堪布根桑花丹简介

 

 

纽西堪布  

索达吉堪布 译

 

华智仁波切的亲传弟子堪布根桑花丹秋扎是多康北方扎曲卡人,生于华智仁波切的一个亲戚家,由于家境贫穷,没有什么食物,所以从小就受很多苦。他以三种敬仰拜法主华智仁波切为不共的部主,因没有靴子穿,在风雪里赤脚去求取正法,腿、脚都裂开了口,裂口中流出鲜血,华智见此情景,往创伤处念咒吹气加持,说:“根桑花丹你应该刻苦学习,这样将来就不会吃苦。”并赐予很多教导。虽然他生活十分清贫,但能昼夜不停地刻苦学习,有时晚上学习时,酥油灯里没有油,他就到外面月光下念经文,月亮渐渐隐入山后时,他就带上经书追逐月光到山上念,往往天亮时他已在山顶,所以道友们都说:“世界上有逐日上山放牧的习惯,而根花却在逐月上山放牧经卷。”此事后来成为道友间的一则笑话。

有一天,有个人赠送给华智仁波切一个曼茶罗(曼茶盘),根花便对华智仁波切说:“我要修五种十万加行,把这个曼茶罗赐给我行吗?”华智仁波切稍作考虑后说:“哦,非常好,俗话说:‘世上什么事都可能发生,也可能什么都不发生。’总有一天你会拿到这个曼茶罗,那时你将不是现在这个穿破烂衣服的人,而是在数千名僧众中间诵念‘香水撒满大地……’等致献曼茶罗词。要慎重,不会有事。”后来他果然登上了堪布宝座。在噶托寺千名僧众中赐菩萨戒、做七支供养、献曼茶罗时,他说:“上师曾经说过的话是真正的预言,我的上师是三时无障的佛陀,大恩大德的华智,我就是在三千大千世界里堆满黄金,也难报这位上师一根汗毛的恩德。”说着合掌致礼,流出眼泪。

他经常把上师当作真正的佛陀,以不共的敬信来礼拜上师,所以上师非常欢喜,把整个显、密宗典籍内容,尤其是《入菩萨行论》、《密精义》、《大圆满法密精义》中的耳传密部、无文字纪录部等光明大圆满法的续、口传和诀窍都赐予他。他没有把这些正法停留在理解词句上,而是经过实修,产生了无数领悟。另外,他在蒋扬钦哲、德珠千滇贝尼玛、蒋贡麦彭仁波切、文保丹嘎即邬金丹诺、珠旺佐千图登曲多仁波切等善知识处,得到了《中观论》、《般若》、《律藏》、《法藏》等,并进行实践。

他在华智住地僻静山间、格贡、江玛僻静山间等处修行时,自相续充满出离心和菩提心,对弱小者和贫穷者非常慈爱,把上师视作真正佛陀的信念不变,把纯正信仰当作核心进行实修。他在讲经时,总是先讲菩提心的动机和广泛行为,而后在讲经始末,做一番广泛法行,从不间断。他说:“我在华智仁波切处学习经文后,曾经发过誓,将来要为人们讲经,如果没有人来听,就向寺院的柱子讲。”他一生将每天分为十节或至少一节时间,进行讲解。

后来他根据麦彭仁波切的想法,在噶托锡度·曲吉嘉措的邀请下,来到噶托金刚座寺,在那里建立了摩尼宝须弥山讲经院即幻化续部讲经院,被任命为第一任堪布。根据锡度仁波切的想法,他又建立了天竺和吐蕃学者的各种典籍注释讲解制度,有噶托百部典籍之说,每五年讲完一次。他在此用三年时间维持讲解,成了正法的主轴。此后在这个寺院的堪布布玛莫扎的化身堪千阿旺贝桑、堪千姜辰威色、拉合堪千曲珠(即蒋贝秋吉罗卓)等噶托寺金山般的历代堪布,透过讲、听、事业三个方法,使善的事业发展到四方。因此噶托的传承正法发展到何处,法主华智仁波切、蒋贡麦彭、嘉色先潘塔义等人纯属前译派的讲经注释河流,及其附件讲解传承等,就会在那里发展大如天空的事业。

此后他又回到自己的故乡扎曲卡,在上、下扎曲卡培养无数化机。他的著作有华智仁波切传承的《入菩萨行论诀窍注解》的大注释和《毗奈耶经广因缘集》等。这些著作至今仍能拜读到。他在讲任何经典的时候,都以菩提心的诀窍来加以讲解,配合自己的经验,把华智仁波切和麦彭仁波切的讲解传承当作核心,加以讲解。他功成长寿,圆满完成众生的利他事业。

他的心子主要有堪布晁西·江多、博珠·东昂滇贝尼玛、巴图尔·托嘎即图登曲培、德珠千·吉美听列贝巴、嘉堆祖古等,他们对佛教作了广泛的事业。

根桑花丹仁波切的弟子是博珠·东昂滇贝尼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