般若摄颂浅释第46节课

第四十六课

下面继续学习《般若摄颂》,今天从“认清菩提心之处般若”这个科判所剩的颂词开始讲。

此行明智之菩萨,不缘能证佛诸法,

不缘视为讲求法,是求寂喜德者住。

这里主要讲无有所住或无有执著。如是借助堪为无上甚深密咒不住而住之般若的加持,可以随心所欲行持圆满资粮、成熟众生的解脱、修行佛刹之理的明智菩萨,由于他已通达一切万法的空性本体,就不会住于任何有相的法当中:既不会为自利而耽著或缘执能证悟的道,和所获得的一切佛陀圣法;也不缘视为利益他众的讲经说法,以及讲经说法的对境——求法者众生。为什么呢?因为他已经了达了一切万法无所得的自性。

也就是说,在他的境界中,自他所有的法全部得以平息。为什么呢?因为,自性他性唯在名言中假立,在胜义中自与他都没有。所以,与自利有关的道果功德,或者说遣除烦恼的方法与离开烦恼的清净无为也不存在,通过讲经说法让别人获得法利之类的利他执著也不会有。

龙猛菩萨在《中观根本慧论·观有无品》中也讲:“若人见有无,见自性他性,如是则不见,佛法真实义。”所以,如果有人见到了有的法、无的法,以及自性、他性,那他就没有见到佛法的真实义。因为,在一切万法的本体中,一切所缘都没有。当然,这并不是因为我们没有得到才不存在,实际上它的本体就无法可得。

以前汉地有一位道光法师,有一次他问大珠禅师:你平常用功,是用何心修道?他说:老僧无心可用,无道可修。道光说:既无心可用,无道可修,那你经常聚集多人讲经说法有何用呢?禅师说:我上无片瓦,下无立锥之地,哪里有什么地方可以聚众?道光说:如果这些没有,那你怎么给他们讲经说法?禅师说:我连讲经的口和舌头都没有,讲什么经啊!后来道光也知道,在胜义中,讲法的对境众生、能讲的法师及舌头、语言等全部都没有。

佛陀也说:虽然世俗中转了八万四千法门,但胜义中什么法都没有说。若谁通达了一切法都没有说过,那他就是真正的佛子。《父子合集经》中,妙眼阿修罗王以偈赞曰:“牟尼之所说,虽说而无说,少分不可得;说者既亦无,听者亦如是。善达如是义,不著一切法,则能行大行,是名真佛子。”可见,谁对一切万法没有所执著和能执著,谁就能行大行,他就是真正的菩萨。

在座的各位都是修行人,所以我要强调:除了按照汉传佛教和藏传佛教的威仪或行为(比如出家人要上早晚课,穿着、吃饭、走路等威仪要如法,在家居士要放生、念经、做慈善事业等)来行持以外,在自己心中看能否对大乘空性法门有所认识,这非常关键!因为一切都依赖于自己的心。所以,不管是出家人还是在家人,大家都应往这个方向努力。

如果你有大信心、大精进,还有坚强的毅力,我想证悟空性也指日可待。当然对大多数人来讲,获得大圆满和禅宗所讲的大彻大悟境界也不容易,但若平时对闻思修行空性法门有着强烈的意乐,对世间的地位、感情、财产等就会看作如幻如梦,或者把它们当作痛苦之因,以及压力、负担、包袱,从而断除希求、羡慕,内心根本不愿再去追求、寻找,会达到这样的境界。

经过多年学习空性法门,回首所走过的路,我不禁要问:现在世间每天都忙忙碌碌的芸芸众生,为什么不求一个真正息灭一切痛苦的法?因为依靠它,内心会非常宁静、快乐,也会平等看待一切,行为上也能减少很多不必要的琐事。我们看见世间上,很多人都在为各种追求目标而努力奋斗:有人为了高楼大厦,有人为了高级轿车,有人为了显赫名声……但这些有没有实义呢?真正懂得般若空性的人都明白。

