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传净土法第44节课

第四十四课

下面我们继续学习藏传净土法。在藏传净土法中,讲了许多非常殊胜的道理,道友们很有必要学习这样的论典。本来我也能传一些理论上比较深的法,像显宗的中观、因明、俱舍,密宗的大圆满、大手印,不敢说自己讲得非常好,至少从字面上划下来是没问题的,但是考虑到许多道友的根器,我觉得传讲藏传净土法才是对大家最有利益的。从我自己的体会来看,这次和道友共同学习的过程中,自己的收获特别大,在讲课时也数数产生欢喜心。希望大家也能以希求心、欢喜心来学习这部法要。

现在有些人身体不好,有些人工作繁忙,有些人应酬很多,但这些人都能克服各自的困难,抽出时间来参加闻思修行,我对此感到非常欣慰。能和大众共同闻思修行,应该说对自己有很大的利益。作为一个佛教徒,每天都应拿出一定的时间来学修佛法,不能把所有的时间都浪费在轮回的琐事上。如果把全部的时间都用在世间法上,这是非常不值得的,等到离开人间的时候,除了没有头脑的人以外,稍有头脑的人都会后悔,但那时再后悔也没有用了。

在世间法中,不存在任何有实义的法。许多人曾经拼命追逐自己贪执的对境,觉得金钱、事业、名声、地位特别有价值,不追求它们实在是过不去,但到了一定的时候才会发现这些没有任何实义,根本不值得付出那么大的代价去追求:在孩提时代,许多人对玩具特别执著,长大以后再看这些玩具,会觉得一点意思都没有;年轻的时候,人们对感情非常执著,但随着时间的流逝,对感情也逐渐会看得很淡;有的人以前对游玩很有兴趣,后来这方面的兴趣也消失了。最近我们学院的男众放假,许多喇嘛到附近的草原上耍坝子,有一位法师对我说:“在前些年,别人都去耍坝子,自己如果没有去,心里会特别不舒服,但随着年龄的增长,现在好像对玩耍没什么感觉了。”正如他讲的那样,人们对许多事情的态度都是如此,这些前后的变化足以说明世间法的虚伪、无有实义,它们就像梦中的花园一样,只是暂时让人们沉迷陶醉,我们应该看清这一切,从对它们的迷恋中清醒过来。

总之,在生死轮回之中,一切的幸福和圆满都是欺惑性的,唯有业因果才是真实不欺的,只有对因果生起定解才有实义。所谓的因果法则,从广义上讲,就是凡有因则必定有果,也就是说诸法都是因缘所生的;从狭义上讲,就是众生所感受的苦乐果报,都是以往昔的善恶业导致的——造善业会感受快乐,造恶业会感受痛苦,就像播下甜种会收获甜果,播下苦种会收获苦果一样。因果法则既不是造物主的创造,也不是佛陀的发明,它是一切万法本有的规律,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真理。就像没人能否认水往低处流一样,再有智慧的人也无法否认因果法则。

可惜的是,现在绝大多数人都不懂因果法则,所以举手投足都在造恶业,一辈子下来积累了无量的罪业,这些人的前途是无边的黑暗,等待他们的是无量的痛苦。尤其是现在许多人,由于对业因果存在愚痴无明,造下了许多杀生的恶业。有些佛教徒在学佛之前,因为没有善知识的教化,也在无知的状态下杀了许多众生。这些杀业的果报正在等着每个造业者,想想这些可怕的果报,大家一定要改过自新。因此上至高僧大德、下至乞丐的所有人,都有必要学习因果法则,尤其要深刻地认识到杀生的过患。

在学习的过程中,为了帮助大家认识到杀生的严重过患,我们会宣讲许多公案,这些公案非常有价值,道友们要掌握其中的意义。有些人也许会想:这些公案都是古代的传说,不一定非常可信。其实这样的想法是不对的,我在传讲藏传净土法时,前前后后引用的许多公案,包括讲供养支时所引的公案,大部分都出自佛经,也有一些是历史上发生的真事,其内容是完全可信的。

