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观庄严论疏

——弥勒言教

 哦巴活佛  著

索达吉堪布 译

  

那莫玛匝西日意!

顶礼文殊菩萨!

  

四圣之母三智大汪洋,

四种精进加行幻变中,

诞生法身圆满之坛城,

能仁胜王日亲顶上胜!

  

开显一切圆满般若经,

以及注疏窍诀之明镜,

庄严光芒善说恩赐我,

至尊怙主弥勒恒救护!

 

此中领受无数刹土佛,

佛子勇识会众屡屡宣,

甚深隐义幻化之现观,

善缘智士欢喜供云增。

 

殊胜本师释迦佛的无垢教第二转法轮所有般若经藏的密意,决定有两种次第,一是基道果的一切法凭借一百通用词[1]直接阐释为无我空性之实相、三解脱之自性的直叙空性次第;二是证悟它的有境——基道的一切法证悟为无我之现观三智自性以一百通用词隐义之形式存在的隐义现观次第。

其中,这里讲的无误圆满解释隐义现观次第的大论典——此《现观庄严论》,分为论名、译礼、论义与末义四个方面。

甲一、论名:

梵语:阿毗三昧耶阿朗迦罗那摩般若波罗蜜多邬拔提沙奢萨哆啰

藏语:希绕街帕曰得谢木波满纳哥达木就问巴到哥波剑及下娃

汉语:般若波罗蜜多窍诀论——现观庄严

两种语言对照:阿毗:现;三昧耶:观(或证);阿朗迦罗:庄严;那摩:所谓;般若:智慧;波罗蜜多:到彼岸;邬拔提沙:窍诀;奢萨哆啰:论。

论名的意义:这部论典是能轻易通达所说根本经和能诠论般若波罗蜜多经藏密意的窍诀论,它堪为开显所诠义道般若与果般若所包含之隐义现观次第的庄严。

甲二、译礼:

敬礼一切佛菩萨!

在所有佛陀出有坏及一切佛子菩萨众前恭敬顶礼,这是译师遵照国王规定而作的译礼。

甲三(论义)分三:一、宣说入造论之分支;二、所造论体之自性;三、造论圆满之尾义。

乙一(宣说入造论之分支)分二:一、说所诠般若之殊胜性而礼赞;二、说能诠论之必要而立誓造论。

丙一、说所诠般若之殊胜性而礼赞:

求寂声闻由遍智,引导令趣最寂灭,

诸乐饶益众生者,道智令成世间利。

诸佛由具种相智,宣此种种众相法,

具为声缘菩萨佛,四圣众母我敬礼。

如是礼赞偈颂的意义结合契经的因缘[2],通过宣说成为其隐义三智的功德而对堪为四圣者之母的般若顶礼。到底是怎样的呢?经藏直接宣说的因缘是以五圆满的方式加以说明。举例来说:“如是我闻,一时……”是指时间圆满,在宣讲所有般若经藏的某时。“于王舍城、灵鹫山等处,五千比丘俱……”这是说明眷属圆满。“迦叶等共同声闻四众眷属、具足漏永尽等声闻十五种功德超胜特法的阿罗汉,百千俱胝那由他大菩萨俱……”,这是讲贤护等不共菩萨僧众以及具足总持、神通等菩萨功德超胜特法的大乘圣者。“在大众眷属中央,世尊于狮子坐垫上双足跏趺,身体端直……”这是说明本师圆满,即导师能仁王。佛陀讲法的殊胜性,以意教诫神变入定于等持王、狮子游舞等持等所有等持当中;以身神境神变而显示所有身相;以语记说神变使讲说从波罗蜜多、般若入手之法门的光芒普照十方。佛陀就是具足这种特法、通过这样的方式转了《十七母子般若》等属于般若的法轮,这是法圆满。

如此以五圆满而宣说的隐义中,以四众眷属所包括的一切声闻、缘觉的身份,依靠基智的方便而获得漏永尽等寂灭特点的果位。作者正是考虑到这一点,才以第一句“求寂声闻由遍智,引导令趣最寂灭”来讲基智的特点。十地所包括的诸位菩萨身份依靠道智方便而获得以总持、神通等成办世间利益之特点的果位。作者正是考虑这一点,才以第二句“诸乐饶益众生者,道智令成世间利”来讲道智的特点。三时所包括的一切能仁佛陀身份,依靠遍智的增上缘方便获得凭借三种神变从波罗蜜多及般若入手宣说所诠义的一切种智及能诠经藏各种次第之语特点的果位。作者考虑到这一点,以第三句“诸佛由具种相智,宣此种种众相法”来讲遍智的特点。以上三智所包含的般若堪为自子四圣之母,因此以第四句“具为声缘菩萨佛,四圣众母我敬礼”归纳要义而对般若进行礼赞。可见,证悟供养对境般若的本体实相无自性的智慧堪为自子圣者之母。

