教言修持:

1.知母

因为生死不见开始,所以可推知自己的生命也没有最初的边际。由于辗转生死无数次,故在生死之中必定没有不曾取受过的身体、不曾转生过的地方,没有未曾作过母亲等亲人的有情。 如《本地分》引经说云:“我观大地,难得汝等,长夜于此未曾经受无量生死。” 我观有情,难得一人不曾在长夜流转中,作过你的父母、兄弟、姐妹、轨范师、亲教师,或其余的上师或等同上师。”

如何证明转生无始呢? 观察心识是由前一刹那的同类心识转为后一刹那,如此不断相续而来。比如,现在的心识来自中有心识,而中有心识又来自前世的死有心识,若再往前无穷无尽地追溯下去,则始终找不到初际。 若有初际,试问:这个最初的身体是否有因?若有前因,就不叫初始;若无前因,则应成无因生。假如不需任何因缘,便能凭空出生有眼耳、有受想行识的身体,则应何时何地都可以出生,所以,轮回无始。

由于转世无始,合计每一世的母亲便有无量无边。从今生的母亲往前算,算到一百亿世,母亲的数量就已超过地球总人口的一半多;若再往前算下去,则所有的母亲尽虚空界也无法容纳。由此可见,哪一位有情未曾作过自己的母亲呢?不仅做过,而且做过无数次。这也是遍知有情过去、现在、未来一切生世的佛陀以谛实语证明的事实。佛在《心地观经》中也说:无始以来,一切众生轮转五道,经历百千劫,在多生之中,互为父母。以互为父母之故,一切男子即慈父,一切女人即悲母,往昔生生世世中有大恩德故,与现在父母的恩德平等无别。

现在让我们对家人、同事、道友等一一观修:我的父亲……我的奶奶,我的爷爷……姐姐……哥哥……邻居……同事……好友,他们都做过我的母亲。我家小区所有的邻居……这座城市,城市每一座楼、每一个窗户、每一辆汽车、街道上的每一个行人、小区里的野猫和狗……小鸟、蟑螂、蚂蚁……都在过去世做过我的母亲。乃至整个国家、地球、北俱卢洲、西牛贺洲、东身胜洲,这个世间以及他方世间所有旁生、乃至蜷飞蠕动的昆虫、遍布任何一处的无量神识、饿鬼、地狱无量无边的有情、欲界六天的天人、色界十八天和无色界四天的天人、以及三千大千世界、乃至无量世界中的无量有情,无不做过我的母亲。

如果我是一名售货员,就要试着把每位顾客都看成是母亲。母亲来购物,自己态度岂能冷淡、爱理不理?再比如,我是一名护士,反问自己:在我眼里,每天来住院的病人,我认为是母亲吗?看见病人卧床呻吟,我是见母亲受苦而于心不忍吗?我是恭敬承事护理母亲吗? 或者我是一位老总,在我眼里,成百上千的工人是母亲还是下贱的佣人呢?如果都是母亲,为什么没有体贴、关怀之心呢?

再看家里的老鼠、门外的大黄狗,眼前最讨厌、最瞧不起的人,我认为是母亲吗?假如对周遭的人都不认为是母亲,又说一切有情是我母,这不是相违吗?如果认为这是坏人,不要管他,如此不可能成就菩提心。眼前的有情都被你放弃,还说要担起救度一切有情的重担,岂不是自相矛盾? 假如见到每一位众生,都能从心底深处认为“他是大恩母亲”,则自然容易发起“我要为他而成佛”的心。如此一来,不论任何有情,下至一头猪、一只狗,都会执为是自己“最珍爱的母亲”,如此不仅不会舍弃他,而且会以他为所缘境来成就佛道。

2.念恩

首先明观现世的母亲慈悲的面容。

母亲对我的恩德非常大,我今天能获得此人身,作为修法的所依,能长大成人,读书写字,了知世间的道理;能有维持生命的财产;能遇到佛法,能依止善知识,忏悔业障,积累菩提道上的资粮,能在今世或者未来获得暂时和究竟的解脱,全部都是母亲所赐予。

当我的神识怀着悲怆、痛苦和无奈,离开我前世的身体、亲人后,被业风吹荡,经受种种中阴的恐惧、惊慌和傍徨,我终于见到了我今生的母亲。自我住胎时起,十个月中,母亲一直小心翼翼地保护我。她严格约束自己的行为,让我们不受损害,饮食、起居、身体的活动等都异常小心。为了这个未来的小生命,母亲充满了种种幻想:它是男孩?女孩?它长大后会是怎样?这个孩子,因她而来到这个世界,她把它带到了这个令她悲欣交集的世间,他会幸福吗?

