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行论第39节课

第三十九节课

昨天已经讲了暇满难得,今天继续宣说未得暇满人身的过患。

我们的暇满人身确实非常难得,不管从闲暇还是圆满来进行观察,凡是有智慧的人都会感觉到,得人身并不是那么容易。有些人这样想:“不要紧吧,反正我已经得到了人身,修法可以慢慢来。”尤其是有些在家人,动不动就认为“再过几十年后,我退休了再好好学法出家”、“等孩子读书、成家、找工作以后,我再修持”、“把生意做完以后,或者把这件事情做圆满后,我才开始发菩提心、受菩萨戒”……很多人都把自己的修行一直往后拖,实际上这种想法是错误的,为什么呢?因为我们做任何一件事情,首先都是做最重要的,不太重要的后面做,这是稍有智慧的人最明智的选择。可是现在很多人却恰恰相反,最重要的学法修行全部拖到后头,而没有意义的世间八法、各种琐事当下就做,这一点从当今社会上也可以看得出来。所以有时候我觉得出家人真的不错,非常伟大,为什么呢?因为出家人的所有事情当中,学佛始终是放在第一位,不管你刚开始出家的动机是什么,现在除了修学佛法以外,一般来说,将世间法放在第一、佛法放在其次,这种想法基本上是没有的,因为世间上很多的约束和牵引差不多都断掉了,从这个角度来讲,我觉得释迦牟尼佛的后学者非常了不起。

在家人也许是由于前世的业力吧,再加上今生的发心,很多事情都看得比较重,不能放下。有些人对财物放不下,有些人对感情放不下,有些人对家庭父母放不下,这样一来,自己的学佛一直往后拖,始终也不能成功。

所以在获得人身的时候,每个人应该总结自己以往的经历,考虑未来的前途。世间上的大多数人,短暂的人生几十年都在考虑,如“我老了以后,吃饭怎么办,住处怎么办”,可是将主要精力放在考虑“下辈子怎么办”这方面上的人,世间上又有多少呢?你们也可以看一看。要知道,所谓的学佛并不是光看别人的过失,而是应该扪心自问,看看自己每天都在想什么?与凡夫比起来,高僧大德的行径完全不同,以前上师如意宝经常在课堂上讲:“对我而言,来世和今生比较起来,我把主要的精力放在来世的准备上。”可我们后学者是不是这样?大家也可以总结一下。当然,作为出家人,这方面算是好一点,闻思、念经等也有一定的时间,而很多在家人,自己在生活上没有自由,有种种条件的约束。因此我想提醒大家:短暂的几十年很重要呢?还是生生世世很重要?有智慧的人不得不考虑这个问题。

有些人会想:“获得人身以后,我慢慢学法没什么关系吧。”这种想法也不对。我们这个人身若能永久地留存世间倒是可以,但实际上并非如此,人的寿命只有几十年,非常短暂,所以作者在这方面作了一些开示:

纵似今无病,足食无损伤,

然寿刹那欺,身犹须臾质。

我们有幸得到暇满人身后,纵然现在没有什么疾病,吃穿样样齐全,人和非人也没有制造违缘,可是人的寿命刹那无常,身体犹如借用品一样,只是一种暂时的物质,千万不要认为“我以后再学佛,我以后再修行……”,应当想出家就立即出家,想学法就立即学法,不能一直拖下去。如果你一拖再拖,最后的修行机会被业风吹走了,那是非常可惜的。因此,一旦有了出离心和菩提心,就要把握当下。

有些人可能这样想:“我现在的身体非常健康,没有任何疾病,生活丰衣足食,工作非常顺利,远离各种各样的损害,在如此快乐的时候,怎么会马上死亡呢?不可能有这种情况的。所以慢慢来,以后我再修行。”假如你有这种拖延的心态,完全是一种邪见,必须要马上断除,否则,它会令我们的修行始终无法成功。

