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行论第44节课

第四十四节课

壬二(莫因痛苦而厌倦)分三:一、观察所断之罪过而不厌倦;二、观察对治之功德而不厌倦;三、观察自己承诺而不厌倦。

癸一、观察所断之罪过而不厌倦:

首先要观察烦恼的过患,在对治烦恼方面,千万不能生厌烦心。为什么呢?因为世间中很多没有重大意义的事情,人们都非常重视,一直不舍弃精进,那我们为了自己的今生来世和一切众生的利益而修学菩提心,就更不能舍弃精进了。颂词中是这样说的:

列阵激战场,奋力欲灭除,

终必自老死,生诸苦恼敌,

仅此尚不顾,箭矛著身苦,

未达目的已,不向后逃逸。

此处用战场的比喻来说明学习佛法应该具备勇敢之心。众所周知,将士们到了战场上,英勇无畏的精神就能体现得淋漓尽致,他们浴血奋战,极力想消灭敌人,然而这些敌人即使没有被兵器杀掉,也会自然死亡的。大家都知道,人类在一百年中几乎都被无常的魔军所吞噬,有些人的寿命是几十年,有些人是几个月,即便没有人杀死他,敌人也都会死亡的。同时,他们还被各种业力烦恼所逼迫,没有自主、极其可怜。尽管如此,将士们也非要竭尽全力予以消灭,在没有全部灭尽敌人之前,不顾被箭矛等兵器击中的痛苦,就算遇到再大的危险,也不达目的誓不罢休。

在这里,作者通过描述古印度的英雄好汉来说明大乘菩萨的精神。从这些生动活泼贴切的比喻来看,当时印度的生活习惯跟我们的基本相同,那时战场上也有弓箭、长矛、刀剑等兵器的攻击,不过《修心剑轮》的讲义里面说,印度当年虽有这些兵器,但像现在这样的子弹、枪等是没有的。不管怎么样,他们到了战场上,为了歼灭敌人而不顾一切,没有获得胜利的话,绝对不会向后逃跑。

世间上也有这种情况,以前参过军的人,经常回来给人们讲:“我在战场上的时候,前面是敌人,后面有督军,如果不冲上去而退回来,后面的人会开枪打死你的。”这种事情我都听过,世间上确实有这样的英雄事迹。我们藏地也有种说法:非常英勇的人在跟敌人作战的过程中,腹部被刀剑等刺穿,肠子都已经流出来了,他也会用衣服包着肠子,继续在前线上冲锋陷阵,跟敌人浴血到底,进行殊死的搏斗。

以前的民族英雄岳飞也是非常勇敢,他大概是39岁死的,在此之前,他率兵打仗有如神助,常令敌人溃不成军,惨败而逃。还有三国时期的关羽,其英勇好斗也为人们极为赞叹。有一次他在冲锋的过程中,不慎中了敌人的埋伏,胳膊上中了毒箭。在拔箭的时候,由于箭上有倒钩并带有剧毒,医生要把这块肉割下来,进行刮骨疗伤。由于当时没有麻醉药,医生要求他闭着眼睛,不然受不了。但关羽面不改色,一边跟人下棋一边接受治疗。法国以前有个拿破仑,也是非常了不起的军事家,他一生征战过六十多次,基本上百战百胜,被后人誉为“马背上的英雄”。他每次作战的时候都奋不顾身、英勇无畏,一直到获得胜利为止,所以人们都说:如果当时像现在这样信息发达,他可能被称为世界第一的英雄。

在过去的年代里,不管是哪一个民族,都认为英雄最了不起。有些人认为民族英雄了不起,有些人认为国家英雄了不起,有些人认为发动战争的人了不起,包括有些村里的人认为自己村里的英雄最了不起。那时候的趋势就是这样,但现在稍微有点改变了,如果一个民族里面有个英雄、一个国家里有个英雄,他的声望并不是特别高,因为现在人们都崇尚和平,假如一个人发动战争,站起来说他什么都不在乎,大家不但不会认为他是非常了不起的英雄,反而认为他酷爱战争、喜欢杀人,有点接近于恐怖分子。

