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传净土法第6节课

第六课

下面我们继续学习《极乐愿文大疏》,也即学习往生极乐世界的四种因,因为此乃本论主要阐述的内容。前面讲了,对听闻佛法要有难得之想,以及对佛法要有恭敬之情,因为只有这样我们才能获得诸佛菩萨的加持。接下来是,律藏中说:“比丘日升起,乌鸦出叫声,农夫耕田地,猩猩皆啼哭,是故当精勤。”

“比丘日升起”,是指佛陀出现于世间。大家知道,当太阳的光芒照耀世界时,一切黑暗都被无余遣除,也自然带来万物复苏的蓬勃生机;同样,佛陀出世也能给世界带来种种圆满。

“乌鸦出叫声”,是指讲经说法的善知识宣说正法。此句比喻佛法住世,其中“乌鸦”代表善知识,“出叫声”代表善知识宣说佛法的声音。一般乌鸦在白天发出叫声,其声为“阿——阿——”,在佛教中“阿”代表无生,所以按照有些论典和上师的说法,乌鸦发出的是无生的法音。

“农夫耕田地”,表示具有福德的施主涌现。因为,农夫在田地播下种子后,就可以收获粮食;同样,施主在三宝的福田中播下善根的种子,就能获得快乐的果报。自古以来,任何善知识在弘法利生时,都有一些施主长者承事护持。在藏地,莲花生大士与静命论师来到雪域宣扬大乘佛法时,以国王赤松德赞为主的很多施主都发心护持佛法。

“猩猩皆啼哭”,表示此时魔众因不欢喜而制造违缘。善知识宣说佛法时会有种种违缘,弟子听闻佛法时也会有种种违缘,这是很自然的事。因为魔王波旬在这个时候非常不欢喜,故有违缘出现。魔王非常害怕众生从三界轮回中解脱,他唯一的工作就是对讲闻者或行持者制造障碍。

有些人想:我没有学佛时,身体也好、心情也舒畅、工作也顺利。为什么学佛之后违缘不断、障碍重重,经常出现各种坎坷?这是因为你即将获得般若波罗蜜多甚深境界的缘故。对魔众来讲,这是他们最害怕的事情,所以魔王要制造违缘。

法越深的时候,魔王的阻挠越大,此时修行人不但不应该对正法和上师起邪见,反而应该更加精进。有些窍诀里讲,在行持佛法的过程中,如果出现一些障碍,那就要了知这是魔王在制造违缘,此时如果能更加坚强,则一切魔军都会羞愧难当,自然也会远离。因此,作为大乘修行人应该清楚,修学佛法时肯定会有种种违缘,诸如身体生病、谣言四起或事业不顺,这些都是正常现象,所以我们一定要精进与坚强。

如今正是佛教趋于隐没之时,人们十分缺乏正法甘露,犹如遭受干渴逼迫一般。确实,释迦牟尼佛的佛法就像西山的太阳一样正趋于隐没,现在修行人越来越不守持戒律,高僧大德也纷纷示现圆寂;在这个时候,人们最缺乏精神上的安慰与快乐,尤其需要佛法,可以说就像遭受干渴逼迫的人对甘泉的渴求一样。

从表面上看,当今时代人们的物质生活水平明显提高,科学技术迅猛发展,可是这并未给众生带来内心的健康与快乐。如果人们的心理越来越不健康,那再丰富的物质生活也不能弥补内心的缺憾。现在,人类的善心越来越淡薄,道德水准急剧下滑,高尚行为极为稀少,由此人们的身心也将面临巨大的危机。最近出现的有毒奶粉等食品安全事件,就是不信因果、只考虑自己不考虑别人等道德观念淡薄的原因所致。

我觉得,恐怖分子并不是很可怕,本·拉登集团最多炸毁几栋房子,但是人类的道德水准整体下滑,这就非常危险。现实生活中,许多商人为了一己私利,大量制造有毒的产品让无数消费者消费,致使许多人都生活在恐怖的阴影中,甚至日常生活中的饮水,也变成了可怕的事情。前一段时间,在“第二届国际慈善论坛”上,有一个人发言说,现在大城市里70%的自来水都有毒素。听了他的报告,我喝开水时都有点害怕。实在说,现在人们吃的糖、喝的饮料等都没有安全感,原因就是发明者和制造商不信因果,无所顾忌地使用不清净的原料造成的。

可以说,现代人都生活在危险的深渊中,其根本原因就是因为人们缺乏佛法。如果有了佛法,最起码也能做到不害众生,因为佛法的基本内容就是不害众生,在此基础上大乘佛法还要饶益一切众生。所以,一个人如果学了佛法,那他的所作所为肯定会带有利他的成分,这样就不会制造对健康有害的产品。