所谓的生命,按照《俱舍论》的观点,就是同类连续不断地存在,比如我是人,那我在人道这一同类中一直存在的相续,就是我的生命。要知道,生命并不是极其稳固的东西,佛陀在佛经中说,它就像过山的瀑布水一样,一刹那也不会停留。不管是看我们自己还是看别人,所谓的生命都相当无常,尤其是在坐车时可以明显感觉到,前一刹那自己活在人间,后一刹那就可能赶赴中阴界了。大家也都清楚,现在的科技比较发达,各种交通工具非常众多,一方面它能给人们带来许多便利,但另一方面,每年因交通事故而死亡的人数,全球大概有50多万人,中国也有10万多人,平均每天就有600多人。如果你说“今天这600多人中,肯定没有我”,谁也没有这个把握。尤其是大城市里的人,坐车的现象比较频繁,如果是这样的话,前一刹那你活在人间,后一刹那变成中阴身,这是完全有可能的。所以不管是乘车也好,走路也好,疾病爆发也好,一旦死主降临,你马上就会离开人世的。

前段时间我们几个同学和老师聚会,当时我们班只有两个出家人,有一个老师说:“再过二十年,我身边的两位大师肯定会健在的,我感觉我也是健在的。”当然,也有这种可能性,不敢说没有,但另一方面,我觉得他虽然是我们的老师,但对无常观得不太好,这个“肯定”健在,是肯定“肯定”不下来的。我们在座的人也是这样,不要说再过十年,即使是明年的今天,“我一定会活着”的理由,从哪方面来讲也是绝对找不到的。既然如此,人的生命确实没有可靠性!

如今很多人在道理上明白总有一天会死的,但真正在心里面忆念无常,这个时间是相当短的。忙忙碌碌的工作生活之余,回过头来想想“一切都是无常的,我会不会死啊”,这种次数可谓少之又少。然而,在山谷里学大乘佛法的修行人,他们始终都在观修无常,经常思维自己马上就会死,所以除了修行以外,对未来的打算、对世间的琐事并没有多大兴趣。因此高僧大德们一直提倡修无常,最关键的原因也在这里。

现在,各班的法师正在宣讲《大圆满心性休息大车疏》,在此我想提醒大家,你们方便的时候一定要修。所谓的佛法,如果没有修的话,嘴巴上再怎么会说,到时候也是没有用的。表面上看来,无常的道理谁都能说出一些,但你如果没有修的话,心里一点概念都没有,就像《华严经》里比喻的那样,聋子给别人放音乐,但他自己从来都是听不到的。所以,只会给别人讲是没有用的,大家在学习之余,一定要将《心性休息大车疏》的每一个引导每天好好思维一下,不管是寿命无常还是人身难得,口头上我说得来,你们也说得来,可是真正在实际行动中有没有体会到?大家不妨观察一下。如果你确实认为一切都是刹那的,现在要马上精进修行,不然寿命这么无常、人身这么难得,明天离开了人间怎么办?若随时都以这种心态督促自己修行,为来世做好充分的准备,那临死时肯定不会后悔的。

所以下半年学《大车疏》的时候,实修法中的每一个引导,你们可不可以看一下或想一想?每天若能修一个引导的话,这样慢慢修下去,对你真的会有很大的收益。有些修行人在修密宗或菩提心的过程中,一般不会出什么事情,原因是什么?就是基础打得好。如果没有打好基础,一开始就修风脉明点、高攀大圆满等最高的法要,以后很可能会出一些问题。

我认为菩提心和寿命无常、人身难得这些道理没什么不会修的,你们一定要修,修行要靠自己,别人再怎么劝,自己没有自觉性的话,恐怕也是不行的。你们若能在早上、中午或晚上安排一个时间,每天稍微修一点这些殊胜的法门,一方面你的修行绝对不会出问题,另一方面,到了一定的时候,你回顾自己的人生,就会发现:“噢,原来是因为我加行的基础打好了,所以现在的见解很稳固,不管是对三宝的信心,还是修行的境界,都如此的圆满。”

颂词首先告诉我们:寿命一刹那也不可信赖,完全是欺惑性的,没有任何理由相信它会恒常存在。今天我们睡下去,明天早上就死掉了,这种现象是非常多的。所以大家应时时刻刻有一种无常观“我明天死了怎么办?”、“我今晚上死了怎么办?”,若能如此,修行自然而然会好的。那时就算看到兴盛圆满美好的世间事物,也会像胆病患者看到油腻食物一样,不会有太大的兴趣。