所以现在那些比较落后的村落、部落,应该用这种开放的思想来灌输一些佛教教育。记得我们小的时候,所学的知识都是赞叹英雄、歌颂战争,里里外外的宣传物几乎都是这样的。但现在如果再这样宣传,那国家与国家之间、民族与民族之间、人与人之间可能都会发生冲突的。当然,现在杀旁生的人叫“英雄”,你一天若能杀多少泥鳅、多少黄鳝,在他们这一界人当中就认为很了不起,除此以外,全球的大趋势已经改变了。

总之,印度当时就有这种传统:如果一个人在战场上获得胜利、凯旋归来,大家就觉得他是真正的英雄,为此他也是舍生忘死不顾一切,直到获得胜利为止。此处寂天菩萨就是用了这样的比喻。

我们在座的人也好,外面的道友也好,有些人平日特别喜欢看战争方面的电视。其实,大家对看电视、看电影最好不要有太大兴趣,除了一些可靠的新闻以外,其余的并没有多大意义。尤其是你们在家居士,依靠这些魔影,会将自己的修行时间全部都浪费了。还有一些出家人,也不要每次到宾馆旅店以后,还没有吃饭就马上打开电视机,津津有味地专注于此。有些人觉得,依靠这种对境可以找到很多快乐,其实也不快乐,如果从佛教的眼光来看,里面都是骗人的。可能你觉得这些话有点过分,但若真实观察一下,你从中能得到什么知识?

世间上真正有智慧的人,即使根本不学佛,也没有任何宗教信仰,但也从不浪费时间看这些。我今年到大连的时候,遇到一位在美国工作的博士,他对佛法很有兴趣,对世间上任何一个知识也特别有兴趣,他说自己好几年都没有看过电视了,一直专注于研究方面,虽然他的研究领域不是佛教,但一些创造发明对人们还是有很大的帮助。为了研究这些,他白天晚上一直专注,尤其是到了晚上,他就像以前的大修行人一样,只用短短的时间睡一会儿,其他什么享受时间都没有。他说:“我现在已经四十多岁了,没有时间娶妻子,也没有时间观光旅游,我毕生的愿望就是将自己所拥有的智慧全部奉献给人们,希望能对整个人类做一点好事。”他自己平时连扫地的时间都没有,早上开车到上班的地方去,一直专心研究,晚上回来后就睡觉了。所以他睡的地方没有灰尘,其他的地方全部是灰尘,只有一条路。这个人非常聪明,心地也极为善良,一直想到众生的事情,虽然跟大乘的理念稍有差别,但他对工作的专注认真,令我这个佛教徒都非常惭愧。

像他这样的世间人,对蛊惑人心的这些外境都不感兴趣,但是有些所谓佛教徒,一遇到电视就不能自拔了。前一段时间,我听说有个人学《入行论》大概用了四十多分钟,就觉得时间特别长,但是他花五六个小时看连续剧,反而觉得时间特别短。真的是业力现前!在这五六个小时里,你学到了多少知识?小孩子可能不太懂,但你是真正的成年人,应该想一想自己能获得什么样的受益?倘若什么受益都没有,那这样浪费时间值不值得?所以,希望大家以后尽量少接触这些引生贪嗔痴的对境,自己应该掌握自己的时间!

从比喻而言,世间上的英雄在没有达到目的之前,不畏死伤,决不逃跑,这就是他们勇敢的精神,下面从意义方面来讲:

况吾正精进,决志欲灭尽,

恒为痛苦因,自然烦恼敌。

世间人为了没有意义的事情,尚且如是勇敢、如是精进,那我们已经在诸佛菩萨面前发了菩提心,承诺自己要利益众生而修学佛法,为了消灭一切痛苦的根源——自然烦恼敌,为什么不应该精进?