下面我们讲杀生感受等流果的公案。

往昔,大慈大悲的导师释迦牟尼佛在世时,舍卫城有一个名叫帕吉波的国王,他因受一个名叫害母的恶臣劝唆,而发动大批军队进攻迦毗罗城。为了阻止帕吉波国王,佛陀来到迦毗罗城外的路边,坐在一棵大树下劝阻国王,前三次国王都率军返回了。当帕吉波国王第四次发动进攻时,佛陀知道释迦族人的业力成熟了,就没有再去劝阻。帕吉波国王的军队攻入迦毗罗城后,进行了残酷的大屠杀,总共杀害了七万七千名释迦族人,这些人大多数都是见谛的圣者,国王还下令将孤儿寡母全部活埋在坑里。当时具足十力的佛陀不仅未能制止大屠杀,而且为了示现感受业果而头痛起来。

帕吉波国王就是琉璃王,他是波斯匿王的太子。害母大臣又名苦母,是琉璃王的大臣,因为母亲怀他时备受艰辛,生他时也感受极大的痛苦,所以给他取了这个名字。汉地的许多经典都对此公案有记载:西晋竺法护翻译的《佛说琉璃王经》中,详细叙述了迦毗罗城被毁灭,以及释迦族人被屠杀的整个经过;在《大般涅槃经》中也提到,琉璃太子废其父而自立为王,并以宿怨残害释迦族人。

关于释迦族遇难的人数,在不同的经典中有不同的说法,有的说琉璃王杀了七万七千释迦族人,有的说杀了八万人,有的说杀了八万八千人,而在《增壹阿含经》中说是九千九百九十万人。这些不同的说法并不矛盾,应该是计算的方式不同造成的。比如历史上的南京大屠杀,一般认为日军屠杀了三十万中国人,但也有三十七万人、三十五万人、三十四万人等不同的说法。其实这是按不同的计算方式得出的数目,因为在遇难者中,有些尸体被掩埋了,有些被扔到长江里,有些被焚烧了,情况比较复杂,所以统计的数据也有所不同。

琉璃王屠灭释迦族后,诸比丘问佛:“释迦族人往昔造了什么业,如今为琉璃王所害?”世尊说:“从前,在一个河畔住有五百个渔夫,一天他们看见两条大鱼在河中游,便用渔网将那两条大鱼捕上岸。渔夫们商量如何处理这两条鱼时,有人说:‘这两条鱼身体极为庞大,如果一次性杀了,很难在短时间内卖完所有的鱼肉,这样剩下的鱼肉一定会腐烂。如果把它们系在树上,然后活活地一块块切割下来出售,那才是上策。’随后众渔夫便如是而行,他们没有把鱼一次性杀掉,而是系在树上,每天割一部分肉来卖。(这些渔夫的手段非常残忍,现在汉地也有这样残忍的杀生手段。据说东北和南方的一些餐厅为了满足食客吃活、鲜的要求,特意购买一些活驴,让食客在活驴身上指点,厨师按照食客的指点,直接从驴身上割肉做菜,最后,一头活驴的肉就被一刀一刀割完。这种残忍的吃法实在可怕。)

那两条鱼因为无法忍受活活砍割的疼痛,一边呻吟一边辗转反侧。这个时候,一个渔夫的小孩见后禁不住笑了起来。那两条大鱼临死时发下恶愿:愿我俩生生世世杀害这些人。当时的那两条鱼就是后来的帕吉波国王和害母大臣,五百渔夫就是后来的五百释迦族人,渔夫的小孩就是现在的我(释迦牟尼佛)。因为随喜杀生之业,现在我虽然证得无上菩提,还要感受头痛的果报,假使我没有获得无上佛果,今天也会被琉璃王杀害。”

