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品:业手印受教传承

 

16.密主国王恩扎布德

 

真正见过释迦牟尼佛赫赫金颜的,是大国王恩扎布德,他的本体是密主金刚手。但无论是新成就者还是原已成就的圣人,他们的本体究竟是什么,一般人是无法想象的。在释迦牟尼佛的教法中,国王恩扎布德是一切密宗的教主。

恩扎布德国王统治的国家富饶祥瑞,人人都安居乐业。有一天,佛的眷属阿罗汉到其他洲时,凌空飞过国王的花园。因为相距遥远,国王看不清晰,便问大臣:“那些红色的大鸟飞来飞去到底干什么?”

大臣说:“国王,他们不是飞禽,他们是大仙人释迦牟尼佛的声闻阿罗汉。”

国王听到大仙人释迦牟尼的名字,顿时无限向往。

“怎样我才能一睹佛的尊颜呢?”国王问。

“佛在很远的地方,”大臣说:“不可能来我们这里。”

当晚,国王向释迦牟尼佛所在的方向虔敬祈祷,第二天一早,佛与五百名阿罗汉以神变飞来应供。国王竭尽全力,做了极为广大的恭谨的供养。应供结束时,他向佛求取成佛的方便之道。

佛说:“国王,如果你要成佛,就要舍弃一切妙欲,勤修戒定慧三学,行持六度。”

国王说:“我想要一个能够和众妃一起享受五妙欲而获得佛果的方便法。”并随即唱道:“赡部花园极惬意,宁可我成为狐狸,释迦佛位永不欲,愿具妙欲共解脱。”

此时,所有声闻阿罗汉都从他的视线里消失无踪。空中传来美妙的音声:“此处无有八圣者,也无声闻缘觉众,菩萨勇士大神变,彼等显示彼身相。”

这时,国王面前出现无量幻化坛城,释迦牟尼佛为国王灌顶,国王恩扎布德当下获得了双运身的成就。释迦牟尼佛把所有的续部都交付给他,他把续部制成书函,对邬金地区的人们做了广泛的弘扬。不久,他和王妃等人全部隐没不见,成为受用圆满之身,前往各如来刹土。后来,国王曾再度显现,成为一切密法的结集者。不仅是国王眷属,邬金地区的所有众生,乃至魔和旁生,蜷飞蠕动之微细生灵全都依靠大乐道(密宗)而获得了虹身。

 

17.大乐游舞瑜伽母

 

具德大乐游舞空行母亲自见过密主国王恩扎布德,在恩扎布德飞往如来刹土之后,她还留住于世。她依靠萨哈绕“俱生成”法门成就。“俱生成”法门在传承上有些微不同,主要是加持传承和教言传承之间的差异。

据《俱生成释》中记载,大乐游舞母是邬金地区一个国王的公主,当她长成一个青春妙龄的少女时,一天,她和五百名女眷一起走入王宫附近一座悦意可人的森林。大菩萨金刚手幻化成一个仙人,名叫赐众安慰。他双爪如鹰,衣衫褴褛,垢发披肩,女眷们乍见之下以为是魔鬼,她们尖声惊叫,四下逃散。大乐游舞母在她们后面喊:“回来,快回来,不要害怕!”

五百名女眷见大乐游舞母双颊绯红如云,闪耀着激动和神圣之光。她们惊奇地回到她身边。大乐游舞母告诉她们:“在我见到他的那一瞬间,我的心中油然生起一种从未有过的欢喜的特殊等持。他一定是一个大菩萨!”

大乐游舞母带领五百名眷属向他恭敬虔诚地顶礼。仙人随即为她摸顶,当下,宿世以来得受灌顶的情景在她面前历历再现,灌顶时所获得的智慧也全部显发,并现量证悟了俱生心性。她将这一切传授给五百名眷属,所有的眷属都成为大瑜伽母。她们均获得了殊胜密意的证悟,各自拥有一至十地的不同境界。

自大乐游舞母开始,业手印的传承是这样的:大乐游舞母——大班玛班扎——无肢金刚(吉祥猪舍)——中班玛班扎——(海生)——中恩扎布德——扎仁搭拉——那布秀拔——给颐贡布——拔美多吉——歌萨拉班扎。

 

18.大智者班玛班扎

 

班玛班扎是西方玛日地方的人,为婆罗门种姓,圆满通达大乘三藏的一切经论。他前赴邬金地区学习外密续深广殊胜的法要,并全部了达于心,成为一位名闻遐迩的大智者。他精进修持,成就了夜叉母、金丹术等共同悉地,但他还没有证悟真如法性。班玛班扎尊者来到邬金的另一个地方,独自一人日日夜夜唯一思维如同他每日与之相对的虚空一般无比深广、奇妙而无有穷尽之真如法义。

