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行论第24节课

第二十四节课

现在正在宣讲七支供中的忏悔支。其中的“思维疾速死亡而生起皈依之心”分为略说和广说,略说已经讲完了,广说中讲了死亡来临的时候,不管是怨恨的敌人还是自己的亲友都不复存在,但以前为他们所造的恶业,一定要由自己来感受。

下面用比喻说明,人最终死亡的时候一切的一切均不存在,故为了短暂的人生,我们不应该造下各种恶业,否则是非常不值得的。因为我们不管怎么样都可以活下去,有些人活得很快乐,有些人活得很痛苦,这是由每个人的业力所支配的,假如我们在现实生活中造恶业,对自己的今生来世都不利。所以,人既然活着,就要懂得活着的价值。

人生如梦幻,无论何事物,

受已成念境,往事不复见。

有些人认为:如果为了亲朋好友的快乐而造业他们以后会跟随我的所以有实在的意义。

其实这也是一种妄想,为什么呢?因为我们的人生跟梦境没什么差别,世间上的诗人、歌星经常说“人生一场梦”,我们现在所拥有的生活无有任何实质,正在享受的时候,虽然有对境、有自己,但过了一段时间,一切都会不存在的。不管你曾经享受快乐也好,感受痛苦也罢,这些事情经历过就消逝了。虽然每个人都有天真懵懂的童年、烂漫顽皮的少年、朝气蓬勃的青年,慢慢步入白发苍苍的老年,但回过头来看一生,不管当年自己是如何的兴盛快乐,或者感受过怎样的衰败痛苦,就像昨天的梦一样,只能成为回忆的对境了。麦彭仁波切经常在教言中说,人生犹如梦幻泡影,所以我们对今生的亲朋好友不要特别执著,一旦他们感受痛苦,或者自己感受痛苦,应该认识到这是一场梦,没有什么可耽执的。然而,现在的人根本不懂这一点,他们一遇到生活中的麻烦、工作上的不顺,心里就痛苦得不得了,把每件事都当作是真实的,由于不了知虚幻不实的真理,以致给自己的生活带来了极大的痛苦。

上师如意宝讲这一颂时说,他16岁在洛若寺闻思修行,当时每个道友的生命力都非常旺盛、性格开朗,但现在看来,只有邬金丹增喇嘛还没有圆寂,除了他们俩以外,以前的人都纷纷离开了人世。上师接着说:“如果当时我为了自己的家庭或生活而造恶业,这个恶业肯定会跟随着我,现在的一切就不会存在了。”以前顶果钦哲仁波切在尼泊尔的一个寺院中宣讲佛法时也说过:“我现在78岁了,在我的记忆中,许多人的沧桑经历可以一幕幕地呈现:跟我同年的人离开了,比我年轻的人很多也离开了,当年的老年人都离开了这个世间;与此同时,世界上的很多国家由于战争、瘟疫而发生了极大的变化;高高在上的人垮下来了,低微卑劣的人爬上去了……现在一看,人生不过是一场梦而已。”从这些将一生奉献给佛教的高僧大德的话语中,我们可以看得出来:他们对人生的观念是什么样的?我们对人生又是什么样的?这一点大家一定要清楚。

现在学习《入菩萨行论》,在座大多数人用得时间可能比较多,但一些城市里的人虽然可以说正在学,这一点确实值得高兴,但学习的时间还不够。他们每天都在忙忙碌碌,学佛的时间是相当短的,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所学的佛法能不能用上也很难说。我希望大家在学习的过程中,不仅要在理论上通达,而且应该将每一个字、每一句话都当作一面镜子来反观自己、衡量自己,看看自己对未来的打算以及今后的修行目标是什么样的。现在我们正在讲忏悔,这个问题非常重要,在如梦幻一般的人生中,我们如果为了亲人或怨敌造作恶业,这种行为是非常愚痴的。然而,现在有多少人能了知这一点?看看身边的人,几乎每个人都在为了家庭、为了工作而整天奋斗,乐此不疲,很多人虽然都会唱“一场人生一场梦”,但实际上有几个能通达它的意义?他们一边这样唱,一边为了生活、家庭而大肆造业,这是非常不合理的。