在这个公案里,以前是五百个渔夫杀了两条大鱼,后来则是琉璃王、害母大臣率领大军屠灭七万七千释迦族人。前后的数目之所以有差异,我想原因可能是这样的:五百个渔夫不仅杀了这两条大鱼,由于他们天天打鱼,还杀了许多鱼类,所以当果报成熟时,这些鱼都转生为琉璃王的军队来杀释迦族人;虽然公案里说是五百个渔夫杀鱼,但实际上这些渔夫的家人、亲属、朋友可能也是以打鱼为业,或者吃了渔夫捕捞的鱼,也染上了杀生的罪业,后来这些人都转生为释迦族人,因此不仅仅是五百释迦族人被杀,而是有七万七千释迦族人被杀。

佛陀前世成为渔夫的小孩时,见到那两条大鱼被砍割,虽然他没有亲自动手去杀,只是在旁边笑了起来[1] ,可是在成佛后还要感受头痛的果报。由此可见,见到别人杀生时,如果自己随喜赞叹,也是将来感受巨大痛苦之因。其实许多小孩子由于愚昧无知,不经意就造了许多杀业,要么是自己亲自去杀,要么是见到别人杀生后随喜。尤其许多小孩在玩耍时,造的杀业是很可怕的。记得我小时,每到夏季,草原上到处鲜花盛开,蜜蜂嗡嗡地在花间采蜜,这时常有许多小孩去捉蜜蜂,捉到蜜蜂后,把花朵插入蜜蜂的身体里,然后再把蜜蜂放掉,这些蜜蜂飞起来时,就像一朵花飞到天上。本来这是一种非常残忍的游戏,很多蜜蜂都会因此而死去,可是许多小孩却觉得特别好玩,到处去捉蜜蜂,有些孩子即使没有捉到蜜蜂,也在旁边兴高采烈地赞叹。这些行为也许是很小的事,但是以后因缘聚合时,也必定会成熟痛苦的果报。

从这个公案来看,连圆满正等觉佛陀尚且要感受随喜杀生的余业果报,更何况我们这些流转在轮回中的众生呢?想到这些可怕的后果,大家一定要谨慎取舍因果。

对于佛陀感受头痛,从一个方面来讲,这可以说是示现,因为如来早已远离了一切生老病死,但从另一个方面来讲,也可以说是真实的果报,因为众多比丘都亲眼见到佛陀显现头痛。关于佛陀在因地时曾造下恶业,乃至成佛后还要感受余业,这样的公案在佛经中为数不少[2] 。在《婆罗门女栴沙谤佛缘》中记载:往昔无量劫前,有一位尽胜如来出世,当时有两位比丘,一个叫无胜,另一个叫常欢。无胜比丘已经断尽一切烦恼,是具足六神通的阿罗汉,而常欢比丘是凡夫。当时波罗奈城有一个叫善幻的女人,她经常供养这两位比丘。因为无胜具有圣者的功德,善幻对他的供养非常丰厚,而常欢不具有圣者的功德,得到的供养比较微薄。于是常欢对无胜产生了嫉妒心,毁谤无胜与善幻之间有不清净的关系。当时的常欢就是后来的释迦牟尼佛,善幻就是婆罗门女栴沙。因为诽谤无胜阿罗汉的恶业,常欢在地狱中感受了无量的痛苦,成佛之后仍然要感受余报:婆罗门女栴沙把盆子塞在衣服底下,令腹部隆起,伪装成怀孕的样子,趁佛陀说法时,在大众中公然宣称佛陀与她有男女关系,她腹中怀的孩子就是佛陀的。

世间有许多不白之冤,有的人本来没有干任何坏事,却偏偏受到诬蔑,自己也有口难辩。以前我们学院附近有一所寺院,里面大概有三百多位出家人,这所寺院的法师也遭到了男女关系方面的毁谤。当时有一个女人到处宣称:“我跟这个法师有关系,我肚子里怀的孩子就是他的。”那位法师专门到我们学院解释说:“我完全是清净的,但她到各个寺院散布谣言,还到宗教局、检察院等部门去告状,现在我没办法澄清了。到底我是不是清净,你们以后就会知道。现在我受到这样的毁谤,肯定是前世的业力现前,现在我只有忍受了。”因为那位法师是寺院的负责人,所以那所寺院被解散了,他也被迫离开了当地。