我的母亲,她还年轻,她无微不至地抚育我,身体越来越沉重,变形,《心地观经》说:生产之时,母亲遭受巨大的产难,犹如百千利刃屠割身体,心识迷惑,不辨东西南北,此时母亲全身疼痛难忍,经历了近乎死亡的痛苦。我出生的那天,成为我母亲的母难日。

我们刚诞生时,像黄毛小猴一样难看,但在母亲眼里,却是天底下最可爱的孩子,把我们抱在温暖的怀里,捧在手心,百看不厌。当我们还是婴儿时,母亲以乳汁养育我们,一调羹、一调羹地喂我们吃饭,亲手为我们擦鼻涕、屎尿,以种种方便毫不厌烦地精心养育我们。我们幼时常常在母亲怀里安然休息,在母亲的左右膝盖上爬来爬去。母亲的双乳就像甘泉一样,及时地养育我们,从没有枯竭之时。母亲长养之恩,充满天空;母亲怜愍之德,广大无比。

当我们饥渴时,母亲会赶紧准备饮食,即便在餐桌上,她还是全心全意地爱护我们,总把好菜夹到我们碗里,自己不肯吃。看到我们饭量减少,她就忧心不已。

到了冬天,就为我们做保暖的棉衣。我们缺钱时,就给我们钱。我们成长所需的衣服、饮食等资具,都不是轻易得来的。我们用过的每一支铅笔,每一本练习本,从小到大,要穿多少衣服、吃多少饭菜、交多少学费、买多少书本,这些,都是母亲受尽千辛万苦得到后,给予我们的。一点一滴都来之不易,都是母亲心血凝聚而成。

我生病的时候,母亲抱着我,把我背到她的肩上,白天或夜晚,走过一条又一条街,来到医院,她恨不得把我的病痛移到自己身上。如果我有个三长两短,她恨不得自己替我死。母亲用尽自己的知识、能力,只要能为我们带来利益和安乐,无不为我们成办;凡是有损害、痛苦,无不为我们遣除。母亲含辛茹苦地抚育我成人,如今才有了值遇佛法、修持胜道的机会。所以,母亲对我的恩德简直无以言表。

我们如果能看到前世,便知今世的母亲还在前世无数次作过母亲。甚至在我们做小鸡时,她也曾是用双翼保护过我们的母亲;在我们做小鸟时,为了抚养我们,不管路有多远、有多危险,哪怕劳累至死都会为我们觅食;在我们做小猴子,被人从她怀里夺走之时,她沿着河岸,追赶我所在的那只船,如同发疯了一般,追出一百多里,奋力跳上船,肠寸寸断裂而死。还有一次,我转生猴身之时,她在给我喂奶时,被猎人的箭射中,她强忍痛,把握我放到一边,拿起一片叶子,为我挤出最后一滴奶,放在我身边……

不仅仅是今世,从轮回无始以来,母亲一直以慈爱之眼观照着我,以慈悲之心关怀着我,使我能从各种危害中得到解救,并赐予我数不胜数的利乐,恩深似海。

3.报恩

那么,如何才能报答母恩呢?生死中的富足安乐,母亲自己也能得到,但是这一切无不是欺诳。 诸母之苦,根本在于生生死死,不能解脱。无始劫来,由烦恼造业,由业感苦,由苦又起烦恼,一直转生在生死轮回中。所以,真正的报恩是帮助母亲解脱生死,一切母亲不想要的痛苦,都从根断除,一切母亲希求的安乐,都无余圆满,最终把母亲安置在佛果中,这才是最好的报恩。

