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行论第93节课

 

 

第九十三节课

昨天讲了理当恭敬众生,因为佛陀尚且舍弃身体而利益众生,我们凭什么对众生傲慢?所以,让佛陀欢喜的根本因,就是利益众生。今天宣讲的是,我们以前害众生的所有罪业,应在佛菩萨面前诚心忏悔,发誓以后永不再犯。

卯二、忏悔不敬之过:

因昔害众生,令佛伤心怀,

众罪我今悔,祈佛尽宽恕。

我因为曾经加害众生,令佛陀显现上很不欢喜,所有这一切罪过,我今天都发露忏悔,祈求诸佛原谅宽恕。

从无始以来到现在,我们都伤害过众生,想不起来的有很多,想得起来的,从孩童时代到年轻时代,有意无意中害过的众生不计其数,每个人若回忆上半生,可能都有不同的感觉。以前当学生时、后来参加工作时,不说别的,仅仅为了一顿饭,过年、结婚、宴请等,自己杀害过多少众生?这种行为,全部是让诸佛菩萨不欢喜的因,如果一边杀众生,一边要马上获得佛菩萨的果位,祈请得到佛菩萨的加持,这怎么可能呢?就像一个无恶不作的坏人,到领导面前要求马上当官,领导完全了知他的底细,清楚他违法乱纪的事情做了多少,绝对是不会答应的。同样的道理,有些人要求很高:“我马上要即生成就,不成就的话,我就不回去。你可不可以给我传个教言?我需要一个礼拜成佛。”想法倒是不错,可是你这个人到底怎么样,且不说无始以来,今生从出世到现在,坏事你做过多少?尤其是害众生方面,造了多少恶业?既然造的痛苦因无量无边,不要说即生成佛,你来世去哪里都成问题。

没有闻思修行的人,总觉得开悟成就轻而易举,抱怨为什么自己还不开悟。而我们闻思过的这些人,前前后后的很多道理,如前世后世、因果规律,通过思维和研究后,知道顿悟并不是那么容易的。尽管对利根者来说是可以,但所有的众生不一定那么快就悟道了。

我们做过那么多坏事,现在通过上师的开示和本论的加持力,明白自己今后的道路后,一定要在诸佛菩萨面前,忆念无始以来所造的罪业,恭恭敬敬地发露忏悔,祈求诸佛菩萨和上师们的宽恕。以前我们不知道众生是如此严厉的对境,现在通过学习已经一清二楚了,因此,我们要发誓重新做人。

佛教历史上也有许多成就者,过去曾经造过恶业,后来通过精进忏悔而获得成就。比如佛陀在世时,未生怨王结交恶友提婆达多,造了三个无间罪。后来他被佛陀所感化,全心全意地忏悔,最终成为佛门的大施主。三藏的第一次结集,就是他来护持的。他死后往生极乐世界,获得上品中生的果位。

当然,忏悔的方式多种多样,有些通过四种对治力来忏悔,还有些利根者,就像《六中阴》里面讲的那样,当下认识了心的本性,这是最无上的忏悔。《涅槃经》中说,阿阇世王天生性格粗鲁,嗔恨心非常重,他杀了自己的父亲之后,患上了痛苦难忍的病,无药可医。当时世尊为他宣说甚深的空性法门,使他了达罪性本空,罪业当下消释,他在认识本性时说:“无因亦无果,无生即不灭,此名大涅槃,闻者破诸结。”

宋朝的《高僧传》中记载,唐代有一位真表法师,他家族世代以打猎为生,他在年轻时也很喜欢打猎,杀害过不少野兽。后来因缘成熟,他对杀生造业生起了极大的悔意,于是很想去出家。但出家时遇到了违缘,实在没办法,他就到森林中,自己剃发出家。此后他一边痛切忏悔自己的罪障,一边祈祷弥勒菩萨为他传戒。他一直不吃不睡,经过几个七日七夜的精进祈祷,首先见到了地藏菩萨,尔后弥勒菩萨也亲自显现,给他传授戒律,并赐给天杖和钵盂。历史上,在人间获得弥勒菩萨钵盂天杖的人,唯有真表法师一人。

伏藏大师列绕朗巴的传记中说,他年轻的时候也当过猎人。(以前我们去新龙时,曾见过他打猎的那个森林。)由于他是莲花生大师二十五大弟子之一,后来他前世的善根苏醒,开取了无数伏藏,遣除了整个雪域的一切违缘,对藏地的功德是无与伦比的。

