般若摄颂浅释第10节课

第十课

《般若摄颂》当中,现在讲有境般若,也即远离一切分别心的智慧。当然,《般若摄颂》跟其他法门比较起来有点难懂。有些学习般若而未报名参加闻思班的居士,经常给我打电话说:为什么听净土方面的教言有感觉而听般若没感觉?虽然我们很认真地听了,但却不知道您在讲什么,您可不可以用我们能听懂的语言来解说?我说:我是想尽一切办法用最浅显易懂的语言来叙述,但因般若本来都无法用言语来表达,所以在学习的过程中就很困难。

可能大家也清楚,人们始终认为万事万物存在,而般若却将一切抉择为空性,这显然跟凡夫人的分别念相违,所以接受起来也会有一定的困难。但是我们也不能因为自己一直执著为有,就始终在实有方面串习,否则将永远滞留在实有的层面上,这显然不合理。因为孩童玩耍的时间毕竟有限,到成年时他就不会再对原来的玩耍用具产生兴趣,所以大家皆应认真学习这样的甚深般若,而这也有非常大的意义。

下面宣说有境般若的第三个科判:

壬三、宣说不可思议:

导师说想是此岸,破想而断趋彼岸,

离想得此到彼岸,彼等安住佛经意。

本颂是说,不管是什么样的人,只要他对人法所摄的万事万物存在着有实无实的想或执著,那在此期间就不可能离开世间。也就是说,只要有三轮的执著,就不可能离开三有轮回的生死此岸,而一旦破除了这样的想,就能趋向彼岸。我等导师善逝如来正等觉释迦牟尼佛,还在其他经典中说:“何时起想,彼时流转。”意思是说,什么时候有想的执著,什么时候就将在三界轮回中流转,而不可能获得真正的解脱。因此,我们皆应依靠诸佛菩萨的胜妙智慧来作观察,若能观察则会发现对境万法没有任何的相,进而也能远离执著它们的想,而得到般若空性的真实法性意义。若能如此,那就到达了道的彼岸。而这样的人,也已安住佛经所讲真正现空双运的境界当中了。

尽管诸法实相远离障垢、本来清净,但我们却以分别念进行染污,而未懂得它真正的意义,从而生起了有无、生灭等执著妄想。若大家能以与法相应的入定境界来进行修持,那最终也能获得真正远离一切执著的境界,这就是所谓的般若波罗蜜多。

大家还应了知,严格来讲分别忆想就是魔。《大智度论》云:“若分别忆想,则是魔罗网,不动不依止,是则为法印。”龙猛菩萨说:若分别妄想,始终执著有实无实的相状,其实这就是魔王给我们撒的网;一旦在远离一切戏论的境界中如如不动,再不依止任何的边,这就是佛陀所讲的真正空性法印。而什么时候我们入定于这样的法界,无破无立的本性就能了达,此时也究竟通达了般若波罗蜜多。

当然,我们现在要么是有的执著、要么是空的执著,对凡夫人来讲这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有些人说:我好痛苦,怎么样入定也没办法安住,始终处于一种有无的执著相当中。对初学者来讲这应该是有的,但到一定的时候无的执著也不会存在,就像宗喀巴大师在《三主要道论》中所讲那样:“断除一切执著相,尔时见解即圆满。”意思是说,若断除一切执著相,这个时候中观或般若的见解才算圆满。作为初学者,现在就想进入这样的般若实相确实有一定的困难,但是我们也不能发愁,而应通过入定或剖析的方式逐渐使心趋入正道。就像麦彭仁波切在《般若摄颂释》中所讲那样:“凭借随同法性的无分别智慧灭尽一切想,入定于真实法界中。”

对于远离一切想的法性或法界,虽然有时候说一无所得,有时候说一无所有,有时候说远离一切戏论,但讲的就是万法的实相。《楞严经》云:“圆满菩提,归无所得。”所以大家对这里的“无所得”就不要理解成单空的无有,因为它代表远离戏论的境界。

壬四(宣说原本清净)分二:一、有情为例之诸法原本真实清净;二、证悟如是之功德。

癸一、有情为例之诸法原本真实清净:

设佛恒河沙数劫,住世普传众生音,

本净有情岂能生?此即行持胜般若。

假设作为量士夫的如来正等觉佛陀,在这个世界不是一年、两年,也不是几百万年、几千亿年,而是恒河沙数劫中不入涅槃;住世期间,佛陀也以清净的语言在无量众生前普遍传扬“众生本体存在”的音声。虽然如此,但因众生的本体本来都是空性、清净、无生的缘故,就不会因为佛陀这样宣说而变成实有或者产生。

大家也清楚,在抉择万法方面佛陀最权威,但是否佛陀说众生存在众生就存在呢?也不是。为什么呢?因为佛陀也没办法改变万法的真理。唯一说真实语的佛陀在相关经典中也说:如来出世也好、不出世也好,一切万法的本性本来如是而住。怎么住呢?以远离一切戏论的方式安住。所以包括佛陀在内,世界上最伟大、最了不起的人物,也无力改变万法的法性,即不可能让万法的本性变成真实存在或者产生,那何况说让菩萨如此行持呢?所以大家皆应如是了达万法的法性。

有人讲:某某法师对我的恩德非常大,因为他将万法抉择成了空性。若万法本来不是空性,而他却将之抉择为空性,那就犯了大的错误,因为这违犯了真理。但万法本来就是空性,只因我们未认识才产生误解,如今依靠上师的窍诀或其他中观论师的讲解,已使我们通达、明白,那就应该感谢他们。

而谁见到了无生的意义,谁就在真正行持最殊胜的智慧波罗蜜多。《华严经》云:“分别此诸蕴,其性本空寂,空故不可灭,此是无生义。”意思是说,分别的这些蕴界处所摄的万事万物,它们的本性本来都是空性寂灭的,因为是空性的缘故,灭也没有,这就是无生的真正含义。为什么说“不生不灭般若之本体”,就是因为不生不灭的含义就是般若空性,而这样的空性正是一切万法的本体。虽然在众生的迷乱显现面前存在着形形色色的法,但它们的本体全都远离一切执著相,而这样的本体并非释迦牟尼佛独创,因为万法的本体本来如是。当然,若我们能按月称论师的中观理论来作分析,就能了达这样的道理。

以前我们一直认为诸法存在或有产生,但通过自生、他生、共生、无因生来作剖析,就能了知无欺显现的万法皆非真实存在。《中论》云:“诸法不自生,亦不从他生,不共不无因,是故知无生。”在月称菩萨的《入中论》中,四生的观察方式讲得非常细致,若我们能依之抉择,就能了达诸法空性或不生并非口头虚语。对有信仰的人来讲,只要说佛陀或龙猛菩萨说就可以了;而对没有信仰的无神论者或邪见较重的人来说,通过这样的推理来跟他们辩论就很重要。比如:你承不承认诸法有产生?如果他说有产生,那就问:是自生还是他生,或者是共生还是无因生?可能好长时间他都反应不过来。尔后他会问什么叫自生、什么叫他生?自他有什么不懂,你就是自己,他就是除了你以外的另一者……这样慢慢给他解释,最后他也会心服口服。

以前我讲《中论》时,每天都想找一个分别念极强且不承认佛教正理的博士等来作辩论,虽然天天盼望,但也未能如愿。当然,在佛学院不可能听到他们的名声,到外面去时很多人又不知空性的意义,这样一直没有机会。真的,若我们能通过中观的理证来作分析,就不会认为佛教是迷信或仅仅是信仰,而会认为佛教的信仰完全是理性的。当然,对有信心的人来讲圣言最有说服力,而没有信心的人则应依靠推理来生起正信。为什么说中观和因明对佛教的弘扬能起重大作用,其原因就在这里。从古至今有这么多宗教、这么多学说,但佛教真理在理论上从来没有遭受过历史性的毁灭或破坏,这也要归功于因明和中观。