后来事情的发展证明那位法师确实是清白的——多年以来,他在别的地方一直讲经说法,戒律一直非常清净,没有出现任何问题;那个女人后来后悔了,承认自己是在毁谤那位法师。我想,那个女人当时到处造谣,也许真的是着魔了;有些人说,有人给了她钱,指使她去毁谤那位法师;还有些人说有其他原因。但不管是什么原因,她造的罪业非常可怕,因为她的大肆毁谤,那位法师不得不离开自己的寺院,那所寺院的僧众也被解散,落得个非常凄凉的局面。

《大圆满前行引导文》中有一个公案:以前有一位具有神变的比丘,一天正当他在林中煮染法衣时,附近一户人家的小牛丢了。主人出门寻找时,远远看见林间轻烟缭绕,就来到比丘面前。见到他在煮东西,主人怀疑是他偷了小牛,掀开比丘的锅盖一看,发现锅里煮的真是牛肉,比丘也看见了锅里的肉。于是主人将比丘送到国王那里,国王没有调查便将比丘打入监牢。几天之后,主人家的母牛找回了小牛,于是主人请求国王释放那位比丘,但国王因为事务繁忙,忘记了这件事,结果比丘被囚禁了六个月。后来国王向他忏悔,比丘说:“国王您并没有过失,这是我往昔诬蔑一位独觉偷牛的余业所致。”

在上述公案中,当事人感受的果报并不是无因无缘的,都是往昔造的业所导致的。如果好好思维这些公案的意义,一定会对业因果产生深刻的认识。这样的认识非常有意义,我觉得远比修出神通有价值。在古代,神通比较有用,因为古代交通不发达,如果有了神足通,到远方求法会比较方便。像西日桑哈、布玛莫扎,他们都是先修成神足通,然后到遥远的地方去求法的。但现在交通发达,到哪里都有飞机、火车,所以我觉得现在神通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对业因果要有发自内心的诚信。

因果法则是任何人都无法违越的,这从一些传承祖师的传记也可以看出。传记中记载,无垢光尊者前世是赤松德赞国王的女儿莲明公主[3] ,她刚到十七岁就突然去世了。国王问莲花生大士:“为什么莲明公主的寿命那么短呢?”莲师解释说:“以前印度有一个国王,他有两个王妃,大王妃没有生孩子,而小王妃生有孩子,大王妃以妒忌心暗杀了小王妃的孩子,以此因缘,大王妃成为莲明公主时夭折而死。”无垢光尊者的身世传记中还记载:在很久以前,他是一个婆罗门的儿子,后来出家受戒成为比丘,平时专门念诵佛经。一次他相续中生起贪心,跟一个女人做不净行,毁坏了戒律学处,事后他非常后悔,一气之下吃了供灯的酥油,还恶口辱骂其他出家人,后来他又有点后悔,便以鲜花供养佛殿。因为毁犯戒律,他在许多世中转生为旁生;因为吃了供灯的酥油,在许多世中转生为饿鬼;因为恶口辱骂出家人,多次堕入恶趣感受痛苦;因为供养佛殿鲜花,一百次转生到天界[4]

连无垢光尊者这样的大成就者,前世也因为往昔的恶业而感受了无量的痛苦,所以业因果实在是太可怕了。因此,任何人都要谨慎取舍因果。有些人不要认为,自己是大法师、大活佛,就可以随便说话、随便做事情。现在人们常说“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但实际上,在法律面前并不是人人平等,一些有钱有势的人犯了法,本来应该判死刑,可是通过搞关系,在监狱呆两三个月就出来了,出来以后还跟从前一样,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可是在因果面前,确实是人人平等,名声、势力、地位、财富都派不上用场,不管什么人造了业,都必定会在自己的五蕴身心上成熟果报。

