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行论第78节课

第七十八节课

昨天讲了,我们遭受怨敌鬼神的危害,应该跟自己的前世有关,所以每当遇到这些不顺时,要用正知正念来提醒自己,尽量不要扰乱欢喜心,对别人也不要生起极大的嗔恨心。

今天的内容,按照无著菩萨的科判,是“说明自身之过失”。而其他讲义中是说,别人害我的话,两方面都有过失,因为别人和我有不同的因缘,别人也有过失,我也有过失,所以不应该生气。

卯二、说明自身之过失:

敌器与我身,二皆致苦因,

双出器与身,于谁该当嗔?

怨敌手持棍棒长刀等凶器,对我殴打砍杀,对我的身体造成伤损,甚至让我粉身碎骨,感受难忍的痛苦,故应对怨敌产生强烈的嗔恨心。但如果详细地观察,怨敌有他的过错,你也有你的过错,为什么呢?因为你痛苦的来源主要有两种,一是对方在嗔恨心的引发下,用棍棒等兵器来摧残你,这确实是他的过错。但你也是提供身体让他打,如果没有身体的话,别人要打也像打虚空一样没有办法。所以,敌人的兵刃与你的身体这两者均是伤痛的来源,依靠这种因缘聚合,才会产生身心的痛苦。假如你单独对敌人生嗔心,非要报仇不可,但对身体从来没有怨言,也不打算找它算账,这完全是一种愚痴的做法。

当然,世间上很多人并不这么认为,他们觉得身体明明是自己的东西,别人故意拿棍棒进行加害,怎么可能不生气呢?这个角度虽然也可以成立,但此处主要是分析痛苦的来源,因为这是我们最不愿意接受的,也是产生嗔恨心的主因。那痛苦的来源是什么?一是自己的身体,一是别人的兵器,二者同时具足才能导致痛苦,这样的话,到底该怨恨谁呢?它们共同合谋才产生恶果,不能只追究一者的责任,犹如依靠地水火风而生苗芽,若仅仅对地大恨之入骨,责怪它让苗芽出生,这合不合理呢?

作者通过非常尖锐的智慧理证进行破析,告诉我们:对于怨恨的敌人,哪怕他拿棍棒来狠狠打我一顿,也不应该生气,要生气的话,要怪怨敌,也要怪自己。

然而,我们的执著并不是这样,别人伤害自己时,对自己从来没有怨言,恨怨敌还觉得理所当然。这种做法不合理。世间上任何一个事物,因缘聚合才能生果,这是一种自然规律。若以客观公正的态度来观察,自己的身体和别人的兵器都是痛苦之因,且不说前世彼此之间的恩怨,即生当中的痛苦,也必须具足二者才能产生。所以说,若要嗔怪的话,自身也难辞其咎,正如刚才所言,如果没有身体,用棍棒来打、用长刀来砍,就像对付虚空一样,根本不会有任何事情,若不为敌人提供这个身体,也不会有今天的痛苦。

初学大乘佛法时,别人狠狠地打你,你不但不还手,还想到自己身体也有错,可能好多人都接受不了。即使他人随便骂一句,指出你的过失,自己也难以忍受,好几天都站不起来。所以我们串习大乘佛法的力量,应该说非常薄弱。当然,在座的各位,肯定有前世串习大乘佛法的高僧大德和具有一定境界的修行人,但对大多数人而言,遇到别人拿棍棒来打,身体被打得相当痛,或者别人砍一刀,鲜血开始出来,当时自己心态是怎么样的?虽然有些人已经听过《入行论》,但根本控制不了自己,卷起袖子就说:“不还手的话,我不是人!只要有一口气,不能还他一刀,也要打他一棍,这是我做人的原则。”或者“不是想跟我打吗?你用棍棒来打我,我就用石头来砸你。”这样的话,按照《入行论》的观点,他们已丧失了大乘种性,完全退出了大乘行列。因此,大家在这方面理应注意。

