缘起赞讲记第5节课

 

第五课

现在我们继续讲以此建立空性断除一切增益和损减,此科判分二:佛说缘起如幻之理和佛说缘起则无机可乘,其中第一个内容已经讲完了,现在讲第二个内容。

己二、佛说缘起则无机可乘:

您所宣说之教义,如理如法辩论者,

悉皆无机可乘入,亦由此理可明知。

倘若有问何以故?因为凭依此释说,

于见未见之万法,能离增益及损减。

前面已经讲了,缘起空性的道理是所有佛法的精华、醍醐,即佛法最精要的部分。所以在座的各位,在有生之年中一定要空出时间来修学,这是非常珍贵的,也是极其重要的。世间人们为了无有实义的地位、名声、权利等而奋斗,实际上这些得到以后,对将来或来世也不一定有用。如果我们真正通达了缘起空性之理,对每个人来讲是非常有用的。

这里已经讲了,如果我们懂得缘起空性之理,在这个世界上,任何一个外道、任何一位不信宗教的人士,用理证来攻破我们的真理都无机可乘。也就是说,本师释迦牟尼佛您所宣说的缘起空性甚深意义,若以正理进行如理如法的辩论,在这个世界上是不可能有机会破斥的。因为以此缘起理,可以明知您所宣说是正确无误的。

为什么这样讲呢?因为您对我们现量能见到的很多因生果之类的道理,以及我们不能现量见到的甚深空性意义等,即见和未见的所有万法的真理,已凭借自己的智慧作了宣说。宣说以后,任何有智慧、有学识、有能力的人都没办法破斥,或者说毁坏您的宗派,也就是说已经远离了所有增损。

所谓增益,指本来都不存在,但却添枝加叶地在上面增加许多虚妄之理。比如,在整个世界上本来没有所谓的万法制造者,但你却偏偏认为存在,这就是一种增益。本来前世后世、善恶报应等在名言中是存在的,但你却抹杀它们,这叫损减。

如果真正懂得缘起空性之理,所有损减、增益或常边、断边等邪说邪理全部都会消失。或者说,以这个正理我们可以知道,我等大师释迦牟尼佛是真正的量士夫,他是这个世界上唯一正确无误的导师。

以前,陈那论师准备造一部名为《集量论》的因明论典,便在地上(或说岩石上)写下“敬礼定量欲利生,大师善逝救护者”这一顶礼句以观察缘起。外道婆罗门擦掉了两次,第三次论师留言说:如果是开玩笑或者是玩耍,希望不要把它擦掉,我有一定的意义和必要;如果你觉得这种说法不合理,认为佛陀不是量士夫、利生者和救护者,那就请你现身,我们可以进行辩论。这位外道只好现身与其进行辩论,经过多次辩论都没办法战胜,后来外道以神通将陈那论师的资具全部烧掉,便不翼而飞。当时大师生起厌烦心,他想:我要救护一个众生都那么困难,那要救度所有众生多么困难哪!在显现上他生起厌离心时,文殊菩萨现前说:你不应该对这些恶劣的人产生不好的分别念,我是你生生世世的本尊,我永远都守护你,你一定要造这部论典;如果造下此论,它会成为世间的明目。通过文殊菩萨的劝请,陈那论师便造了《集量论》。

我刚才讲的《集量论》前面两句,表面上看起来很简单,好像谁都写得出来,实际上这里面有甚深的含义,已经把本师佛陀的功德全部概括起来说得非常清楚,任何其他世间导师都没有这样的功德和特点。正因如此,这里才说,您以无比智慧宣说的真理,谁都无机可乘。

有些注释则讲,佛陀所讲的缘起空性具有四种无畏。第一是障碍无畏,即佛陀在任何众生前宣说“缘起空性的障碍是烦恼障和所知障”时,谁都不可对抗。第二是出离无畏,也就是说,在断除烦恼、通达无我后,可以从轮回中获得出离或得到解脱。第三是断德无畏,指远离一切障碍、烦恼,获得法身的果位。第四是证德无畏,指证悟无我境界后,在众生前随机示现调伏种种众生。因为佛陀已经宣说了四无畏的真理,所以在整个世界上,只要讲正理,谁都无法对抗、谁都无法胜伏。