有一天,他遇见了一位曾亲见金刚萨埵的阿阇黎,后者为他灌了顶,并令他现见了自性实相。虽然他通达了手印灌顶智慧所诠释的真如法性,但他常想:如果这种义理能够在三藏里找到教证是多么好啊!他一直这样思维,直到有一天,大乐游舞母和成百上千名眷属现身其前。空行母传他四手印窍诀和以《密集金刚》为主的无上续部教言,他因此而证悟了甚深赤裸之义,获得了大手印果位。经过十二个月的勇猛修持,又直取金刚持如来的果位。随后,他为广大众生传授了密法,邬金地区的无量众生获得了共与不共的成就。他撰写的论著有《密成论》。

 

19.吉祥猪舍上师

 

无肢金刚出生于恶劣种姓之家,具殊胜因缘。阿阇黎班玛班扎授予他无上教言后,十二年中,他一直在果登巴修行,虽然已经获得了大手印的境界,但他的一切所作所为均要请示上师而后行。一日,他请上师开示未来的行持,上师为他授记:

“你必须依止养猪女,行持养猪的行为,这以后,你将获得金刚萨埵佛的果位。”

在一个北方小城里,他以低劣的养猪行径度化众生,为有缘弟子灌顶,在他们的相续中种下迅疾成熟之芽,他开示四手印教言,使他们获得解脱的金色之果。人们称他为吉祥猪舍上师。

他的弟子叫阿阇黎沙诺日哈(海生),国王种姓。世出世间的一切学问,无不通晓练达。他是一位大班智达,密宗前续部的精要他一一圆满,声名如经旗高悬,迎风招展,是该地国王的一代国师。

一天,他正对无量无边的眷属传法,一个拣柴的老妇人弯腰佝背渐行渐至,来到他的眷属身后。她一会哭,一会笑,一会笑,一会又哭。阿阇黎坐在高高的法座上,虽与她相距甚远,但已然了知。他早早结束了讲法,悄悄尾随她到了她破烂不堪的家,他向她询问原因。

她说:“我笑是因为你传法时就像金刚持佛在传法,我哭是因为你没有按金刚持佛的密意传。”

上师暗暗心惊,向老妇人恭敬作礼,请教:“您能否解除我的疑团?究竟什么才是金刚持如来的密意呢?”

老妇人说:“我不能解除你的疑团,你应该去找吉祥猪舍,他住在北方一个小城里。”

阿阇黎不惮路途迢迢,来到了位于北方那个肮脏的小城,与吉祥猪舍在尘埃扑面的土街上迎面相逢。他的前面赶着一群咕咕叫唤的老猪,背上背着一大捆柴,与一个卑贱的养猪种姓的女人走在一起。当即,阿阇黎通达了眼前的景象:背上的木柴是炽燃之嗔心,他嗔心不舍,是自然清净的标志;虽与恶女一起,却无有染与不染,是不舍贪心,自然清净;猪代表痴心,他不舍痴心,住于圆满清净等舍的境界。

阿阇黎沙诺日哈立即当街叩拜,请求吉祥猪舍不吝赐教。见一个衣衫华贵之人拦路跪拜,吉祥猪舍怒气冲冲,对他吼道:“我是一个恶劣种姓,大字不识的人,你这样求教言是故意给我找麻烦,快给我走开,不要挡我的路!”

吉祥猪舍嘟嘟嚷嚷地赶着猪回到家——一座光线黑暗、龌龊不堪的猪圈,该城所有的猪都住在那里,吉祥猪舍与他的女人也和猪住在一起。阿阇黎一直跟着他回到那气味熏鼻的住处,他把头靠在门槛上,坚持要留在那里。半夜,猪们醒来,互相争斗,踩翻了吉祥猪舍的一盘形如猪食的剩食。上师被吵醒,喋喋不休地咒骂,女人也醒来,用浑浊难辨的地方口音劝他离开。虽然这幅庸俗难耐的景象令人生厌,但阿阇黎却不为之所动,很多天过去了,他一直睡在门槛边。

一天早上,一线晨曦射进猪圈,上师睁开眼,看见了他,问身边的养猪女:“门边上那个到底是什么人?他要做什么?”

