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传净土法第42节课

第四十二课

下面我们继续学习藏传净土法,现在正在讲往生极乐世界四因中的积资净障,前面已经讲了供养支,今天开始讲忏悔支。

道友们应当知道,学修佛法的次第非常重要,初学佛者首先要通过闻思认识罪业的体性,进而修习忏悔罪业之法,在清净罪业的基础上再渐次进修,这样才有修行成功的希望。本师释迦牟尼佛和诸传承上师们一再强调,欲修佛法者首先必须打下稳固的基础,如果背离了学修佛法的次第,即使修再高深的法也不可能成就。可是现在许多人的次第都颠倒了——一上来就直奔最高的法,直接观修远离一切戏论的大中观,或者直接修持无上密法的光明心性,这样的好高骛远之举必定会失败。

圣天论师在《中观四百论》中说:“先遮遣非福,中应遣除我,后遮一切见,知此为智者。”“非福”指应当忏悔的恶业,主要是身语意的十种不善业。按圣天论师的观点,在修持解脱道时,首先应遮遣非福德的罪业,通过忏悔令自相续得以清净,然后遣除对人我的执著,最后遣除一切边执戏论而达到最究竟的境界,了知这样的修道次第者方为智者。

当然,我们并不否认有个别人是利根,他们不依照上面的次第,能以顿超的方式迅速获得成就。就像有些禀赋优异的学生可以跳级,不需要像一般的学生那样,从一年级慢慢往上升。但这样的利根者毕竟为数不多。道友们应当观察自己的相续,看自己到底是什么根机,如果是普通的中下根机,就不能按照顿超的方式,而应当按次第来修持,这才是适合自己的道路。

戊三(对治愚痴之忏悔支)分四:一、以现行对治力忏罪;二、以厌患对治力忏罪;三、以返回对治力忏罪;四、以所依对治力忏罪。

从根本上讲,罪业来源于愚痴,不知道忏悔罪业也是一种愚痴,因此愚痴的对治法——忏悔罪业极为重要。

愚者和智者对待罪业的态度不同。《弥勒狮吼请问经》中云:“愚者造恶业,不知忏悔罪,智者忏悔罪,不与业同住。”虽然愚者与智者都会造罪业,但愚者造罪后不知道忏悔,而智者造罪后知道忏悔,他们不会与罪业同住。《地藏十轮经》中也讲到两种智者:一种是从来不造罪业;第二种虽然造了罪业,但能够发露忏悔。现在有些愚者成天杀生、偷盗,造了不可思议的罪业,可是他们从来不反省,还认为自己非常清净。与这些愚者相反,很多高僧大德本来非常清净,前世今生并没有造多少恶业,可是他们一直精进地忏悔罪业。大家可以看出,愚者和智者的差别有多大。我们要随学智者的行为,要在上师三宝面前精进忏悔罪业,对修持净土法门者来说,要观想自他一切众生在阿弥陀佛及其眷属前作忏悔。

当然,如果想真正清净罪业,不能仅仅在口头上念几句忏悔文,要从内心深处猛厉忏悔。有人问我:“从小到大,我为了生活造下很多罪业,不知道这些罪业能不能忏悔清净?”其实,即使是再严重的罪业,只要不是表面上泛泛悠悠,而是从心坎深处勇猛忏悔,都能得以清净。《业分辨经》中有一个教证:“造极难忍业,谴责己可轻,猛忏与戒犯,可除罪根本。”所以,即使造了弥天大罪,只要能认识到自己的过失,通过严厉谴责自己,就能使罪业减轻,如果能以勇猛的心来发露忏悔,则罪业从根本上可以清净。前一段时间,学院开金刚萨埵法会,许多道友都在精进地念修金刚萨埵,从许多人的表情和态度上看,他们的内心应该是很勇猛的,我觉得这样应该能够清净相续中的许多罪业。