《根本说一切有部毗奈耶》说:“若父母无信心者,令住正信;若无戒者,令持禁戒;若性悭者,令行惠施;无智慧者,令起智慧。子能如是于父母处,劝喻策励,令安住者,方曰报恩!”《佛说父母恩重难报经》说:父母对孩子有大饶益,以乳汁长养,随时保护、培育,如此才长成四大的身体。即使千年中右肩担父,左肩担母,父母的大小便拉在背上,而对父母心无怨尤,也不足以报答父母的深恩。

经中所说不报恩的罪过:

《心地观经》说:世间高莫过崇山,悲母之恩,高过须弥。世间重莫过大地,悲母之恩,重于大地。若有男女背恩不孝,让父母生起怨念,母亲一发恶言,孩子随即将堕落地狱、饿鬼、畜生道中。

现在,让我们思维我们的父亲、爷爷奶奶、妻子或丈夫、我们的儿子或女儿、兄姐、阿姨、好友曾为自己母亲时,对自己述说不尽的恩德……我们的邻居,同事,街上擦肩而过的陌路人,汽车司机,站在我身边的素不相识的乘客,其他城市、乡村素昧平生的每一个人,乃至整个地球上各种肤色、种族的人,在饥饿、痛苦、恐惧中生活的旁生,正被宰割的在四大分离中挣扎的动物,它们曾为我母亲时,为我付出一生的情感、安乐、财产和生命;以及曾偷盗我得财产的小偷,仇视我的同事、亲人,鄙视我的友人、用粗鄙下流的语言恶毒侮辱我的熟人或陌生人,令我生病的鬼神……它们曾为我母亲时,为我付出一生的情感,安乐,财产和生命;

在无尽的过去生中,曾以慈爱养育过自己的母亲多得可以充满虚空。每一生喝过的母奶足以汇成无尽的海洋;每一生让母亲伤心流下的泪水聚成四大洋;每一生母亲赐予的身体无量无边;每一生母亲给过的衣食堆满大地;每一生母亲为我们做过的事,记录成书,高过须弥山;每一生为养育我们所造下的罪业,足以让母亲在恶趣中感受无量的苦恼。只要我们还在轮回中,来世的每一位母亲仍将以同样的方式养育我们。

现在,对我们恩重如山的母亲正处在极悲惨的境地,她们因无明障蔽而被烦恼魔扰乱,内心不能自主,又没有善知识的引导,疯狂地在轮回崎岖的山路上一路蹎蹶,冲向恶趣险崖。 眼看母亲一步步跑向深渊,作为孩子能忍心坐视不管吗?母亲此时最希望孩子来救她,子不救母,谁来救母呢?想到这里,内心应发愿:一定要救拔母亲出离生死,以回报母亲的大恩。也就是发愿尽未来际为诸母开示增上生、决定胜的善道,最后将她们安置于佛果。如此再三发起报恩的善心。

四.慈心

慈心的所缘,是缺乏安乐的老母有情。慈心就是思惟:怎么能让他得到安乐?多么希望他获得安乐;应当由我来为他成办安乐。修慈的次第:首先对亲人修,其次对中庸者修,然后对怨敌修,最后遍缘一切有情,依次第修习。

让我们祈愿:无边世界中的任何众生,不论何种形态、相貌、根性、寿量,不论崇高或是卑贱,平等祈愿他们远离痛苦获得安乐。一切众生诸根残缺的痛苦都无余消尽,让他们身相圆满。若有众生遭受病苦折磨,身体虚弱无依无靠之时,愿我令这一切病苦消除,让他们诸根重新充满活力。若众生触犯王法,即将遭受刑法诛戮,面临死亡,惶恐惊怖,在如此极度痛苦之时,无有依怙,愿我从极苦中救度他们。若众生受皮鞭、木棒鞭打,披枷戴锁,被各种刑具摧残身体,充满无量忧恼之时,身心倍受折磨,片刻不得安宁。愿我能让他们脱免系缚,不受皮鞭、木杖鞭挞之苦,即将临刑的人也能保全性命,愿令一切痛苦永远消尽。若有众生被饥饿、干渴逼迫,内心希求饮食,愿我能给予他们美味佳肴、甘甜净水,让他们获得饱足。