以前当猎人、后来成为高僧大德的,现在也比较多。我曾看过净空法师的一段话,法师说:“我第一次读《地藏经》时有很深的感触。我年轻时很喜欢打猎,古代用弓箭打猎,杀生的数量毕竟有限。可是我们去打鱼,用黄色炸药去炸,炸药爆发之后,鱼是成千上万条,不是被炸死,而是被震死的。我跟父亲打猎打了三年,记得是16、17、18岁这三年。我父亲是45岁走的,我亲眼看到他的现世报。他病发时像疯了一样,几个力气大的人都压不住。看到水,就往水里钻;看到山,就往山上跑。我读这个经文之后,知道自己杀业太重,就发心吃长素、放生、印经布施,诚心忏悔。

本来很多看相的人都说我短命,和父亲一样,只能活到40来岁。到了45岁时,我生了一场大病,觉得自己的寿命可能尽了,就放下万缘一心念佛。没有想到,过了几天病就好了。这几年来我讲经说法,后来甘珠仁波切见到我时,说讲经和放生的功德很大,我寿命也延长了。现在我已经70多岁了,还是很健康。”

大家应该知道,净空法师对汉传佛教的净土宗贡献非常大,以前虽然对密宗有些看法,但现在他老人家也常宣扬密宗大德的功德。就像以前的弘一大师一样,早年对密宗显现上不太了解,但后来也是加以赞叹。我觉得任何一位高僧大德,只要正面地判断佛教,大家都应该由衷地随喜。

从法师一生的经历来看,他起先也是当过猎人,后来通过忏悔,成为了世界高僧。包括海涛法师,在有些开示中也经常提及他在家时所造的恶业,一方面在四众面前发露忏悔,一方面也劝导大家精进持念金刚萨埵心咒,奉劝后来者引以为戒,尽量不要冒犯众生,做令诸佛菩萨不欢喜的事情。

诸位也应该认真观察自己,以前到底有没有害过众生。我在《悲惨世界》里写过,很多人的童年行为非常可怕,常以残害小动物为乐,当然,这也跟自己的生活环境、后天教育有直接关系。这些人没有信佛之前,造了无数罪业,信了佛以后,由于烦恼和习气的强烈驱使,也身不由己地伤害众生。当年寂天菩萨曾对伤害过的众生一一忏悔,并发愿以后不害任何众生。我们能不能也做到这一点?如果能的话,希望大家尽量发这个愿,实在不能的话,也应该想“我将来要发这样的愿”。每个人的根基不同,全部做到也是不现实的,但学了大乘佛法以后,应该知道众生的珍贵性,对此务必要牢记于心。

下一颂主要讲发愿之后不再害众生:

为令如来喜,止害利世间,

任他践吾顶,宁死悦世主。

为了让如来欢喜,我发誓一定要制止损害众生,积极地利益世间,哪怕众生用脚践踏我的头顶,我宁死也不会反抗,以此令世间的怙主——诸佛菩萨喜悦。

许多注疏中说,此颂是寂天菩萨当年所发的愿。这种誓愿,哪怕在短时间中生起,对灭除整个世界的灾难痛苦、增长快乐幸福也会起到非常大的作用。所以,大家也应该像寂天菩萨及传承上师那样,一心一意地想:“我以前确实害过众生,从现在开始,众生怎么样害我,即使用刀砍、用矛刺、用拳头打,我也不还手。”其实这是很容易的,别人打我记耳光,稍微揉一揉,一会儿就好了。就像有人被无意打了耳光,他自己也不知道是痛还是麻,在脸上摸一摸就没事了。但是作为一般的人,最受不了的是什么?就是别人用脚踩我的头。因为别人最低下的就是脚,而我最高贵的就是头,用脚踩在头顶上,这是凡夫人不容易接受的。

以前法王去美国传法,当时大家坐在地上,有个人在来往走路时,经常踩到法本。法王告诉他:“这个不能踩,下身不能踩佛经。”他回答说:“上身和下身都是一样的,不要太执著。”法王就开玩笑:“既然如此,那你们现在的总统是克林顿,用你的脚踩克林顿的头,他会怎么对待?”后来那个红头发有点省悟了:“噢,原来是这样啊!”