但我特别羡慕做帮助众生的事情,因为,虽然万法都是空的,但如梦如幻的可怜众生还是需要帮助。作为一位发大乘心的人,有机缘帮助他们,这是特别好的事情。不要说天天闻思的大乘修行人,就是从来没有听过这样甚深法的人,他们也有对可怜众生的同情心。前一段时间,我看见青海广播电视台播放的新闻中,一些新闻记者去地震灾区采访,当病人和穷人哭诉自己的经历时,记者也一边询问一边哭起来了,因为他们讲的状况特别凄惨。看到这些后,我感觉这些记者很伟大,也特别羡慕他们,因为这个社会为自己流泪的人非常多,为众生流泪的人非常少。

如果听到一些富贵人说:我在杭州有一栋房,美国纽约有一幢楼,巴黎有一座别墅……我就会觉得他们很可怜。因为这并不是轻而易举就能得到的,而且以我们的身体、寿命根本享用不了多长时间。所以,一看到他们的行为、一听到他们的语言,心里自然而然就会生起悲悯之情。相反,如果有人内心深处很想帮助众生,或真正感悟到了般若空性的深奥意义,我就会发自内心地随喜。

颂词讲:虽然胜义中自利和他利的一切法皆了不可得,但在世俗中也可以说这“是求寂喜德者住”。也就是说,这是希望解除一切众生的身心痛苦,让他们获得寂灭果位,自己欢喜大乘道果一切功德的菩萨的安住。或者说,在名言中他们住于这样的善德上。

大家都知道历代的高僧大德,虽然他们的证悟境界高如虚空,无有阻碍,一切皆了达无余,可是在显现上仍然一丝不苟、一点一滴地帮助众生。道宣律师在《净心诫观法》里讲:“菩萨不住道,随逐利益行,常处于三界,救济苦众生。”我觉得这个偈颂讲得很好!其意是说,菩萨虽然有不住于道或万法皆空的胜义境界,但因愿力、大悲所致,也会随顺众生,经常行持饶益之事,即一直住于三界轮回救度苦难众生。

当然,这也是我们经常强调大乘行者不能极端的原因。有些人只是做慈善,或一味行持利益众生的事,一听到般若空性就说:不要、不要,我们帮助众生就可以了,所有法都包括在里面。虽然利他的功德非常大,但因自己不修真正的圣法,或者说心已离开正法的轨道,也不可能有长期利益众生的勇气和毅力。那为什么要帮助众生呢?最主要的原因,因为有些众生没有证悟,还特别耽著名声、地位等虚幻不实的对境,而我们依靠大乘佛法和上师教言的加持,在佛法方面确实比他们懂得多一些,自己也没有那么多的执著,所以很想将所了解的空性传给他们。

可见,要想长期有利益众生的动力,关键要有闻思修行空性的境界。如果闻思修行空性的境界很不错,就不会舍弃利益众生的行为,即使遇到再大的困难,哪怕历尽千辛万苦,也不会倒下去,就像高山的松树一样——永远挺立。也就是说,只有这样才能拥有坚强不拔的毅力。所以,认为对空性的闻思修行不重要,只要一心一意利他就可以的人,一定要看看自己有没有稳固的境界,或者说有没有扎实的佛法基础。如果没有,利他的动力就不会足,因为这跟证悟的境界有很大关系。

在这方面,希望在座的各位都要好好领会这个颂词的意义。从胜义空性来讲,对任何法都不要有任何所住,也就是说没有执著,这样便能灭除对世间各种各样事物的贪执。真的,世间人非常可怜!该执著的不执著,不该执著的反而执著;该有的东西没有,不该有的东西样样齐全。而我们非常荣幸地遇到了大乘佛法,相续中也有不同程度的证悟空性的境界;有了这样的境界以后,做包括利益众生在内的任何一件事情,就不会有自我和实执。我以前也讲过,修行最大的障碍有二:一是耽著实有,这对很多人来讲都是很大的障碍;二是天天都为自利而奔波。如果这两者减少了,修行就会成功,也不会放弃利益众生。

癸二、宣说为一切余处之最:

罗汉解脱如来外,此住堪为诸声闻,

缘觉息具寂乐定,众住之最是无上。

这里讲,菩萨安住的般若空性境界非常殊胜。怎么殊胜呢?断除二障的大阿罗汉佛陀的无上解脱等持和如来的安住境界除外,菩萨的此安住,堪为所有证悟人无我的声闻,证悟人无我和部分法无我的缘觉,具有各种世间境界的仙人、外道等众生,所获得的止息烦恼、具足寂灭和无漏安乐的禅定或安住之最。也就是说,与他们所拥有的功德相比较,菩萨的境界至高无上,谁也无法超越。