既然人生是一场梦,我们就应该在上师三宝前发誓:不再为了这场梦而造恶业,尽管恶业的本体是空性的,但我没有解脱轮回之前,一定会感受这种痛苦的,所以,现在的生活快乐也好,痛苦也罢,这些根本没必要在乎。

有时候从我的一生来对照,也可以看出这一点:很小的时候,我连穿的鞋子都没有,成天光着脚在山上放牦牛,到了秋天、冬天,在雪地里的滋味特别不好受,吃的不好,穿的也是破破烂烂的;后来依靠上师的加持,我在国内外也享受过一些所谓世间的快乐,但现在看来,这些只不过是过眼云烟。刚才我下来的时候,可能迟到了几分钟,因为前两天有个国外的朋友回来,带了一些法王如意宝在美国、加拿大传法的光盘(当时我们的摄像机质量比较差,他们中心拍得比较好一点),刚才我看了一下,觉得以前所享受过的恍如隔世,现在看来有种模模糊糊的感觉,只剩下一个回忆的对境了,甚至有些好像根本没有经历过,今天看到画面时才想起来“哦,是有这么一回事”。

在座的人可能也是这样,有些经历很快乐,有些经历很痛苦,但不管怎么样,过去的就像一场梦,这些感受对现在都是无利无害的,但如果你曾经造过恶业,必定是会感受痛苦的。为什么呢?虽然一切都是幻化,一切都是梦境,但你所造的恶业会让你来世继续做恶梦,这种梦不是一年两年的事,它还是非常漫长而难忍的。所以,我们一定要依靠金刚萨埵来诚心诚意地忏悔,放下对现世生活的执著,这没有多大的意义!

复次于此生,亲仇半已逝,

造罪苦果报,点滴候在前。

在轮回的漫长生涯中,不要说流转的生生世世,就是短暂的今生中也可以看出,亲朋好友、冤家对头大多数都已离开了人间,有些即使没有离开,也纷纷离开自己到别的地方去了,然而以前为了这些人所造的恶业,全部丝毫不爽地在前方等候着我。

有些人为了家人所造的恶业非常可怕,比如有些母亲为了孩子的身体好,经常杀生给他烧鱼、炖肉,用很多生命来维持他的生活,待孩子长大后,他可能会离开你,但你为他所造的恶业却与你永不分离;有些人为了父母或其他长辈,也经常造这样的恶业,他们在临死时,财产、地位、名声,什么都带不走,这些业却紧紧跟随。世间上就算再富的人,不管他有多少钱、多少辆轿车,身上的装饰多么价值连城,死时一样都带不走,最宝贵的身体也必须要舍弃。什么可以带走呢?唯有业力跟自己形影不离。《教王经》中说:国王离开人世的时候,诸眷属受用都带不去,只有一生中所造的黑业、白业,像影子一样跟随自己。

所以,大家在修行过程中一定要重视因果,否则,无论你是出家人还是在家人,呆在佛教团体中都有点不太适合。因为佛教对业和果之间的关系分析得非常清楚,这个道理是无懈可击的,任何智者也无法反驳,因此,我们对因果不要有怀疑,一定要相信,相信之后要谨慎取舍,尽量不要造恶业,一旦造了就马上在三宝面前发露忏悔,经常忆念自己造的这些恶业是不合理的。不然的话,无论你为家庭也好,为国家也好,为任何一个众生所造的恶业一定会在前面等着你。

你们每个人应该想想:以前有没有为自己杀过众生?有没有为他人杀过众生?如果有的话,这个恶业在你临死时一定会等着你的,没有任何退路!你小时候吃过多少众生、杀过多少众生,这些恶业如果没有忏净,必定要用你最宝贵的生命来偿还,这是绝不会错乱的。看到《入行论》讲得这么可怕,我们应该有一种誓言:有生之年绝不造恶业,尤其是杀害众生、故意诽谤三宝、毁谤佛友等等。当然,有时候说一些绮语,无意中踩死小虫,这些不要说凡夫人,就连大阿罗汉也是难免的,但是故意造业,尤其杀害众生是最可怕的,我们千万不能造这些罪业。