总的来讲,今年学习《入行论》,虽然只有半年时间,但外面城市里的有些居士,本来矛盾非常尖锐,彼此之间水火不容、格格不入,不要说一起放生学佛,见个面也是怒目相向,背后诽谤得相当可怕,但最近以来,他们学习大乘佛法以后,关系开始逐渐缓和,大家也能和睦相处,这是我非常高兴的事情。尤其是学了《安忍品》之后,希望你们的嗔恨心能有所减退。

其实本论的加持不可思议,不要说是我们,就连法王如意宝、观音上师等高僧大德,从传记中也可以看出,他们虽然多生累劫串习大乘佛法,但在显现上,也是从小闻思了本论之后,心的相续才有所改变。所以,大家现在遇到了这么好的大乘佛法,一定要好好珍惜!

身似人形疮,轻触苦不堪,

盲目我爱执,遭损谁当嗔?

前一颂说痛苦的来源是敌人和我,两方面都有责任。而在这一颂中,痛苦的来源不怪敌人,应该怪我自己,怪我的身体那么脆弱,把过失全部拿到自身上分析。

身体如同人形的大脓疮,轻轻触碰也是苦不堪言,别人说一句、撞一下,或者稍微对它进行损害,也是无法忍受,就像卫藏的厉鬼、新肌的嫩肉一样,忍耐性非常弱。麦彭仁波切说过,这种身体连小小的火星也不能堪忍。现在太阳强一点、火稍微近一点,身体就嫌太热;外面吹一点风、下几滴雨,身体就嫌太冷,怎么样都不满意。所以身体的质量相当差,稍微一碰就烂了,就马上生气了,或者要起其他反应了。

虽然得了这么不好的身体,但如果没有执著也不要紧,不执著就不会有这么多痛苦。然而,无始以来,我们失去了取舍的慧目,如盲人般把不净身执为我所,一直紧紧抓住不放,贪执使我们备受痛苦。所以别人用刀枪棍棒来加害,不应该怪别人,应该怪自己,怪自己什么呢?一方面怪自己的我执,另一方面怪自己得到这么差的身体,很差劲。

原来有个居士天天说:“我很差劲啊,我很差劲啊。”我开始不明白什么差劲,后来才知道他说自己的身体、心态、修行很差。同样,我们的身体也很差劲,布顿大师比喻道:“这个身体就像脓泡一样,即使无意中碰到墙壁,也是痛得不得了。我们不应对墙壁生嗔恨心,要怪就怪身体疖脓了,如果用石头来打墙壁,那不合理!”所以我们的身体十分可悲,如果非要一个身体,就该要个金刚般坚实的身体,这样谁也害不了,自己也有一种安全感。

作为凡夫人,痛苦的来源一是对自己的执著,别人稍微有点看法、说法,自己就接受不了;还有一个,就是身体非常不坚实,以致常要感受各种痛苦。无垢光尊者说:“一切痛苦不乐根,此身极大烦恼源。”因此,一切痛苦的罪魁祸首,就是这个身体。

其实,我们也不难看出身体的质量。比如自己很想早起跟道友一起背书,但今天拉肚子、明天头痛、后天喘不过气来,有时候特别恨这个身体。所以,大家要发愿舍弃这种业报身,获得如来的相好身,恒时任运显现度化众生。

总之,这个身体没什么可贪恋的,即使没有遇到骤然的死缘,它也呆不了多长时间,几十年过后,身体的颜色、里面的质量都已经变完了,再过二十年就没办法看了。故而,特别执著身体没有必要,依靠身体来造恶业更不应该,纵然有人伤害它,让它感受痛苦,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卯三、说明业力之过失:

愚夫不欲苦,偏作诸苦因,

既由己过害,岂能嗔于人?

愚昧无知的凡夫不管在任何环境、任何时间,都不愿感受身心的痛苦,都希望过得快快乐乐。然而,他虽然喜欢快乐的果,却偏偏造痛苦的因,想法和行为背道而驰。有因必生果,此乃无则不生的自然规律,既然造下这么多苦因,必定会不断感受苦果,自作自受岂能怨天尤人?