大家应该知道,在整个三千大千世界中,佛陀的智慧无与伦比;除佛陀以外,菩萨的境界最高、最无上。为什么呢?因为他安住于不住而住的善安住中。《大宝积经》中也讲:“一切法无高,一切法无下,如是无所动,法界善安住。安住不动故,便得无上住,不住住相应,斯为勇猛者。”什么叫无上住呢?就是安住在一切法无有高下的境界中无有动摇,或者说安住在法界一味一体的境界中,就像虚空无有任何变化和高下一样,始终住于这样的境界。那这种境界谁拥有呢?唯一菩萨拥有。当然,这也是大家都要学习大乘佛法空性的原因。学习之后,我们就能完整无缺地得到。

虽然现在很多佛友在显现上是凡夫人,但凡夫人所希求的境界还是要选择菩萨的境界,这很重要!就像在学校读书的学生,所学的课程一定要选择有甚深意义的内容一样。而我们现在学习的空性法义,就是特别甚深的法要,所以大家一定要认真学习。

总而言之,般若所讲的内容就是无住而住,这种无有任何耽著、远离一切戏论的境界就是最深、最妙、最殊胜的禅定。(在有些论典中,禅定与智慧只是不同名称而已。)若能安住这种境界,任何耽著或执著都不会有。以前萨绕哈尊者说过:芝麻许的执著也会带来无量痛苦。所以在学般若的过程中,大家一定要息灭烦恼、获得快乐,但这唯一仰仗精通窍诀或理论,之后再通过实修来断除。

在明朝时,五台山灵鹫庵方丈金璧峰禅师有这样一个故事:禅师开悟后对其他法都没有执著,唯对朱元璋所赐的特别精致的钵盂很耽著,每次入定前他都要摸一摸、看一看。后来阎罗王看到禅师的寿命要结束了,就派手下的鬼神去把禅师带来。(一般来讲,中阴法王认准一个人要死时,会专门派一些狱卒去拿命。)因为当时禅师正在入定,所以鬼神到处去找也没有找到。禀告阎罗王后,阎罗王要求当地的土地神去找。(所以人们说:跟当地政府的关系很重要!)土地神说:禅师入定于法界中,不可能找得到,唯一的办法,如果敲他最执著的钵盂,他就会出定。

鬼神敲钵盂后,禅师就从定中出来了。鬼神对他说:你现在就要离开世间,阎罗王找你去。禅师说:等七天后再说。他一观察,发现是自己对钵盂执著导致的,然后就把它摔破了,并口述一偈(有些历史上说,是空中传出来的):“若人欲拿金璧峰,除非铁链锁虚空,虚空若能锁得住,再来拿我金璧峰。”之后他就入于禅定当中。我觉得这个教言讲得非常好!意思是说,如果真正想抓我,那就用铁链把虚空锁住,若锁得住虚空,你们再来拿我。言外之意,我已住于虚空般的境界中,你们不可能拿得到我。

无垢光尊者在《实相宝藏论》中说(该论中还引用了类似的经典教证):白色的云也好,黑色的云也好,都能遮住太阳;金子做成的绳索也罢,其他绳索也罢,都能将我们束缚。尊者还说:汉地阿阇梨摩诃衍的观点实际上是对的,只不过当时极个别寻思者没有懂得他的密意。记得无垢光尊者在抉择无取无舍的境界时,讲了这么一段话。所以后来藏地有人说:无垢光尊者的观点跟汉地和尚宗无有差别。实在说,讲到最高境界时,大圆满的一切不执著与禅宗不执著任何法的观点是一致的。

其实,这里所讲到的至高无上的境界,我们现在也可以希求。对修学大乘佛法的人来讲,不管是学密宗还是学显宗,都有这种机缘。而一些小乘行人,或自私自利的执著特别强烈的人,就很难接受这种境界。《实相宝藏论》引用《宝积续》中的比喻说:无上密法在声闻乘前不能传讲,甚至由他们那里吹过的风能吹到的地方都不能宣说这样的法要。为什么呢?因为他们以前世的业力,对这样的甚深法无法接受。就像小小的针眼只能穿进非常细的线,根本无法拉过布匹一样。以这样的比喻说明:小乘人或大乘行者中根基比较差的人,对密法和般若空性的甚深意义很难接受。