在忏悔罪业时,除了要有勇猛的心,还要发誓今后再也不造罪业,《佛为首迦长者说业报差别经》中云:“若人造重罪,作已深自责,忏悔更不造,能拔根本业。”因此,如果有人造了严重的罪业,后来能认识到自己的过失,在诸佛菩萨面前深自忏悔,并发誓今后再也不造这样的罪业,就能将罪业从根本上拔除。

总的来说,不管什么罪业,只要忏悔则没有不能清净的。古大德曾经这样说过:“本来罪业无功德,然忏可净为其德。”所以罪业再重,通过忏悔也能得以清净。在我们这些人当中,可以说没有未曾造过罪业的人,许多人在有意无意之中造了许多自性罪和佛制罪,所以大家都需要忏悔罪业。在今后的几堂课中,我们会详细宣讲各种自性罪和佛制罪,在学习的过程中,道友们应当以这些道理对照自己,认清自己的过失后,再通过念诵咒语、顶礼等方法努力忏悔。

在忏悔法方面,藏地的许多高僧大德都一致强调四力忏悔,即通过现行对治力、厌患对治力、返回对治力、所依对治力来忏悔。四力忏悔法是一种非常殊胜的忏悔法,如果具足这四种对治力,则作已积集的一切罪障会无余得以清净,如《宣说四法经》中云:“若具足四法,作已积集障,无余得清净。”可见四力是忏悔的关键,能从根本上净除罪障,所以大家一定要通达这四法,在忏悔时必须具足四种对治力。

现在汉地有些人认为,四种对治力的忏悔法是藏传佛教的发明。其实这种想法是不对的,因为这四法是佛陀在《宣说四法经》等佛经中宣说的,实际上,不仅藏传佛教有这样的忏悔法,汉传佛教也有这样的忏悔法。如白云禅师曾宣说过三种忏悔法和七种发心忏悔法。三种忏悔法是作法、取相、无生,作法是观想诸佛菩萨,并在他们面前诚心发露忏悔罪业,这和所依对治力是相同的;取相是认识到自己所犯的罪业,并对罪业产生后悔心,这和厌患对治力是相同的;无生是发誓今后再也不造罪业,这和返回对治力是相同的。七种发心是惭愧心、恐怖心、厌离心、菩提心、报恩心、平等心、罪性心,要以这些心来进行忏悔。在三法和七心中,间接包含了现行对治力[1] 。因此,四种对治力是本师释迦牟尼佛亲口宣说的窍诀,它并不是藏传佛教独有的忏悔法,只不过在汉地没有着重弘扬罢了。今后无论哪个宗派的人,都要学习这样的忏悔法门,并且应经常以此来忏悔罪业。

下面依次宣说四种对治力,首先讲现行对治力。

己一(以现行对治力忏罪)分四:一、忏悔自性罪;二、忏悔佛制罪;三、忏悔未认识之自性罪;四、忏悔未知就犯之佛制罪。

庚一分二:一、忏悔一般身语意之恶业;二、忏悔身语意严重之恶业。

辛一分三:一、忏悔三种身恶业;二、忏悔四种语恶业;三、忏悔三种意恶业。

通过这次学习,希望道友们能全面了解十种不善业,这对大家今后的修行非常重要。有些人可能认为:我早就知道十不善业了,用不着再听了。当然,如果是大概的了解,许多人都知道,也能说出十种不善业是什么;但如果要详细抉择十不善业的体相、分类等道理,不要说一般的初学者,甚至多年闻思修行的人也是不容易的。

仅仅肤浅的了解是远远不够的,由于没有对十不善业产生深刻的认识,许多人在生活中经常造这十种不善业,所以我们很有必要反复学习这些道理。最近我在重新看十不善业方面的教言时,对因果有了新的认识,自己感觉有很大收获。因此佛友们应该以欢喜心来听受这些法要,要想到:佛教的根本就是业因果,现在有缘听闻这方面的教言,自己确实很有福报。虽然作为一个讲者,我本人是非常差劲的,但老师虽然不好,只要他讲的是真理,学生就应该接受,这才能得到利益,所以大家应当认真听受。