所以我认为,当今人类理应以口干舌燥者渴求甘泉般的心态来希求佛法。确实,在当今时代,大乘佛法的教育是非常应机与适时的。如果没有这样的佛法教育,仅仅依靠法律的惩罚与高压的政策,那也不可能解决一切社会问题,最多只能摧毁一部分恶人。可是,在这样的环境中,造恶业的人必将不断涌现。因此,现在的人们特别需要佛法的慈悲教育。其实,佛教的理念不仅能带来现世的快乐,它对生生世世的安乐都有决定性的作用,所以我们应如至宝般珍惜。

值得庆幸的是,佛陀虽然已趣入涅槃,但佛陀化现的诸多善知识还在世间弘扬佛法,众生仍有接受佛法教育的机会。佛陀在《涅槃经》中说:“阿难莫哀伤,我于未来时,化为善知识,饶益汝等众。”当年世尊示现涅槃时,无量人天大众悲泪难抑,阿难尊者也很伤心。佛陀一边安慰阿难一边承诺说:“你们不要哀伤,我虽然在常执深重的众生面前示现涅槃,但是我并没有离开你们,将来我会以善知识的形相来度化你们这些有缘的众生。”可见,虽然我们没有缘分亲见如来的尊颜,但仍有福报聆听具有法相善知识的法音。所以,无论善知识是显现圣者相还是凡夫相,我们都要将他看作佛的化身。

《金刚帐续》也有类似的教证,云:“未来末世时,我现凡夫相,现种种方便,上师金刚持,勿观为别体。”意思是说,在未来的末法时代,我(金刚持)将示现凡夫相,以种种方便来度化众生;凡夫肯定不是十全十美,肯定有贪嗔痴等烦恼过患,因此上师显现上也会有各种示现,但我们千万不要把他看作凡夫,实际上他跟金刚持如来没有任何差别。

所以弟子应该把上师当作佛,而不应该把他看作一个普通的人。我认为,现在很多人在依止善知识的方法上有问题,尤其是部分女弟子,她们并非以信心来依止上师。也许刚开始对上师还有点信心,但是信心逐渐变成贪心,之后贪心变成嫉妒心,再后来就生起嗔恨心,嗔恨以后就伤心,伤心以后就退心,接着就大胆地毁谤上师。可见这样依师的方法非常不好。如果我们能以清净的心行来依止上师,那依靠上师的教言我们就能获得出世间的利益,这是任何世间人都无法比拟的。所以,大家千万不能将感情与信心混为一谈,否则就会给自己带来痛苦,甚至会对佛法产生厌离心和邪见,这样就非常不好。

当然作为凡夫人,要完全把上师看作佛也有一定的困难,但至少要想:上师口中说的就是释迦牟尼佛的教法,这极其难得,所以上师对我的恩德并非世间恩德所能比拟。从世间来讲,父母对我们的恩德最大,但双亲最多能给我们带来暂时的世间圆满,而出世间抑或生生世世的利益则丝毫不能赐予。所以对真正获得法恩的弟子来讲,即使听到上师的名号也会热泪盈眶,内心中的感恩之情就更难以言表。如果我们对上师也有如此感恩戴德之心,那一定会获得诸佛菩萨的加持。就像在阳光和火绒之间如果有火镜,就会引燃火绒一样;同样的道理,上师的加持就是连接三宝和弟子之间的火镜,人们也极其需要这种加持。但是,如果自己没有善巧依止,那就不可能获得上师的加持,这不得不引起我们的注意。

而在此时,我们既不需要百般辛勤、花费资财,也不需要患得患失,正如所谓的“佛已来到门前”,救护所化众生的利他佛子——殊胜上师们已经把佛法送到你的门前。的确,我们并不需要像前辈高僧大德那样,越过千山万水,甚至赴刀山下火海,也不需要花费很多钱财与精力,依靠自身的福报和上师的慈悲摄受,大家皆能轻而易举获得正法。确实,不管是在座的道友也好,或者是城市里面通过光盘等来接受佛法的佛友,大家得到佛法都非常容易。