祈愿:诸母生生世世不堕于八无暇的障难之中受下贱身。愿她们生生世世值遇佛、亲近佛、承事佛、供养佛、常随佛学。祈愿诸母每一世都受生为有暇尊贵之身,以此人身恒时亲近、承事十方诸佛。诸母有情,愿诸母常常转生富贵之家,财富丰裕圆满。这一类受用的安乐,愿我都能慈心普施。愿他获得最好的相貌和名声,愿她们寿命无疆。

逐渐串习慈心,就能对治幸灾乐祸、冷漠坚硬的心态。

 

因为世间安乐只是暂时的乐受,终究未脱离痛苦,未脱离生死。如果只发心给予众生世间安乐,则远远不彻底。让我们进一步祈愿众生获得出世间的无漏安乐,祈愿女子舍弃不如意之身,得到丈夫身,勇悍、雄健、聪明、有智慧。祈愿诸母世世常行菩萨道,勤修六波罗蜜多,愿有情都能获得大乘的法乐,能恒时亲近承事诸佛,聆听诸佛说法,获得不可思议的法乐。若有情过去和现在于轮回中造了恶业,将感招不悦意的恶趣果报,愿这些业障永远消尽,不再成熟果报。愿我以智慧剑为诸母挥断生死羂网,让诸母从生死网中获得解脱,速证无上菩提,永享不迁变的无漏大安乐。

5.大悲

悲心所缘的众生,即具有苦苦、坏苦、行苦的苦恼有情,包括下至地狱、上达有顶的有情。

a.有情平等流转之苦

众生千差万别,但都在生死流转中。三界众生的命运哪个不悲惨呢?最初婴儿“哇哇”哭着降生人间,死亡时,被送进焚化炉,即便是位高权重的总统、富可敌国的富豪、光彩照人的明星,最后也化为一把灰,在生死流转中每个人都是平等的。从这一点看,谁不悲惨?谁不需要救拔呢?我们乘坐在同一辆赴往刑场的车上,同是生死人!让我们对三界凡夫平等发起大悲心。

b.思维欲是根本之苦

希求渴望之心,是欲。有名声欲、利养欲、恭敬欲、承事欲、衣食住行欲、权力欲、财富欲、摄受眷属欲、显示自我欲、饮食欲、睡眠欲、升天欲,一一展开,欲海无边,眷属三界众生都想求得自己所爱之事,对于如泡沫一般注定变坏的有漏法,却幻想永远占有、如愿以偿,这样希求的结果无非是希望破灭,引生痛苦。所以,欲是痛苦之源。

从十二缘起观察,以贪欲就会追求,行动,会积累能感生后世的业,由此生死相续不断。有情不了知轮回是苦性,怎么放得下对轮回快乐的追求?如是贪欲不止,不知要引出多少生死!所以,以欲为本,生死将连绵不断。

c.思维二种愚痴所产生的异熟生苦

当我们的身体受到强烈的痛苦的触恼,就会立即将蕴聚执成我,将五蕴的部分执成我所,这时以我执的力量,心识迅速陷入愚痴迷闷之中,生起极大怨恨、哀叹。其中,猛烈的身体痛苦是身箭受,以愚痴迷闷产生极大怨尤是心箭受。 照理说,身体受苦,安心领受便是,不必再增添无义的妄想,但凡夫苦受触身时,立即与无明结合陷入迷乱。此“我执”来势飞速,马上就想“我好可怜!”、“为什么惩罚我?”、“不如早死为好”。凡夫在感受生老病死诸苦时,由于愚痴不但身上中一支箭,而且心上也中一支箭,枉受苦恼、怨恨、悲伤之苦,真是可悲。

d.思维三苦

此三苦可以摄受一切苦。我们不能认为苦只是苦受,不然就无法成立“有漏皆苦”、“轮回周遍是苦”,也没有理由对色界无色界的天人产生悲悯心。第一苦苦,是与苦受相应的状态。