壬一、忏悔三种身恶业:

父母为主吾等众,从无始时至今生,

杀生偷盗非梵行,发露忏悔身三罪。

以现世父母为主的我等三界一切众生,不只是今生今世,而是从无始以来一直漂泊于轮回中,在流转的过程中造了形形色色的罪业。在怙主阿弥陀佛面前发露忏悔杀生、偷盗、非梵行这三种身体的罪业。

下面依次介绍身体所造的三种罪业。

什么是杀生呢?以兵器、毒药、恶咒等手段故意断绝有情的命根,之后也没有丝毫后悔之心。

《毗奈耶经》和一些论典中说,所谓的杀生,必须具足基、意乐、加行和究竟四种圆满,只有这四个条件都圆满,才会造下圆满的杀业。“基”是其他具有生命的众生。“意乐”分为两点:一是无误认定所杀的众生,如果本来想杀人,而错杀了牦牛,这样不犯圆满的杀罪;二是故意发起不间断的杀心(如果在对方命根断绝之前生起后悔心,则不会犯下圆满的杀罪)。“加行”是自己做或教他人做,使用器杖、毒药或者恶咒等任何方法杀害有情。“究竟”是断绝对方的命根。

在造下杀生罪业后,如果有后悔之心,罪业也有清净的机会。佛经中说:一个人在乘船渡越大海时,如果船筏毁坏了,本来这个人是会丧命的,但如果他能抱住船筏的木板,也可以顺利抵达彼岸;同样的道理,如果有人犯了戒律,按理来讲必定会堕入恶趣,但是如果他能忏悔,也有清净罪业而获得解脱的机会。所以,以前曾经造过杀业的人要好好忏悔。

按照严重的程度,杀生罪业分为极重、中等、下等三种。

杀害父母、上师、阿罗汉等为极重杀罪,这在杀生当中是最严重的,这属于五无间罪[2] ,它的果报非常可怕。在末法时代,这些极为严重的杀业时有耳闻,尤其是杀害父母的现象非常多,新闻中也经常报导这些事件。2005年8月,天津市有一个十九岁的年轻人,因为母亲没有给他零花钱,他一气之下用刀子刺入母亲的心脏,就这样残忍地杀了自己的亲生母亲。

杀害入道者、破戒者以及其他的人为中等杀罪。入道者是指除了阿罗汉以外的圣者,杀这些圣者虽然没有杀上师和阿罗汉的罪业严重,但它的过失也是相当大的。破戒者毕竟是佛陀的随学者,他的身份与一般众生不同,杀他们的过失也很大。此外,杀人的罪业也相当重。藏地一般认为,杀人一定会堕入恶趣,所以有些藏族人杀人之后非常害怕,会特别重视忏悔。

屠杀旁生为下等杀罪。

以上是从对境的角度安立杀业的轻重,如果从有境的角度而言,根据所依身份(即相续中受持的戒律)的不同,杀生的罪业也有轻重之别。堪布阿琼说,对于杀死一只虱子,一般的在家人只犯一个杀生的罪业;菩萨犯下的不仅是杀生罪,也会犯下杀母亲的罪业[3] ;而密宗行者在杀生和杀母的基础上,还有杀本尊的罪业。可见,与前前相比,后后的罪业越来越重。

因果是非常深奥的,唯有如来的智慧才能彻底照见,凡夫人以肉眼或者分别念再怎么观察,也无法完全揭开其中的奥秘。今后大家在宣讲因果方面的道理时,一定要特别注意,如果自己真有甚深的智慧,能够现量照见深细的因果,那你可以按照自己的境界来直接宣讲,如果没有这样的境界,就不能像有些人那样信口开河——“我想这是如何如何的……”要依照佛经和堪为量士夫的高僧大德的教言来宣讲因果,这才是稳妥的做法。