分类:即四圣子之母有三智。具体来说,所有寻求自我寂灭的声闻依靠证悟一切基为人无我以及在此基础上证悟所取无自性的基智方便而被引入声闻缘觉二种寂灭果位,这是基智。利益众生的一切菩萨依靠证悟一切道为无缘的道智方便而获得能成办一切世间利益的果位,这就是道智。所有圆满正等觉能仁依靠真实具足证悟一切种相无生的遍智方便而证得以种种能诠经藏次第宣说所诠遍智之方便的果位,这就是遍智。正由于堪为以上自子四圣之母的缘故,才对声闻、菩萨众,尤其是三时诸佛之母——般若波罗蜜多进行顶礼。

这以上是礼赞句。

本颂的直叙即是对经的隐义深密四圣子之母——三智礼赞。

此外,将“具为声缘菩萨佛”加在佛陀的特法当中,解释成对具有这样眷属的佛陀之母作礼赞。所以,字面意思只不过是结合经中直叙的因缘五圆满而已。

印藏的各位智者作了上面两种解释。

通过如此对三智礼赞也就礼赞了它所包含的八种现观,所以才对三智进行礼赞。关于此等详细内容,当参阅《现观庄严论义释·弥勒密意庄严论》[3]

丙二、说能诠论之必要而立誓造论:

大师于此说,一切相智道,

非余所能领,于十法行性,

经义住正念,具慧者能见,

为令易解故,是造论所为。

我等大师佛陀在此了义经藏中用优美的能诠词句宣所诠深义一切种智之道及果的隐义,极其甚深,难以通达,并不是不具备窍诀的其他人所能领受的,对于能诠论具有般若十法行之经的密意及所诠义具有般若八事七十义之体性的道果所有意义,具足寻求甚深般的正知正念、拥有智慧这三种特征的人才能现见、证悟,为此作者立誓造这部解释密意的论典。

必要之差别:就是为了让人轻而易举通达经的一切甚深隐义,这就是造此论的必要。本论直叙的密意,圣解脱部论师也是结合造论的必要来解释,狮子贤论师则结合此论暗示的必要等四法加以阐明。不单单是这里,在以下行文中也可以了知这一点,因为《明义疏》[4]中主要是将颂词的直叙与暗示结合起来宣说。

乙二(所造论体之自性)分三:一、略说现观之自性;二、广说彼之分类;三、如是宣说之摄义。

丙一(略说现观之自性)分二:一、以八种现观略说论体;二、以七十义略说分支。

丁一、以八种现观略说论体:

般若波罗蜜,以八事正说,

遍相智道智,次一切智性。

一切相现观,至顶及渐次,

刹那证菩提,及法身为八。

关于所讲的般若波罗蜜多,以所诠现观八事来阐述《般若经》中所说真实隐义的道理。八事到底是什么呢?

一、遍智:相无愿的智慧、具有殊胜方便智慧的一切现观是遍智;

二、道智:道无相的智慧、具有殊胜方便智慧的一切现观是道智。

三、基智:基无我的智慧、具有殊胜方便智慧的现观是基智。相似基智只具足其中的“基无我”这一法相,以此为例,其余的内容也要这样分析类别。

四、正等加行:圆满修行三智的一切现观叫正等加行。

五、顶加行:各个修位当中达到极点的现观叫顶加行。

六、渐次加行:循序渐进修行暂时道相的现观叫渐次加行。

七、刹那加行:顿时修行究竟道相的现观叫刹那加行。

八:法身:所得果的功德究竟的现观就是法身。

总共有以上八种现观。

丁二、以七十义略说分支:

按照略说论体的次第,八种现观当中,

第一、遍智:能代表遍智的十法:

发心与教授,四种抉择分,

正行之所依,谓法界自性,

诸所缘所为,甲铠趣入事,

资粮及出生,是佛遍相智。

(一)发心:具足二利的殊胜方便智慧即是发心。

(二)教授:传授真实修行方式的殊胜言教是教授。

(三)抉择支:具备大乘见道加行五种特法是四种抉择分。

(四)修行所依:修行的所依即是心的实相种姓(也就是法界自性)。

(五)修行所缘:作为取舍所知中所缘的根本为修行所缘。

(六)修行所为:究竟修行的不共所修法即是修行所为。

(七)披甲修行:具有方便智慧双运的意乐修行六度为披甲修行。

(八)趋入修行:悟入所入境道果圆满的大乘即是趋入修行。

(九)资粮修行:修学加行二资粮双运道为资粮修行。

(十)定生修行[5]:必定获得了知所成断证圆满为无生的智慧即是定生修行。

以上这些是能表示一切能仁王圆满佛陀为利他所转法轮的不共增上缘——了知一切法为无生的遍智现观本体及分支的十法。这十法的数目与次序是固定的。

第二、能表示道智的十一法:

令其隐暗等,弟子麟喻道,

此及他功德,大胜利见道,

作用及胜解,赞事并称扬,

回向与随喜,无上作意等,

修行最清净[6],是名为修道,

如是说聪智,菩萨之道智[7]

(十一)道智支分:能依道智圆满的殊胜功德是道智支分。

(十二)弟子声闻道:了知共同声闻道无缘,是声闻弟子道智。

(十三)麟喻独觉道:了知所知独觉道为无生,是麟喻独觉道智。

(十四)见道道智:现见不共大利益菩萨道为无缘的现观即是菩萨见道道智。

(十五)修道功用:大乘修道的殊胜作用即是修道功用。

(十六)胜解修道:具有殊胜信解的修道后得智慧是胜解修道。

(十七)胜解修道功德:在自利胜解位赞说功德,在二利胜解位如理恭敬,在他利胜解位高度称扬,也就是胜解修道功德。

(十八)回向修道:具有殊胜回向的修道后得智慧即是回向修道。

(十九)随喜修道:具有殊胜随喜的修道后得智慧即是随喜修道。

(二十)修行修道:大乘修道(无上作意等)殊胜无间道智慧即是修行修道。

(二十一)清净修道:大乘修道解脱道智慧即是清净修道。

以上这些是能表示一切有聪明才智的菩萨成办利他不共增上缘——了知具三种姓之一切道为无生的道智现观本体及分支的十一法,这十一法的数目与次序是固定的。

第三、能表示基智的九法:

智不住诸有,悲不滞涅槃,

非方便则远,方便即非遥,

所治能治品,加行平等性,

声闻等见道,一切智如是。

(二十二)智不住生死基智:以证悟二无我的智慧寂灭有边,也就是智不住生死基智。

(二十三)悲不住涅槃基智:以方便大悲力寂灭寂边,即是悲不住涅槃基智。

(二十四)远基智:不具有方便智慧的非方便基智,即是远基智。

(二十五)近基智:具有殊胜方便智慧的方便基智,即是近基智。

(二十六)所治基智:耽著基成为所断的本体,即是所治基智。

(二十七)能治基智:作为基无我的现观对治之本体,即是能治基智。

(二十八)基智加行:遣除耽著基的殊胜加行——基智加行。

(二十九)基智加行平等性:成为基智加行相的特点——基智加行平等性。

(三十)基智见道:现见基无我离边实相的智慧——基智见道。

以上这些承许是能表示一切声闻等被引入寂灭的不共增上缘也就是了知基的一切法为人我无生以及所取能取法之无生共不共基智现观本体及分支的九法,这九种法数目与次第是固定的。

第四、能表示正等加行的十一法:

行相诸加行,德失及性相,

顺解脱抉择,有学不退众,

有寂静平等,无上清净刹,

满证一切相,此具善方便。

(三十一)加行相:证悟基四谛实相之智慧的差别,即是加行相。

(三十二)加行:具有殊胜方便智慧道的修行,即是加行。

(三十三)加行功德:修行加行所得之果的法,即是加行功德。

(三十四)加行过失:障碍加行的所断之法,即是加行过失。

(三十五)加行性相:能表示大乘加行的所知法,即是加行性相。

(三十六)大乘顺解脱分:具有方便智慧的随解脱分资粮道,即是顺解脱分。

(三十七)大乘顺抉择分:具足殊胜二利的随抉择分,即是顺抉择分。

(三十八)有学不还:具有殊胜入定后得之随圆满菩提分的不退转众,即是有学不还。

(三十九)生死涅槃平等加行:依靠无分别获得自在的资粮修行法身,即是生死涅槃平等加行。

(四十)清净刹土加行:依靠清净刹土获得自在的资粮修行色身,即是清净刹土加行。

(四十一)方便善巧加行:依善巧方便获得自在的资粮修行二利——方便善巧加行。

以上这些法是能表示圆满修行三智之正等加行本体及分支的十一法,这十一法数目与次第是固定的。

第五、能表示顶加行的八法:

此相及增长,坚稳心遍住,

见道修道中,各有四分别。

四种能对治,无间三摩地,

并诸邪执著,是为顶现观。

(四十二)暖顶加行:获得暖相之明的暖位(智慧),即是暖顶加行。

(四十三)顶顶加行:增长之明增上的顶位智慧,即是顶顶加行。

(四十四)忍顶加行:方便智慧的证悟忍与稳固忍的智慧,即是忍顶加行。

(四十五)世第一顶加行:具有见道之殊胜直接因的等持,即是世第一顶加行。

(四十六)见道顶加行:遍计见断的殊胜对治,即是见道顶加行。

(四十七)修道顶加行:俱生修断的殊胜对治,即是修道顶加行。

(四十八)无间顶加行:遍智之圆满直接因的究竟止观三摩地,即是无间顶加行。

(四十九)应遣邪行:对证悟甚深二谛之义反驳者,即是应遣邪行。

以上这些法是能表示略修达到极点的顶现观本体及分支的八法,这八法的数目与次第是固定的。

第六、能表示渐次加行的十三法:

渐次现观中,有十三种法。

(五十)布施加行:具足四法[8]的殊胜舍心,即是布施加行。

(五十一)持戒加行:具足四法的殊胜断心,即是持戒加行。

(五十二)安忍加行:具足四法的殊胜不乱之心,即是安忍加行。

(五十三)精进加行:具足四法的殊胜乐善之心,即是精进加行。

(五十四)静虑加行:具足四法的殊胜寂止等持,即是静虑加行。

(五十五)智慧加行:具足四法的殊胜胜观证悟,即是智慧加行。

以上是后得广大六波罗蜜多所摄的渐次加行。

(五十六)随念佛加行:忆念道之最胜导师的因——佛陀,即是随念佛加行。

(五十七)随念法加行:忆念道之圆满本体的因——善法,即是随念法加行。

(五十八)随念僧加行:忆念道之清净助伴的因——圣众,即是随念僧加行。

(五十九)随念戒加行:忆念道之清净身体所依的根本——戒律,即是随念戒加行。

(六十)随念施加行:忆念道之圆满顺缘的因——布施,即是随念施加行。

(六十一)随念天:忆念道之最胜助缘——天尊,即是随念天加行。

以上是六种随念助缘渐次加行。

(六十二)无实性智次第加行:入定当中证悟无戏本体,即是无实性智渐次加行。

以上所有这些是能表示渐次修行三智行相的渐次现观本体及分支的十三种法,这十三法的数目与顺序是固定的。

第七、能表示刹那加行的四法:

刹那证菩提,由相分四种。

(六十三)非异熟刹那加行:广大方便的福德资粮达到究竟的现观,即是非异熟刹那加行。

(六十四)异熟刹那加行:甚深智慧的智慧资粮达到究竟的现观,即是异熟刹那加行。

(六十五)无相刹那加行:修行对境等性双运达到究竟的现观,即是无相刹那加行。

(六十六)无二刹那加行:有境无二取的加行达到究竟的现观,即是无二刹那加行。

以上由反体法相而分的这所有法,是能表示顿然修行三智究竟行相的刹那现观本体及分支的四种法,这四法的数目与顺序是固定的。

第八、能表示法身的四法:

自性受用身[9],如是余化身,

法身并事业,四相正宣说。

(六十七)本性身:具足究竟自利断证三种特征的法性,即是本性身。

(六十八)报身:具五决定他利究竟的色身,即是圆满受用身。

(六十九)化身:具五种特点种种调众幻化,即是化身。

(七十)法身:以方便调伏所化众生的事业不间断——果位法身事业。

以上这些是能表示所得究竟果法身之现观本体及分支的四法,这四法的数目与顺序是固定的。这是本论颂词直接宣说的意义,也符合圣解脱部等印藏诸位大智者的密意。还有承许自性身、报身、法身及化身四身是能表示法身的四法,这显然是狮子贤等印藏多数论师的观点。本论颂词的字面意思:“法性自性身、圆满受用身以及除此之外的化身这三身是能表示第八品法身的法,再加上事业,共有四法。”这是直接明确宣说的,所以其他讲法是本论颂词暗示的无上密意。

丙二(广说彼之分类)分三:一、别说对境三智法相——三智;二、略说彼相加行——四加行;三、广说所得果之功德——法身。

丁一(别说对境三智法相——三智)分三:一、相无生之现观遍智;二、道无相之现观道智;三、基无我之现观基智。

 

 

 




[1]一百通用词:是指般若经中所说无色一直到无遍知之间的一百个词句。

[2]因缘:梵音译作尼陀那。释迦牟尼佛特为某人宣说之经,诸如,因为陶入子具财而制不予取戒等。属毗奈耶藏,是十二分部中第六部。

[3]《现观庄严论义释·弥勒密意庄严论》:此论是哦巴活佛所著,遗憾的是,现在此论已散失。

[4]《明义疏》:狮子贤论师所著《现观庄严论》的注释。

[5]定生修行:藏汉大词典中译为“定离成就”,但根据意义,本人认为“定生”较适宜,请诸位予以观察。

[6]修行最清净:原译为“引发最清净”。

[7]如是说聪智,菩萨之道智:原译为“诸聪智菩萨,如是说道智”。

[8]四法:指断除违品、依助缘智、满众生愿、成熟众生。其余波罗蜜多与此相同。

[9]自性受用身:原译为“自性圆满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