看过前辈高僧大德传记的人都清楚,他们为了一句一偈的佛法发了什么样的心、经历了什么样的苦行;而我们现在,既不用付出这样的代价,也不用担心得不到正法。但以前并不是这样,即使你走七八百里路来到上师面前,上师也不一定给你传法,可见求取正法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当年,达摩祖师在少林寺终日面壁不语,神光远道而来求取正法,但却没有得到任何教诲。在寒冬腊月的一个夜晚,大雪不停地下,神光一晚站立不动,第二天积雪没过膝盖。达摩祖师怜悯地问:你一直站在雪中,是为了什么?神光含泪说道:希望您大发慈悲,为我宣说甘露妙法。达摩祖师说:诸佛历经多劫苦行才获得无上妙道,以你这样的小德行、小智慧,就想轻而易举获得妙法,恐怕只是徒劳辛苦。听到祖师的诲励后,神光取刀自断左臂,并将断臂置于祖师前。达摩祖师知道他是法器,于是慈悲摄受了他,并赐名慧可。

相比之下,现在人对佛法的希求心极其缺乏,他们没有这样的想法:“正法非常难得,我一定要求得正法。”“如果能听一堂课,那是多么令人欢喜的事啊!”这是因为,现在很多上师宣讲的法,通过网络、光碟都很容易得到,这样听法者就不会觉得佛法难得,自然也就不知道珍惜,所以我觉得太方便了也有它的负作用。其实正法非常难得,听一堂课花多少钱也值得。但现在人非常颠倒,他们在没有意义的事上大把花钱,比如花几百元看一场体育比赛,但如果叫他花几百元听一堂法,可能就没有人愿意去。

以前,法王如意宝去美国时,曾在华盛顿一个中心讲了七天法。当时听法者每天都要交费,一位在美国打工的中国姑娘听了六天法后钱就不够了,因为她对佛法极为渴求,所以我们就帮她圆满了最后一天的闻法。如果我们的听法每天都要交费,可能大家会更珍惜。但现在大家闻法非常容易,这样就不容易生起难得之心,所以希望大家以后都能珍惜闻法的机会,这非常重要。

确实,现在我们基本上是“送货到门,服务到家”。但当好心的道友把刻好的光碟、印好的书送到每个学员家门口的时候,有些人不知是信心不大,还是习气太深,只听他们在屋里面说:“等一等,我还要洗脸,我还要打扮一下,你过一会儿再进来。”这样就不太好。

对每一个众生来讲,佛法都能给他带来极大的利益,哪怕只学到里面的部分内容,也能让自他乃至整个社会得到真实的帮助。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我们才竭力向各位推荐佛法,但有些人偏偏不愿意接受。可能就像广告打得越多人们越担心是假货一样,比如售货员对着顾客高呼:“来来来!便宜得很!”顾客却非常担心,这是不是假冒伪劣产品?现在法本、光盘经常追着大家,所以有些人也拼命往后退,其实他们的相续非常干渴,佛法的滋润一点也没有,非常可怜。

这说明,昔日哲革国王之女金鬘公主梦境授记的时代真正到来了。以前金鬘公主做了授记末法时代的几个梦,其中一个梦是这样的:一股澄清的泉水一边追着一匹干渴的马,一边说:“请你喝吧!喝一口吧。”但是,这匹马不但不喝反而拼命地逃跑。其中,澄清的泉水代表上师,干渴的马代表弟子。此梦象征,在末法时代的时候,上师非常想让弟子得到佛法的甘露,但弟子一直躲避上师、不愿意听法。有些弟子给上师打电话,一听到上师问“你听法没有”就马上转变话题:“上师身体怎么样?……”金鬘公主这个梦准确授记末法时代会出现这种恶相,以前上师如意宝也经常引用这个公案来批评这些不如法的现象。

因此,我们既不能将上师看作是漂泊者,也不能试探上师。如谚语所说:“不应将自己的事当成别人的事一样。”其实上师在各地弘扬佛法时,他内心的想法就是利益众生,但有些弟子却将上师看成乞丐,还有些人去试探上师,想看上师到底讲得怎么样。他们根本不知听上师传法是自己的事情,反而把自己的事当作别人的事。其实,这就像吃饭本来是为了滋养自己的身体,但却偏偏说这完全是为了照顾别人的面子一样可笑。

很多人都是这样:“上师,既然您特别想让我听法,那看在您的面子上,我还是听几堂课。”这就像为了老师学生才学习一样荒唐,其实老师辛辛苦苦教育学生,目的就是为了学生能成为有智慧的人。学院大多数道友闻思修行的兴趣很浓厚,这一点我非常满意。但有个别人经常在法师面前讨价还价:“法师,我身体不好,可不可以不听课?”一听说可以不听课就高兴得不得了:“法师太慈悲了!我可以不听课了!”真是着魔了。