总的来说,一切罪业都是在三毒烦恼的推动下造作的,如《普贤行愿品》中云:“我昔所造诸恶业,皆由无始贪嗔痴,从身语意之所生,一切我今皆忏悔。”杀生也是这样。

为了获取肉、皮、麝香等而杀生是以贪心杀生。现在的人们非常可怕,他们特别贪执众生的皮、肉、毛、骨等,为了满足自己的贪心而大肆杀害其他的众生。现在世界上以贪心而杀害的众生非常多,我看过一部叫《地球公民》的纪录片,里面说美国一年要杀害六十多亿只动物,相当于地球上人类的数量。我想这个数据还只是不完全统计,如果考虑那些无法统计的动物,比如饭店中杀的小鱼、小虾、昆虫等,数量可能远远超过六十亿。

诸如杀死敌人是以嗔心杀生。人类历史上的许多战争都是在嗔恨心的推动下发动的,由此造成了成千上万人丧失生命。就20世纪发生的两次规模空前的世界大战而言,第一次世界大战中,有三十八个国家参战,经过四年的交战,共有一千多万人死亡。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有六十多个国家参战,经过六年交战,共有五千多万人死亡。从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到21世纪初,根据联合国的统计,世界上又发生了一百七十多次战争,一共造成二千多万人死亡。在战争中死亡的众生,基本上都是在嗔恨心中死去的,在这样的心态中死亡是很可怕的。前一段时间,藏地发生了一起打架事件,有一个人被对方打死了,死后他还是一脸的愤怒,眼睛瞪得大大的,手里紧紧地握着刀子,人们想取下刀子,但他的手指根本掰不开。

诸如为了作血肉供养,或者为了塑佛像、建佛塔、供养上师而杀生,以及声称“杀猛兽无罪”等,这些都是以痴心杀生。这些具体如下:

在血肉供养方面,许多外道有以血肉供养天尊的传统,有些民间也有以血肉供养鬼神的恶习。

在佛教内部,有些人为了塑佛像、造佛塔,也有以杀生来筹集钱财的。听说藏地有一个活佛,他为了造一座大佛塔到处化缘,有个地方的信众供养了他一百多头牦牛,结果他把这些牛都卖到屠宰场了,用这笔钱造了佛塔。大家想一想:用这样的钱来造佛塔,到底功德大还是过失大?

还有些人以杀生得来的钱财供养上师,或者请上师享用专门杀害的众生(包括自己亲自杀和在饭店中点杀),这样作供养的罪过也非常大。以前藏地这样的情况比较严重,但依靠上师三宝的加持,再加上我们学院大力倡导吃素,现在情况有所好转。但还是有少数人请上师们享用众生的血肉。有些人觉得:供养上师有很大的功德,所以杀害一些旁生没什么过失,而且我的上师很了不起,这些被杀的旁生是很有福报的。其实这是非常愚痴的想法,这会导致许多众生丧失宝贵的生命,并且上师和弟子都会染上严重的过患。

此外,世间有一种说法:凡是对人类有害的动物,如害虫、毒蛇、猛兽等,这些都应该杀掉。甚至有些法师也公然宣称:对环境卫生有害以及对农作物有害的昆虫都可以杀。在放生时,有些人说毒蛇不能放,因为它们会伤害人类。其实这些说法都是不对的,再恶劣的旁生也不能故意杀害,如果因为它们对其他众生有害就该杀,那现在有些人特别恶劣,成天杀生、偷盗,这些人也应该杀掉,但是谁敢这样承认。

不过有些更为愚痴的人认为,杀害恶人也是没有罪过的。上个世纪五十年代,许多军人来到藏地破坏寺院,当时有些出家人说:“杀了这些军人不会有任何过失,因为他们是毁坏佛教的。”受这些说法的影响,许多藏族人拿着刀枪棍棒开始杀害这些军人。其实这也是不懂因果的愚痴说法。不管是干坏事还是干好事的人,毕竟他们具有宝贵的生命,如果我们夺取了他们的生命,自己以后必定会感受报应的。