在历史上,不仅印度、藏地如此,汉地也是这样。我看到陕西社科院胡义成先生在《元代全真教〈西游记〉形成的文化背景》一文中,讲述了一些汉地道教与佛教之间的辩论。在公元1255年,蒙哥皇帝命令佛教的福裕与道教的李志常以各自的教为量进行辩论,后来道教失败,皇帝下令清查《道藏》伪经,这是第一次。第二次在公元1258年,当时皇帝忽必烈下令由佛教代表福裕与道教代表张志敬在国王和大臣面前进行公开辩论,此次裁决者是八思巴。通过辩论,道教再次失败,当时参加辩论的17个道士剃发入于佛教,有200多个道观改为佛寺。第三次在公元1281年,此次由皇上亲自裁决,最后下令除《道德经》外,所有《道藏》全部焚毁,这就是历史上所谓的“至元毁藏”。他通过历史考证,讲述了元代佛道之间这些辩论的历史。

以前我去五台山时,有一本蓝皮封面的《汉地佛教史》,这是贡布杰用藏文写的。里面讲了很多道教与佛教互相辩论的历史,不管是以神通,还是以正理进行辩论,佛教都获得了胜利。

当然,所有宗教都应和睦相处,不应争胜负、分输赢,我也只不过将历史在这里重复而已。作为佛教徒,这也没有什么不敢说的。现在有些人为了顾别人的面子,实际已经违背了自己的教理,但在别人面前也不敢说,我觉得这也没有必要。从个人的角度来讲,我们可以辩论,不管是道教,还是其他任何宗教,在正理上都可以辩论。但辩论并不是互相威胁、互相不恭敬,这没有必要,而且佛教本来讲和谐、和平。

但在真理面前,一定要接近真理,如果没有接近真理,谁的观点都承认,就不合理。比如万法空性这一佛教的观点,如果在这个世界上,不管是宗教人士、非宗教人士,任何一个人说万法不是因缘生或不是空性,那作为佛教徒,我们也不需要用武器来作战,应该用正理来进行辩驳。在正理面前,有智慧的人就会服从。以前根登曲佩说过:越来越接近真理时,有智慧的人越来越无话可说。我觉得这种说法很对。虽然不讲道理的人,会凭自己的浅见胡言乱语,但懂正理的人,不管是其他宗教还是佛教,大家都无话可说。

所以,我们来到这个世界后,一定要以正理来认识佛教。现在很多人都讲正见和正信,虽然说是这样说,但自己相续到底有没有正信和正见,大家一定要思考。现在很多佛教徒都是迷迷糊糊的,为什么这么讲呢?比如问他:你为什么要皈依三宝?他说:听说三宝很殊胜。其实,任何宗教都觉得自己的教主很殊胜,而且光是一个很殊胜、很庄严、很寂静,谁都可以编得出来。

以前根登曲佩在印度时,在一个外道圣尊像前一直合掌祈祷,后来眼泪自然而然就流出来了。所以他说:有时候,人的哭泣并没什么可靠。因为,哪怕是外道圣尊像,你使劲祈祷,最后也会哭起来。这是一种莫名其妙的流泪,并没什么价值。有些佛教徒看见一位上师时,就哇哇哇地哭起来了,说是前世的缘分,但我觉得不一定是前世的缘分,可能只是一种感官的反应。当然,有些经里也说,如果你为众生或在上师三宝前流出一滴眼泪,也有很多功德,这是从其他角度来讲的。

当然,从了知真理这个角度来讲,我们必须要知道佛陀是怎么伟大的。若能了知在这个世界上佛陀是唯一宣说真理者,就能知道行持佛法的僧众是随顺真理者,而迷乱的世人靠近真理、皈依真理也是合理的。一位国外的大德在讲皈依三宝时,没有用原汁原味的佛教术语,他用西方人特别喜欢的词婉转而说:所谓皈依三宝,就是皈依三个真理……我很喜欢这种说法,因为法也是真理、佛也是真理、僧也是真理。而且,如果我是迷乱者,对境是真理的话,那我不得不皈依啊!因为在世间,真和假当中应该选择真。如果我是假,我选择趋向真的方向,这就是对的。