道友们要多看因果报应的公案,这些公案对转变自相续有很大的力量。以前法王如意宝传讲《百业经》以后,对四众弟子取舍业因果起到了非常大的作用。记得法王如意宝宣布要传讲《百业经》时,有个别法师不是很理解,觉得这些都是简单的故事,为什么法王不讲深一点的法?但听完这部法后,这些人才觉得受益匪浅。就我本人而言,以前自己虽然中观、密法学得还可以,但是对业因果并没有足够的重视,自从学了《百业经》以后,才真正对因果法则产生了不退转的信心。从那时到现在已经十多年了,虽然作为一个凡夫,由于烦恼现行或者丧失正知正念,有时也会做出违越因果的事,但从总体上讲,内心对因果是非常重视的,一旦造了恶业,自己心里会特别害怕。因此我想,这次在传讲藏传净土法时,宣讲大量的因果公案对许多人肯定有很大的利益。

下面再讲一个杀生感受等流果的公案。

以前恰嘎阿罗汉四处游化,令许多在家人现见圣谛。一次他为一位婆罗门女讲法,当时有一个盗贼首领和那个女人行邪淫,尊者发现了他们的丑行,便经常为婆罗门女宣讲离欲之法。那个女人心想:尊者已经知道我和别人私通,一定会告诉我丈夫,我应该先杀掉他。由于担心恰嘎尊者泄露自己的丑行,加之贪欲者无所不作,那个女人和盗贼首领残忍地砍掉了尊者的头,并将其遗体埋在灰堆里。恰嘎尊者已经获得阿罗汉果位,本来别人根本无法杀害他,可是由于业力现前,当这两个人砍他的头时,他一点都动不了,只有束手被杀。尊者遇难后,佛陀在众眷属中说:“恰嘎阿罗汉被杀害了,现在我们应去供养他的遗体。”于是佛陀带领弟子们来到掩埋尊者之处,找到了尊者的法体,将法体沐浴清净、广作供养。后来胜光王下令将盗贼首领和婆罗门女活活烧死,又把盗贼首领下面的五百个盗贼的手脚全部砍断。

这个公案在《毗奈耶经》中也有记载,但情节有一些差别:《毗奈耶经》中说,国王命令把盗贼首领投入热油锅中油炸而死,把婆罗门女的头发拴在马脚上,放马将她践踏而死,但主要的意义没有什么差别。此处的恰嘎阿罗汉就是邬陀夷尊者,他是释迦牟尼佛座下非常著名的弟子。佛陀有许多得力的弟子,有的是智慧第一,有的是神通第一,有的是说法第一……其中恰嘎阿罗汉是教化众生第一,他曾经教化十八亿家皆令解脱。

众眷属向世尊问起这件事的因缘,佛说:“从前,印度鹿野苑有位梵施国王,一次他梦到自己的肠子缠绕着整个城市。他对一位婆罗门大臣讲述了此梦。本来这个梦是一个祥兆,可是那位婆罗门大臣有五百个小徒弟,为了解决他们的饮食问题,于是向国王呈禀道:‘这个梦兆凶多吉少,如果杀大量的牛作供施,才有可能禳解恶兆。’国王听从了大臣的建议,随后许多牛被集聚在一起等待被杀。听到这些牛的哀嚎声,国王生起了悲心,下令不要杀它们了。那位大臣只好遵命。正在这时,他看见一头公犏牛与一头母犏牛在做不净行,便说:‘应将这两头牛杀了。’他的小弟子们也随声附和说:‘这两头该杀。’并伸出手来指点。虽然是旁生,但这两头牛心里很明白,所以它们在临死前发了恶愿:我俩无辜遭杀,凶手就是这位大臣和他的五百小徒弟,愿我们将来无论转生于何处,都要杀死这个大臣,砍断这些小孩的手脚。当时的梵施国王即是现在的胜光王,那位大臣即是恰嘎阿罗汉,因为以前他要求杀这两头牛,所以生生世世遭受了许多痛苦,直到感受此果报后,他的余业才消尽。五百孩童即是五百盗贼,因为当时他们用手指点,现在他们的手脚也被砍断。那对犏牛即是盗贼首领与婆罗门女(他们俩今生又被杀害,也许是由于杀害阿罗汉的罪业特别重,这个业力现世就成熟,即生就遭到了现报)。”