颂词又接着说,我们的身体也是一种借用品(“须臾质”在藏文原颂中是指暂时借用的物品),自己无权支配。比如别人暂时借给我一样东西,他什么时候要收回去,我根本无法决定,没有权利说“你不能带走”。同样的道理,我们的生命,死主阎罗君什么时候带走,谁都没有把握,也许在明年的今天,我已经被死主阎罗君带走了,这个身体送到尸陀林,肠子内脏全部给老鹰吃掉,乌鸦等飞禽啄食着我的眼珠……所以我们的身体并不是永恒存在的,现在很多人成天忙忙碌碌只是为了短暂的人生,又有多少是为了来世而修行呢?如果真的为了修行而忙碌,怎么样也是值得的,为了众生的利益、为了自己的解脱,再忙也是非常有意义的。

当然,我们作为出家人,跟在家人的看法和价值观不一定相同,如果有人觉得我说得太过分,希望你们能谅解,但我认为出家人对此应该是有同感的。一般来讲,我们短暂的人身中为了来世、为了众生,发一个非常殊胜的心、做一些比较好的事,这应该是每个人的心声。所以希望你们在短暂的人生中,一定要有个修行目标,如果什么目标都没有,那就跟疯子没什么差别了。倘若自己在短暂的一生中,已经发了菩提心,做了一些比较有意义的事情,就算明天死也是可以的,跟其他人比起来,自己这一生也是有意义了。因此大家应该有这样一种打算,这是我的一个希望!

下面讲没有获得人身的过患。

辛二(未得之过患)分二:一、真实宣说;二、彼之依据。

壬一(真实宣说)分二:一、堕恶趣不行善法;二、不得善趣。

癸一、堕恶趣不行善法:

凭吾此行素,复难得人身,

若不得人身,徒恶乏善行。

现在有些人的所作所为,若用因果的标准来衡量,后世获得人身是非常困难的,假设没有得到人身,则必定是堕入恶趣,那时候有没有行持善法的机会呢?决定是没有的。对此我们一定要慎重考虑。

生活在滚滚红尘中的人,每天都在熙熙攘攘的人群里忙来忙去、滚来滚去,有些人搞生意,有些人为了获得财产,有些人搞一些世间八法,如果仔细地观察,他们每天二十四小时的行为当中,行持善法方面用了多少,行持恶法方面用了多少呢?有些人尽管前半生造的恶业比较严重,但现在已经扭转过来了,重新有了一个人生的转折点,如果能行持善法的话,来世肯定有解脱的机会,即使没有解脱,也不会堕入三恶趣的。相反,如果没有这样,每天都在杀生、邪淫、说妄语、吃海鲜,一直没完没了的,心里产生的都是恶念,从来也不行持善法,以这样的行为,不要说获得三解脱的果位(声闻、缘觉、佛果),就连善趣的人身也是没有把握的。来世倘若堕入恶趣,不管是哪一个恶趣都非常痛苦。

在三恶趣当中,旁生算是不错的,但如果你变成了旁生,有没有行持善法的机会呢?绝对是没有的。平时我们也能看见一些牦牛或是骆驼,它们每天有意无意间所造的恶业非常多,而行持善法的机会几乎都没有。从佛经中的公案也可以看出,由于行持恶法的人比较多,堕落的众生不可胜数。当年释迦牟尼佛在世时,有一次被迎请到龙宫去应供,当时龙王问佛陀:“我刚在龙宫中降生时,这里的龙类非常少,但现在多得都快容纳不下了(好像我们以前的经堂一样,人太多了,都挤不下了),这是什么原因呢?”佛陀答曰:“以往众生的善根很好,没有造很多恶业,但现在造恶业的人越来越多(佛陀在世时也有这种情况),他们死后堕入恶趣,转生龙类的众生也就越来越多了。”大家也知道,龙类属于恶趣众生,由于下堕的众生越来越多,因此龙宫都快装不下,马上需要维修。开玩笑!所以,没有获得人身的话,一定会堕入恶趣,那时就连行持善法的机会都没有。各位也非常清楚,在六道众生的身份中,我们人道是最好不过的,《致弟子书》中说:“三菩提的根本就是人身,修道也好、度众生也好,人身是最为殊胜的,除此以外,天人、非天、夜叉、龙类等众生无法堪为解脱道的真实所依。”