这里所讲的道理非常重要,因为它涉及传法者和听法者之间的一些具体情况。现实生活中,很多人都觉得自己很聪明,但对一些很简单的佛理都弄不清楚,甚至完全搞错。所以在学了这样的道理之后,大家要经常观察自己,看闻法到底是法师的事还是自己的事?如果是自己的事,那听每一堂法都应感谢法师,不应该像某些人那样:“我已听了一堂课,你为什么不高兴?”“我已经在你面前听了那么多堂课,你还对我这样!”有些人的表情和行为非常不如法,以后一定要改过来。

如今佛陀已不住世,声闻阿罗汉也纷纷示现圆寂,前辈高僧大德也都前往其他刹土度化众生,那我们不在具有缘分的善知识面前求法,又向谁求呢?世尊也曾在《般若摄颂》中说:“佛诸法依善知识,具胜功德如来语。”的确,要获得佛陀所传的一切法都必须依靠善知识,并不是只有三分之一或一半需要依靠,而其他就不需要,因为此乃具殊胜功德的释迦牟尼佛亲口宣说。

当然,如果是一个虚伪狡诈者,那就另当别论。有些上师别有用心,他有其他不可告人的目的,也即对众生并无利益之心,只是为了达到私人目的。他们唯以善知识的形相来欺骗众生,或者把佛法作为幌子来引诱众生。那这样的话,我们不去依止他也是可以的。如果真正遇到了这样的上师,那我们就可以讲一大堆理由:今天病了,明天不舒服,等等。但如果上师的目的是让众生获得佛法的利益,在这样的上师面前,我们就不应该以各种借口来斩断自己学法的因缘。

如今,信仰佛教的人本来就少,而大多数佛教徒又只在形象上皈依,很少有人真正学习佛法;如果没有学习,那也不可能通达佛法,所以真正了解佛法的人非常罕见。藏地大多数道场都有闻思修行的良好传统,这非常好,我希望汉地寺院今后也要讲经说法。如果没有讲经说法,那不管是出家人还是在家人,他对佛法的了解肯定非常欠缺;如果不了解佛法,那持戒、修定、发慧也是不可能的事情,利益众生就更是天方夜谭了!

所以,即使是屠夫拥有一句佛法,也应当向他请求,因为粪秽当中也可能有如意宝。其实,一个人表面上怎么样并不是很关键,最主要的是他相续中要有大慈大悲心,以及他的传承要清净。如果有这样的人,即使他在形相上是屠夫、妓女,那我们也应在他面前求法。

据《佛说大乘庄严宝王经》中记载,除盖障菩萨问释迦牟尼佛:何处能求得六字真言的传承?佛陀说:波罗奈大城有一法师,他常受持六字大明陀罗尼,但这位法师看起来行为并不是很如法,你见到他时千万不要分别好坏,唯应以恭敬心来祈求佛法。除盖障菩萨与无量眷众来到波罗奈大城,他们见到法师戒行缺犯,蓄有妻儿,而且法衣上还沾有大小便。但是,除盖障菩萨将法师作本师想,一心祈求观音心咒的传承,后来观世音菩萨亲自显现在虚空中,要求法师给除盖障菩萨传授六字大明咒,除盖障菩萨就这样获得了观音心咒法要。

既然我们需要的是正法,那人好与坏又有何妨呢?但有些人偏偏这样想:“这个上师长得很难看,那个上师穿的衣服不好看,这个上师走路不太好看,我一定要找一位漂漂亮亮的上师。”其实这并不是很重要,因为你需要的是法,并不是人,就像蜜蜂需要的是蜂蜜,花朵美与不美都无妨一样。

在这方面,往昔的诸佛是我们学习的榜样,因为他们哪怕是外道仙人拥有一句正法教言也要前去请求,并对其十分恭敬。经中有这样一则公案:以前佛陀因地转生为一位国王,一次他对众人宣布:谁愿为我宣说佛法?我可将全部财产悉数赐予他。有一位婆罗门说:我有佛法,但是谁想得到它,谁就必须在自己身上剜燃千灯作为供养,否则我就不会为他宣说。于是国王便在身上做了一千盏灯以表供养,最后他也获得了四句偈,即:“积际必尽,高际必堕,聚际必散,生际必死。”表面上看,这只是宣说无常的简单法要,但菩萨却愿以生命为代价来换取,由此可见菩萨于法的殷重之心。

还有一世,佛陀转生为婆罗门子,名叫喜法。他素喜清净戒律,又具足善法,故而声名远播。当时一个婆罗门对喜法说:你如果能跳入火坑,我就可以给你传授佛法。喜法将火坑准备好后,站在火坑边上请婆罗门传法,婆罗门给他传了一个偈颂:“恒喜行布施,恒受清净戒,精勤修善法,以智得胜法。”得到此偈后,喜法纵身跳入火坑……

跟佛陀因地及诸多高僧大德求法的精神相比,我们现在还差得很远。佛陀为了四句偈可以在身上剜燃千灯,而我们为了一部大法,连扎一针的苦行都不愿意承受,这说明对正法根本没有兴趣,自然所获得的成就也就可想而知了。

概括起来,这也就是所谓的“依法不依人”之义。本来应该依法不依人,但现在很多人却依人不依法。只是听说某位上师很有名气,大家就拼命去依止,而真正具有传承、戒律也极为清净的上师,人们却不愿依止。末法时代就这样可悲!