在这个公案里,五百个孩童虽然没有亲自去杀那两头牛,但是他们当时随声附和说“这两头牛该杀”,并伸出手来指点,仅以此也获得了手足被砍断的果报。想到这种可怕的果报,今后大家的言行要特别注意,千万不要直接言说或者以手势表示“这是该杀的”,以免染上杀生的罪业。可是不懂佛法的人经常会做这样的傻事,比如听说自己的怨敌遭到杀害时,马上附和说“该杀”、“杀得好”。有些小孩也是这样的,有时候看电影太投入了,往往把银幕上的敌人当做真正的敌人,也经常说:“这个坏蛋该杀!”其实这样说非常不好,虽然自己没有真正去杀人,也会在阿赖耶上熏入杀生的习气。

我觉得自己在这方面还是不错的,这也许和生活的环境有关系:父母都信仰佛教,邻居家也有出家人,由于受他们的影响,自己从小就在这方面特别注意。记得我上学之前,大概是十来岁吧,当时还没有包产到户,我替合作社放牛。每年秋天,合作社的领导都要挑一批牦牛杀掉,他们喜欢杀老弱病残的牛,所以总要问放牛的人:“你看哪头牦牛可以杀?”“哪头牦牛不太听话?”……当时一听说这些领导来了,我就特别害怕,赶紧躲得远远的。否则他们如果问我,向他们指点也不行,这样自己肯定会造下杀业;不向他们指点也不行,因为当时的政策特别严厉,这些领导也非常凶恶。所以每次这些领导来的时候,我就感觉好像阎罗狱卒来了一样。

但现在很多人根本不在乎这些事情,经常口中言说或者伸手指点杀生。现在许多饭店流行点杀,在饭店中经常能见到这样一幕:首先是来一群人,一坐下来就嚷着“快去点菜”,接着就有一个可怕的人走向待杀的动物,在那里看来看去,挑好后就伸出手指说:“要这条鱼”、“要那条鱼”……被点到的旁生很可怜,马上就会遭受砍杀的痛苦,伸手指点的人也很可怜,虽然他暂时没有什么痛苦,但一段时间之后必定会遭受报应。

在座的道友扪心自问:自己以前有没有做过这种事?如果做过,肯定是逃不掉的,必定会感受痛苦的果报。为了清净这样的罪业,一定要赶紧忏悔,并且要发誓今后再也不杀生,有决心的人还应发愿不吃肉,这样罪业才有清净的机会。前几天,本学院居士林的居士们集体举手发愿:今后尽量不吃肉,如果个别人实在做不到这一点,也绝不到色达县菜市场买肉。我觉得这样的发愿非常好。我以前也要求,凡是听我课的人都必须吃素,至少要发愿一年吃素,如果连这一点也做不到,就不要听我的课了。通过这样的方法,如今在学院听我课的道友都发愿吃素。这样的发愿确实非常有必要,这既是对自己往昔杀生食肉的一种忏悔,同时也可以避免因自己而使许多众生遭到杀害。