所以对有智慧的人来讲,中观的胜义理论和因明的世俗理论不得不学,如果不懂,自相续就很难生起《定解宝灯论》所讲那样的定解。如果没有定解,说服别人就很困难,因为自己都犹豫不定,还处在怀疑中,那怎能与人辩论呢?所以,只要我们闻思过因明和中观,在别的宗教或学术面前就会有把握。就像身穿极坚盔甲的勇士从来不会畏惧上战场一样,因为别人怎么样向他射箭,也不可能伤到他的身体。相反,若我们非常脆弱,那就不敢面对。对学院常住的道友来讲,大家学了那么多中观和因明,自然在外道或不信佛教的人面前,从理论上辩论就不会害怕,我想各位一定能胜伏他们。

癸二、证悟如是之功德:

如来此述某一时,我随说胜波罗蜜,

尔时先佛授记我,未来之时得成佛。

同一公案,有些经典以简略的方式宣说,有些经典宣说得非常广,其实这也是有原因的。一般来讲,略说主要针对钝根者,或者信心比较大的人;而广说主要针对喜欢理论的人,或分别念较重者。比如这是一个有信心的人,那只要简单说:佛陀在燃灯佛前获得了成佛的授记,他就会相信。如果是分别念比较重的人,就要给他讲什么时候、什么地点、什么情节……说得越细他越能生信。现在很多人都是这样,若简单给他说你要修空性,他就会说:什么空性法门,它有那么简单吗?甚至从一句话中他也能挑出好多好多的毛病,比如:地点也没有、时间也没有,哪有这样的,不行、不行!所以在这种人面前一定要广说。如果有信心,说了他就会信,那就根本不用广说。可见,佛陀在不同经典中或广或略地宣说都是有密意的。

而佛陀在这里以非常简略的方式宣说:我在某一个时候,随时随地宣说般若波罗蜜多法门,当时先佛授记我于未来之时得以成佛。麦彭仁波切在《般若摄颂释》中,也引用相关经典的内容作了简略宣说:在很多劫以前的燃灯佛时代,当时我等大师释迦牟尼佛是婆罗门子童云,他在佛前以五朵青莲花供养,并以金色发辫铺设为垫,燃灯佛为之授记说:你在未来无数劫时于此世界成佛,佛号释迦牟尼。

在我翻译的《白莲花论·净心品》[1] 中,这个公案讲得比较广,大致内容是这样的:当时佛陀转生为婆罗门子智贤,他在教吠陀的上师前受益很大,为了供养上师,他获得了国王的大布施。供养上师后,他于当晚感得十种梦兆,如饮大海的水、骑白象等。于是他便到仙人处去解梦,仙人说:其甚深意义我也不能了知,现在国王正迎请燃灯佛供养,你应前去见燃灯佛。随即他便到皇宫拜见佛陀,但因人很多,他只能呆在很远的地方,无法近前。佛陀知道他授记的时间到了,马上幻化降下倾盆大雨,众人走散后他才有机会上前拜见佛陀。见到如来后,婆罗门子生起了无比的恭敬心和欢喜心。

后来智贤想将自己的金色发髻铺在地上供如来行走,于是他一边剪下发髻,一边发愿说:“具智之如来,我若得菩提,无生死双足,速踩我头发。”意思是说,具有无边智慧的佛陀,若您发现我将获得菩提,那就请用您那无生无死的双足,迅速踩在我的头发上。为了满其心愿,燃灯佛从智贤的头发上踩过。(当时有一位智慧童子对佛陀生起邪见,死后就堕入地狱。)当时众比丘也准备从他头发上经过,但佛陀说:这位智贤不是一般的人,你们不要踩他的头发。同时佛陀也授记说:再过一个阿僧祇劫,你将在娑婆世界成佛,佛号释迦牟尼。这样看来,他当时已修行两大阿僧祇劫,也即此时已是八地菩萨[2] 。后来国王和大臣将佛陀踩的八万根头发,一一建塔作供养。得授记后,智贤在七个多罗树高的虚空中腾空而坐,而且他的头发也全部长出来了,还有其他种种瑞相。