我们现在转生于人间,应该说是非常好的一个机会,这并不是口头上说说,你们在空无一人的时候,可以闭目思维一下。我自己也是这样的,在没有任何人的时候,关着门心里想,有时候感觉非常好。今生已经遇到了这么好的佛法,虽然惭愧的是修行时间太短了,但不管怎么样,我这一辈子没有空耗,跟我同年的人和原来一起读书的人比起来,我选择了这种道路,将近二十年中从没有生过后悔心,没有羡慕过世人所谓的幸福和快乐。记得刚开始我出家时,有时候也想过“他们的世间生活可能很美啊”,但是“我的选择错了”这种念头从来没有产生过。直到现在,一看见在家人,好像从来没有觉得“他们的生活很美啊,我拥有这样的生活多好啊”。可能是三宝的加持吧,我确实觉得人身非常难得,这样难得的人身用在修行方面是最好不过的了。当然,如果你们有出家的因缘,最好以出家的身份来修行,如果实在没有的话,以在家的身份修持佛法,无论在西方还是东方,也都是非常好的一种选择。

当然,上至政府官员,下至条件不太好的农民牧民,任何人都可以修行,关键是要靠自己。假如你是一个很好的修行人,那你的生活是可以调整的。以前我接触过一个属于别人的奴仆,他一点自由都没有,始终在别人的控制之下,每天要上班10个小时,尽管身份比较特殊,但他心里非常虔诚,一直想学佛法,经常默默念一些咒语,抽空看一点书。所以,凡是作为一个人,我觉得关键要看自己,如果自己的心比较堪能,那不管环境怎么样,这个人身都可以成为解脱道的所依。

我们今世没有转为旁生,也没有生到偏僻的地方去,很荣幸听到了佛的名号,又皈依了佛门,如果大家再不珍惜这种机会,以后千百万劫中也是不好得的。倘若没有得到人身而流转于三恶趣中,那就没什么可想的了,行持善法根本是痴人说梦。前段时间我也再三地讲了,无论是怎样聪明的动物,最多只能做一点片面的善事,比如海豚救人,世间上有很多精彩的故事,但让它们真正生起出离心、菩提心,成为解脱因缘的法器,除非像《释迦牟尼佛广传》里所讲的佛陀化身为骏马,或文殊菩萨化身为某些旁生等,否则是相当困难的。当然,我们能接触到的就是旁生,除此以外的饿鬼和地狱,虽然我们看不见,但如果真的转生到那里,不要说修法,就连生活的自在也是没有的。

大家不要认为这是一种夸大其辞的说法,要知道,佛教中的每个道理若用教证理证来观察,都是可以一一证实的。如果你们仍有怀疑,我今天也想了,因明讲完后可能要讲一下《释量论》的第二品,那里面主要将释迦牟尼佛成立为量士夫,通过学习,大家应该会对释迦牟尼佛生起更大的信心,若对佛陀百分之百信任的话,佛陀所说的一切甚深道理,每个人都会深信不疑的。所以,大家首先应对佛法有信心,然后应对现在获得人身、修持佛法感到高兴,不要天天都用一种小气的心态:“我现在虽然学佛了、出家了,但很多人都反对,是不是我搞错了呢?实在不行的话,过段时间我就不学了,还是跟他们回去吧。”不能这样想!无论遇到什么样的困难,自己的信心和见解也不能退。

有些人平时的小事、说话可以随顺别人,觉得这样也没什么,可是一遇到关键性问题,马上就像司机在紧急时刻刹车那样,不管别人怎么说,也不会改变自己的决定。所以,我们修行人关键的时候也不要忘记刹车,不然翻车就完了!

如具行善缘,而我未为善,

恶趣众苦愚,彼时复何为?

现在具有行持善法的缘分,此时若没有如理如法地精进行持,后世肯定被三恶趣的痛苦所折磨、愚笨透顶,到那时我该怎么办呢?一点办法都没有,非常可怜。

有些人认为:“我现在买不起房子怎么办啊?”、“我今天在路上绊倒了怎么办啊?”、“我下货时碰到了头怎么办啊?”其实这些小事情应该是有办法的,可我们一旦堕入三恶趣当中,那时候倒是无计可施,非常的可怕。如今,暇满难得的人身我们都得到了,难以值遇的善知识和正法也已经遇到了,尤其还身处佛教兴盛的中土,在这样方方面面因缘具足的情况下,倘若没有好好地行持善法,经常放逸散乱懈怠的话,珍贵的几十年就这样过去了,以后再有没有这种机会呢?非常困难!

