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单的快乐

  明月

 

 

20115月底,为了慈慧净水项目进入本日村实地考察,7月因身体状况回家修养;12日再次进藏,9月底直到净水项目最终施工完成才回到上海。

 

近一年的365天中,她有200天因为生病躺在医院,剩下100来天的时间,她大多在海拔4000多米的石渠县做志愿者。她是慈慧志愿者月明(此为化名,志愿者本人坚持不愿意使用自己的真实姓名)。

 

本日村 相识

 

2005年,月明偶然在照片中看到了本日村。听友人叙述,这个地方位于四川省石渠县,作为中国最贫穷的县之一。当地孩子,一年中能吃到糖果就是很大的奢侈,生了病之后用药来治疗也几乎是不可能的情形。

 

月明说,照片中的小朋友穿了一块连颜色都辨别不出的破布。头发粘结在一起,浑身上下几乎都是发亮的黑色,除了牙齿。“像掉进煤堆里了”“你参照上海的乞丐,特别是那些患精神病的乞丐大多不是骗人的。但本日村那里人的装束比这些乞丐有过之而无不及。”“当时我看了之后,感受只有两个字:震撼。”在中国的某个角落真实存在着这样的贫穷,因为震撼,月明和本日村从此结下了不解之缘。

 

2008年,月明带着筹集的2万元药品再次来到本日村。一同进藏的一位医生和两个助手给那里带去了一个新的名词“看病”。当时,本日村唯一的承载工具就是一部拖拉机。就这样一路,乘坐拖拉机从镇上来到村子,费时需整整一天。“你不知道看病的情形真是盛况空前,医生的房间给挤爆了。

 

天没亮就有很多村民来看病,于是医生她在众目睽睽之下起床、洗漱:穿衣服、刷牙……一直忙到晚上”“这个地方问题太多了,不仅仅是医疗或是贫穷可以概括的。”本日村留下月明太多的牵挂。

 

水——生命之源

 

除了贫穷、医疗普及的匮乏……在众多现代文明滞后所带来的不便中,水源问题显得尤为突出。“那里人的饮用水,是用水勺往水源里盛,然后倒进桶里,可因为水源太浅只要勺子轻轻碰到水,水就变成泥水了,浑浊又混杂着各种漂浮物。又因为浅,所以装满一勺子都是不可能的,每次只能勺1/3,为此取一桶水要花费超过半个小时的时间。”

 

“在水的上游,还有牛在那里排泄;排泄物还没有完全分解时,中下游的人们就直接舀水饮用了。”改变藏地人的饮水,让黄河源头之处的居民喝上清澈的饮用水成了月明最初做本日村净水项目的动力。

 

20115月底,常年生病的月明又来到熟悉的本日村。原本计划只待一到两个月,由于当地藏族居民从未有施工经验使整个施工周期延长了一倍多。那里的气候对于身体正常的汉族人来说也并不容易适应,早晚温差巨大,加上高原氧气稀薄,志愿者月明只得靠熬中药挨过了几个月的时间。在施工临近尾声的时候,她的身体实在难以支持,飞到西安治疗之后再回到藏地继续监工。

 

笔者问月明,当中有没有放弃的时候?她是这样作答的,“在藏地倒没有,可是回来想想有些片段很后怕:生着病,每天半夜呼吸困难,要坐起来几次对了窗口呼吸;天也冷尤其是河边风很大,每天的工作很累人;每天吃夹生的饭,没有蔬菜,吃了几个月的土豆,连喝水也不消化,那里的水太碱性了。

 

临近结尾时的几天肚子痛得很厉害,只能飞去西安治疗了。如果你现在说要去藏地监工几个月,可能我会犹豫的,因为对身体的挑战太大了。想到那里,我的胃马上就感觉冰冷和不消化了。”

 

月明笑着继续说,“当时想法很简单,只是想要坚持下去。基金会付出了很多财力、物力,如果没有能够真实造福那里的居民,实在可惜。去之前有和一个志愿者说好可能让她来替我,当时说是这么说,其实我心里是想着我一个人把它做完的,我因为身体原因最近没有上班,可那位志愿者出来的话,工作会有影响的,况且来去藏地的交通费用确实很高,不能随便浪费基金会的钱。”

 

最后半个月,在本日村,她每天上午吊盐水,下午从1300—17:00和工人们一同在工地工作。起先藏地的工人并不太用心,也许是因为藏族人的生活本来就随性;也许是因为他们没有施工经验,一旁的月明只能干着急。眼看着施工时出错又重来,自己却使不上力。

 

到后来,中午藏族工人来吃饭的时候,看到她在输液,下午她又在工地上了。许是被她的精神感动了。那个藏族工头就在工地上对工人们说:我们好好干,人家一个汉族女子,一个人来到这个地方为了我们藏族人的饮水这样付出,其实是我们藏族人自己的事情啊,我们好好干,快快干,让她快点回家,她身体不行了……

 

在本日村的这段日子是她这辈子吃药最认真的了;就怕自己在这个村子里生病,工程受影响。最后十天,月明在熬日子,身体的承受已经到极限了,她怕如果她就此离去,本日村的净水项目终究不能有一个完善的结尾。工人们和村里的负责人都劝她“可以回去了,工程完成的差不多了。”她每天还是准时到工地报道,为一些细节的修改而奔波。就这样,说要走就说了近10天。

 

挖井的时候“水出来了,藏地人在旁边真的欢呼起来了。对你竖大拇指,你就知道这一切都是值得的。因为你做的是别人真正需要的,不是无关紧要的。这些会本质性地改变他们的生活,现在他们想喝水就可以喝水了。”全体的居民捧着家里所有能装水的容器来到新挖的井边,盆、桶……即使是刚刚挖好井后排出来的是废水,大家也抢着盛出来;后来大家终于明白水并不会这样用完,这才罢手。

 

“这个工程是在人口密集的地方挖了一个够几百人饮用的井,并在上游的地方建了一个漫滤池,我们在上游围了一圈围栏,这样牦牛啊,狗啊也无法污染这个源头了,真正做到了人畜饮水的分离。”历经了近5个月的本日村净水项目总算大功告成。

 

简单的快乐

 

月明身上有所有志愿者共同的特质:“简单的快乐”。这段旁人眼中备受“摧残”的日子,到了月明那里依旧是快乐的。“改变是我愿意看到的,从脏的变成干净的,从病的变成健康的,因为你知道这些是有意义的,是他们真正需要的。”

 

关于快乐,月明还在藏族同胞身上学到了一招,“藏族人累了就唱歌,他们从来不攀比。他们的快乐根本不是我们能想象的。这一次我学到了不少:简单的快乐才是真正的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