总之,许多人由于不懂因果,在无明愚痴的推动下,考虑问题、说话做事都是颠倒的,导致自他造了许多杀业。所以每个人一定要学好因果法,这是非常重要的。

按照《俱舍论》的观点,从作、积的角度,可以将业分为四种:作已积集业、作已不积业、积而未作业、未积未作业。杀生也有这四种情况。下面我们次第分析。

一、作已积集罪。这是指亲自动手故意杀生。这种情况比较简单,大家都应该清楚。

二、积而未作罪。即策划、协商、唆使别人杀生以及随喜他人杀生。与前面的作已积集罪相比,这种情况非常不值得——明明自己没有去杀,结果相续中却积累了杀业,犯下了与亲自杀生同等的罪过。

我们应当避免策划、协商、唆使他人杀生。因为如果自己和他人共同协商以后,其中一个人去杀生,其他人虽然没有亲自去杀,但所有的人都将犯杀罪。如《俱舍论》云:“军兵等为同一事,一切人均如作者。”意思是,若军兵等为同一件事策划并实行,则所有的人都会获得如同作者一样的业。具体而言,一支军队的所有人为了同一个目标作战,如果其中一个人杀了人,就像这个作者一样,其他的人都会获得同样的杀业,因为他们共同发心为一个目标的缘故。

比如一千个人协商后杀一头牦牛,虽然真正动手的只是一两个人,但是因为这一千个人的目标是一个,所以每个人都会造下杀一头牦牛的罪业。又比如有一亿人共同参战,在战争中共杀死了五千万敌人,本来一个人不可能杀死五千万人,但因为这一亿人共同发心作战,所以每个人都会得到杀五千万人的罪业,这个罪业是非常可怕的。如果许多人共同造一个善业,则所有的人都会获得这件善业的功德。如果一千个人集合起来,共同商议之后派一个人去放生,虽然只放了一头牛,但每个人最终都得到了放一头牛的功德。现在我们每天上课都要念《普贤行愿品》,如果有一千个人上课,那每人念一遍《普贤行愿品》,最后每个人都会得到念一千遍《普贤行愿品》的功德,这个功德是非常大的。以前法王如意宝再三讲过:“现在我实在舍不得中断每天的传法,因为这么多僧人每天共同念一遍《普贤行愿品》的功德太大了。”

总而言之,只要众人发心共同造业,最终每个人都会得到全部的业,这就是无欺的因果规律,所有的佛经、论典和传承上师都是这样讲的。我经常这样想,造罪业时人越少越好,造善业时人越多越好。因此,只要自己的身体、时间等条件允许,我们要尽量参加大众共修善法,如果实在不能参加,也要尽量随喜、赞叹,或者劝别人参加。现在学院的道友每天在法师的带领下共修善法,外面菩提学会的居士们也要尽量参加共修,这样即使上一堂课,每个人都会得到共同念诵、讲闻、回向的功德。

在大众行持善法时,如果我们能参与,即使自己没有做什么事,这也有很大的功德。有个人曾对我说:“这次放生我没交钱,我去了也是放这么多生命,我不去还是放这么多生命,所以我干脆不去参加这次的放生了。”我说:“参不参加完全是不同的。假设今天要放三千块钱的鱼,也许不管你去不去,放生的数量并没有变化,但如果你去参加放生,就可以得到放三千块钱生命的功德,如果你不去参加,就得不到这个功德。”

我们也应避免随喜杀生,否则也会在不知不觉中积下杀生的罪过。比如,张三有一个怨敌,后来这个怨敌被别人杀死了,本来张三没有任何罪过,但如果张三对此非常开心,他就会积下杀人的罪过,这就太不值得了。2001年9月11日,美国发生了恐怖袭击事件,中国内地有一群年轻人特别高兴,当天他们特意聚餐以示庆贺。其实这些人的行为特别可怜,我记得在9·11事件中,有三千多人遇难,这本来是恐怖分子杀的,但因为这些年轻人对此随喜、赞叹,结果他们每个人都获得了杀害三千多人的罪过,想想这个罪业有多可怕。

