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傻瓜遇见疯子——关于电影《诡辩:杀猫的艺术》

曾几何时,“艺术”已经不再是保证能令人赏心悦目的东西了。一般大众谈论起艺术,总不免带点讽刺的口气。曾经看过一个笑话,某甲问:“什么是艺术?”某乙答:“看见我的狗刚拉的一团屎了吗?那就是艺术。”某甲摇头说:“不对,那还不算艺术。不过如果我把这团狗屎裱在画框里,那才是真正的艺术。” 这虽然是个笑话,但是如果按照最为广义的定义,画框里的狗屎的确算是艺术品。英文的art 源自拉丁文ars,大概可以理解为“排列、安排”之意。如此定义起来,狗屎安排进画框岂不是艺术呢?

艺术品越来越表现出世俗习惯大相庭径的意趣,艺术家也往往与疯子挂上钩。大画家凡高就是个世俗意义上的疯子。他曾经割下一只耳朵向女人求爱,并作画纪念。如果他活在今天,不但纪念割耳的画是艺术品,割耳的行动本身也算得上是行为艺术。但是普通观众对于这类行为艺术的态度就可想而知,既便不是公然反对,少不得也要皱一皱眉头。其实凡高割耳伤的是自己,对这种自残行为社会虽然不鼓励,但尚能宽容。但有些所谓的行为艺术,不仅违反法律,而且赤裸裸地体现出人性中残忍的一面,这就要招来公众的强烈谴责了。发生在多伦多的杀猫事件就是如此。

事情发生在2001年。三个多伦多的年青人抓住了一只无主的野猫,并对它施以酷刑,将可怜的猫儿折磨致死。这三人先是把猫吊起来,开堂破肚,又扯掉一只猫耳,挖出一只猫眼。这一切都是在猫儿活的时候做下的。这三人将全部迫害过程拍成录相,录相中可以听见三个人在折磨猫儿的时候并没有表露出丝毫同情心,反而欣赏这幕惨剧。三人的姓名为Jesse Power、Anthony Wennekers、和Matt Kaczorowski,被害的猫后来被取名 Kensington。

杀猫事件被媒体报道后,引起社会的强烈反响。不但保护动物组织,普通人也难以容忍这种恶行。这三人后来都被判刑。因为他们的行为极其残忍,法官判了法律许可范围内的重刑:90天监狱监禁,再加18个月家中服刑。根据现有法律,虐待动物的最高刑罚是要么监禁六个月,要么罚款2000元。检方认为判刑还是太轻,法官则表示,如果认为刑罚不够重,那就得找国会修改法律了,法院无能为力。后来参议院的确重新检讨了有关保护动物的法律,并考虑将最高罚款提高到一万元,或者刑期增加到五年。

三个年青人的虐猫行为动机何在呢?其中一个解释就是——艺术!三人中其中一位Jesse Power是安省艺术学院(OCA)的学生。他辩解说这段杀猫录相是一个艺术作业。荒唐的是Jesse Power还宣称自己是个素食主义者兼动物权益鼓吹者,拍摄这段录相是为了揭露人类社会在动物权益问题上的虚伪性,因为人一方面要吃某些动物比如猪牛鸡等,另一方面却对别的动物宠爱有加,比如猫。

Jesse Power的解释虽然不被法官和一般公众所接受,就连他所在的艺术学校也将他除名,但是杀猫案却引起了另外一些人的兴趣。本国的几位电影工作者认为这是一个值得探讨的题材,于是进行了深入采访,并制作出一部长达90分钟的纪录片《诡辩:杀猫的艺术》(Casuistry: The Art Of Killing A Cat)。影片不但采访了杀猫案的三位青年,还采访了负责调查的警察、动物保护组织、艺术家、记者以及一般公众。影片导演是Zev Asher。

不料这部电影也与杀猫事件本身一样,在社会上引起极大的负面效应。2005年的多伦多电影节上,这部电影是参展影片之一。于是一早就有动物保护组织向电影节提出抗议,要求组织者把这部片子撤下来。电影节组织拒绝了这一要求,表示这部电影处理了一个难度很高的主题,电影工作者应该有表达的自由,这本是电影节的主旨。

随后几个主要报纸都报道了这件事,几位专栏作家也撰文猛批。《太阳报》一篇评论感叹:杀猫的电影能够拿到电影节上去放,可见人类的猎奇心理到了何种变态程度,恐怕世界末日也不远了。《多伦多星报》的一篇文章则赞同动物保护组织的观点:不管电影里说了什么,这样郑重其事地为杀猫事件拍摄电影,本身就是对杀猫行为的一种肯定。专栏作家还算理智,只是拿笔战斗,一些愤怒的市民则更加直接。选中这部电影参展的电影节组织者Sean Farnel接到了一个死亡威胁电话,一位匿名妇女声称总有一天要把Sean Farnel也活剥了并且拿刀剜出眼睛。

不过随后《多伦多星报》的资深影评人Geoff Pevere发表了一篇文章,对那些先入为主的批评者提出了批评。Pevere指出,几乎所有给《诡辩:杀猫的艺术》这部片子打叉叉的人,事先都没有看过这部电影。事实上这部电影根本没有为杀猫者开脱的意思,只是在探讨杀猫的深层原因。影片也没有展示原杀猫录相中令人恐怖的镜头。Pevere感叹到,他震惊于这么多人没看过电影却敢于如此斩钉截铁地下结论。

杀猫的三个青年可能有种艺术冲动,《诡辩:杀猫的艺术》这部电影却并不是关于艺术,而更的是做一种伦理学上的探讨。遗憾的是对这部电影真正有价值的批评却很少,有的只是先入为主的偏执。如果说杀猫的三个人是疯子,电影的编导恐怕要算傻子。谁叫他们选了这么一个题材呢?

                                                                          作者:墨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