换言之,当下苦受生起时,心识显现的身心世界全是苦苦。一切唯识自现,心识正在逼恼中,哪有安乐可得呢?所以,正有苦苦时,即使有丰富的五欲六尘,也感受不到快乐。第二行苦,指一切有漏法都是苦的本性。即从因缘上观察,有漏蕴每一刹那的显现都受业惑的支配,一直被动地迁流,叫行苦。从未来方面观察,当下一刹并不是安乐的本性,这一刹那带着无量业惑的种子,苦苦和坏苦的种子,遇到因缘就会产生苦苦和坏苦,五蕴的每一刹那都是苦的因位,如同等待引爆的炸弹。第三坏苦,包括一切有漏乐受,与乐受相应的状态。一切有漏的快乐都是坏灭的本性,有漏快乐一定是和痛苦相连,一旦快乐消失,就会引起不堪接受的忧苦。只要在轮回中,就可以断定:不论享受何种快乐,最终都难逃坏灭的结局。由此观察轮回中的快乐都是坏苦性。人间庆祝孩子诞生,买车,买洋房,男女结婚,事业兴隆,竞选成功,这只是凡夫执苦为乐。最初显现圆满之时,人们都认为坚固、永久,其实,都是坏灭的本性,如梦幻泡影,转眼即逝,终会化为乌有。

e. 思惟七苦

复有七苦,一生苦,二老苦,三病苦,四死苦,五怨憎会苦,六爱别离苦,七虽复希求而不得苦。有情的受生其实是众苦的开端,拉开了无尽苦惑的序幕。不必异想天开,认为由业惑支配的五取蕴会突发慈悲,显现清净、安乐、永恒、自在。摸一摸自己的脑袋,想想这是清净的法吗?冷静地观察一下也会很悲哀,头皮里包裹的只有污秽的头脑、脑髓,这是由精血一步步发展而来的,哪来清净呢?只不过我们迷乱地执为清净而已。

“生”何止带给我们苦恼不净的肉身,更携带了不计其数的烦恼种子,随时遇缘就会现行。我们行持善法时,这些烦恼便开始扰乱。烦恼种子不断出生、增长,让心无法安住在善法上。就像金子中含有杂质无法打造成如意的金器一样,因为烦恼的影响,使内心不能统一、安定,不堪能行善。看着众生无力行善的状况,也让人心生悲悯。

五蕴身中潜伏了无数烦恼种子,遇到引生烦恼的对境,注定要爆发。生贪境来了,便引发贪心,生嗔境来了,便引生嗔心,一生都是在烦烦恼恼中度过,难得有几天平静。这些烦恼都是以“生”为所依带来的,就像潮湿的地上会滋生大量飞虫一样,受了五取蕴,就必定会滋生无数烦恼。

受生是苦恼的源泉。有了生、衰老、疾病、死亡,各种大小诸苦都会随之而来。为了维持生命,人们要读书、工作、攒钱谋生,不可能一天不穿衣、不吃饭、不睡觉,下至维持起码的生存,都要耗费大量的精力,付出千辛万苦。一生之中,追求名声、地位、财富是为了身体,穿着、打扮是为了让它好看,追求享受是想给予它快乐,做各种运动是想使它健康。为了生,要吃多少饭、饮多少水、睡多少床、穿多少衣服、用多少香皂、服多少药……,诸般辛苦都是以“生”而带来的。再想想,因为受生,有多少住胎之苦、出胎之苦、成长之苦、追求现世之苦、求不得苦、疾病之苦……,因为“生”,一系列的痛苦都随之而来。

一次受生就要遭受这么多苦,如果不解脱,还要无数次投胎,合计起来有不计其数的痛苦。而且,每一次受生的结果只是迎来死亡。 懂得这一点后,就知道:只悲悯感受苦苦的有情并不合理,理应悲悯上至有顶、下至无间的一切有情。

f.思维四苦

一、别离苦 。贪爱时,内心缘对境的功德相执著,只想永远拥有,但有漏法的自性无常,最终都要分离;分离时,因执著而不愿离别,从而引起强烈的忧苦,若失去的是亲人,更是撕心裂肺,痛苦不堪。