所以在这里大家一定要有正确的认识,要知道佛陀是唯一无与伦比的救护者的原因就在于此,要生起这样的定解。

丁二、以此建立其他教法无有过失:

依见您语无匹敌,理由缘起之此道,

亦于其余之教典,堪为正量起诚信。

依靠缘起之理由,可以见到本师佛陀您所宣说的真实语、无欺语、金刚语——缘起空性是无与伦比的。以此道理,也能了知您宣说布施、持戒等六度,以及十种善业等的经典或教典是正确无误、千真万确的,并能生起坚定不移的正信。比如说,一个人平时态度很好,那他在我们看不见时的行为也应该很不错;或者说,根据这个人做的某些事情很好,可以推断他在我们看不见的地方所作的事情是正确的。

在这里大家要明白:因为佛陀宣讲的缘起空性法门在《般若经》里有明说,所以只要我们能认真闻思《心经》以上的般若,如《广般若》、《中般若》、《略般若》,就能知道:一切万法都是空性的,空性中一切都可以显现;也就是说,能了知“色即是空,空即是色”的道理。

不管是信教者,还是不信教者,只要他能了知:在这个世界上,唯一能宣说缘起空性真理者就是佛陀,这是非常了不起的;那他就可以这样推断:既然这么甚深的缘起空性佛陀都能说得出来,那其他经典所宣说的比较隐蔽的意义,如布施发财、持戒转生善趣、行持善法获得快乐、造恶业堕入恶趣等,也是千真万确的。

以前有些论师这样说过:“佛陀所说的一切法是无欺的,因为经过三观察清净故,犹如缘起空性之经。”就像这样,以三相推理的方式推断,可以了知佛陀宣说的其他教理是正确的。《中观四百论》里也有相同的道理:“若于佛所说,深事以生疑,可依无相空,而生决定信。”意思是说,如果对佛陀所宣说的甚深之事,比如前世后世、业因果,以及布施、持戒、安忍等生起怀疑,就可以通过空性、无相的道理来生起决定信。

我以前也讲过,如果知识分子觉得佛教的说法不合理,最好先学一学《中观根本慧论》。因为在学《中观根本慧论》的过程中,会明白佛陀所宣说的空性太深、太妙、太好、太有意义了,自然而然也会对佛所说的其他真理生起诚信。因为在知识分子面前,这完全可以通过推理来成立,并非“佛经里面怎么说”之类的直接引用圣言量。

龙猛菩萨依靠佛经的道理、凭借自己的智慧宣说了一切万法皆空的道理,后人看或听到后谁都没办法破斥。不要说《中论》里的四百多个颂词,哪怕一个颂词,无数知识分子集聚在一起开一百天讨论会,也绝不可能破倒。所以可以这样推断:既然佛陀已经宣说了这样的空性真理,那其他没有涉及到的业因果等道理,肯定是正确的。这样就会生起信心。

在世间,有些人在看到上师的威仪等后生起信心,然后再凭借信心产生正见,而分别念比较多的人最好能辩论、探讨、研究,在自己走投无路时就会生起正见,进而生起信心。故我认为,分别念比较重的知识分子最好学一学因明和中观,在自己听不懂时心里就会很舒服,也会很听话,因为慢心已经减轻了。以前我没讲因明时,极个别对自己评价很高的大学生很傲慢,认为每天都讲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太简单了;但慢慢学因明后才知道:以前这些大德们真的很厉害,我怎么样专注都不行。所以我相信,通过缘起空性的真理,一定会对佛陀在其他经典里所讲的菩提心、出离心、解脱的功德、恶趣的痛苦等法门,产生真实的定解或信心。

作为知识分子,一定要跟佛教里面有智慧的人长期交流,这非常有必要。如果寺院里的出家人能跟高等大学里的老师、学生以及其他知识分子交流,这对他们来讲就太有意义了。因为,虽然他们有机会学习天文地理等各种各样的学问,可是真正靠近真理的,特别是佛教里面所讲到的缘起空性和菩提心,根本都得不到。若出家人稍微能对他们有所指点,他们就会明白很多道理,以此也会对整个人生产生非常重要的影响。