现在的世间中,很多人杀生、偷盗、邪淫,造种种佛制罪和自性罪,造了这些罪以后,就像毒种必定产生毒果一样,肯定会感受各种各样的痛苦。所以一切痛苦的来源,完全是自己往昔行为不如法所致,有智慧的人认识到这一点以后,今生就算遇到他人的损害,也不应该生嗔恨心。

平时我们人与人之间发生冲突,没有来源是不可能的,而这个来源,往往要追溯至多生累劫之前的因果。对此,有些人不一定想得通,经常怀疑因果规律是否真实存在,这也是唯物论和势事论的观点太根深蒂固的原因。实际上,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量士夫就是大慈大悲的佛陀,佛陀的智慧不仅远胜过一般凡夫人,甚至得地菩萨和阿罗汉,也无法及之万一。佛陀以无漏的智慧已经抉择,世俗当中因果不虚,这一点,绝不会有教证理证的任何违害。然而,有些人从小对佛法串习不深,尤其对业因果、前后世等经常产生邪见,但这种邪见只能毁坏自己,佛教的本来面目是丝毫无损的,这种实相以孤陋寡闻的智慧也无法驳斥,而愚者往往被自己的分别念作茧自缚。

佛陀在《业报差别经》中云:“一切众生,系属于业,依止于业,顺自业转。”世间上的一切众生都在业的范围中,与业有一定的关系,所作所为皆随自业而转。我们遇到一些事情时,有时候认为很突然,但实际上与前世有一定的关系。假如相信业因果的存在,自己平时的言行举止也不得不谨慎。

唐代的悟达禅师,在历史上非常出名,他的学问、智慧、戒律均为当时修行人所标榜,唐懿宗也尊封他为国师。有一次皇帝供养他一个沉香宝座,禅师在座上不觉起了一点慢心,从那以后,一个腿的膝盖上渐渐长出恰似人面的恶疮,有眉有眼,有口有齿,皇帝召集天下名医治疗,但也无济于事。这时,悟达禅师想起了自己以前照看过一位患病的老僧,那位老僧病愈后,分手之际曾吩咐他:“你以后有难,可来彭州九龙山找我。”禅师于是来到九龙山,找到了那位老僧说明来由。老僧便命他到山后的一口清泉边,用水洗恶疮。正要洗濯时,恶疮突然开口说话:“且慢洗!你看过《西汉书》没有,晁错是我的前世,袁盎就是你的前世。当年你向景帝偏言,害我在东市被腰斩枉死。(这段历史我也看过一些,西汉时期吴楚等国造反,当时晁错和袁盎同朝为官,他们各自都有能力和智慧,彼此之间势不两立,性格也非常刚强。后来袁盎想办法诬告,让皇帝把晁错杀了,这段历史故事比较长。其实,人的性格若特别刚强,总是坚持己见、顽固不化,很容易像这两位大臣一样,生生世世冤冤相报,变成有一种习气的延续。所以金刚道友之间,应该学会互相随顺,发生矛盾要及时忏悔,做事情应该有挽回的余地,千万别变成他们这样!)我累世都在寻求报复的机会,但十世以来你都是身为高僧,且奉持戒律严谨,使我没有机会,这次你因受到皇帝过分的宠遇,动了名利心,德性上有所亏损,所以我能够靠近你来寻仇。现在蒙迦诺迦尊者出面来调解,赐我三昧法水令我解脱,我们的冤怨就此了结了。”以此因缘,后来悟达禅师作了《三昧水忏》,引导人们忏悔宿业。

这个公案也充分说明了,众生之间的恩恩怨怨,应该跟前世有一定的关系。我们即生中对有些人的说话做事看不惯,不一定是对方真有毛病,很可能是前世的业缘在中间作怪。因此我们挑剔别人时,应想到这是前世业力的一种后续,今生若没有斩断这种相续,乃至生生世世也许都会成为冤家。然而,有些人遇到事情时,总喜欢把过失推到别人身上:“是他害我、是他说我,为什么不能生嗔恨心?”但实际上并不是这样,如果你真正懂得前世的因果,就会明白人与人之间仇恨的来源。

下面以比喻进一步说明这个道理:

譬如地狱卒,及诸剑叶林,

既由己业生,于谁该当嗔?

