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生的因果报应

早在2000年前,古希腊哲学家苏格拉底把“能认识自己”看作是人的最高智慧。自以为很聪明的人类虽然能在现代科学仪器的帮助下看清大到宇宙小到原子的物质世界,却不能真正地认识自己,认识自己的人生乃至生活中的方方面面,不懂得畏敬生命,爱惜生命。当业障现前时,却仍然在疑问、在痛恨,以为自己没做过亏心事却为什么会有这么惨痛的事情发生?下面就有一个真实的故事:关于杀生遭受因果报应的实例。 

2009年阴历6月15日,是弥陀大愿菩萨往生八周年纪念日,法师带领大众去崂山水库放生。我有幸和周老先生同车前往。一直听说周老先生在法师的接引下念佛拜佛,治好十几年的病痛,现在终于有机会亲自听他讲述短短26天的奇迹过程。 

周老先生,是青岛市夏庄镇安乐村一位地道忠厚的老农民,60多岁。十几年前突然得上了一种怪病,全身长出鳞片式的皮癣,奇痒无比。每天撕心裂肺地抓挠,让周老汉生不如死。  

自己遭罪不说,一家人也为他愁眉不展,唉声连连。去过好几家医院查验,医院说这是罕见的一种皮肤病,几乎是下了绝症令,钱花了不少不仅没减少片刻痛苦,反而有所增加——这时车里有了片刻的却极深的静默。周老先生一时沉浸在那段痛苦的经历中,朴实的方言中带着让人不忍的无奈和绝望。 

我注视着周老先生,引开话题,提起他可爱的孙女和和睦的家庭。我说:“大爷您大福报啊,遇到慈悲的师父,指引您脱离痛苦,享受天伦之乐。看!您一家人念佛,一家人一起跟着师父放生,我们都好羡慕您呢!”周老先生开心地笑了,真诚的说:“是啊,幸亏是邻居的一位老大姐,她是念佛人,她看我痛苦,告诉我,村边刚建立了一个道场,不妨去那边求师父看看。我真的是非常感恩呢。” 

周老先生带着一种死马当作活马医的心态,去了安乐阁。也是他和师父的缘分不浅,为了道场每天奔波忙碌的师父一般是不在的。老先生去时,护持道场和念佛的居士们人员齐全,师父也正在那里。老先生将自己的痛苦描述给师父,并说:医院说这是罕见的牛皮癣,治不好的。如果阿弥陀佛让我好了,我也信他,也念佛。 

师父微笑着说:老先生,您这不是皮肤病,您年轻的时候是不是杀了不少蛇?老先生很理直气壮地说:是啊,只要见蛇就打啊,可打了不少呢!师父说:您杀了人家,人家遭受多大的痛苦啊,能不找您报仇吗?阿弥陀佛确实能救您,可是就看您自己是不是真信,是不是真正地痛下决心去做。 

被病魔折磨的老先生在师父的慈悲摄受下,有了清净的发心,表示一定配合师父将病治好。师父开始教老先生念:南无大慈大悲地藏王菩萨。可是老先生却怎么也学不会。教了十几次也没念出完整的地藏王佛号。师父说,您就用无比的信心去念“阿弥陀佛”四字佛号吧。并带领在场的居士们为老先生念佛回向。师父嘱咐老先生回家念佛拜佛,回向给冤亲债主,并下决心一定不能再杀生。 

又是吉祥的放生日。周老先生带领全家去参加。怀着感恩心情的老先生,当众撩起衣服,让大家看他身上胳膊上,说念佛的第十天,身上的鳞癣好了60%,每天都半簸箕的往外清扫鳞癣,也终于享受到身体原本的健康和快乐。 

周老先生念佛的事迹,现身说法,一时轰动了邻里乡间,朴实憨厚的村人们开始来道场拜佛,并慢慢地被感化着,一起参加放生法会。在三百多人面前,老先生再次撩起衣服,让大家看他的身体,胳膊、脖子和上身几乎看不到鳞癣,只在中腿至小腿还有没退净的癣皮。老人激动地跟大家说,今天是第26天,已经好了80%!在场的人们为他鼓掌,同时也增上了念佛的信心。 

周老先生用朴实的方言告诉大家:“一定要相信,一定要正信,没有别的,就是正信!”正信两个字说得铿锵有力,掷地有声。并伸出双手,让大家看他的指甲,说,“看,像什么?像不像蛇头啊?”大家围着观看,都很惊讶,双手十指,每个指甲长成的形状确实是昂头张嘴的蛇头,彷佛怀着仇恨想吞噬着什么!真是不可思议! 

杀生的果报真是可怕,这种活生生的现实让人目瞪口呆!我问老先生:“这指甲以前就是这样的吗?”老先生说以前的指甲非常正常,就是身上长了鳞癣后,指甲也跟着成了这个形状——手指甲是蛇头的形状,脚趾甲像是蛇尾的形状—有规律的顺着一边倒。周老先生开心地说,“以前指甲都不敢动,疼得没法说,现在,你看,两个小拇指的指甲就要脱落了,你看!”他轻轻一碰小拇指甲,果然那恐怖的指甲蝉蜕般的即将剥落。我颤抖着手和心,将老先生的指甲用数码相机拍摄下来,以便日后当做实证材料,增加同修们的信心。 

在回返的路上,我特地和老先生再次同坐一辆车,我觉得好像是未完待续,仍然追着老先生,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想得到点什么。后来,竟然傻傻地问出一句:“周大爷,您念佛今天是第26天了,还有什么感悟啊?”周老先生神情凝重,激动起来:“这感悟可深了,太大了,也不是能说出来的,就是正信!正信!”语调深长,很深长…… 

因果的纤细和不爽,令人在听闻周老先生的事情后,除了有一种不忍的沉重感外,更多了一份警惕:因果不是不报,只是时候未到!  

来源: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