丙二(以此建立佛陀对解脱者不欺诳)分四:一、宣说内外道导师之差别;二、了知差别而对佛生起敬信之理;三、作者通达此义而对佛生信之理;四、建立佛与佛法成为正量而摄义。

丁一、宣说内外道导师之差别:

如实照见善宣说,您之随行后学者,

远离一切诸衰损,根除所有过患故。

背离您之教法者,长久辛苦而修行,

反如呼唤诸过咎,我见更为根深故。

第一个颂词讲内道本师如何殊胜之理。佛陀您已毫无障碍、如理如实地照见了一切万法的真正实相,并以悲悯心为所有众生作了善巧宣说(如果是世间傲慢者,在懂得以后就不一定给别人说)。所谓善说,指以大悲心和智慧引发,所说的法完全对众生有利。而世间人所说的语言,并非以大悲心和智慧引发,也非完全对众生有利,所以不叫善宣说,只能叫一般的宣说。在佛陀这样作了善说之后,其随行后学者——学习大乘佛法的人,就能远离一切衰损。所谓衰损,如果堕入寂灭,就是涅槃的衰损;如果一味贪执某一种法,就是轮回的衰损。为什么随学佛陀的后学者——真正学习大乘空性的人,能远离一切衰损呢?因为他们根除了所有过患。什么过患呢?就是我执和实执等无明烦恼。怎么能根除呢?因为在胜义中观察时,一切万法都得不到,而这就是万法的真理。《大宝积经》里也讲:“自性本来空,无相无有体,一切诸法中,法体不可得。”可见,真正的实相没有我和我所,也没有烦恼无明,一切实有的法全都没有。因此,我们可以说本师您的教法完全是正确的,因为所有衰败在根除我执和实执后全部都没有了。

而外道并非如此,因为他们背离了您的圣教,虽然长久辛辛苦苦地修行,即长期苦行,但因没有懂得无我,反而像呼唤各种各样的贪心、嗔心等人类的过患一样。

外道里苦行的人特别多,比如:印度恒河里天天都有人在沐浴;有些在地上布满钉子,尔后将自己的身体扑倒在上面睡着;有些在地上立三尖矛,然后自己的身体从很高的地方投入到三尖矛上而死;有些在东南西北中五堆火中烧烤身体而死;有些长期绝食;有些赤身裸体。关于绝食,2008年有一则新闻说:印度看那教(疑为耆那教)的一位教徒一直苦行,201天当中只喝水,没有吃一点东西,他打破了他们宗教创始人182天不吃东西的记录。前一段时间他们说:英国伦敦很多模特儿一丝不挂地在众人前无有任何耽著地表演,有人说是外道,有人说这是现在的一种时髦。不管怎么样,在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依靠各自的教理行持苦行的外道苦行者。佛陀在《方广大庄严经》里,也讲了各种各样的外道行为;无垢光尊者的《胜乘宝藏论》和《宗派宝藏论》,也讲了各种外道的行为和见解。

因为他们的我见和实有的见根深蒂固,没有一点减损或摧坏,所以他们的苦行是无利的。佛陀在《方广大庄严经》里也说:“此诸外道等,勤修无利苦,执著虚妄业,坚受未尝舍,如是邪见人,死当堕恶趣。”这个经典已经说了,世间很多外道行持的是没有任何利益的苦行。

可见,区分有利和无利的苦行很重要。否则很难应对有些人所谓的“佛教也提倡日中一食,佛陀以前也苦行过,佛教也要磕长头”等说法。虽然佛教也有苦行,但这是对今生、来世都有利的苦行。这个道理,佛陀在《长阿含经》、《增一阿含经》、《杂阿含经》、《处世经》等经典里有不同说明。

所以大家一定要懂得,佛陀所讲有利和无利的差别。否则自己也会说:对呀!我们也有苦行,我们也天天磕大头,包括宗喀巴大师当时也苦行过,他天天光着脚转佛塔和寺院,脚掌都烂了;他天天都供曼茶,手掌都磨破了;尤其他读《佛护论》那一段时间,为了后人、为了佛法做了很多苦行。其实,依靠这样的苦行,大师不但自己真正开悟,还为世人宣说了真理。而裸体外道、遍入天外道、梵天外道等有没有这样的情况呢?没有。所以大家一定要从有利和无利两方面来进行对比,这样才会明白内外道在教理、修行、窍诀上的差距。当年根登曲佩在印度跟很多外道交流的过程中,深深地感到:越来越从正理上寻找时,我等本师的伟大之处自然而然会明白。