所以我们最难以接受的,就是被人用脚践踏,如果众生当面挖苦我、伤害我,百般制造违缘,我都能尽量地安忍,即使无故踩我的头,我也心甘情愿地接受。这就是寂天菩萨的发愿,每个佛教徒也应该这样做到。

记得在1986年的那个夏天,当时是释迦牟尼佛转法轮的日子——六月初四,上师如意宝在僧众面前念此偈三遍,带大家一起发了这个愿。他老人家说:“现在学院的僧众近一千左右,明年要朝五台山——文殊菩萨的道场。从现在开始,我们一起发这个愿,明年到五台山在文殊菩萨面前,也要发这个愿:为了让十方诸佛菩萨欢喜,从今天开始,无论众生如何伤害我、践踏我,我不但不反抗损害他们,而且用慈悲心来对待。(当然,法王以前肯定发过这个愿,但显现上也是带我们一起发愿。)”

当年我也参加过,然而惭愧得很,直至现在实际行动中也没有做到,只有在上师三宝面前忏悔。后来上师如意宝大概在1997年又传过一次《入行论》,当时讲这个颂词时说:“我们在十多年前发过这个愿。后来在弘法利生的过程中,如整顿佛教、开取伏藏等,虽然我有些特别好的朋友站在敌方立场上造违缘,但我也没有违越自己的誓言,众生怎么样对待我,我也从来没有反抗过。”上师的一生就是这样,无论众生如何加害,他老人家也毫无怨言,在如此善妙的心态中显现上已经离开了人间。

而像我这样的人,当时也跟法王一起发过愿。后来在实际行动中,有时候想到自己发了愿,不管别人怎么害我、诽谤我,我还是要忍着,所以也能做到好几次,但很多事情并没有完全做到。

我们在座的道友也好,电视前的信众也好,今天趁这个机会,大家也应该共同发愿:“从今天起乃至生生世世,尽量不害任何众生,即使众生践踏我的头顶,我也情愿去接受,不能伤害他们。”如果发了这个誓愿,以后在修学过程中,遇到违缘也能转成一种顺缘。

以前有个老喇嘛,在文革期间受过种种迫害折磨,每当有人批斗他,他就默默念诵这个颂词,一直没有害过别人。那个时代的人好像发疯了一样,以前跟他无冤无仇的,当时也想置他于死地,在那种环境中,他始终依靠《入行论》的这个偈颂修安忍,没有失毁自己的菩提心。

我前段时间也讲过堪布贡噶旺秋,他在监狱里关了二十多年,这期间所受的虐待是无法想象的。后来他被释放后,历经千辛万苦去了印度。在那里,他每天给僧众们讲经说法,培养了无数优秀的僧侣,得到观音上师的极大赞叹。观音上师在接见他时问:“你在监狱里受折磨时,心中最害怕的是什么?”“我最怕的,就是对那些加害的人失去慈悲心……”

看了那个纪录片,我真的非常感动。如果我在监狱里关了二十年,最怕的会不会是这个呢?可能不是吧。也许我最怕的是他们把我打死了,或者自己吃不到饭,尽考虑一些最小的问题,至于大悲菩提心,也许压根儿都没有想过。

在人生的历程中,每个人都会遇到各种违缘,如果没有修行基础,恐怕到时候无法面对。我们以前肯定伤害过众生,今天在传承上师及寂天菩萨为主的诸佛菩萨面前,应当励力地忏悔,从现在开始,凡是有生命的众生,小至蚂蚁以上,不管怎么损害我们,都要想起高僧大德的这些教言,尽力以慈悲心来对他们。

寅二、佛将众生作为我:

大悲诸佛尊,视众犹如己,

生佛既同体,何不敬众生?

大慈大悲的佛陀,早已证悟了平等的法界,(一地菩萨开始证悟平等,到了佛地时,圆满证悟了诸法一体。)从胜义的角度来讲,众生与佛一味一体,众生就是佛,佛就是众生。从世俗的角度而言,佛在因地发了菩提心后,把众生和自己观为一体,通过自他交换、自他平等、自轻他重等修持菩提心,众生的悲苦喜乐全部都是自己的感受。既然佛把众生看作自己,我们不恭敬众生的话,又怎么恭敬佛陀呢?因此,不恭敬众生,就是对佛不恭敬的“最好”表现。

佛经中记载,佛陀在世时,有一次提婆达多拿箭射天鹅,佛陀将天鹅的痛苦自己带受。还有阿底峡尊者的上师仁慈瑜伽,在讲法时有个人用石头打狗,他表情上显得特别痛苦,从法座上掉了下来,那条狗却安然无事。后来弟子们观察时,清晰地看见上师背上在那条狗遭打的同样部位已经高高肿起。所以,很多上师在世俗中,也是把众生看作自己。

通过教证和理证来分析,佛陀和众生的确是一体的,胜义中如此,世俗中也是这样,倘若我们害了众生,其实就是害了佛陀。以前在藏地,有些人对上师的信心很大,请上师到家里来,马上杀一头羊让上师好好吃一顿。汉地也有这种习惯,今天请上师吃青蛙,明天请上师吃鸡头,过年各个地方的传统不相同,反正他们最喜欢吃的东西,认为上师也喜欢吃。这是非常不好的。害众生的话,佛陀和上师绝不可能欢喜,如果有些上师特别欢喜,那不知道是谁的化现。此外,你们平时供佛时,看到供品上有小虫,也不应该杀害它,否则的话,最好不要供了。如果害众生,佛陀是不会欢喜的。