要知道,世间上的普通敌人在我活着的时候,不可能带给我所有的痛苦,在我死了以后,也不可能将我投入到三恶趣中。我如果没有毁谤他、背后说他或者故意搞破坏,始终对他非常恭敬,他也不会无缘无故地害我。但烦恼敌却非如此,它是自然怨敌,损害我不需要任何理由,尽管我没有欺负过贪心、诽谤过嗔恨心,但它动不动就找我麻烦,就像有些恶人一样,历来就喜欢害人,非常毒恶凶狠,一直危害所有的众生。既然世间人对那些自然会死亡、烦恼深重非常可怜的仇敌都有这么大的嗔恨心,需要这么大的力量来对付他,那我们作为修行人,作为跟烦恼作战的战士,更要跟烦恼搏斗到底了。

当然,在与烦恼决战的过程中,我们需要各方面的精神准备。俗话说:“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我们越是精进,魔王波旬的加害就会越大,自己修的法越深、信心越强,魔障就会经常来干扰。但不管怎么样,多少个魔障来干扰,你的信心和毅力也不能退转,心里应该这样想:世间人为了没有任何意义的战争,对付敌人都如是精进、如是坚强,那我作为在诸佛菩萨面前发菩提心的人,永远也不能退下去!这一点非常重要,对自然烦恼一定要顽抗到底。

故今虽遭致,百般诸痛苦,

然终不应当,丧志生懈怠。

在对付烦恼的过程中,我们会遇到各种各样的痛苦困难,比如有些修行人没有吃的、没有穿的、身体不好、别人经常干扰、违缘重重、受到挫折等等,但无论遭受到何种损害,也必须要意志坚定、毫不气馁,不能因为这些违缘而退失菩提心和信心,不要在修学过程中懈怠散乱。

看看以往印藏汉高僧大德的历史,有时候对自己的心有非常大的帮助,每位大德在修学过程中也不是一帆风顺的,我们应该效仿他们在遇到烦恼时是怎样面对的。前段时间我看了金厄瓦格西的一个传记,他的修行跟我们完全不同,他在热振寺附近闭关了十二年,那时候他的一位上师说:“你不要太精进了,不然身体受不了,还是应该稍微放松一下。”他回答道:“一想到人身这么难得,现在的机会这么好,我就没有放松的时间,否则根本来不及的。”(他的这番话,真的令我们非常惭愧,现在很多人修行就是为了治病、为了发财、为了健康,从来没有想过人身难得、佛法难闻。)他在闭关的时候特别精进,根本不知道什么时候天黑、什么时候天亮,十二年中基本上都是这样,一直不分昼夜地专注修行。所以,以前大德们的成就率是相当高的,那时的外境也不像现在这样散乱,他们一心一意地专修,唯一就是想获得来世的解脱。然而,现在很多修行人并不是求来世,而是为了求今生的福报,这样的话,动机已经不纯了,不可能获得真正的解脱果。

有些人刚开始的时候趾高气扬、昂首挺胸:“我一定要好好修行,没有问题,我一定要学习《入行论》,决定会圆满的。”但到了中间,就开始被烦恼打败了,在作战的过程中已经牺牲了。现在学习的人倒不少,但有些人刚开始的时候口气很大,中间就一命呜呼了,可以念观音心咒超度他了。其实这些人真的很可怜,在这个过程中倒下去了,以后什么时候获得解脱也很难说。在与烦恼决战的过程中,有些人获得了最后的胜利;有些人到中间就缴械投降了;有些人被烦恼打死了;有些人虽没被打死但是被击中要害,伤势严重,可能没有希望了;有些人中间有点违缘,现在基本上已经恢复了,有希望今后不会滑下去……在这个过程中,还是可以看到很多人的表演,但你们如果连一部论典都无法善始善终,那学佛确实是一件非常可笑的事情,所以大家一定要精进,不能懈怠!

