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暖的怀抱

他每天都要接受无数次拥抱——起床之后从床移到椅子上,从寝室到教室,从教室到食堂,上厕所……他的每一个行动,都是被别人抱着去的。

 

三岁那年,他被确诊为先天性脆骨病,他身上的每一块骨头,都像瓷器一样易碎,像稻草一样易折,从此,他再也没能下过地自己行走。他的每一个动作,都倚靠别人帮助来完成,而因为骨头太脆弱,既不能背,也不能抬。只能用双手轻轻地环抱在怀中。

 

他是在妈妈的怀抱中长大的。爸爸在外面打工养家。他的生活,全靠母亲照顾。每天,母亲抱着他洗脸,抱着他上厕所,抱着他洗澡,抱着他出门晒太阳,抱着他一次次上医院,后来,又每天抱着他去学校,等到放学时再赶到学校抱他回家。

 

他考上了离家很远的一所高中,按照规定,学生都要住校,而他这样一个生活难以自理的学生,该怎么办呢?班上的15名男生,从妈妈的怀抱里,将他接了过去。

 

可是,被妈妈抱惯了的他,却怎么也不习惯被与自己同龄的伙伴抱,他感到难为情,同时,也担心同学们根本抱不动他。虽然因为身体畸形,他只有六七十斤重,但对刚上高中的同学们来说,这还是显得有点沉重。

 

男同学们热情地向他张开了怀抱。

 

最壮实的几个男生,和他住在了同一个寝室,以帮助他的起居。他们抱他上下床,抱他坐到自习桌前,抱他洗脸洗脚。抱他上厕所,抱他去教室。

 

教室里,他的座位,前后左右都是男生,这样,只要他有事,任何一个男同学,可以就近抱起他。下课了,他们抱他去上厕所;外面阳光朗照,他们抱着他去走廊晒太阳;上体育课,他们也不忘记他,将他抱到体育场,他无法上体育课,就坐在一边,为同学们呐喊加油;吃饭的时候,他们抱他去食堂,而女同学会帮他排队打好饭菜;下雨的时候,他们抱着他从教室到寝室,或者从寝室到教室,旁边会撑着好几把伞。

 

有时候,班级集体外出活动,那就是一场拥抱接力,一个男孩抱一段路,另一个男孩再抱一段路。他的路,不在脚下,而是由每一个男生的怀抱连接起来的。

 

他上学迟,比同学的年龄都大,他们喊他哥。他们都是他的兄弟。

 

高考成绩出来了,他们考得很好。填志愿的时候,有好几位男生表示,要和他填同一所学校,他们希望能继续在一起。

 

他们的事情,被媒体获悉。记者采访的时候,他笑得无比灿烂。脆弱不堪的骨头,佝偻变形的躯体,疾病带来的痛楚,困顿窘迫的家庭……他都只字未提,他一遍遍提及他的13位兄弟的胸膛,和他们并不结实却宽厚的怀抱。他说,每天我都能获得几十个温暖的拥抱,还有比这更幸福的事情吗?

有人走了过来,向他张开双臂。他的笑容,无比灿烂,无比满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