他还以很平淡的语言说过:有些宗教通过血战而推广自己的教义,而佛教的教义是不杀害虫类的比丘将其弘扬到东海至西海之间,可见弘扬者的思想和方法完全不同。的确,有些宗教为了自己的利益,以各种各样覆盖真理的方法来传教,而佛教连虫类在内的任何众生都不杀害。不光是人类,所有众生都不伤害,这种精神是佛教最主要的思想,也就是说,在慈悲方面超胜其他任何宗教。当然,本论主要从缘起空性方面讲佛教的超胜。

表面上看起来,比丘连虫类都不杀害,好像很简单,实际上有甚深的意义。也就是说,佛教是什么样的性质一清二楚。为什么前几年在日内瓦召开的国际联合宗教会票选佛教获得全球“最佳宗教世界”奖呢?很多宗教领袖都说:有史以来,佛教没有以自己的教义发生过战争。所以,作为佛教徒一定要懂得这个道理。

但有些佛教徒修的安忍不好,动辄就用拳来打别人的玻璃等,这是佛教徒里面特别可耻、特别不讲道理的。那这是不是真正的小乘佛教徒呢?肯定不是。他们只是穿着佛教徒的衣服而已,或者说只是特别差劲的佛教徒,因为连正知正念都没有。那他们是不是真正的大乘佛教徒呢?也不是。相信大家都清楚,在《入行论》等大乘佛教经论里面是怎么讲安忍的,以及应把所有众生看成什么样。而他们不要说布施自己的身体,连一句话都承受不了,一点点事情都接受不了,这肯定不是大乘佛教的精神。所以不能将人的过失贴在教义上,这是任何人都要了知的。

丁二、了知差别而对佛生起敬信之理:

奇哉诸位有智者,此二差别已认清,

尔时焉能不由衷,于您深深起恭敬?

您教浩瀚说不尽,纵于只言片语义,

获得笼统之定解,亦授予彼殊胜乐。

非常稀有啊!所有通达缘起空性和慈悲喜舍的智者,在完全明白或认清上面所讲外道和内道之间的差别后,怎么能对您的教法和您,不从骨髓里或心坎深处生起深深的信心和恭敬心呢?真的,如果真正懂得无与伦比的佛陀智慧和悲心,就会对本师生起深深的信心。

为什么呢?因为他的智慧能遣除一切邪宗,在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更殊胜的了。《一百五十赞佛颂》里有一句话讲得很好:“圣智除众暗,超过千日光,摧伏诸邪宗,稀有无能比。”其意是说,佛陀的智慧能遣除众生无量无边的黑暗,远远超过千百万太阳的光,而且他能摧伏或摧毁所有邪宗,这一点极为稀有,在此世界无与伦比。不管承认不承认,过去、现在、未来都是这样,对整个人类来讲,唯一有利的就是佛教的教义。现在很多人都知道:虽然科学暂时很吸引人,大家都觉得很好,但慢慢人们都不难发现它的副作用力;而佛教的真理随时随地都会发光,只不过没有智慧的人会蒙蔽它,但也蒙蔽不了,因为太阳的光以乌鸦的翅膀始终挡不住,最后它会照耀于整个世界。(我是引用很多崇信真理的人的语言来说的。)所以在座的各位,若真正懂得佛陀的智慧和悲心,谁不对他产生恭敬心呢?一定会产生恭敬心。

颂词还讲:您浩瀚如海的教言——三藏十二部经、四大续部等,说也说不尽。《杂阿含经》第十五卷里说:频婆娑罗王供养佛陀竹林精舍后,有一天佛陀到树林抓一把树叶跟众眷属说:是整个树林里的树叶多,还是我手里的树叶多?众比丘异口同声地说:您手里的树叶很少很少。佛陀紧接着说:我所宣说的法,就像我手里的树叶一样;我所了知的法,就像整个树林里的树叶一样。(以前我去过竹林精舍,周围有很多树林。)佛陀还说:为什么要这样呢?因为,众生从轮回中获得解脱,只要我手里树叶那么多的真理就已经足够了。虽然如此,佛陀宣讲的法也无量无边,因为佛陀在天界、龙宫乃至人间都宣说了很多佛法。就是在人间不同地方,比如藏汉两地,《大藏经》的内容也不相同。