在显现上,当时智贤是外道婆罗门,但他却是八地菩萨;而现实生活中,有些人表面看来是学外道的,有些修行不好……但实际就是菩萨的显现,所以大家一定要普遍恭敬一切众生。另外,有福报人的衣服、用具、头发不能踩,这也是有道理的。你看佛陀踩第八地菩萨的头发,他有权利,也不会染污;若凡夫比丘踩他的头发,那就很损福报。当然,这也是佛陀当时教诫众比丘的原因。所以,对出家人的衣服或高僧大德的用具,大家一定不能随便踩踏。

另外,全知麦彭仁波切在佛传中还说:虽然这则公案在《佛传公案经》和《燃灯佛授记经》中存在着差异,比如:一个叫智贤、一个叫妙云……但大致内容都是一样的。

在这里大家还应清楚:虽然佛陀在得授记前已行持过无量无边的善法,比如承事无量如来、为遍智发菩提心、修学各种道理,但真正得到授记的因,却是随时随地宣说空性法门,也即在获得恒常安住般若波罗蜜多的法忍后,才得到了燃灯佛的授记。当然,这也是佛陀以自己的亲身体验告诉我们:般若空性很重要,也即唯依圆满宣说或行持般若波罗蜜多才能得到授记。佛陀也说在这之前我并未真正宣说空性,当然像我们口头所说那样肯定也说过,但像八地菩萨那样圆满地宣说确实没有。虽然其他行持并非不管用,但这些善法并未成为佛陀获得大菩提授记的因,所以大家一定要通达般若的殊胜性。不说凡夫,即使是八地菩萨,不依靠般若波罗蜜多也不可能获得圆满正等觉的佛果。而今我们已值遇三世诸佛之母的般若,这确实值得高兴!

辛三(当摄集依彼之福德)分二:一、自受持等功德;二、为他讲说等功德。

壬一(自受持等功德)分二:一、不受损害;二、摄集福德。

癸一、不受损害:

怙主行持此般若,何人恭敬而受持,

毒刃火水不害彼,魔王魔眷亦无机。

大家也清楚,般若波罗蜜多是三世诸佛菩萨入定、出定所行持的法门,所以不管是在家人还是出家人,大家皆应恭敬受持,比如法本不离身体、背诵颂词、思维功德、观修意义等。若能真正行持,修行人的心就不会遭受各种修法上的违缘,也就是说,如毒般的耽著、如刃般的嗔恨、如火般的贪心、如水般的痴心等烦恼不会危害他;身体也不会遭受毒药、毒蛇、毒品等危害,饥荒、刀兵、火灾、水灾、风灾、地震等灾难也不可能伤害他。同时,以波旬为主的魔王及其眷属,以及龙王、鬼神等非人也无机可乘。所以般若法门极其殊胜。

记得唐朝的时候,有一个人因念《金刚经》而使麻风病得以痊愈。还有种种自然灾害,以及人与非人的危害,都依般若波罗蜜多而得以遣除,这样的公案相当多。在翻译《般若摄颂》的过程中,我也因佛陀的金刚语而对本经生起无比的信心,所以我才要求大家随身携带此经经函。确实,不管它在什么地方存在,这里完全变成了佛的道场。比如说,你带着本经的经函在宾馆里住一晚上,那这个宾馆就成了佛的道场。

当然这并不是我迷信,应该说完全是智信,因为在这方面我有非常丰富的教证和理证,可以说任何人也不可能推翻。我是这样想的,比如我拿着《般若摄颂》和《系解脱》住在宾馆里,那当天住宾馆的所有人都能得到利益,即佛的加持直接或间接融入他们的心,他们也因此而结上善缘。《金刚经》云:“若是经典所在之处,即为有佛。”意思是说,《金刚经》在哪个地方存在,它所在的地方就有佛安住。本经也说,谁人恭敬受持《般若摄颂》,各种灾难都不会伤害他。大家也清楚,在末法时代经常会出现种种灾难或传染病等违缘,此时若我们能对这样的经函恭敬受持,那除了前世所造不可转的定业之外,暂时人和非人的一切危害都能遣除。

