邬金丹增诺吾略传

 

索达吉堪布 著

 

顶礼文殊智慧勇士!

华智仁波切的四大弟子之一讲法最绝的邬金丹增诺吾,公元1871年出生于德格县境内,降生后由蒋扬钦哲旺波认定为邬金自生金刚之化身。从小就具足无伪的慈悲心、出离心。洋彭塔意大师将他精心抚养长大。13岁时便弃俗出家,之后一直犹如眼目般地守护戒律。其先后共依止了二十五位上师,其中有具三恩德的十三位上师、犹如日月般的二大佛子、无与伦比的一位大菩萨、恩德无比的一位金刚持,在其前聆听了印藏如海般的显密教法。尤其是从17岁至47岁期间依止了华智仁波切,在其座下恭听了中观六论、《贤愚经》、《宝箧经》、《福力传》、《经庄严论》、《现观庄严论》、《宝性论》、《俱舍论》、《戒律根本论》、《大幻化网》、《时轮金刚》、《三戒论》、《四心滴》、《智悲光文集》等显密深法。尊者皆以三喜依止,谨奉师教,获得了所有上师的密意,成为宁玛当代极负盛名的教主。他常对弟众说:“我修行讲法中的许多问题皆是由华智仁波切予以澄清的,从功德方面而言,我的所有上师均是得地的圣者,无丝毫差别;但从恩德来讲,华智仁波切至高无上,三界之中无有与之相比的。”一边说一边涌出泪水,又说:“我如今无论阅读任何显密经论,知晓全能归纳为上师瑜伽及菩提心之中,这也是华智仁波切的鸿恩所致。”

尊者对于所听闻的如海教法专致研学、深入思维,相续中生起了如烈火般的智慧。通过精进实修现见了莲师等众多本尊。在菩提心的基础上,十二年中一心专修大圆满本来清净、任运自成之顶乘妙法,最后完全证悟了诸法实相,与上师的密意成为一趣。因此,对于浩如烟海、博大精深的显密经续通达无碍。尽管其证悟已至顶峰,然而在外表行为上却始终如一地严谨持戒。因其名声远播千里,以致弟子信众犹如蜜蜂集于花丛中一般纷纷涌至。当时由于尊者广弘戒律,致使比丘、沙弥遍布各地方隅。

尊者一生尤为热衷于讲经说法,几乎将毕生精力全部倾注于传法利众之事业中。每天至少五堂课,呕心沥血、废寝忘食。为来自拉萨以下汉地以上的乐于闻法者传授法要,喜欢实修者赐予窍诀,使无数有缘者均沾法益。最为绝妙的是他讲法的数量,据大略统计,总共传讲《入行论》二百余遍、《中论》二十五遍、《入中论》十九遍、《经庄严论》三十九遍、《现观庄严论》十五遍、《宝性论》三十八遍、《辨中边论》七遍、《辨法法性论》八遍、《律藏根本论》一遍、《三戒论》三十八遍、《俱舍论》五遍、《量理宝藏论》一遍、《如意宝藏论》九遍、《心性休息》十三遍、《大幻化网》二十遍、《功德藏》四十遍,此外《随念三宝经》、《沙弥颂》、《菩萨戒二十颂》、《皈依七十颂》、《极乐愿文》、《三主要道论》、《离四贪论》、《大手印五法》、《赞戒颂》、《般若摄颂》、《亲友书》、《修心七要》、《普贤行愿品》以及生命学、医学、天文、历算、文法等也传讲了多次。另外,为有缘徒众也详细讲解《大圆满前行》、《生圆次第》、《无生智慧》、《普作续释》、《断法引导》等。其弟子中获证无上果位之人不可胜数,弘法事业宛如日光普照大地。

一览上文的数目,不能不令人叹为观止,真不愧为“讲法最绝之人”。而在当今时代,纵然是公认的大法师所讲之法也难达到其10%,何况是那些形象上的讲法者呢?因此,无论如何应追循历代高僧大德之足迹,有能力传法之人应悉心竭力讲经说法,无有能力者也应当虚心认真地闻法,总之,我们每位佛教徒都要为佛教尽心献力,使佛法广弘于人间。

尊者一生过着极为平凡的生活,58岁前一直是自己烧茶做饭,随身不带任何侍者,常处卑位,不喜世间八法,平时多劝人戒杀放生,度化了无边的苦难众生。

尊者60岁时,藏历土鼠年五月十八日,他双目直视虚空,右手契克印,左手定印向东方行进七步,口中念诵:“我是邬金莲花生,无生无死之佛陀,菩提心体无偏袒,沙门八果离虚名。”诵毕住立安详圆寂,往生于铜色吉祥山刹土。

其培育了堪布根华、云丹嘉措、洋彭塔瓦、根嘎华丹等众多大成就者,其所著《量理宝藏论释》、《赞戒论》等留世,为佛教作了不可磨灭的卓越贡献。

 

000年四月一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