对佛陀所说的经典,不要说全部精通,只要能懂得只言片语、一点一滴,而且还不是完全明白,也就是说,只要能对佛陀经典中的几个偈颂和少部分内容大概地了解,也能赐予殊胜的安乐。现在世间,我所接触的商人、明星、领导等许许多多人都讲:如果不是佛教,我都不一定能活在这个世界上。的确是这样,以前很多企业家都特别有钱,但到一定的时候也遇到各种各样的违缘和痛苦,最后钱财根本没办法解决他们心里的烦恼,就准备自杀,后来遇到了佛法才生存下来。大家都知道李连杰,他给慈诚罗珠堪布和他玉树那边的上师以及我都说过:我现在能生存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依靠就是佛法,如果没有学佛,我早就已经自杀了。为什么他要这么讲呢?因为,人在有钱、有地位、有名声时,就会有非常多的竞争、麻烦和痛苦。

当然,他们也不一定精通所有佛法或所有中观的内容,但是部分内容已经懂得了,所以也能体会到佛法的力量。演《幸福像花儿一样》的孙俪也说过:我天天都劝我周围的很多朋友学佛。为什么呢?因为,虽然我身边有钱、有名声的人特别多,但他们都非常苦恼,没有一个快乐。我现在懂的也不是很多,但我依靠善知识的教言,还是懂得了一些,所以我将自己的收获经常给他们讲。我遇到过一位比较大的领导,他是这样说的: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依靠就是佛法,哪怕能懂得佛法里的一个字,也受益无穷。

他们都不是广闻博学,只不过懂得简单的“诸恶莫作,众善奉行……”,或“诸法从缘起,如来说是因……”之类的教言,对整个人生就带来了非常大的利益。所以我觉得宗喀巴大师说得非常好:若对佛法的只言片语笼统了知,也能对今生、来世带来巨大利益。《中观四百论》里也讲:“薄福于此法,都不生疑惑,若谁略生疑,亦能坏三有。”所以,如果我们稍微对空性法门生起一点点合理的怀疑:万法应该是空性的吧!万法应该不存在吧!从此之后就能坏灭三有轮回。就像在高温下种子已经腐烂,再也不能产生芽果一样。有些经典里也讲:如果懂得一句空性法的意义,其功德超胜用七宝供养恒河沙数如来。

以前藏地有一位夏东格西,他在北京高级佛学院讲章嘉国师的《缘起赞释》时说过:其他般若法门和修行法门有一点困难的话,每天能不能念一点《心经》,如果每天能念《心经》,实际上以《心经》的简短意义,今生来世都能得到非常大的利益。我出去也经常遇到一些佛教团体和非佛教团体,有些领导问:我们想唱一个歌,您说我们唱什么歌好?我说:你们唱《心经》的歌。因为很多人说:虽然不懂《心经》的内容,但因里面讲眼耳鼻舌身都没有,所以念后心里很舒服。实际上就是这样,城市里的人天天都为自利忙忙碌碌,如果稍微敲打,说眼睛没有、鼻子没有、耳朵没有,一切都是空性,他就会反省:噢,真的没有!那我为什么要这样痛苦?我不需要那么痛苦啊!这样就在相续中种下了空性的种子,非常有利。

所以这些词大家还是要好好记住,因为依靠一个简单的语言就能对我们的相续带来无比的利益。在座的人都不同程度地在学佛,虽然闻思浩瀚如海的经典对我们来讲还差得很远,但部分内容如果懂得,也会受益无穷。当然这也是我们说“佛教要走向世界,佛教应让越来越多的人了解”的原因。如果真能了解,那就远远超过学习其他世间垃圾知识,可惜现在很多人都不理解。