从实相上来讲,佛陀和众生是一体的,众生均是未来佛,当年释迦牟尼佛成道时也说:“无一众生不具如来智慧德相。”《如来藏经》中也说:“佛观众生类,悉有如来藏。”意思是说,在佛的智慧观照下,所有众生都有如来藏。如来藏的本体就是佛陀,从这个角度而言,众生跟物品完全不同。

因此,大家以后一定要以慈悲心来对待一切有生命的众生,这样会令佛陀欢喜,相续中的功德也会自然增长,有机会与佛心相应。如果所做的全是令上师诸佛不欢喜的事,表面上的善根功德再大,离佛果也会越来越远。我们做任何一件事情,必须要懂得它的要义,就像使用机械时,先要看好说明书,不然的话,再聪明有时候也不管用。同样,修行必须要有一种善巧的智慧,没有智慧的修行,就是所谓的盲修瞎炼!

丑三(观察果当恭敬)分三:一、宣说取悦众生是诸善之因;二、以此方式教诫勤奋;三、摄义。

寅一、宣说取悦众生是诸善之因:

悦众令佛喜,能成自利益,

能除世间苦,故应常安忍。

想方设法取悦众生,诸佛菩萨必定欢喜。若能做到这一点,既能真实成办自己的利益,也能遣除一切世间的痛苦,所以要时时刻刻修安忍,不能损恼众生。

末法时代五浊横流,众生的性格形形色色,可能会以种种粗暴的行为来伤害我,在这个时候,我应该以正知正念来摄持,一方面想到众生就是佛,另一方面想到自己已发了菩提心,尽量不要害众生,若能如此,修什么法都容易成就。作为一个发了菩提心的人,自己的利益就是要圆满智慧资粮和福德资粮,圆满这两个资粮的话,修持安忍必不可少,以此才能令众生欢喜,圆满自己的断证功德。对菩萨而言,所谓的自利就是利他,正如《经庄严论》中所说,发了菩提心的人,并没有自己的事情可做,众生的事情就是自己的事情,要圆满自己的事业,便是让众生获得欢喜,这就是菩萨的无上事业。

华智仁波切讲过:“想得到福报,布施是最好的窍诀;想令事业圆满成功,让众生欢喜是最快的途径。”以前上师如意宝也经常说:“如果你能利益众生、帮助众生,自己的事情会无勤当中获得圆满。”昨前天我给一些大学生开示时,也跟他们讲了:“你们做事情不要目光短浅,应该多想到众生,多想到人类的利益。如果对众生和人类的事情非常关心,并在你的行为中处处体现出来,那你根本不用愁生活饮食,这些都会自然具足的。”

其实利益众生就是利益自己,如果你让众生欢喜,不仅自己的事业会圆满,且能遣除世间上的一切痛苦。真正有利他心的菩萨,无论居住在哪个世界、到哪个城市,那里的战争、饥荒、瘟疫等都能一并扫除,若将这位大德迎请到该地,那里就会获得吉祥。法王如意宝还没有圆寂时,我原计划想请上师从南方到东北走一遍,就算没有讲经说法的时间,光是到了那个城市,对众生的善根和相续也有莫大利益。但后来在实行过程中,我们只去了一部分,全部倒没有去成。

通过菩提心的加持力而遣除灾难,历史上也不乏其人。明朝的憨山大师,被充军流放到海南岛时,那里正值大瘟疫,百姓十室九空、家破人亡。当时大师坐在累累尸骨中,坚持修法,很多人劝他不要这样,否则会受瘟疫传染。但法师置若罔闻,以坚定的利他之心,一直住在那里,后来使疫情顿然消失。

修安忍的方法非常多,但归纳而言,就是当你受到侵损时,只要对众生有帮助,就一定要忍下来。这类公案在佛陀广传中有不少,莲池大师的《缁门崇行录》中也有一个:佛在世时,有位比丘到珠宝店去化缘。珠宝师刚好在为国王穿珠链,见比丘来乞食,就把宝珠放着,进去拿食物。可是宝珠没有放好,滚到了地上,他家养的一只鹅刚巧进来,就把宝珠吞了。珠宝师出来后不见宝珠,除比丘外别无他人,于是怀疑是比丘偷了。比丘怕鹅被杀,既不承认、也不否认,任由宝珠师狠打,打到头破血流,倒在地上。那只鹅又来舔血,珠宝师怒气未消,迁怒于鹅身上,把鹅也打死了。比丘不禁悲伤流泪。珠宝师觉得奇怪,问他何以被打不哭,鹅死反而哭。比丘因鹅已死,遂告之真相。珠宝师打开鹅的身体,果然发现宝珠在其腹中。