每个人死的时候,情况是完全不同的,有些人前世造了很多恶业,今生也造了很多恶业,临终的时候,这些恶业的果报一定在前面等着他;有些人虽然业力很深重,但今生中好好忏悔了,大多数的罪业已经清净,临终时便可以自由自在地往生清净刹土。人生是很短暂的,几十年一晃就过去了,我们每个人应该对自己的未来作个考虑:我死的时候会怎么样?即生中造过什么业,现在忏悔的怎么样了?为了以后能有一点把握,我还是应该精进地忏悔。但也有些人想:无所谓吧,我还是继续造我的恶业!这种人实在太愚痴了,我们也没有办法,即使佛陀在世,也有许多愚痴的恶人,这是谁也没办法救护的。

三、摄义:

既然知道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人们为什么还要造恶业呢?因为他们不了知寿命是如此短暂,以致受烦恼的牵制依靠身语意造了许多恶业。

因吾不甚解:命终如是骤,

故起贪嗔痴,造作诸恶业。

我们由于为无明愚痴所盖,对人生的真理不太了解,没有深刻意识到死亡是如此的突然,而生命又是如此的短暂,虽然口头上说“万法皆无常”、“一切都是有为法”,并试图以这些道理来说服自己和他人,但实际上,内心并没有很好地去筹划未来的事情,嘴里说着“人生非常非常暂短”,内心却想着“我还有很长很长的时间”。

同时还以贪嗔痴造下了无数的恶业,对亲朋好友经常生贪心,对冤家债主生嗔恨心,在取舍因果方面以痴心造作了各种各样的恶业,这类现象是相当多的。这里的造业,主要是从心上安立的,而不是从行为上安立的,行为上的恶业,并不是那么严重,正如龙猛菩萨所说:“贪嗔痴及彼,所摄业不善,无贪嗔痴等,所生业皆善。”智悲光尊者在《功德藏》中也说:“只随善恶意差别,不随善恶像大小。”意思就是说,判断业力的大小,不在于外表的形象,而在于内心的善恶。平时不管你的行为怎么样,如果起了贪心、嗔心、痴心,都是有过失的;假如你的心很善,就算行为不太如法,也不会变成恶业。因此,我们做任何事情,首先应该看自己的发心清不清净,如果心很清净,行为上纵然不太如法,过失也不大;如果心不清净,即使你说自己是修密宗的、修禅宗的,怎么样假装也没有用。

有些人认为:我的寿命没有那么短吧,应该还有很长的时间。实际上,人的寿命也是有限的、无常的。

昼夜不暂留,此生恒衰减,

额外无复增,吾命岂不亡?

我们的生命就算没有遇到突如其来的灾祸,也是白天晚上行住坐卧间不断衰减的,犹如江河终将归入大海、夕阳毕竟沉于西山一样,我们的生命也是一个月一个月,一天一天,一刹那一刹那地靠近死亡,它就像截断了水源的水池一样,只有减少,没有增加。以前华智仁波切在每次过年时,大家都在笑,他老人家却显得异常痛苦,一直在哭,别人问他为什么哭,他说:“我越来越接近死亡了,这有什么可高兴的?”现在人们过生日时,都喜欢说“生日快乐”,但到底是“生日快乐”还是“死日快乐”,这也很难说,过了一年,就离死亡近了一步,寿命既然有减无增,这有什么可快乐的呢?

圣天论师曾说:“死缘极众多,生缘极稀少,彼亦成死缘。”我们活在这个人世间,导致死亡的因缘是非常多的,比如出车祸、四大不调等,而生存的因缘却非常稀少,即使有那么一点生缘,有时候也会变成死缘,譬如,吃饭本来是生缘,但偶尔也能把人噎死,因此,我们的生命即使没遇到什么违缘,也不可能活很长时间。