离别之后,念念缘所爱的功德相,生起强烈的思念之苦,内心不由自主地浮现对境的音容笑貌,想到他(她)的功德,备感悲伤。想想自己,会感到孤独无依。看到别人和亲人、爱人相聚,触景生情,怀念不已;想想未来,又备感凄凉。像这样,不论感情、名利、地位,只要有所爱,在所爱别离时,就会引生忧苦。

三界众生一直缘着各种可爱境,希望永久拥有,但有漏法毕竟是离别的法性,终归以爱别离结束。遗憾的是,众生都不能觉悟,一个所爱分离了,又执著另一个所爱,始终摆脱不了爱别离苦。这也让人心生悲愍。

二、断坏苦。“爱别离苦”到最彻底时,即是断坏苦,这是彻底失去一期生命的痛苦。当一期五蕴要坏灭时,由强大的俱生我执,人会极度恐惧不安,害怕从世界上消失,以我所执又害怕永别儿女、身体、财富、地位,由此产生猛利的忧苦。

三、相续苦。一期生命断坏的痛苦,是“断坏苦”。一期生命结束了,又要继续生死,由此相续所产生的痛苦,是“相续苦”。如果这一世一死永灭,最多也只是受一世之苦,但生死根本不随人意,只要未证解脱道就无法了结。

众生身在苦中不知苦,连“解脱”的名词都没有听过。他们浑然不知自己正深陷苦海,往后生死大苦将接踵而来。这有多么可悲啊!不仅不会为自己寻求出离,反而不断造集生死业因!观见无量有情将长夜漂泊生死,应发起拔除有情出离生死的大悲心。

四、毕竟苦,是彻头彻尾的苦。

可怜的凡夫不论做什么、说什么、想什么,都只是入生死法,时时只显现如黄连般纯粹是苦的五取蕴,毕竟是苦性。他们不修学圣道,无法消除业果愚和真实义愚,因此决定没有入涅槃之法,只是按十二缘起的方式不断由因蕴出生果蕴,无法摆脱行苦,所以是毕竟苦。

6.“胜解信”

即轮回苦海中的无量众生,发愿要由我来度化。虽然现在的我也处于轮回之中,没有把握救度他们,但不管怎样,我已发下了这个坚定誓愿,从今以后,就一定会朝这个方向努力。堪布阿琼在《菩提心修法引导》中说,要想达到这个目的,需要具备四个条件:希求心、发愿(度化众生)、发誓(自己如何行持)、祈祷上师三宝的加持。

a.希求心

一切众生都曾屡次作过自己的父母,为父母时无一不是慈爱饶益我,如今,他们正深受轮回无尽的痛苦,我如果不报答他们的大恩大德,不把他们从深重的轮回痛苦中解救,不赐予他们暂时和究竟的利益和安乐,而是只追求一己的解脱,我还是人吗?。《广戒经》云:“诸地诸山海,非为我负担,不报众恩德,乃我大负担。”

c.发愿

愿我从今天起,生生世世活着的唯一目的就是为了尽心尽力的利益众生,在众生的相续中种下菩提的种子,愿他们暂时获得人天善趣,究竟获得佛果。为了我生生世世的老母有情都能够离苦得乐,我愿意粉身碎骨。

3.发誓

愿我心心念念都是为了有情的安乐,做任何一件事,惟一是为了众生的利益,行住坐卧都唯一是饶益有情。行持任何善行都以三殊胜来摄持。

4.祈祷

祈祷上师三宝加持我愿我的相续中能够生起真实无伪的菩提心。如果身患疾病能让我生起真实无伪的菩提心,就让我生病;如果死亡能令我生起真实无伪的菩提心,就让我死亡。

七.生起

虽由修持发起了慈、悲、增上意乐,立誓救度众生,但衡量身口意的所作,下至不能给予一位众生圆满的利益。不但一般凡夫,即便人天极具能力的转轮王、帝释、梵王也远远做不到;不但人天尊主,即便声缘阿罗汉、凡圣菩萨虽有许多功德,但也无法圆满成办一切有情的所有利乐。因为:一、因上,福慧二资粮未能圆满;二、体性上,一切身口意的功德并未成就一切种智的自性;三、作用上,不具足灭尽粗细勤作、任运成办利益一切有情的事业。所以,利他方面,唯有佛才具足圆满成办无量众生暂时、究竟利益的最大能力。按《瑜伽师地论》所说,到了佛位,自己从轮涅粗细苦恼的怖畏中无余解脱,具有能将有情从一切怖畏中救度出来的善巧方便——身、口、意、业之功德任运自成,又具有大悲心,能对有恩无恩的众生无偏平等地利乐。总之,佛陀具有无量智悲力功德,真正堪能圆满利他,因此为了利他,必须上求佛果。

