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草为何已过时

“我花了好久的时间,才把牛仔裤上的血迹洗掉。在旅馆房间的洗手盆边搓洗着裤子上的血迹,我再也控制不住情绪大哭起来。我实在不明白,人们怎能对这个残酷行业背后所造成的苦难视而不见”——亚洲善待动物组织调查人员从一间中国北方的皮草养殖场回来后,这么跟我说。近年来,中国已经成为了世界上最大的皮草出口国。 

可能很多人都还记得一月份时的“香港国际毛皮时装展览会”。参加Designers Love Fur活动的时装设计师——包括张国威、张路路、林树彬、刘志华等人——明显与今日走在时尚尖端的消费者脱节。 

恕我直言,世界上绝对没有任何方法,可以人道地将动物的皮从他们身上剥下来。亚洲善待动物组织的成员和我去过中国许多皮草养殖场和市场,我们所见到的,只有无尽的痛苦和折磨。 

当善待动物组织调查人员抵达最近造访的一间皮草养殖场时,首先引起她注意的,就是阵阵恶臭──那是一种令人作呕的,由尿液、粪便、鲜血,及曝晒在阳光下刚剥下的皮,所混合而成的气味。 

上百只狐狸被分别关在笼子里,通通都是比那些狐狸身体大不了多少的铁笼。皮草养殖场内没有一个地方不是污秽不堪的。笼子下遍布的是结了冰的尿液和粪便,层层堆叠。许多动物没有食物,没有饮水。 

有些狐狸因被孤独地囚禁在笼中,并被剥夺了一切,致使他们彻底发疯,而不断在笼内跳着绕圈,或以身体撞击笼子一侧。皮草行业对大部分人而言,第一个想到的大概是动物们所经历的可怕的屠杀过程。很少人会想到,这些动物其实还遭受着精神上的折磨,他们不得不忍受令人麻木的乏味、无视和孤寂。日复一日,数月至数年不等,直至走到生命的终点。

身为一名调查人员,你的心理承受能力将受到强大的挑战。“每次出发前往皮草养殖场前,我都必须振作起来。我必须接受事实,想着自己即将目睹的痛苦,并且告诉自己,我什么都不能做。同时,我还不得不担心自己的人身安全。” 

善待动物组织调查人员看到这间皮草养殖场的狐狸,普遍死于两种宰杀方式:他们不是被打死,就是被电击而死,而这取决于当时有几名工人在场。如果只有一个工人,那么狐狸会被活生生打死;但如若使用电击,就需要两名工人操作──其中一名把狐狸固定在电击台上,另一名把电击棒放置在动物的脸部和肛门周围。 

电击瞬间所传送出电流直抵动物的心脏,使其瘫痪。但电击并不会使得大脑功能停止。若是动物在尚未被打昏前就受到电击,他们要经历的是令人粉身碎骨、痛苦难忍的折磨,正如典型性心脏病发一样──这一切痛苦会持续至他们心脏停止跳动为止。 

此时我正完成工作,把长达数小时的调查视频编辑成短片,好让消费者观看。因此,我提笔写下这些感慨。我不停思索,是否有一天,当我再次拜访皮草养殖场时,会发现动物不再受苦。但当然,真正的胜利,应是终有一天所有的皮草养殖场都不复存在。 

在此,我要向还穿着皮草的人,以及还使用皮草的设计师喊话,看看皮草养殖场上的动物是如何在铁笼内焦躁地来回踱步,继而被棍击,然后活生生地剥皮。看过了这些场面后,再决定你是否还有办法对这些动物的苦难视而不见,亦或是你已准备好加入数百万富有同情心的消费者,永远对皮草说不。

 来源:中国素食文化传播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