这些道理非常深奥,希望道友们认真思考。现在很多人对世间法非常精通,可是由于缺乏佛教的教育,对出世间的佛法一窍不通,尤其是对业因果的道理搞不明白,导致在生活和修行中经常出现各种问题。

三、作已不积罪。即本来无有杀生之心,但无意中误杀众生。全知麦彭仁波切在《中观庄严论释》中说:有些外道认为只要脚下踩死生灵就有罪业。而佛教认为,如果没有杀生之心,无意中踩死生灵没有罪业。当然,这并不是没有任何过失,还是有一些微小的过失,正因为这个缘故,佛陀在戒律中要求比丘在夏天必须安居,不能随便出游。

《正法念处经》中说,有五种因缘,虽然杀死了众生,但是没有杀生的罪业:一、在走路时,无意当中踩死一些蠕虫、蚂蚁等;二、无意当中扔石头、铁器等,结果砸死了其他众生;三、医生在治病的过程中,为了利益病人给病人开药,病人因为这个药而断命;四、父母出于好心,在教育孩子的过程中,不小心打到孩子的要害之处,结果孩子因此而断命;五、自己没有杀虫的心,但在生火的时候,有些虫飞到火中而死去。在这五种情况下,因为自己没有杀生的心,所以虽然断了众生的命,但是不会得杀罪。

虽说在无有杀心的情况下不得杀罪,但从有些佛教的公案来看,即使无心杀生也有罪报。佛经中有这样一则公案:以前有一个守卫,他每天晚上都要在野外巡逻。有一天晚上,他一边巡逻,一边挥舞宝剑随意砍路边的茅草。当天恰好有一个商人路过这里,因为他身上带了许多钱财,不愿意被别人发现,便藏在路边的草丛里。守卫在砍茅草时,无意中用宝剑刺入商人的喉咙,商人当场气绝身亡。发现自己杀人后,守卫起初非常害怕,后来他发现商人身上有许多金银财宝,心中又非常欢喜,便悄悄地将商人的尸体掩埋了,把钱财据为己有。从此以后,这个守卫过上了富裕的生活,后来他娶了妻子,又生了一个女儿。

这个人有每天睡午觉的习惯,有一天他在睡午觉时做了一个梦,见到自己杀的商人来了,并要走进自己的家门,他拼命阻挡,不让商人进门,于是商人就进了邻居家。从梦中醒过来后,他心中非常不安,就到邻居家去看,发现邻居家刚生下一个男孩,他心里清楚:自己以前杀的商人来投胎了。从此他经常把自己的钱财分给邻居,还像对待亲儿子一样对待邻居的孩子。有一天他在睡午觉时,因为天气非常炎热,邻居家的男孩为他扇扇子,他身上出了许多汗,男孩便拿了一把刀给他刮汗,正刮到喉咙时,这个人醒过来了,他的身体一动,刀尖就刺入了喉咙。在临死之前,他对家人说了事情的前因后果,并叮嘱家人不要为他报仇,还把自己的财产都送给了那个男孩。

这个守卫本来没有杀心,在无意当中杀了人,却要以生命来偿债,而且感受果报的方式也非常奇特——以前自己无意中用剑刺入别人的喉咙,以后别人也无意中用刀刺入自己的喉咙。所以因果报应实在是非常微妙。

其实,许多人感受果报的方式都和从前造业的方式相同。2009年6月5日,成都市一辆公交车燃烧,车上有二十七个人被活活烧死。我认为这些人以这种方式死去,也许就和他们以前的杀业有关,因为现在很多人没有一点悲心,为了满足口腹之欲,或者把鱼虾放在锅里活煮,或者把动物架在火上活活烤熟……很有可能是这些恶业现前了,所以这些人以这样的方式死去。在去年的汶川大地震中,许多人在巨大的恐惧中惨死,这也许就是令众生感受巨大恐惧而死的果报。如果经常看这方面的资料,相信会对因果不虚的道理生起信心。