女人说:“他一直想要你摄受他。”

上师说:“这位是班智达,傲慢心很重,不堪为法器。”

阿阇黎预感到希望降临,立刻趋至其前,顶礼膜拜,再三乞求。上师终于为他灌了顶,将所有的教言倾囊相授,并唤来他丑陋粗鲁的女儿赐给他作明妃,要他依教修持。沙诺日哈尊者一边做国师一边无有散乱地修持,十二年后,获得了大手印成就。

 

20.火莲上的黑鲁嘎——阿阇黎沙诺日哈

 

阿阇黎带着上师的女儿回到自己的国家,开始秘密行持禁行。后来,因为他无所顾忌地在众人前公开与上师低俗丑陋的女儿成双作对,世间众人便因此而说道:“阿阇黎依止恶劣女人而变得不再清净,国师不清净国王也会变得不清净,这样,我们的国家会因为不清净而被毁坏。因为不清净来源于阿阇黎和他的恶劣种姓女人,所以最好把这两人全都烧死,”

他们一再请求国王,为了国家不被冒渎晦气毁灭,务必要烧死此二妖孽,但国王却一直踌躇不决。

一天,国王倚靠着雕木阑干眺望王宫的后花园,忽然看见国师和他的明妃从他的屋里比肩走出。国王在那一刻下了决心,一定要对他们严惩不贷。

在城市中央的广场上,人们把木柴堆成一个巨大的花环,把国师和他的明妃五花大绑地紧紧捆在一起,并放在上面,在他们的上面又堆放了木柴。市民倾城而出,如同盛大节日一般。他们点燃柴堆,七日中,大火熊熊,无有间断,浓烟遮蔽了虚空和日轮,黑色烟云笼罩了整个国家。第八日黎明,火灭了,广场中央留下一个巨型灰堆,人们清理时,看见灰堆中央有一个小小的清澈湖泊,里面盛开着鲜艳的莲花,国师和他的明妃以黑鲁嘎的身相坐在小湖中央一朵莲花的花蕊上,身色娇嫩,明光夺目。众人奔走相告,深感稀有。自此,屋支雅那地方的人全部趋入佛门。据说,国王和他的五百名眷属一起获得了成就。

阿阇黎在玛日时,有一个人在中午时分看见,热沙里有一棵孤立的椰子树,在烧灼的沙地上留下了一席凉荫。他知道那里一定有胜土檀香,便在清凉的树荫里挖掘,最后终于找到了一株檀香木,他把它供养给了尊者。

尊者想用此珍贵的胜土檀香做成黑鲁嘎的佛像。但是,做佛像需要一个具有三十二种功德的莲花种姓女人作雕磨工作,如此祯祥之女实在难以寻觅,只有当地一持外道见解的国王王妃有此法缘。每晚,尊者通过等持勾招王妃,令她雕磨檀香。

一天,国王挽起王妃的手,发现她的手裂了,上面有水疱和新茧。国王吃惊地说:“爱妃,你过着快乐安逸的生活,为什么这些天人也瘦了,手也裂了?你到底在做什么呢?”

王妃说:“国王,你不知道吗?每晚我都在一个山洞里,一个尊者让我磨檀香木,天快亮时送我回王宫。”

“他住在哪里?”国王震惊地问。

“我迷失了方向,不知那是何方。”王妃说。

那天,国王决定就是一夜不睡,也要把此事弄个水落石出。可时至黄昏,国王心里便开始癫狂,好似喝下了许多醇酒一般头晕目眩。此时,王妃立即腾空而去。第二天早上,她不知又从何处回到了王宫。第二天,国王把装有黄丹的口袋交给她,吩咐她在沿路散撒,王妃依言而行。第三天一早,国王带着眷属和卫队沿着黄丹金色的痕迹一路追踪,来到尊者跟前。

国王怒不可遏,正要让士兵抓他,阿阇黎一手握持着闪烁异光的金刚弯刀,一手持一净瓶,怒目以对。他双目如炬,烈焰喷灼,盯着国王及其眷属的面容。他们心惊胆战,顿然间意识到他决非常人。他们放下兵器,在其足下顶礼。

上师说:“从今以后,你们要趋入佛教,否则我现在就砍断你们的头。”是日,国王与其眷属诚惶诚恐,皆皈依佛门。

阿阇黎沙诺日哈建造了黑鲁嘎殿堂。它森森然,神异凶险,加持巨大,对破誓言之人毫不留情,他们一见此佛像的面容,就会吐血身亡。后来大肃有一支军队想要摧毁这座殿堂,派了十二个骑手前来,结果全部死亡。如今,这座殿堂还在,虽然沧海桑田,物是人非,可它神秘严厉一如从前。

阿阇黎利益了无量无边的众生,获得黑班扎(忿怒金刚)果位。他的弟子中恩扎布德(焚烧他的国王)没留下广传。(我的上师没有讲他的广传,只提了一点,下面在说到拉瓦巴尊者时将要涉及。)

还有一种传承:中恩扎布德——巴玛嘎拉——阿歌萨拉——小歌萨拉班扎。传承的历史以下有广说。

 

宝源语第三品业手印受教传承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