但仅有这方面的希求心仍不足够,还应认识“自利也必须成佛才能圆满”。由于见到他利与自利都必须成佛,而引起决志成佛的欲心。

(第一种修法毕)

二.菩提心的第二种修法——根据寂天菩萨的自他相换修法改编

自他二者的苦乐相换,依靠我们的风息——呼气、吸气进行修持。

呼气时,观想自己的快乐、布施、持戒、忍辱等六度万行的善根、健康、世间和出世间福报,一点点闻思修的智慧等变成白气,伴随着呼出的气流,融入众生的体内,令我生生世世的老母有情能健康、长寿、具足财富、相好庄严、种姓高贵、眷属圆满、智慧超群;愿他们具足知惭有愧、戒律清静和闻思修的智慧,获得暂时和究竟的安乐……

吸气时,观想众生相续中所有痛苦:生老病死、爱别离、怨憎会、求不得、五蕴炽盛、众生相续中所有的烦恼:贪欲、嗔怒、愚痴、嫉妒、傲慢、魔障、传染病、艾滋病以及众生所造的杀盗淫妄等罪业,变成黑气融入自己的身体,由我来代受这世间的一切不平安与痛苦。

愿我能代受过去世老母有情的痛苦,以报答她生生世世无以回报的恩德,只要能让她快乐,我情愿她身上的所有的疾病,痛苦伴随我一生。

愿我能代受她的恶业,只要她能获得暂时和究竟的安乐,我愿意长劫中承受受人奴役、殴打、杀害等种种三恶趣的痛苦。那是多么的欣慰,多么好,受苦的是我,而不是我的母亲。实际上,一切痛苦的来源就是我执。然而,人们却不知道:“我”才是痛苦的罪魁祸首,是自己真正的仇人;而其他众生,正是帮助我们断除“我”的大恩人。一切的报应皆应归罪于我执。在与别人争吵时,我们经常会说“你错了,我没错”,其实,说这种话的人,错的正是他自己。

为什么呢?因为五蕴的假合本来不是我,而我却硬要把它执著为“我”。有了这个“我”,别人欺负我、诽谤我的时候,必定会感受种种痛苦。有些人反驳:“他打了我,当然是他的错。如果他不打我,我怎么会痛呢?”话虽如此,但正是因为你有一个“我”,才有可能感受痛,假如没有这个“我”,那即使一千个敌人拿着各种武器来砍杀这个肉身,对你来说也不会有丝毫影响。因此,所有的痛苦,都是“我执”惹的祸!无论在自己身上出现的何等痛苦,都是因为自己将自己执为我而导致的,所以不能怪罪于他众。

正如《入行论》所云:世间一切的灾害、恐怖、畏惧,都是从我执而产生的,这个使我长陷轮回、无法解脱的大魔,留着它还有什么用呢?所以,世间最可怕的魔就是我执。为了追求自利,虽然经历了无量劫的努力,但也都是徒劳无益,因为只要有了我执,就必定会增加痛苦。依此道理,噶当派制定了一个教言:做任何事情,如果有错,必定是“我”的错,一切过失由“我”领受,怎样也怪不到别人头上。即使“我”被无端冤枉了,也不要给“我”一个解释的机会,因为真正的修法根本用不上这些世间的胜负错对。一切痛苦的源泉就是我执,我们应当将我执视为眼中钉、肉中刺。

愿我们以猛厉的希求心诚挚地念诵:“但愿众生的一切罪业与痛苦成熟于自己的相续,自己的一切安乐与善根成熟于众生的相续!”

(第二种修法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