这里也说:无论从智慧、禅定哪方面讲,菩萨的境界都远远超过所有声闻缘觉和其他世间外道。因此我们在希求佛法时,一定要获得般若空性的境界,若没有得到,仅在口头上说这个是声闻乘、那个是外道,就没有必要。为什么呢?因为,最关键的是心里对空性法门生起定解,行为上的差别并不是很重要。其实外道也可以穿红色的衣服,声闻乘跟大乘在穿着上也没有什么差别。以前讲过,小乘大乘的差别有二:一个是菩提心,第二是远离一切执著的空性境界(这最关键)。

对很多道友来讲,说不懂佛理的话,也多多少少了解一些。但真正说懂,即使五六年、十几年求法的人,有些境界跟他讲起来时,好像跟从来没有学过佛的人一样,一点空性的感觉或觉受都没有,遇到任何一个外境都会照样去执著,甚至比没有学佛的人还强烈。这样的话,也只不过在相续中种下一个善妙的种子,意义并不是很大。所以我觉得,在求法的过程中,一定要有受益,而不能停留于形象上。现在世间读书就是为了得文凭,因为只是为了证明自己是大学生等身份,所以拿到毕业证就可以了;但佛教徒千万不能执著相,在求法的过程中一定要得到真实的法义。

另外,就像在人生短暂的求学阶段,不可能有两次、三次读大学的机会一样,大家对学佛的时间一定要珍惜。不管你正式参加一个班去学习,还是通过光盘和书本来学习,在人的一生中,这样的机会并不一定非常多。因为,我们的生命有限、精力有限、时间有限,如果里里外外的因缘有一个不具足,学法的重大事情就只有从根本上放弃。所以大家不要认为:人生有的是时日,学法并没有什么。相信很多人在学完一年法后都会想:在这一生中我已学了一年的法,很不错!自己对自己有一种安慰或提醒。其实,人的勇敢、毅力在学法、利生等方面都非常重要!

飞禽住空不坠地,鱼住水中无闭死,

如是菩萨依定力,到岸住空不涅槃。

刚才也讲了,菩萨住于无所住的远离戏论等持,并非声闻等所获得的禅定所能相比。比如,飞禽在空中遨游、飞翔时一无所住,即没有任何所依的法,但它在这样的无依无靠中,依靠翅膀、业力等因缘,也不会轻易掉在地上。对飞禽来讲,它有这样一种特殊的本能。还有,鱼虽住在水中,但并没有眼耳鼻闭气而死的情况。如果是人,在水里呆几分钟马上就会离开人间,尸体也要么浮在水面上,要么沉在水里。但鱼完全不相同,这是它的特殊能力。

对凡夫来讲,要么执著有的东西,要么执著无的东西,或者说,在分别念中,要么耽著这一边,要么耽著那一边,除此之外便走投无路。但实际上,通过修学般若空性的意义,到一定的时候就可以证悟中道。在这个时候,就不会住于有的边,也不会住于空的边。菩萨依靠这种不住而住的禅定力量,就可以到达轮回的彼岸,或者说彻底安住在本来如是的空性境界中。

正因如此,他根本不会像声闻缘觉那样堕入一边寂灭,在多少多少年中住于寂灭的状态,就像“飞禽住空不坠地”一样。也不会像世间凡夫,每天都对万事万物的法有特别强烈的执著,就像“鱼住水中无闭死”一样;也就是说,虽然证悟空性的菩萨住在轮回中,但他不会被各种世间贪嗔痴所染。我跟麦彭仁波切的解释方法有点差别,大家可以作参考。