作为修行人,对无常一定要坚信不移,假如心中生起了无常感、紧迫感,修持佛法肯定会精进的。但若像很多世间人那样根本没有无常感,整天忙于各种琐事,一天到晚浑浑噩噩——早上起来后,迷迷糊糊地打开窗户、叠好被子,将昨晚看电视时桌子上的狼籍收拾到垃圾筒里,然后去菜市场买东西,回来炒菜,请一大群人吃吃喝喝,吃完后睡午觉,然后上班做一点事,下班后回来再做晚饭,吃完饭看一点电视,最后就睡下去了。如此一天下来,真正的学佛、修行、观修无常没有一点时间。我已经看惯了他们的生活方式,客厅里放一个大电视,中间的桌上摆一点水果,或其他一些散乱的东西,除此以外,家里基本上看不到经书。有时候偶尔看一些佛教的光盘,最多一个小时,就认为很了不起了。前几天有个人跟我说:“我看《净土教言》用了三个小时!”我当时想,你一辈子的生命都流逝了,三个小时算什么?没什么了不起的。但是没办法,世间人就是这样。

在座的人真是很幸运,依靠三宝的加持,今生有了出家的机会,否则你们在家可能也是这样过生活的。前段时间,我想通过光盘等来让大家学一点佛法,不然的话,很多人即生中不可能舍弃家庭到寂静的地方去听经闻法,所以只要他们精进一点,把乱七八糟的事情减少一点,时间多用在佛法上,多学习、看书、听光盘,这样应该会有受益的。但在这个过程中,我发现很多人生活的力量很强,学佛的力量特别薄弱,二者发生冲突时,学佛的力量经常都会失败。所以,在座的出家人,你们应该对现在这种机会生起难得之想,今生能够出家,这是千百万劫难以得到的,倘若没有这样的机缘,也许你们会学佛,但时间不一定很长,一天中学一个小时就已经很了不起了!

卯二(思维死亡极恐怖而生皈依之心)分二:一、略说;二、广说。

一、略说:

临终弥留际,众亲虽围绕,

命绝诸苦痛,唯吾一人受。

每个人的死亡都是不相同的,有些人横死,有些人死在家里,有些人死在医院,有些人死在寺院里……不管死在什么地方,虽然亲朋好友可能会围绕在你身边,但命绝身亡的痛苦只有你一个人感受,他们根本没有办法分担。

我们经常会看到,人死的时候,医生、护士最多打一些强心针,做一些抢救工作,家里的亲人在旁边呜呜地哭,除此以外,根本无法为死者做些什么。以前在藏地有些地方,人死后一定要放声大哭,不哭的话,说明你跟这个人关系不好,所以有些人即使不是很伤心,也在那里号啕大叫;汉地有些医院经常也能看到这种情景,有些家属一直呜呜呜地哭,但你在旁边怎么也看不到一滴眼泪,有点假装的感觉。

总的来讲,人在死时,无论有多少人想帮忙也没办法。不管是国家的元首总统也好,富翁大亨也好,死的时候,亲朋好友、眷属、财产都没有用,只有自己去感受四大分离的痛苦。佛在《无量寿经》中也说:“人在爱欲之中,独生独死,独去独来。”所以,我们来的时候是独自一人,走的时候也是茕茕一身,就像有些高僧大德所讲,犹如从酥油中抽出一根毛一样,不可能带走任何东西。人死时,睡在最后的床榻上,说最后的语言,穿最后的衣服,这时候唯有善法是最有用的,其他任何东西都帮不上忙。

所以,学佛的人有个好处,在面对死亡时,心里会有一分坦然。没有学佛的人在得知自己患了绝症后,痛苦得不得了,求生的欲望非常强烈,拼命要找一个机会活下去,但假如学过佛的话,就会知道生命并不是一生一世,一切都是无常的,因此不会太执著。1976年敦珠仁波切在纽约的时候,有个美国的中年妇女得了绝症,成天特别痛苦,当她听说了这位了不起的西藏上师之后,就怀着好奇和期望来拜见敦珠法王。一见到法王,她就放声大哭,法王好像也不在意,高声地笑了起来,然后法王问:“你为什么哭?”她说:“医生说我的生命只有几个月的时间了,我白天晚上都非常非常痛苦……”法王说:“没事,你会死我也会死,我们没有一个不死的,只不过是迟早而已。”后来还讲了一些开示,她听后对死亡的恐怖减轻了一半,从此以后一心一意地学佛,据说最后她的绝症也治好了。所以,依靠三宝的加持,有些绝症虽然被医生判了死刑,但通过佛教的一些观修方法,最终治愈的情况也有。当然,并不是所有的病都能治好,但就算不能好,懂得了佛教的道理后,在死亡真正来临时,心里也不会特别痛苦。所以,面对死亡时,最好的药就是佛教的甘露妙药,这对死者很稳妥,不管老年人还是年轻人,都会有一种安全感,觉得即便暂时离开了人间,也不是什么都没有了,临终时应该好好发愿、祈祷三宝,自己的来世要利益众生。以前上师如意宝也讲过:“当我们最痛苦、最困难的时候,千万不能忘记三宝,宁可舍弃自己的生命,生生世世也不舍弃三宝。”平时应该发这种殊胜的誓言。