在这里需要特别说明的是,现在能有听受宣说往生极乐世界之因的经典及如此甚深发愿文的时机,完全是往昔承事诸佛等善业感召的。的确,在座的各位因缘非常好,因为大家都能共同学习,宣说往生极乐世界四因的诸如《弥陀经》之类的甚深经典,以及乔美仁波切亲口宣说的具甚深加持的《极乐愿文》。但这种因缘并非平白无故而来,也绝不是偶然的机会上师也传了、我们也听了;这完全是往昔承事供养诸佛、依止众多善知识、值遇无上大乘妙法,以及再再发下胜愿等善根成熟后才现前的。所以大家应生起无比的欢喜、珍惜之情,也应再再引发难得之想与精进、专注的意乐,乃至上师所讲的一字一句都应牢牢记在心间,并如理如法地行持。

如续部中说:“当对数百劫之中,罕见正法生欢喜,欲求解脱功德者,切莫寻求世间事。”意谓:我们应对在百千万劫中也难以遇到的正法,生起诸如盲人见到色法、贫者获得如意宝、渴者遇到甘泉一样的欢喜心,欲求解脱功德的人,在有生之年切切不要追逐没有意义的世间八法。现在很多人都把时间浪费在看电视、聊天、喝茶等,对今生来世一点意义都没有的琐事上,这实在可惜。

续部中又说:“成千上万无数劫,偶尔可遇佛出世,为使将来不后悔,诸善男子喜闻法!”意谓:在成千上万的无数劫中,偶尔才能值遇佛陀出世转法轮,既然现在已经拥有这么好的因缘,那为了将来临死时不后悔,诸位善男子就应以欢喜心来听闻佛法。

在学院降魔洲,有些道友闻法已经很多年了,虽然我讲得不好,但他们这样的闻法还是很值得随喜。记得最早的一批闻法者是从1988年开始在我面前听法的,到现在已经二十年了,这不是一天两天,而是二十年如一日地闻法。现在有些人听了一堂课就大做广告:“我今天听了一堂法,收获很不错!”因为他们以前从未接触过佛法,所以听一堂课也觉得很了不起,还到处发信息。其实听一堂课并没有什么了不起,不过对有些人来讲,听一堂课也不容易,因为这要过很多的关。

《宝积经》亦云:“佛陀出世及住世,信仰佛教皆难得,人身亦为难得故,当于佛法倍精进。”意谓:佛陀出世、佛法住世和信仰佛教都非常难得,而获得人身也极为难得,所以在有了这些殊胜因缘的时候,我们一定要精进学习佛法。

《妙法莲华经》云:“无量无数劫,闻是法亦难,能听是法者,斯人亦复难。”意思是说,在无量无数劫中,听闻《妙法莲华经》的机会非常难得,能听闻此法的人也极为难得。同样,所听闻之净土法与能听者也如是难得。

我经常这样想,现在大家能拥有这么多人共同学完一部完整佛法的殊胜机会,这对我们一生来讲非常难得。打个比方,如果在座的道友以前都没有读过书,那自然现在全是文盲,这在世间来讲也非常可怜,以此也可看出学习世间文化所具有的价值;同样的道理,如果在座的各位现在都没有学习佛法,那将来全会变成恶趣众生,这是更长久的可怜。因此,今生不管是听得懂也好、听不懂也好,或者说考得好也好、考不好也好,大家都要认真听闻。因为,听闻佛法的功德与价值远远超过世间一切。

世间当中,有些人认为金钱很重要,有些人认为才华很重要……有各种各样的价值观;但当我们虑之长远,也即真正从漫长轮回的角度来考虑的话,我们就会坚信:大家这样共同听受佛法才最为重要。确实我本人一直认为,听闻佛法或传授佛法才是一生中最有意义的事情,这么多年来我的生活也一直这样度过。虽然命运难以把捉,但我仍将在闻思修行或传讲佛法的状态中离开人间,当作自己此生最大的愿望。

所以,我非常希望道友们不要将闻思修行看作人生暂时的历程,而应把它当作毕生的事业,也即活到老学到老、也修到老,这样我们的人生才会有真实的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