以前,有很多证悟空性的高僧大德都不受环境的影响,所以他们的行为无有阻碍,很洒脱、很快乐,无论到城市里还是在寂静处都很自在。但我们并不是这样,很多人到城市里时,觉得城市各种各样的烦恼染污了自己,于是很害怕、很痛苦地跑回来。住在寂静地时,山里又很孤独、寂寞,看到天空只有一个月轮,旁边的院子里只有一个山兔,身边又没有人,于是特别伤心,然后又前往城市。这样一直换来换去,没有固定的生活,但无论到哪里都是痛苦、争吵之因,不会成为快乐、开心之源。而真正的修行人到红尘中时,看见的所有众生都是修行的顺缘,见到敌人也不会生嗔恨心,看亲人时也不会有贪心,甚至全都成为利他的助缘;而住在寂静处,不管多长时间,也不会有任何痛苦。

的确,菩萨的境界凡夫人很难推断。以前韩国有这样一个故事:有一位了不起的开悟大德叫镜虚和尚,他一直住山修行,境界很高。他有一位比较调皮但很重视戒律的弟子满空跟他住在一起,其修行也很清净。有一次,上师从外面带回来一个女人,并让她住在自己的屋子里。这位弟子特别担忧,他想:不能让外面的人说各种不好听的话诽谤上师,于是一直把门关着。如果有人来,要么说上师已经休息了,要么说上师生病了,要么说上师睡觉了,将所有拜见上师的人都挡回去,不让见上师。上师也一直跟这个女人一起吃饭、睡觉,白天也住在一起。有时上师还要出去专门买一些东西给她,甚至晚上还做夜宵给她吃。

后来满空实在没办法接受,他打开门一看,只见那个女人躺在法师床上,法师正在给她按摩。从背后看,这位女人身材很苗条,体形非常好。他实在忍不住,说:您是出家人哪!怎么能跟女人这样。法师说:既然你这样不理解我的行为,那你就看看她吧!她一转身,才知是位麻风病人。然后师父要求他马上出去,不然会染上他。那时满空心里想:真正的大德为了利益众生是不会管自己的。的确,对世间人来讲,让这样的麻风病人住在自己屋里,这是谁也做不到的。后来他特别惭愧地在师父前说:您能做到的我做不到,您能见到的我见不到,从此之后我依教奉行。后来他也获得开悟,弘法利生的事业也很广大。

在世间中,圣者的行为很难了知,因为真正住于空性时,利益众生的方法就会有很多。但是,作为凡夫人,千万不能乱学圣者,否则自欺欺人、毁坏自他,没有任何意义。现在有些人只是听一个故事,或者只是听到一个教证,就觉得自己已经达到了这样的境界而不取舍因果,这非常可怕!

此偈也说:这样的菩萨跟凡夫人和处于灭定的声闻缘觉完全不相同。《佛说摩诃衍宝严经》(《大宝积经》的一会)中讲:“不住生死,不乐涅槃,不求解脱,亦不求缚。”所以,到了最后的时候,解脱、束缚都没有。相信学过《中观根本慧论》的人,从理论上对无束无缚都能讲得很清楚,但结合心相续时,做到无有束缚就很困难。尤其遇到对境时,马上会以执著来束缚自己的相续。本颂以非常好的比喻,宣讲了如何安住不堕两边的境界,大家务必珍惜!而且,还应以《华严经》中“犹如莲花不著水,亦如日月不住空”的比喻来了达空性的真正教义。

欲成众生功德最,证最稀有佛胜智,

发放上胜妙法施,当依利者此胜处。

这里讲,凡是希求成为一切众生界尽其所有的功德之最,(很多世间人都认为:在这个世界中,文学水平很高、经济财富非常丰富、地位权势很显赫……这就是人生最崇高的目标或最大的功德。)或者说想获得众生中最大的功德,以及在最快的时间中获得特别稀有的佛陀智慧,为了利益天边无际的众生作上等、殊胜、微妙的法施,也就是说,若有人有这三种希求:在众生中最高尚、最快的时间获得佛智、做三种法施,他就要依靠利益天下无边众生的佛菩萨的来源——甚深般若波罗蜜多,因为它是唯一的途径或方法。所以大家一定要求到这样的波罗蜜多,否则上面所讲到的三种法就不可能获得。

对在座的各位来讲,除了极个别低劣种姓的人以外,每个人都会把这三种希求作为人生最主要的目标。谁不想很快的时间像佛陀一样呢?应该每个人都希望自己具有最殊胜的功德,这是第一个希求;第二个希求是获得佛果的智慧;第三个希求是通过佛法来利益众生。如果谁真的想得到这三者,般若法门就不能舍弃,也即一定要依止般若法门。《大般若经》中说:“依止般若波罗蜜多,方能趣入一切智智。”因为,唯一依靠这样的般若波罗蜜多,才能得到佛的果位。