我觉得一个人要断除杀生的恶业,一方面要多学杀生因果报应的公案,另一方面要对业因果有一个全面透彻的理解。

所谓的业因果,展开来讲广大无边,概括而言就是,众生所造的一切善恶业,无论多久都不会失坏,只要因缘聚合时,必定会成熟相应的果报。律藏中说:“众生之诸业,百劫不毁灭,因缘聚合时,其果定成熟[5] 。”这里所谓的因缘有两种:一种是导致果报出现的近因,这是比较粗大、明显的,我们的肉眼可以看得到;另一种是往昔所造的业,这是比较细微、隐蔽的远因,我们的肉眼看不到。比如一个人生病感受痛苦,也许就存在两种因缘[6] ,一个是近的因缘,如吹风着凉、食物变质等等;另一个是远的因缘,如前世曾杀害、殴打过众生,造了种种恶业。

佛教认为,人们即生中遇到的很多事情并不是偶然的,而是与前一世或者许多生世以前的业有关系。不过这种业缘非常隐蔽、深远,世人看不到这种远因,只能看到眼前的近因,不仅看不到这种远因,甚至连想都想不到。所以佛教的因果律非常深奥,一般的人依靠自力根本无法通达。由于受现代教育的影响,现在许多人认为,佛教的因果报应学说是迷信,其实这是一种极大的邪见,也暴露了他们的愚昧无知。

在世俗名言中,因果律是一条颠扑不破的真理,对因果不虚产生不被他夺的定解非常重要。当然,因果律的真实性,并非意味着它是实有的。现在有些人说:“万法皆空,因果不空”,他们认为其他的法可以空,但因果永远不能空。其实这种说法是偏颇的:虽然在世俗中,有因必有果,这是不可否认的,但在胜义中,因和果都是空性的,只不过这样的空性并不妨碍如幻如梦的显现。这个道理很深,如果对中观、般若有所闻思,就会比较容易理解。

在五蕴尚未达到无余之前,也就是没有趋入无余涅槃之前,业力不会成熟于任何外境上,只会成熟在心识所执受的这个身体上。也就是说,一切众生都被业力牢牢地捆缚,不被业力左右的众生在这个世界上是没有的。《佛说业报差别经》中说:“一切众生,系属于业,依止于业,随自业转。”《涅槃经》中说:“善恶之报,如影随形。”近代禅宗大德虚云老和尚说:“因果二字,是一切圣凡,世间出世间,都逃不了的。”律藏中也说:“无论是虚空,大海或山洞,住于任何处,无不受业果。”因此,只要造了业,就要感受果报,再怎么逃避也无济于事。

就感受业果而言,当官也无利,有钱也无利,登地也无利,具德也无利。我们看两位登地大成就者感受业果的公案。

许多道友都知道,龙树菩萨是被乐行国王的太子用吉祥草割断头而圆寂的[7] ,为什么会以这种方式圆寂呢?因为龙树菩萨前世在割草时,曾杀害过昆虫,所以今生即使成为登地的圣者,还需要感受这样的果报。龙树菩萨圆寂的经过是这样的:由于对龙树菩萨的弘法利生事业产生了妒忌心,魔王投生为乐行国王的太子,企图伺机加害龙树菩萨。因为乐行国王的寿命和龙树菩萨是连在一起的,而龙树菩萨已经获得了长寿持明,所以乐行王不会有去世的时候。太子为了登上王位,便向龙树菩萨索要头颅,龙树菩萨答应了他的要求,并让他自己来砍,但太子怎么也砍不断,后来龙树菩萨让太子用吉祥草来砍,结果一下子就砍断了。

在圆寂时,龙树菩萨说:“今日前往极乐刹,将来还入此身体。”太子害怕龙树菩萨的头和身体重新愈合,便把尊者的头拖到很远的地方,途中尊者的头被一位罗刹女抢走,后来由罗刹女作施主,在尊者法体和头所在之地分别造了两座殿堂。据说这两座殿堂之间的距离正在逐渐缩短,一旦这两座殿堂聚到一起,龙树菩萨的头和身体就会愈合,龙树菩萨也会重新进入此身体,弘扬般若空性,而且时轮金刚的军队也会降临人间,降伏一切外道,佛法将再次大兴于世间。