例如,众生造恶业后堕入地狱,不管是八热地狱、八寒地狱,还是近边地狱、孤独地狱,以及此处所讲的剑叶林、煻煨坑、无滩河等,那里有成千上万的牛头马面狱卒,面目狰狞、非常可怕,铁身钢嘴的凶猛禽兽吞噬众生。在铁柱山地狱,柱树林立,铁男铁女遍布,这些恐怖的景象,完全是造恶众生的业力现前,正如前面所学,并不是有人故意安排。尽管这些事物犹如梦境一样,只是迷乱意识的现相,但对业力成熟的众生来说,地狱的痛苦实实在在。同样,我们在人间时,有时候受到怨敌的损害,也是自己的心识不清净,业力现前而已。

从前有一位独觉,已经获得了圣者果位,有一天他在山里煮染法衣,突然锅里的法衣变成了牛肉,染液变成血水,独觉见后说:“噢,我的业力现前了,这么可怕的事情!”正在那时,有个主人丢失了小牛,看见林间炊烟缭绕,于是顺此方面来到近前,看到锅里的情景后,二话不说,把他抓起来交给国王。独觉在国王的监狱里一关就是十二年,在此期间,他以安忍、慈悲、智慧等功德,感化了许多监狱里的众生,大家都对他非常恭敬。十二年以后,独觉的弟子们在同一个时间想起了他们的师父(确实业力现前,那么多的弟子全都忘了上师),于是开始用神通观察(他的弟子们也很厉害,都是得道的),发现他在国王的监狱里。他们遂各自显示神变来到王宫,当时国王吓坏了,亲自到监狱里在独觉面前道歉,万分懊悔地说:“原来你是如此有德行之人,我关了你这么久,真是造了滔天大罪!”独觉回答说:“这事不怪你,是我自作自受。我往昔曾转生为一名农夫,看见山里有个修行人,就故意冤枉他,把他交给国王关了十二小时。以此果报,我在多生累世中感受诸多痛苦,今生即使成为圣者,也要受到这样的苦难。”

平时我们遇到损害时,有些人总觉得:“肯定不是我的业力现前,应该怪他,这个人很坏!他如果没说那句话,现在不就没事了,所以,过失的来源就是他。”但若你真正相信因果,许多事情也不一定是这样。因此,大家今后在处理问题方面,应该详细地思维思维。

总的来讲,地狱的显现全是自己业感所致,龙猛菩萨在《菩提心释》中也说:“我们所感受的地狱饿鬼及旁生的无量苦,全部是自己曾经损害众生的业力现前。”既然如此,那该对谁起嗔恨心呢?所以大家在修学过程中,务必要牢记这一点。

丑三、宣说嗔恨之颠倒理由:

受害者认为是“别人害我”,但实际上不是别人害我,而是我害了别人。

宿业所引发,令他损恼我,

因此若堕狱,岂非我害他?

我们遭到怨敌损害时,始终认为:“他故意害我,我从来没有害过他。”但这只是未经详细观察的想法而已。实际上别人害我并非无缘无故,肯定是我以前害过他,一旦这种宿业成熟,便会动摇敌人的相续,令其对我进行加害。如果我以前没有害他,即生中不可能出现在他面前,使他的相续产生波动。正因为是往昔的恶业,我的某些语言行为,他就接受不了,开始生起嗔恨心,进而对我百般加害。表面上看,他在损恼我,但实际上,他依靠我生嗔恨心,做了很多殴打诽谤等不如法行为,来世必定堕入恶趣受苦。所以是我害了别人,并不是别人害了我,而且我依靠敌人修安忍,不一定能害到我。