大家想一想,我们遇到这种情况时,为了保护一个旁生,以身体甚至性命为代价,能不能这样修安忍?如果能,这就是真正的菩萨,即使什么地位都没有,什么证书都没有,那也当之无愧。不管你是在家身份,还是出家身份,只要为保护一个众生的生命,牺牲自己也在所不惜,这就是所谓的高僧大德。现在真正的高僧大德,有时候不一定有这种菩提心,而默默无闻的一个普通人,甚至在街上流浪的乞丐,也可能是了不起的大菩萨。因此,真正的境界,从外表上根本分不出来,只有内心了知自己到底是什么样。

寅二、以此方式教诫勤奋:

譬如大王臣,虽伤众多人,

谋深虑远者,力堪不报复,

因敌力非单,王势即彼援,

故敌力虽弱,不应轻忽彼。

打个比方来说,具有势力国王的某位大臣非常恶劣,经常损害许多民众。没有远见的人,极容易生嗔恨心,马上开始报复。而深谋远虑、高瞻远瞩的人,想到以后的利害,尽管当时力所能及可以把他打一顿,但也不进行报复。因为他明白对方看来只是孤身一人,但其背后有强大的靠山,国王的势力就是他的援兵。因此,敌人虽然力量薄弱,也绝不能等闲视之,轻易地冒犯他。

其他讲义中还有另一种解释:前两句是比喻,后两句说敌人的力量虽然薄弱,但他的后盾就是诸佛菩萨,解释方式稍微有一点不相同。但此处则按照《善说海》的观点来分析。

世间上也有这类情况。比如领导的儿女亲属天天都欺负你,你只好忍气吞声,不敢轻易得罪他,否则自己的前途不保。同样,有些坏人经常以野蛮的行为、粗暴的言行来对我,我忍无可忍时,杀害他并不是很困难,但他的背后有诸佛菩萨,他与诸佛菩萨是同体的。《般若经》中有个公案:有一个女仆,她的主人及家眷不时地虐待她、欺负她,但她始终忍下来,因为她知道如果进行报复,也许他们会杀了自己,也许自己被扫地出门,连今后的生计都成问题。所以,明智的人会以长远目光去观察,冷静地处理这些关系,从来不会鲁莽行事。

《悲惨世界》中有这样一个故事:唐代的张易之和张昌宗,深得武则天的宠爱,在皇宫里分别号称“五郎”、“六郎”。兄弟二人仗着皇帝的靠山,干了很多奸邪贪赃的坏事,肆无忌惮地伤害百姓,有远见、识时务的人一直忍着,敢怒而不敢言。后来到了中宗皇帝复位时,两兄弟都被杀死。老百姓对他们恨之入骨,把他俩又肥又白像羊脂似的肉,一块一块割下来,用火烤着吃。

那些人也是特别残忍,我们藏族有种说法:“你跟我之间的怨恨,即使我吃一口你的肉,喝一口你的血,心头的嗔恨也不会消失。”所以那些人先不敢反抗,因为对方的后山非常可怕,而后来一旦他失势,大家就开始拼命报仇,这种现象在如今比比皆是。

生活中也看得出来,若别人有一些领导做靠山,虽然他经常欺负自己,也有能力对付他,但有远见的人并不会这样做。同样,众生的靠山就是佛菩萨,我们对众生随意欺负,比如看到有个小蚂蚁,马上用开水把它烫死,路上看见一个小动物,使劲用石头把它砸死,从世间而言,这也是没有修养的一种表现。

大家应当将《入行论》的这些教言,尽量在实际行动中用得上。这些颂词字面上倒是简单,从词句上滑下去,我也容易,你们更容易,现在有些道友讲考时,一个颂词很快时间内就解释完了,他自己也觉得很满意:“我讲得怎么样?还可以吧。”你讲得确实很不错,但毕竟是口头上的,还要融入相续才可以消化。否则,纵然你讲得天花乱坠,每天讲好几遍《入行论》,但看见众生时依然我行我素,里面的教言一点也没有实行,那你只有闻法的功德,除此之外意义并不大。前面也讲了,所谓的佛法不要变成口头禅,应逐字逐句地融入相续,这样之后,自己的弘法利生的事业才会越来越广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