对有些人而言,对治烦恼是非常容易的。我以前看过一位大德写的教言书,名字叫《我们都需要爱》,里面说道:“我在昆努仁波切面前听受《入菩萨行论》的时候,我当时说:‘对付烦恼敌人是很容易的,因为它特别薄弱。’上师非常赞同:‘对对对,对付烦恼不需要原子弹,也不需要核武器。’的确是这样的,对付烦恼并不需要复杂昂贵的各种兵器,唯一需要什么?就是一颗非常坚定的决心。”有了这颗坚定的决心,任何烦恼都不可能伤害到你,这就是圣者的语言。

然而,有些人对治烦恼非常麻烦。前两天有个人给我打电话,倾诉她在修学过程中的种种苦难,尤其是感情上的问题,一直讲了二十二分钟。我听后以悲悯心来劝他,但什么样的教言都不管用。我先是用大圆满的窍诀告诉她,观察心的时候烦恼自解脱,但没有用;然后用中观的窍诀告诉她,烦恼的本体为空性,也没有用;后来用唯识的观点,告诉她万法唯心的道理,还是没有用;最后我用经部的一些观点,但也没办法。她一直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我以前是什么样,现在是什么样;他的手机是什么样,我的手机什么样……”,在这些小小的问题上,我明明知道她的分别念在一直增加,但也无计可施。她偶尔就像昏厥后醒过来一样,稍微明白一点道理,但一会儿又不行了,又被烦恼打败了。所以,对烦恼特别深重的人来讲,战胜烦恼是相当困难的事,而对有些高僧大德和修行人而言,挫败烦恼确实易如反掌。

尽管我们现在对治烦恼不太容易,但不管怎么样,大家已经发了菩提心,应该想一下以前高僧大德们的行为是什么样的。现在很多人搞名声、搞建筑就非常擅长,但内在的修行往往不被重视,这就是我们佛教的可悲之处。如果没有内在的修证境界,佛教徒就变成外在的形象了,相反,只有具备内在的境界,无论你是出家人还是在家人,邪魔外道才不会有机可乘的。要知道,并不是菩提心和大乘经论没有加持,谁修行都会得到感应的,闻思非常重要,但闻思的同时不能离开修行。每当我们遇到烦恼的时候,应该想一想高僧大德是怎么进行对治的,不仅自己应跟烦恼搏斗,还要帮助其他众生摧毁烦恼,这是我们每个修行人义不容辞的使命。

下面讲观察对治的功德不应该生起厌倦心,也就是说,不能到了中间的时候,“我现在听不懂了,我现在学不懂了”,慢慢地就退下来了,这是非常可惜的事情。虽然每个人的智慧有差别,悲心也有差别,这些跟自己的前世修行有关,但懈怠是可以对治的,因此尽量不要懈怠,一定要精进。

癸二、观察对治之功德而不厌倦:

将士为微利,赴战遭敌伤,

战归炫身伤,犹如佩勋章。

吾今为大利,修行勤精进,

所生暂时苦,云何能害我?

这也是以比喻和意义相结合的方式来宣讲的。这几天寂天菩萨一直用战争的比喻来告诉我们怎样学习《入菩萨行论》,怎样学习大乘佛法。

那些喜欢作战的将士,为了获得名声地位财产等暂时的利益,从战场上回来以后,尚且将身上留下来的伤痕当作勋章一样炫耀,说自己在战场上如何如何的英雄,那我们为了成办一切众生的广大利益,暂时遇到的痛苦怎么能造成损害呢?

以前我有一个亲戚,他年轻的时候特别喜欢打架,在我特别小的时候,他经常将身上的伤痕露出来,“你看,我这里有个伤疤,是跟某某英雄作战时留下来的;那里又有个伤疤,是如何如何留下的……”,经常炫耀自己的故事,似乎在告诉大家“你们不要惹我,我不是那么好惹的人,一般的打架我是不怕的”。当时我是小孩子,心很容易随外境而转,看到他那么深的伤口,就觉得他肯定很厉害,所以经常很怕他。现在很多新兵在刚入伍的时候,也有些老战士也脱下上衣,将伤痕累累的身体给他们看,告诉他们“上战场就要像我这样不怕死,这些伤痕是英雄的标志”,把这当作非常了不起的英雄勋章来宣扬自己。我们藏地也普遍有一种说法:脑后有伤疤,肯定是转身逃跑时被敌人打的,这是胆小鬼的象征;前面有伤疤,则是跟敌人正面交锋时留下来的,是英雄的标志。后来上师开玩笑说:“那也不一定,可能他不敢转身跑,往后退的时候被打了,所以前面有伤疤也不一定全部是英雄。”