就像刚才讲的公案一样,别人害你肯定有前世的因缘,肯定是你曾经害过他。今生你又显现在他面前,很有可能中间也说过他的过失或者害过他,前世的因缘再加上今生的因缘,别人就开始大发嗔怒,摧毁自相续中的善根,尤其你若发过菩提心,对你进行谩骂的话,最后一定会堕入恶趣。这样一来,你前世害过他,现在又让他堕入恶趣,从道理上观察,你不是在害他吗?他害你最多是拿个棍棒来打,这只是今生中而已,而他依靠这个因缘堕入恶趣,你真是生生世世都害了他。

大家以后遇到怨敌时,能不能尽量想起这些教言?这些教言确实非常甚深,后面也会讲到,寂天菩萨说自他交换等大乘不共教言,一般不能随便给别人传,这是相当甚深的密法。世间上的文学巨匠、科学泰斗,对这些教言一无所知,像我们这样的佛教团体,前世今生有非常殊胜的因缘,才能获得如此殊胜的窍诀。因此,大家不要认为“《入行论》是显宗的法,谁都可以得到”,这样大乘的甚深窍诀,没有一定的因缘和信心是不可能听闻的。

懂得这些道理之后,大家在日常生活中,遇到一些小小的诽谤和冤枉,也不必耿耿于怀,而应明白这都是因果循环。以前在佛陀时代有位实力子比丘,他获得圣果以后,仍经常受到友女比丘尼的恶言诽谤,原因是什么呢?因为他们之间前世有恶缘,友女比丘尼的前世曾发恶愿:“哪怕他得了圣果,我也要对他进行诽谤。”该公案在释尊的有些广传中有,我在这里不广讲。[1]

前段时间有个道友说:“本来我是清清白白的,但经常受到诽谤污辱和冤枉,我好痛苦,怎么办啊?”当时我就想起了实力子的公案,虽然他自己什么坏事都没做,但无缘无故很多人都看不惯,很多人都冤枉他,肯定有因缘在里面。当然,你不信因果就另当别论了,我也没办法解释,但如果真的相信因果,就会心甘情愿地接受这些。

有时候很多事情的发生非常奇怪,你若根据前后语言找蛛丝马迹,好像空谷声一样根本找不到,但诽谤的语言却经常传来,很多情况经常发生,所以这只能归于前世的业力。别人害你时应该想到“我肯定曾经害过他”,然后即生当中好好地忏悔,遇到种种不顺时,尽量忏除以前的业障,这一点我觉得非常重要。

大家学习这部论典以后,心相续应该有所改变,以前脾气暴躁的人,现在各方面应该想得开。就像衣服染色了一样,以前是白色,现在变成黄色,以前你碰都碰不得,别人看你一眼也是“看什么?没有见过人吗!”现在学了《入行论》以后,看多长时间你也很高兴,这说明学这部法真的有收获了!

 

过去有户富贵人家,夫妇之间感情亲厚,只是婚后没有生育。妻子劝丈夫再娶一房,生个孩子传宗接代。丈夫同意后,妻子找到一个女人,迎娶为妾。不久,前妻忽然有孕,生下一个男孩,端严可爱,尤其不会说谎话,大家都称他为“实语”。实语五岁时,他母亲妒心大炽,想把后妾赶走。于是对儿子说:“我想捏造你庶母的罪恶,你要为我当证人。”实语说:“我年纪虽小,但大家都知道我不会骗人,岂可为了妈妈说妄语?”该妇人萌生奸计,说:“你父亲若问你这件事,你不用口说,点头就可以了。”五岁小孩阅历未深,便同意了。该妇人就告诉丈夫,说后妾与男人私通,实语了知此事。父亲问实语时,他便糊涂点头,后妾遂被赶回娘家。后妾感到非常冤枉,即发恶愿:“我今生被毁谤,来生及未来世,即使他出家修行,成就阿罗汉道,我也要毁谤他。”实语就是实力子比丘,庶母就是友女比丘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