当然,有些人光是懈怠而不造恶业,天天都在睡懒觉,这种无利无害也算是可以。原来上师也曾讲过:“你们到了学院以后,实在不能闻思的话,也不要到处串门影响别人,自己吃完以后睡觉,睡完以后再吃,这样也是可以的。”上师当时的密意,我觉得是这种人整天吃完饭后睡觉,临死时虽然没有善业,但不造恶业也行。然而,现在有些人并不是这样,他们每天所造的恶业相当可怕,如果一直这样下去而不行持善法,那以后被各种痛苦愚昧所缠绕,解脱的机会是没有的。且不提转生到三恶趣之中,单看我们人间,自己在特别痛苦时有没有修法的兴趣呢?绝对没有。如果今天特别累,就会连书也不想看,经也不想念了。有时候身体稍微不好了,原来身体好的时候那种行持善法的精神,就根本找不到了。试想,如果真的转生到地狱、饿鬼、旁生中去,行持善法的机会就更不用说了。上师如意宝说:“很多窍诀书里讲过,地狱的众生非常痛苦,它们无法回忆起前生,也不能说话,连一刹那忆念善法的机会也没有,在这种痛苦和折磨下,永远都没有修行的机会。”正如昨天月称论师的教证一样,现在自由自在的时候一定要想方设法保护自己,这一点每个修行人都不要放弃,否则再继续造恶下去,真的是没有希望了。

前不久有个人说自己的亲戚打架了,现在正被关在所里,过段时间要判刑,如果真的判刑了,那怎么想办法也捞不出来了,所以一直叫我去搞关系,把他亲戚救出来(现在的社会就变成这个样子)。后来在很多人和非人的加持下,总算没有判刑,在那个“门口”给救回来了。事后我心里想:我们得人身也是这样的,现在要想尽一切办法不要堕到地狱、饿鬼里面去,如果这辈子没有对自己负责,随随便便造恶业、害众生,依靠恶业而堕了下去,那就没有“出狱”的机会了。

现在大家既然有这么好的缘分,就一定要珍惜,不能放逸,这一品也是在讲“不放逸”。要知道,如今这个末法时代,你们有机会学法、听法,的确来之不易,现在我们通过这种方式来传讲,外面有些人特别的感动,也很愿意学,当然,也有部分人觉得学也可以、不学也可以。作为一个凡夫人,对你们有利是我最希望的,但如果没有特别大的利益,我心里也不在乎。然而,通过历史来看,真正的善知识在遇到下面的人不珍惜时,不一定有很大的兴趣讲法。记得《影尘回忆录》第十一章里有印光大师的一段情节:大师最初在上海传讲佛法时,刚开始有数千人闻讯而来,但慢慢地就减到寥寥无几了,后来大师生起了极大的厌离心,说:“我这样传讲,对很多人来说可能成了一种影像,没有多大的必要。”从此以专修为主,没有为众生广转法轮。

所以你们在因缘聚合的时候,学习对自己有帮助、有利益的佛法最好不要退,现在有些道友非常积极,修什么法都有一定的信心。但有些人可能是由于性格或其他原因吧,刚开始算是比较积极,慢慢地就退下去了,这样不太好。佛法是非常难得的,尤其我们身边有一些善知识、好道友时,千万不要轻易放弃。前段时间我在外面时,也跟有些人讲了:“你们现在应该好好学习,如果在这个过程中掉下去了,就像大海捞针一样,我是没办法找到的。尽管别的善知识也有其他方便方法,但我只有宣讲佛法这种方式,如果你们相续中真正有一点利益,行为上懂得了取舍因果,这就是人生最大的收获。”我自己也经常想:“法王如意宝的恩德实在无法报答,多年来上师若没有给我们传讲显宗、密宗的知识,现在我们会变成什么样子?”当然,学佛不可能一两天就立竿见影,马上有非常显著的效果,但通过这种潜移默化的熏陶,对每个人而言,没有效果是不可能的。

因此,大家对听法、修法还是应该重视。前段时间有些人断传承去外面受戒,当然受戒的功德非常大,我们也很随喜,但现在正在学习的时候,这种相续最好不要断了,否则以后有没有接上的因缘也不知道。所以暂时有听闻佛法的机会时,什么事情都不重要,务必要把这个牢牢抓住!