大成就者贝若扎纳前世曾转生为鹞鹰,当时吞食了许多青蛙、毒蛇,后来在转为一个比丘时,也曾掐死过很多虱子,以这两种余业感召,他被擦瓦绒地区[8] 的国王关在遍满青蛙和虱子的洞里感受痛苦。《莲花生大师本生传》中记载:贝若扎纳首先被关在青蛙洞里,三天以后大师没有受到任何伤害,后来国王又将大师关在虱子洞里,这个洞里到处是密密麻麻的人虱、狗虱、羊虱,七天以后大师依然没有受到任何伤害。这时人们才知道大师是具功德者,纷纷在他面前忏悔,大师说:“这不是你们的错,这是我自己的业力现前,我前世当鹞鹰时吃过许多青蛙和毒蛇,当比丘时曾杀过许多虱子,所以现在遭受这样的果报。”

除了这两位大德以外,还有很多大德感受果报的公案,大家课后可以自己去看。因此,连大成就者都要感受杀生的果报,更何况说我们这些业力深重的凡夫。

不仅杀大的众生会感受果报,杀害微小的众生也会遭受果报。有些人认为:只要没有杀人宰马就没有罪过,弄死一些微小的旁生没有什么过失吧。其实这是一种误解,看看上面这两位圣者的公案,即使弄死虱子,割草掘地时杀死昆虫,这些都是有罪过的。这样看来,我们在日常生活中,包括走路、开车、盖房等,随时随地都可能造下杀业,这些杀业都是未来感受痛苦的因,因此大家务必要断除杀业、精进忏悔。

今天这堂课上讲的道理非常重要。概括地说,因果是世出世间的大法则,上至诸佛菩萨、下至恶趣众生,都超越不了因果,就像印光大师讲的那样,“诸佛成正觉,众生堕三途,皆不出因果之外。”我们可以看到,在这个世界上,有的人富贵,有的人贫穷;有的人高贵,有的人卑贱;有的人庄严,有的人丑陋;有的人健康,有的人多病……。为什么会存在这些苦乐的差异呢?就是由于往昔的业不同。换句话说,众生现在的一切苦乐差别,都是由往昔的业力所致。同样的道理,众生未来的痛苦和快乐,也取决于现在造的业。所以每个人都要慎重取舍因果,按照佛法来如理行持。

 

 

[1] 有些经中说,他用木棒打了那两条鱼的头。

[2] 佛经中有许多这样的公案,如:佛陀曾经被孙陀利女毁谤,又被奢弥跋毁谤,身体上曾示现头痛、骨节痛、背痛、木枪刺脚,提婆达多推山石压伤佛足趾,在九十天以马麦为食物,成道之前经历六年苦行。

[3] 据《空行心滴》的历史记载:莲花生大士、菩提萨埵堪布和赤松德赞国王前世曾经转生为低劣种姓的三个人,当他们在修建夏绒卡绣大塔时,莲明公主那时是一只毒蜂,它叮入前世的国王的血管,他用手擦拭时无意中弄死了那只毒蜂,由于当时的命债,那只毒蜂转生为赤松德赞国王的女儿。

[4] 据有些论典的观点,无垢光尊者前世的许多公案是为了表明因果不虚而特意示现的。

[5] 此教证不仅在律藏中常出现,在《宝积经》等经典中也出现过。

[6] 是“也许”存在两种因缘,并没有说“一定”存在两种因缘,因为有些病的产生,既有前世的业力,也有暂时的四大不调等因素,而有些病仅仅是以暂时的四大不调所导致的。

[7] 龙树菩萨圆寂的情节有不同的说法。《大唐西域记》中记载,为了满足乐行国王太子的要求,龙树菩萨用干茅草叶自刎其颈,结果就像利剑一样割断了自己的头。而《大圆满前行引导文》、《菩提道次第传承上师传》以及《密宗大成就者奇传》的说法是,龙树菩萨是被乐行王的太子用吉祥草割断头而圆寂的。

[8] 今四川省马尔康地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