今年以来,我虽然人很小,但发心还是比较善,要求菩提学会为主的人都要学习般若波罗蜜多。如果学习的时间没有,最好也要随身携带本经。现在很多城市里面的人,给他说两句他就顶四句。我们让他好好学习般若,他却说:不用学、不用学,般若早就通了,我的上师很伟大,比你境界还高三倍。这样的话,我也没有权力非要让你学。不学也可以,但最好能把法本经常带着。今年我做了很多藏汉文的《般若摄颂》,过一段时间想尽量与大家结缘,也希望大家到哪里去都能带着。但很多人觉得法本很重,其实这完全是懒惰心在作怪,其他东西比法本重得多,可我们却经常带着,所以希望大家都能随身携带。若能携带,这无疑是最能保护我们的加持品,就像本颂所说那样,一切刀兵等灾难皆能依此遣除。

今天我看到很多资料说,猪流感已经传到中国成都来了。可能大家都清楚,猪流感的传染性很强,据说1918年地球上出现的大流感就是这种瘟疫疾病,当时也死了无数的人。它通过打喷嚏、咳嗽等途径传播,与流感近似。最近世界卫生组织在国外发现这种疾病后,也作了广泛宣传,要求各个国家都要引起注意。在墨西哥和美国得这种病死的人也比较多,中国今天也发现一例。此人姓包,他是在美国留学的留学生,经过东京到北京后,又从北京乘飞机到了成都,下飞机后因感觉不舒服,就坐出租车直接到了医院。昨前天还是怀疑,今天已正式认定为猪流感。

发现这一病例后,与他同机从北京到成都的150人中,130人已经找到并做了隔离,剩下的20人也正在寻找、准备隔离。病人自己也说,接触他的女朋友,以及他的父亲和出租车司机等很倒霉,因为都要隔离。不仅如此,从东京到北京,以及一路上同住宾馆、同乘飞机的人,还有负责机场检查的工作人员,这些都要隔离。

前一段时间刚发现这种病的时候,因为很多人都认为这是从猪身上传染起来的,所以埃及下命令将境内的35万头猪于一天当中全部杀绝,后来卖猪肉的人都很少。但很多专家通过研究说,这种病不一定完全是从猪肉传染而来,与人等也有关系。于是卖猪肉的人开始抗议,说这种病与其它动物和人类都有关系,所以不能说猪流感,应取一个其他的名字。后来医学界将猪流感更名为甲型H1N1流感。

确实,现在人类昨天是非典、禽流感,今天是猪流感,闹得人心惶惶。十二缘起里面,贪嗔痴的代表是猪、蛇、鸡,其中猪流感、禽流感已经出现,再过一段时间会不会出现蛇流感也不知道。所以在违缘频发的年代,大家还是要带着《般若摄颂》,也应常念金刚盔甲[3] 。现在很多城市里面的人都戴口罩,我是这样想的:真正有阻挡能力的《般若摄颂》一定要带,金刚盔甲也要念,口罩我是不戴。至于口罩,有信仰者和无信仰者的观点不一定相同,无信仰者认为戴上口罩很安全,但有信仰者却不这样认为,因为既然它能通过打喷嚏、咳嗽等来传播,那口罩也不一定能阻挡。现在城市里的人把脸全部挡着,我学的医不是很好,不知这种病用口罩或布是否能挡住。以前闹非典的时候,听说有人带十层口罩,但这也不一定有用,不如还是依靠《般若摄颂》和金刚盔甲来保护自己,这非常重要。

前一段时间,有些国家很多学校都停课,公共活动也纷纷取消,所以损害非常大。以前2003年闹非典时,中国受灾极重,当时经济损失达179亿美金,这次也不知道会出现什么样的损失。虽然中国现在只发现一例,但以后有多少也很难说。所以,若我们没有一个真正的依靠处,始终都会处于恐慌当中,因此希望大家皆能念诵、携带《般若摄颂》。最近我们也要求大家念金刚盔甲,因为依靠这个咒语,一切传染病都能无余遣除。闹非典的时候,上师如意宝也要求学院僧尼为主的四众弟子共同念诵,当时每个人都念满了十万遍。