四、未积未作。如在梦中杀生。这种情况也没有大的罪过[4]

以上我们介绍了杀业的四种情况。最后再次向大家强调:即使自己没有亲自动手杀生,但如果最初是一手策划者、中间是主要协商者、最后是唆使杀生者,无论口中言说,还是以眼神、手势等暗示杀生,自己都会同样犯杀罪。不少人就是这样积下杀业的,比如有些军队的首领,他们没有其他的事情,成天就是想如何杀害敌人;世间某些部门专门杀害众生,这些部门领导的工作唯一就是策划、协商、组织杀生。这些人的语言和行为都在积累杀业,虽然他们没有亲自动手杀生,但从得到的罪业来看,与亲自动手杀生没有什么区别。因此大家要特别注意,不要以这种方式积累杀业!

如果真正观察起来,和上面讲的军事首领、杀生部门的领导一样,许多人从事的工作都与杀生有关。我遇到过许多人,像妇产科的医生(堕胎其实就是杀人)、畜牧局的员工、办饲养场的人等,这些人在工作中,或者直接杀生,或者间接杀生,造了许多罪业,实在是很可怜。杀生的果报非常可怕,莲池大师曾说:生前杀生之人,一旦无常到来,就会立即堕入地狱,在地狱中感受镬汤、炉炭、刀山、剑树等种种痛苦,等到地狱的罪苦受完后,还要投生为畜生,以偿还从前杀生的命债,还完了命债再转生为人,那时也是多病而且短命。想想这些可怕的果报,我觉得这些人能改行就尽量改行,如果实在不能改行,一定要好好忏悔,否则不知道以后会感受多少大劫的痛苦!

今天我们讲了许多杀业的道理,这些道理非常重要,大家一定要通达。从表面上看,这些道理似乎很简单,没有中观和般若那样复杂,看一遍、听一遍就基本上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是真正在行持的时候,绝对没有想象的那么简单。因果取舍是非常复杂的问题,不要说一般的凡夫,甚至连圣者都不一定完全通达。法王如意宝在世时,凡是遇到因果取舍的问题,老人家显现上都非常谨慎,一定要让僧众抉择,从来不自己直接作决定。但现在有些佛教徒把因果想得过于简单,在行持善法的过程中,稍微遇到一点挫折和不幸,就怨天尤人:为什么我做了那么多善事,现在还要感受这种果报?这就是不懂因果的表现。

每个人回顾过去的生活,都应该扪心自问:以前我有没有造过杀业?现在应该如何忏悔?今后应该如何断除杀生?实际上,每个人都或多或少地杀过生,有些人没有故意杀过生,但无意中肯定杀过——夏天在草地上走时会踩死小虫,开车时也会碾死、撞死许多小虫……。虽然《正法念处经》中说:只要没有杀心,即使杀了众生也不得杀罪,但从刚才那个守卫的公案来看,即使无意杀生也要感受果报,而且这种果报非常可怕——要以自己的生命来偿还。所以大家今后一定要慎重对待杀生这个问题,即使不敢在诸佛菩萨面前发誓:从此之后绝不杀任何众生(因为对凡夫来说,无意中杀生是在所难免的),但也要发愿不故意杀生,而且要努力忏悔以前的杀生罪业。

 

 

[1] 按藏传佛教的观点,现行对治力具体包括修菩提心、观修空性、念诵佛号和密咒、读诵大乘经典等。

[2] 五无间罪:杀亲生父亲、杀亲生母亲、杀阿罗汉、破和合僧以及出佛身血。

[3] 如果有人想:既然有杀母之过,那岂不成了无间罪吗?回答是,这并不会成为无间罪,因为所杀的对境并不是今生的生身母亲。

[4] 并不是完全没有罪,因为这会在阿赖耶中熏入杀生的习气;但因为没有真实杀害众生,所以没有大的罪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