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畜牧大亨不敢吃牛肉!那你呢?

出生于蒙大拿传统农场家庭的李曼,经营李曼农场长达二十年,熟知畜牧业运作体系。1979罹患脊椎肿瘤后,毅然决定结束农场生涯,进军全国农人联盟担任法案公关,曾发起蒙大拿农人联盟;并曾担任人道对待动物协会“良心饮食运动”领导人、超越牛肉联盟常务董事、国际素食联盟及国际拯救地球联盟主席。他最重要的贡献,为推动美国通过“全国有机食品生产条例”,造就有机饮食观念的蓬勃发展。现任“永续未来之声”(Voice for a Viable Future)创办人兼总执行。 

我是一个第四代的酪农业者兼农场主人,在蒙大拿州一个酪农场里长大,并且在那儿经营一家肉畜养殖场达二十年之久,关于这个国家的牲口是如何被饲养长大,肉类又是怎样被制造出来,我可是知道得比谁都清楚。如今,我是国际素食联盟的主席!当然,我也曾经跟旁边那个家伙一样热爱享用我的牛排,不过,如果你和我一样清楚知道这些牛排是由什么变来的,以及它们会对你产生什么影响,你大概就会和我一样成为一位素食者了!还有,不管你相不相信,身为一个完全不碰任何动物性食品的纯素者,现在的我比以往享受到更多“吃”的乐趣。如果你是一个身在美国的肉食者,我想你有权利知道,你跟你所吃下肚的牛其实有著某些共通点,那就是——它们也吃肉! 

当一只牛被屠宰时,它全身大约有一半左右的重量不会进入人类的肚子:包括胃肠、内脏、头部、四蹄、角,还有骨头和血。这些人类不吃的部位都被倒入牲畜处理的巨型研磨机中,此外,凡是农场里发现生病的牛或其它牲畜,下场也是一样,只不过病畜是整只一起丢下去。牲畜处理是一个年营业额高达24亿美金的产业,每年要处理2,000万吨重的动物死尸。在美国,动物的尸体不论是被瘟疫蹂躏得多么面目全非,或是被癌症折磨得多么不成兽形,还是多么极尽的腐败肮脏,牲畜处理业者都会张开双臂欢迎它们。 

除了农场牲口外,牲畜处理业者的另一个主要处理对象,就是安乐死的宠物——每年都有600万到700万的猫咪和小狗在动物收容所里结束生命。

最后,巨型研磨机里的成员还要加上被动物防制机构捕捉并安乐死的动物,以及捕狗大队沿街捕杀的牺牲者。 

19978月,牛只海棉样脑病变(即俗称的狂牛症)疫情逐渐扩散,为了因应民众日益高升的惶恐,美国食品药物管理局(FDA)发布了一项新法规,明文禁止用“反刍蛋白质”(以反刍动物炼成的蛋白质)来喂养反刍动物,因此,就这道禁令被实际执行的程度来看,我们再也不能把牛变成“同类相食”的动物了! 

他们将不用再吃牛、绵羊或山羊的尸体,不过他们仍然狼吞虎咽着与自己同种的动物尸体所磨制的饲料,包括死马、死狗、死猫、死猪、死鸡、死火鸡,还有他们的血和排泄物。全美国9,000万只肉牛里,大约有75%的牛仍旧被喂以动物尸身加工炼制的饲料来“加强营养”。 

在饲料中掺用动物的排泄物是非常普遍的情况,因为牲口业者发现,要处理他们产业每年所制造的1.6亿吨牲口废物,这是最有效的方法——阿肯色州的农场每年平均要喂牛吃超过50吨的鸡粪。 

“美国新闻与世界报导”曾报导过一个阿肯色州的牧场主人,说他最近才购得一批由当地鸡农在鸡舍地板上收集到的鸡粪,重达745吨!他把这些鸡粪和少量的黄豆壳混合后,喂给他的800头牲口,好让这些牛能够“肥得像一颗颗奶油球!”他进一步解释道:“如果我没有这些鸡粪,就得卖掉一半的牲口,因为其他的饲料实在太贵了!”了解了吗?

如果你是一个肉食者,这就是你的食物所吃的东西!吃下生病或不健康动物的肉,对人类致病的程度有多严重,我们所知并不完全,但我们清楚知道,有些疾病(例如狂犬病)的确会经由宿主动物传染给人类;此外,一般的食物中毒多由常见的“出血性大肠杆菌”这类微生物所引起,只要食物受到排泄物污染,就会造成中毒,每年平均有9,000个美国人因此死亡,而大约有80%的食物中毒事件是由腐败的肉类所引致。 

如今,我们还知道,狂牛症不仅能“跨物种”传染,还能在人体内创造出新的变种病菌,引发足以破坏脑部并致人死命的贾库氏症(就是人类狂牛症)。 

要如何确定我们的选择是正确的呢?那就得从认识事实开始了! 

摘自:柿子文化《红色牧人的绿色旅程》,作者霍华李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