虽然他们不理解,我们也要理解他们,因为他们只有这样的心态。虽然每天都说改革开放,但实际上只有经济开放,心还没有开放。心没有开放,一直约束的话,就会带来痛苦。文革期间因为心没有开放,就把中国自己的传统文化全部毁坏了,但后来得到什么样的利益,这是众所周知的。正是因为人们只在口头上说全球化发展,心里并没有开放,所以我们也很理解。但不管以什么样的意乐来听《缘起赞》都能得到利益,哪怕是偷听或想观察我的过失而听,也许你对缘起法门也能生起真正的信心,将来继续帮我一起弘扬空性法门。

丁三、作者通达此义而对佛生信之理:

悲哉我为愚昧毁,虽于如此功德聚,

久远以前已皈依,未曾领受少分德。

然而迈向死主口,生命相续未尽前,

于您些微生坚信,由此自感有福分。

这两个颂词是宗喀巴大师以谦虚的语气讲述自己以缘起法门对佛陀产生信心的道理。

宗喀巴大师首先以悲哀的语气说:悲哉(就非常可怜的意思)!然后像寂天论师以谦虚的语言说我没有利益众生的心一样说道:虽然佛陀具足如是功德,佛陀所宣说的缘起空性法门如是殊胜,自己久远以前也皈依了佛陀和佛法,但因业力的原因,自己已被无始以来的无明愚痴所覆盖,心相续已被毁坏,缘起空性法门的真理和佛陀的功德一点也没得到。(当然这是宗喀巴大师谦虚,他都没有得到的话,那我们怎么说啊?)但高兴的是,在还没有迈向或进入死主口,生命的相续还没断绝之前,依缘起法门对本师释迦牟尼佛您生起了坚定的信心,这一点自己觉得非常荣幸,感到很自豪!

我是这样想的,宗喀巴大师都是在众生前示现,在座的各位应该会有这种感觉:虽然自己已皈依很长时间佛门,也知道佛陀和佛法(尤其是缘起空性)具足如是多的功德,但因业力深重,现在还没有得到修行的境界,但是有一点很高兴,就是在自己还没有死之前遇到并听闻了这种法门;对我来讲,在没有死之前能给大家介绍此法,内心很欢喜,觉得非常有必要。因为在我们这个世界,不管是理论上还是修行上,从哪方面讲,佛陀都是最好的。《大方等大集经》里也讲:“唯佛尽除诸烦恼,唯佛能化诸世间,唯佛能燃正法灯,三界中最我皈依。”这个教证非常好,大家应该记住。其意是说,唯一佛陀能尽除一切烦恼,唯一佛陀能调化娑婆世界各种众生,唯一佛陀能在众生前点燃正法的明灯,在三界轮回中人天导师佛陀您最殊胜,故我皈依您。所以我们能皈依佛陀,这就是我们的荣幸。

在座的道友,包括今天在网络上听受的,大多数人都皈依了佛,极少数人像老鼠一样没有皈依,但也能种下缘起空性的种子,所以都非常好!佛陀在《大宝积经》里也说:“若后末

 

世时,闻斯无上法,应说彼众生,久集诸功德。”其意是说,将来末世时,如果有人能听受殊胜的缘起空性法门,那就说明他已积聚了许许多多功德。

我相信,通过此次传讲《缘起赞》,很多人都能对佛陀产生不共的信心。以前我讲《胜出天神赞》时,很多道友都从正理上明白了佛陀的殊胜之行。方便的时候我也想讲一下《殊胜赞》,但人生短暂不知道有生之年有没有时间,如果没有,看下一世能不能讲。总之,希望在座的各位都能以正理对佛陀生起信心,也就是说要正信,不要迷信,这很重要!

若我们通过缘起法门坚信佛陀是唯一的量士夫、唯一的救护者、唯一的世间怙主,那以后不管遇到什么样的违缘和困难都不会退转,若生起这种不退转信就是一种开悟。如果没有这样的信心,今天遇到这个教也皈依,明天遇到那个教也皈依,一直变来变去,自己离解脱就会越来越遥远。所以希望在座的各位从心相续中真正对佛陀和正法生起不退转信,若能生起,这就是我们的福分。虽然不敢说通达缘起空性或大彻大悟,但有幸听闻此法,这也是我们无比欢喜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