日本有些人用白布把头缠住,外面有像血滴一样的红点点,这是一种英雄的标志;以前红卫兵在胳膊上缠着红布,这也表示鲜血;希特勒眷属们手臂上的记号,也视为英雄的象征。包括现在黑社会的黑道大哥,也经常把身上的伤痕露出来给大家看,说“你们给我做事情的时候,每个人身上必须要有什么什么”。这是人们的一种传统,本来这没有多大的理由,我们也可以想得到,有伤痕并不代表什么,可是人们就认为这个人很英雄,他有伤痕多么了不起啊。以前我当学生的时候,有些人特别喜欢打架,头上有好多伤疤,他们就经常吓唬大家:“怎么样,要不要到时候也给你留几个伤痕?”这样说的时候,我们都特别害怕。所以,就世间而言,人们都把伤痕作为英雄的勋章。

既然世人为了微小的利益,都将痛苦当作最光荣的事情来炫耀,那我们现在为了利益一切众生而精修佛法,暂时遇到一点点困难痛苦,又有什么不能忍受的呢?在与烦恼作战的过程中,假如缺衣少食,三餐不济,或者遇到挫折违缘,这就是真正英雄的标志。可是现在有多少人能做到这一点呢?稍微中午饭没有吃,或者一天没有休息,就觉得自己非常精进,很多人在行持善法时都是这样。其实这种力度还不够,在修学时一定要苦行,遇到痛苦没什么了不起的,一定要克服这种困难。

昨前天有个刚出家的道友,来到我面前哭诉她的经历,她说自己住在别人的牛粪棚里,每个月的租金是五十元,一个礼拜只做一次饭,其他时间就吃一点零碎的东西……我觉得她的精神还可以,刚开始时很多人都是这样的,有些是条件不允许,有些确实是放弃一切,但最后能不能坚持不好说。包括我自己在内,开始时也有这样的决心:“无论如何,我一定要在这里好好修行,获得成就,没有一点成就的话,再怎么苦、再怎么冷,我也不会到世间上去。”当时的勇敢和现在比起来,差距真的特别大。有些人的苦行永远都能坚持下去,有些人由于发心不太究竟,可能就半途而废了。但不管怎么样,刚开始想出家、想精进学法的精神,我觉得在短暂的人生中确实难能可贵,有了这样的心,一定要经常培养,不然,我们的心很容易受环境影响而改变,可能在很快时间内就退失道心了。

世人为了世间八法等利益,将身肉一块块割下来都宁愿忍受,还觉得这理所当然、天经地义,那我们在修行的过程中,有没有这样的勇气呢?大家不妨想一想。其实你们对闻思修行的态度,不要认为这是一种老传统,以前的修行人怎么做,我这样做也可以了。不能这么想!对修行人而言,“我一定要获得成就”,有了这种誓言为推动力,我们才有心力面对一切烦恼和痛苦。

大概十年前,有个人对我说:“我一定要成就,否则决不离开你的家!”于是就一两个小时坐在门口,一直都不动。我劝他说:“让你成就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你好好地学法吧。”“不!我现在就要成就,没有成就之前,我不愿意离开!(众笑)”这不是说笑话,他有这样的决心是很难得的。现在很多人修行就像完成任务一样,“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每天按照老传统这样混日子,吃一顿饭就可以了。不应该这样!佛法让我们成就、让我们获得悉地,百分之百决定是有,这没什么可怀疑的,关键是看自己的精进、自己的信心。如果真有这样的决心,加持肯定能得到。刚才说的那个人,他现在虽然没有特别高的成就,但也成为了非常不错的法师。尽管他刚开始的做法有点让人接受不了,也带有一点愚笨的感觉,但正是因为这样的毅力、这样的决心,才鞭策他在修行当中精进努力,取得了今日的成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