我们离开人间是正常的现象,不管是谁,如果得了绝症或是临终的时候,希望大家不要绝望,绝望解决不了问题,只有好好地祈祷、发愿才是最好的办法。所以,我们佛教徒死也是快乐的,活也是快乐的,怎样都能随缘而转。但世间人完全不同,他们一定要活下去,一听到死亡的消息就非常恐怖、非常伤心,而佛教徒早就有准备了,有些修行比较好的,可能已经准备二三十年了,俗话说“养兵千日,用兵一时”,在面临死亡的时候,平时做的准备马上就能用得上。所以,在对待死亡的问题上,学佛和不学佛有很大的差别,世间上的博士、博士后平时讲得天花乱坠,但死亡落到头上时,惊慌失措、恐惧万分,而有些不认识字的老太太、老爷爷,平时特别虔诚地一心念佛,在死亡来临时,他们对往生充满了信心。

所以,大家对学佛应该有一种强烈的信心,即使你平时身体健康、生活快乐富足,也尽量将这些佛教的道理用上,经常如此串习,久而久之,才能对你的临死、你的来世有非常大的利益。对我们修行人而言,为死亡做准备、为来世做准备是很重要的,但世间人并非如此,他们小时候忙于读书,长大以后成家立业、购房买车、追求名声,每天都把时间用在这些上面,这是很不值得的,只有把时间和精力用于自己的生死大事上,才能对生生世世有非常大的帮助。

当然,我这样一说,可能世间有些人不一定接受,他们认为:对你们出家人来讲,这是可以的,但我们在家人根本做不到!其实,生活知足少欲就可以了,如果贪心越来越增长,你的追求是永无止境的,有了一个别墅还奢望再建一个,有了一百平方米的房子希望变成两百平方米的,有了一套还不满足,最好是到别的城市甚至别的国家去再买一套……欲望永远也没有止尽。

实际上,我们的房子不需要很大,我现在的屋子只有十平方米,虽然再扩建成三层楼、四层楼也没有问题,但我可能比较懒惰吧,觉得这样小小的屋子很舒服,办公室、卧室、书房、厨房都在里面,这种感觉非常好。如果我们的心一直要求很高,随着世间人不停地往前奔,没有来世的话,今生这样也可以,但事实并不是这样的,大家应该为来世做准备。

魔使来执时,亲朋有何益?

唯福能救护,然我未曾修。

我们在死亡的时候,阎罗卒就会现前,由于每个众生的业力不同,有些显现也不太一样,这些牛头马面,或拿着绳索,或拿着铁链把你捆绑起来,强迫你进入中阴的远途,对此,印度、藏地、汉地的佛教中,高僧大德们对中阴的描述基本都相同。

当这种景象显现时,你会非常恐怖,即使有众多的亲朋好友围绕在身边,也毫无用处。这些阎罗卒有的是在你未断气时出现,有的是在你断完气后出现,此时,正如佛在《教王经》中所讲:人躺在最后的床榻上,奄奄一息,所有的死神集聚在你面前,这个时候,世间上的一切东西都没有用处,唯有善法功德才是最有用的。