当然,要想达到这样的目标,也需要长期努力,不断闻思。但闻思的教义相当多,如果我们能了达汉地的禅宗公案,或藏地密宗大成就者的行为,就能对般若空性生起信心和定解,这在前面也讲过。而且,在密宗的《集密意续》等典籍中,也讲了许多般若的教言。

下面简单介绍一下宁玛派大成就者鲁钦·桑吉益西:鲁钦·桑吉益西是宁玛派《经》、《幻》、《心》三部等法非常重要的传承祖师之一,尊者17岁时国王赤松德赞圆寂,他一共活了113年。在小时候,他就精通般若和一切世间明处。传记中说:依靠一位上师的授记,他依止了一位印度的萨卫迦上师。这位上师住世1600年,比宝掌禅师的寿命还长。他在上师那里得受了许多灌顶、教授和教言,最终成为一位非常了不起的大成就者。如果没有他,在前弘期藏传密宗全部会被毁灭。

刚开始朗达玛想把藏地的显宗法和密宗法全部灭掉,当他准备杀鲁钦·桑吉益西时,尊者用契克印指向他,那时天空像降雨一样出现很多特别可怕的铁蝎,国王特别害怕。第二次用契克印指向他时,整个山岩全部被雷摧毁,这时朗达玛特别害怕地说:我从现在开始发愿,对所有密咒士都不危害,任何人都不会伤害你的眷属。虽然显宗和戒律方面的传承被朗达玛毁灭了,但密宗法依靠桑吉益西的威力并没有毁坏。

自古以来都是这样,很多佛法的修行境界真正得到后,就能示现不可思议的感应和成就。这方面的事迹,禅宗公案当中也有,密宗历史或传记中也特别多。

下面讲《金刚橛修法》中记载的,金刚橛大成就者郎·香曲多吉的公案:在藏地,莲花生大士传下来的金刚橛法,有国王派、明妃派、那南派三种派别[1] ,它们一直传到现在。我们这里很多道友都拿着金刚橛,但金刚橛到底是什么样的东西很多人都不懂。不过很多人都有信心,这一点倒是好事。去年我们传《项袋金刚橛》后,第二天学院商店里的金刚橛全部都卖光了,后来成都武侯祠、北京法源寺等地的金刚橛也卖光了,听说生产金刚橛的厂里还重新做了很多。但光有信心也不行,还要认真修学,比如通过莲花生大士留下来的很多《金刚橛续》了知金刚橛的功德等。

我今天讲的郎·香曲多吉,有跟米拉日巴一样的痛苦遭遇:他小的时候父母就死了,还受到亲戚的迫害,后来他通过金刚橛降伏了他们。有一次他在一个地方弘法时和热罗扎瓦(即热译师)相遇,(看过热译师传记的人都知道他很厉害,有些传记里说:他降伏了玛尔巴罗扎的儿子达玛多德为主的十三位菩萨,还降伏了酿译师为主的十三位大翻译家,在整个藏地,在神通、咒力、财产等方面,都没有人能比得上他,当时特别有名声。当然,菩萨的游舞、幻现是不可思议的。)香曲多吉没有向他顶礼。热罗扎瓦有点不高兴,说:这个小和尚很傲慢,实则愚不可及。香曲多吉则对别人说:他若不忏悔,其寿命只到今晚上为止。晚上的时候,热译师修勾招仪轨,香曲多吉修金刚橛。刚开始,在热罗扎瓦身上很多铁金刚像雨一样降下,他的眷属很多都受伤了,房屋也摧毁了,但他还不投降。最后,像山那么大的金刚橛本尊在火光中出现,且显现各种各样的神变,热译师特别害怕,只好祈祷、忏悔,从此之后他就变成了一位特别虔诚的弟子。所以大家对这样的成就法门一定要重视。

其实,不管是修般若法,还是任何一个密宗法,就像无垢光尊者所讲那样:只要以大信心去修持,最后都能获得成就。虽然我们现在不一定能获得大成就,但保护自己的修行,自己的境界不被各种外魔所摧坏,我觉得这样的境界人人都能得到。所以我也要求大家,在修行中应经常念度母心咒、莲花生大士心咒和金刚橛心咒,因为在末法时代,非常需要做这样的保护。很多人都想参加保险公司,但保险公司到底能不能保也不好说。所以大家皆应依靠特别有加持、力量和功德的上师、本尊来维护自他一切众生,这非常重要!