癸二、不得善趣:

既未行诸善,复集众恶业,

纵历一亿劫,不闻善趣名。

假如转生到恶趣当中,根本没有行持善法的机会,反而再度积累无边无际的罪业,如此一来,纵然经历一亿劫,连人间天界这样善趣的名称也听不到,更何况说转生善趣了。

今生我们获得了这样的人身,最好不要堕下去,而应该变成一个良好的开端。全知无垢光尊者在《心性休息》和《禅定休息》中也讲过:“现在一刹那也不能散乱,必须要抓住机遇,日日夜夜地行持善法。”通过传承上师的传记也可以看出,他们生生世世中不仅这样要求别人,自己行持善法也是非常得力。而我们凡夫人,生生世世造的恶业相当多,现在也是散乱得不得了,所以我们应当跟随高僧大德的足迹,千万不能堕入三恶趣,一旦堕入其中,行持善法的机会是没有的。

世界上有些旁生非常聪明,但真正让它们行持善法、发菩提心、发出离心,可能一个公案也举不出来。可在行持恶法方面,不说地狱饿鬼的众生,就连旁生界的众生也相当多。记得上师如意宝曾讲过,他老人家有次在静处闭关时,关房的屋檐下有一只山雀和一只杜鹃。后来山雀孵了一窝小山雀,杜鹃便将它们叼出窝去,全扔在地上摔死了。山雀对此怀恨在心,有一次不知道从哪里找到一只小虫,放在杜鹃经常歇脚的地方。杜鹃吃掉小虫后,就吊死在房檐下,被风吹得荡来荡去。上师如意宝详细观察才发现,原来小虫的身体里穿了一枚小钉子,钉头上有一根细线,另一头则缠在屋檐上面,杜鹃吃掉小虫后,钉子就横在肚子里,肠穿肚烂而死。通过这件事情,上师觉得旁生好像比人还聪明,人想抓杜鹃也十分费力,不一定有这种效果,可见,有些旁生造恶业,真可谓不择手段、费尽心机。

《开启修心门扉》中也讲过:旁生在善业方面一点意乐也没有,不管是发心也好、念咒语也好、转塔也好,什么都不会,但在造恶业方面,无论是生嗔恨心、贪心、嫉妒心,还是邪淫、偷盗(如老鼠)等,简直是无恶不作,能想出一般人想不出的办法。有时候从我们身边的旁生也可以看得出来。昨天我邻居的两只大鹅互相打架,它们嘴里含着棍棒,打得非常厉害,周围很多鸡鸭都不敢过来,远远躲在窝里直偷看,胆子稍微大一点的,过来劝也劝不开,后来人来了还是劝不开。

听说我们学院有个老和尚,前不久买了一些鸭鹅来放生,他害怕它们造邪淫罪,每天都把公的和母的分开。有些道友开玩笑说:“它们又没受别解脱五戒,不会构成邪淫罪的。”但不管怎么说,老和尚始终认为男众寝室和女众寝室必须要分开,每天都这样严格的要求(众笑)。其实我想:他每天都是这样的话,可能也有一定的困难,毕竟它们已经是旁生了,不造恶业或许有点不现实,还是应多给它们念一些佛号,这种功德是很大的。所以从旁生的行为来看,它们堕落恶趣之后,造恶业很容易圆满,行持的善法根本没办法成功。

看到这些可怜的旁生后,我们应该想:“我最好不要变成这样,不然解脱真的没有希望了。”就像已经被判死刑的人,判刑之后,就算你使尽浑身解数也是没有用的,最好在没判刑之前把他救出来。前段时间那个人提的建议是对的,他希望自己的亲戚不要判下去,一判就没有办法了,他还是有一定的智慧。同样,我们获得人身后,最好也不要堕下去,如果今生有一点菩提心,以后再得到人身时,相续中的这种善根就有机会萌发,从小便能值遇到上师和正法。