如果我们一生持守净戒、广行布施、念诵咒语、皈依三宝,在临死的时候,所有的恐怖现象就会自然而然消于法界,同时,阿弥陀佛或自己的根本上师会来迎接。如果没有这样,一辈子都在造恶业,临终时原来你杀害过的众生就会全部出现在你面前,有些业力深重的人甚至大喊大叫“它们追我,快拦着它们”……因此,米拉日巴尊者说:“若见罪人死亡时,为示因果善知识。”

可见,唯一修持善法才是人生中最有意义的,除此以外,世间中的任何事情都没用,对自己的临终没有任何帮助,《广大游舞经》中也说:临死时唯有善法用得上,若依靠其他任何法,会让你变得无依无怙。反过来说,如果我们现在行持善法,经常修持上师瑜伽、念阿弥陀佛,这样临终的时候一定会出现清净的相,面对死也是不怕的。我们平时也看得出来,修行人的死与罪业深重的人的死完全不同,他们的尸体会给人一种安详的感觉,怎么看都不太怕,但如果是屠夫的尸体,那种面目狰狞的样子,看一眼就觉得特别恐怖。

我们大家都会面对死亡,但每个人此时的把握是有差别的。譬如学校放假的时候,大家都要乘车回家,有些人有钱,吃的住的都很好,非常快乐;有些人没有钱,吃住等各方面都不方便,十分痛苦,但不管有钱没钱,他们都是要回去的。同样的道理,有些人一生行持善法、清净戒律,他们临死的时候很快乐、很安详;有些人一辈子造恶业,死的时候叫着“我的财产怎么办,我放不下”,或者“我以前杀过的野兽来追我,你们把它挡着”,看起来非常痛苦。以前我有一个老乡,整天都在山上持枪打猎,他在还没有咽气前,就看见很多鹿子、獐子来追他,他一边喊一边这样死去的。

我们在座的人今生能够信仰佛教,真是非常荣幸,希望大家在这么短暂的人生中,最好不要生邪见,并业际颠倒。虽然有些人现在学佛、受居士戒,甚至出家,但过一段时间,也许依靠一些恶友就会变成恶人,下场特别悲惨,这是我不愿意看到的。当然,每个人的业力、善根不同,修行全部要如理如法,这也是不现实的,但不管怎么样,大家在今生中应该尽量行持善法,以此来圆满自己的人生,这样在临死时也就不会那么怕了。

总之,我们在死的时候,亲戚朋友没有用,财产、地位、名声也没有用,以前阿拉法特死时,医院里面有多少人,但谁能够帮得上忙?华智仁波切在《前行》中也讲了,不管你有多少军队,哪怕是一个国家的军委主席,在死的时候,这些军队也派不上用场,只有自己一人面对死亡的痛苦。所以,外在的力量并不重要,才华也不重要,最重要的是信心,对三宝一定要有信心,如理取舍因果,好好地忏悔,发自内心地恭敬三宝,宁舍生命也不舍弃三宝,有了这样的决心,你在临终时就会显现三宝的相,很容易往生清净刹土。

颂词中说了,死亡来临的时候,唯一能救护的就是依靠三宝而获得的福德,然而遗憾的是,很多人却从来没有修过。当然,皈依佛门的人应该都有一些善法功德,尤其我希望“菩提学会”的所有道友,每个人至少要受一分戒,方便的时候,在家人应该在一些佛教节日里受持“八关斋戒”,这样一来,你在一生中有了戒律的所依,依靠这种所依来供养三宝、布施、持咒,来生一定会有一种安全感。否则,每天都是忙忙碌碌的,学佛很多也是表面上的,恐怕你死的时候什么把握都没有,这样就非常可怜了。

这次我们学习《入菩萨行论》是个很好的机会,希望大家不要中间就退下去了。当然,你们学不学,对我来讲无利无害,我讲得不好,修得也不好,本来没有资格给大家这样说,但由于自己以前很长时间依止过善知识,佛教的基本道理稍微懂一点,虽然自己没有甚深的境界,但最基本的道理可以交代过去,这样的话,我想对你们的来世一定是有帮助的,今生也会令你们有一种快乐之感,即使你没有发财、事业上没有成功,也不会像没学佛的人那样一蹶不振、因失望而死去,始终都会有一种满足感,这就是学佛的利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