另外,此颂所讲的三个希求,可以分别对应法报化三身。在法布施中,上等法布施对应随福德分道,最胜法布施对应随解脱分道,微妙法布施对应大乘之法。尽管有此等对应来解释的,但不对应只以前面所讲的那种方式来理解也是合理的。

壬三(是一切修学所知之最)分二:一、从本体角度说为最;二、从生无尽之果角度说为最。

癸一、从本体角度说为最:

此学处乃导师说,诸学之最是无上,

智者欲学到彼岸,当学佛学此般若。

这一般若的学处,实际上是圆满导师释迦牟尼佛所说的种种法门中最好、最妙的。为什么呢?因为,所有甚深法全部包括在这里面,或者说,所有甚深法皆从此法中流出。因此我们可以说,在所有法门中般若至高无上。当然,净土宗也认为净土法门至高无上,其他宗派也有类似承许。为了度化众生,从自己所修行或弘扬的法很殊胜的角度,是可以这样讲的。但在这里大家都要知道,如果般若空性没有通达,从轮回中解脱,通达一切万法的实相就不可能。因此希望达到一切学处彼岸的智者,皆应修学佛陀所有法或学处的精华——般若波罗蜜多。如果般若波罗蜜多已经通达,其他法都会通达。

《胜思惟梵天所问经》中说:“诸佛慧无碍,

 

不著法非法,若能不著此,究竟得菩提。”意思是说,佛陀的智慧是无碍的,在这样的智慧前,是没有法和非法的;如果我们真正通达般若,一切万法都不执著,那获得殊胜菩提就不会有困难,或者说菩提就在自己手中,并非在遥远的地方。

可是,很多道友都放不下来,以至对般若法门的闻思修行非常欠缺;即使有,时间也特别短暂。我们来看一看我们这个人生,比如说已经活了五十岁,那我们有没有一年时间在般若空性方面用功呢?如果四十九年全部用在世间法上,一年时间全部用在般若空性方面,依靠般若,你以前的世间执著也许全部会被摧毁。但是很多人都没有用功,因此自己也不要怨天尤人,还是要反观自己:到底在般若方面下了什么样的功夫?

确实,般若乃一切万法之最,但这并非打广告吸引人才空口无凭乱说。如果你有智慧,通过长期闻思以后就会知道:人生中其他都没有意义,唯一在般若法门方面得到一些境界,才最有价值。但人的价值观并不相同,有些认为穿漂亮的衣服最有意义,有些认为人民币最好……我是这样想的:世间法并不是很重要,内心对般若空性有甚深定解,才是至高无上、价值连城的珍宝。

 

 

[1] 《吉祥普巴金刚成就心要总释》:“……这就是由莲师之普巴金刚根本教授传承而开出三支传承的理由。其为:西藏国王赤松德赞之国王传承;王妃移喜措嘉之佐摩传承;莲师二十五弟子之一那南多杰敦珠之那南传承。此等传承的名称是来自于莲师初时把各别的普巴金刚法传予何人而立。若我们把这三种传承连同后来在西藏发现的伏藏来说,那[国王传承]便是由无畏洲于其《普巴金刚橛伏藏》中发现;[佐摩传承]是出于由移喜措嘉所埋藏之伏藏,后来由珍宝洲所发现;最后由伏藏师列绕朗巴发现的《普巴金刚伏藏》则是属于[那南传承],这些伏藏实由那南多杰敦珠所埋藏,后来其复转世为列绕朗巴取出。又堪布晋美彭措之《颈袋金刚橛》亦属于那南多杰敦珠的传承。这就是此三种传承的来源实据,彼等均属于[伏藏传承],皆是源于莲师在西藏传出的各种普巴金刚根本教法而来。这些伏藏法先被埋藏,而日后则由诸伏藏师于适当时机依种种授记的指示发掘取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