2昨前天有一些道友说,从那个时候开始一直到现在,每天一百遍金刚盔甲从来没有间断过。我觉得他们信心很好,人也比较稳重,因为现在已经过了五六年,在这么长的时间中每天都能不断地念,这确实很好。从当时到现在我也一直在念,前一段时间我还要求每位道友至少要念满一万遍,从今天开始我们还要不断地念。按金刚盔甲仪轨的要求,最好先7天不说话或3天禁语而念,然后再每天不断念100遍,若能如此而行,一切违缘都能遣除。其实,这相当于在战场上穿的盔甲非常结实,一切违缘的子弹都不会穿入体内一样。

当然,在《般若摄颂》的讲记和光盘出来时,现在所谓的猪流感也不一定有。但不管怎么样,大家皆应长期依靠《般若摄颂》和金刚盔甲,因为这是永恒保护自我的最好办法。只要生存在这个地球上,肯定会有各种传染病和地水火风的灾难,自己也会随时面临暴死或横死的危险,因此我们随时都要依靠这样的盔甲。当然这并非世间新闻,时间一过就没有意义,只要有信心,佛教的秘诀始终都会管用。

四川灾难确实很重,去年5月12号地震,今年5月11号发现猪流感,人们一直生活在恐慌当中。当然,对真正的佛教修行者来讲,他们并没有恐慌的感觉。其原因:一方面大家都懂得这个世间随时都会出现无常,(昨天我遇到一个人,他说他绝对不会在这几年当中死,特别坚强。我说你无常修得很好,他认为我真的在赞叹他,后来才反应过来。)所以一旦得绝症,或出现其他灾难,他们就不会紧张、害怕。另一方面,佛教拥有现代医疗根本不能望其项背的神秘对治方法:可能大家也清楚,现在这种传染病国际医学界很头痛,只能隔离,除此之外真正的特效药还没有发现;而仰仗三宝的加持力,特别是《般若摄颂》和金刚盔甲的威力,这根本不算什么。

相比之下,佛教在面临生老病死时比什么都强、比什么都有把握。有些佛教徒表面上看来病很重、最后也死了,但他却异常安详,当然这也是多年闻思修行的结果。前两天,学院里面圆森师的母亲圆寂了,作为修行人,我觉得她死得非常不错。她今年72岁,前一段时间因脑溢血复发住在医院。圆寂前三天她就不能说话,但神志很清醒,念咒一直未断,白天晚上都在用念珠。最后两天虽然没拿念珠,但死得很安详。听说她在世时经常转坛城,每天都念《金刚经》和《普贤行愿品》,磕头也没间断过。当然,因为年龄较大的原因,也不可能在讲辩著上精进。

若是从未学过佛的人,在这种状态中,恐怕根本不会有这种自控能力,甚至还会非常痛苦,相信大家都看到过很多不悦的死相。而一般的佛教徒,若他生前比较精进,死的时候就会很安详。当然,这并非我们毫无道理地夸张,相反这是大家有目共睹的事实,或者说不得不承认的真理。

所以说,大家皆应将佛教的修行付诸于实际行动,这非常重要。但这也需要信心,因为有了信心才能得到三宝的加持。《随念三宝经仪轨》云:“如来功德不可思,佛法功德不可思,僧伽功德不可思;若信不可思对境,则生不可思功德。”所以大家皆应对三宝不可思议的功德产生信心,这样就能获得不可思的功德,当然这也是我再三叮嘱的事。所以我再次希望大家都能对《般若摄颂》产生信心,并经常携带,还要常念金刚盔甲!

 

 

[1] 详见《显密宝库12》。

[2] 《般若八千颂广释》云:“第一大劫从资粮道开始至一地之间圆满;第二大劫二地至七地之间圆满;第三大劫从不动地至佛地之间圆满。”

[3] 即金刚铠甲心咒:嗡巴玛夏瓦热帕的 南巴修 纳嘎南 达雅塔 萨瓦沃热达 哈纳哈纳 班贼纳 恰 恰所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