有些人因为前世的因缘,在出世间或世间上,从小就表现出与众不同的一面。世间上这方面的公案也非常多,国外有个心理学家兼精神病专家,他曾写过一本书,书中记载道:某病人声称自己是著名歌星梦露的转世,从小就能回忆起前世,梦露唱的歌自己也会唱,并能讲述很多有关梦露的事情。有人对此深感怀疑,专门做了一些催眠试验,没想到,梦露生前的许多隐私(因为她当时比较出名,许多历史家专门研究她的一生),此人在催眠状态下竟可以说得出来。尤其是到了晚上,这个人的声音、性格、心态跟生前的梦露几乎相同。所以,现在很多人都承认确实有前世后世,此人即是梦露的转世。

通过这些真人真事,我们也可以发现每个人都有前世和后世,倘若后世转生为人,今生修行、喜爱大乘佛法的习气也有苏醒的机会。但若转生到旁生、地狱里面去,即使你相续中有这种种子,想要复苏的话,再过几百劫后才有机会,暂时而言是根本不可能的。要知道,我们现在得到人身时,再怎么忙也有念观音心咒的机会,但三恶趣的众生有没有这种机会呢?大家可想而知。因此,现在的机会非常难得,你们一定要励力把握!

壬二(彼之依据)分二:一、教证之依据;二、理证之依据。

癸一、教证之依据:

是故世尊说,人身极难得,

如海中盲龟,颈入轭木孔。

如果有人想:“以什么教理说明人身来之不易呢?”大慈大悲的佛陀在《杂阿含经》、《花丛经》等大乘经典中,通过比喻进行了宣说:如果整个三千大千世界变成一大汪洋,汪洋底下有只双目失明的盲龟,一百年才浮出海面一次,而海面上有一个具小孔的木轭,木轭被风吹动四处漂荡,没有固定的位置。假设盲龟浮出海面时,龟颈正好进入木轭孔,这种机会不能说永远没有,否则从因明的角度而言,没有真实的理据就是相似因。既然它是一种“不定”,也有可能相遇,那人身比这还要难得。

有些人认为:“现在的人类这么多,怎么可能难得呢?”其实若与旁生、饿鬼、地狱的众生相比,人类确实是不多的。比如一个蚂蚁窝、一个湖泊、一座森林里的众生,若与一个大城市里的人比起来,几百万人实在不算什么。尤其是能行持善法的,这种人身就更为难得了。以前米拉日巴尊者对一个猎人说:“本来佛陀说人身非常难得,但看到你这样造恶业的人身,觉得并不是很难得。”现在大城市里的人造恶业的非常多,而具有暇满的这种人身,不管在大城市还是别的地方,都是十分罕见的。所以佛经里的比喻,主要是针对行持佛法的珍宝人身而言的,以此来衡量,区区几百万人当中,日日夜夜行持善法、向往解脱的人到底有多少?万分之一、百万分之一也没有吧。故佛陀在经中的比喻,是说真正修持善法、了知今生来世的人身相当难得。

另外,《阿难入胎经》中也比喻道:如以芥子撒向一根针,能穿过针眼的芥子基本上没有,而人身较此更难得。有些经典中还以昙花难以现世为喻来宣说这个道理。

总之,你们应该有这种想法:“人身的确十分难得,既然已经得到了,就不能随便空耗、随便放逸,一定要精进修行。”所谓的不放逸,就是说自己的三门要小心翼翼、谨慎取舍。譬如路经陡峭的悬崖时,每个人都会放慢脚步,生怕不小心掉下去了。前不久我们学院大门上面装藏时,有些喇嘛爬上去放一些东西,他们一看有五六层楼那么高,就特别的害怕,一直紧抓着不放。如果我们对恶趣也如此害怕,现在肯定会好好修行的。然而,有些人认为“堕恶趣就堕恶趣吧,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变成旁生也无所谓”,就跟世间上的有些坏人一样,“关监狱就关监狱,这里也挺好,照样可以过生活”。这种人的心态简直愚痴到了极点,有智慧的人决不应如此,千万不能堕下去,若有这种决心的话,一定会精进修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