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脱必备的三个窍诀

 

 ——2010年腾龙寺开示

主持人致辞:

索达吉堪布仁波切的生平事迹、弘法利生事业,相信在座各位都十分清楚。堪布弘法利生的法务非常繁忙,今天在百忙之中抽空来这边传法,是相当不容易的。在此,我们首先要感谢索达吉堪布!

现在许多居士都在学藏传佛教,在我认识的范围里,他们能遇上索达吉堪布、慈诚罗珠堪布,或者五明佛学院的其他堪布,这是最好的运气了。虽然藏地也有很多寺庙,每个寺庙有很多大德,他们也都非常了不起,但由于语言的障碍,他们很难跟弟子沟通。如此一来,弟子光是天天跟着上师、听灌顶,天天为上师和寺庙服务,虽然这样也很好,可以积累福德资粮,但这大多是人天福报,甚至果报要等来世才能成熟,所以,还不算是真正的修行。

那修行要从哪里开始呢?要从闻思修开始,这是唯一的一条路。而闻思修的第一个——“闻”,就是要老师讲、学生听,这就要求至少没有语言障碍,这一点,依止索达吉堪布非常非常好。而且这几年来,堪布组织了菩提学会,在全国各地乃至世界范围内作远程教育,这个非常方便,不需要付出太多,就可以直接学习,我觉得这对大家十分有利。

 在座的各位,尤其是香港佛堂的居士们,今天我特别邀请索达吉堪布到这边来,也是因为以前我去香港佛堂传法时,就是“盗用”索达吉堪布的书本。我也跟你们讲过,我的水平很差,是幼儿园的老师,但有一点:我真的会对你们负责。我曾经说过,以后如果有机会,我会在自己所了解的范围里,把最好的老师介绍给你们。今天,也算是给大家有个交代了。

香港佛堂的人,应该有六七十位,以后希望你们跟索达吉堪布弘法利生的大团体联系上,堪布这边布置什么功课、学习什么课程,大家都应该照做。简单地说,你们的电话线要连在堪布的大网络上,这样你们学习会很方便,我也算是对你们有交代了。当然,我也不是不管你们了,而是会和你们一起,以后跟索达吉堪布学习,这是非常荣幸的一件事情!

我现在很激动,话都说不上来了。今天时间很短,但对我们很多人来说,特别是学藏传佛教的居士,确实是个最好的缘起。我是真正发自内心讲的,你们每个人也应该欢喜。下面我不再献丑了,我们一起作七支供,然后请索达吉堪布给大家开示。

尊敬的普总堪布,来自香港等地的高僧大德、善德居士:

今天是腾龙大乘讲修寺佛学院开光的日子,我们能集聚于此,确实是十分殊胜的因缘。我和普总堪布,是同一传承上师座下的金刚道友,平时一些开光仪式,我基本上没有习惯参加,但普总堪布多年以来,在汉地、藏地弘法利生的事业非常广,是真正的善知识,而且在藏地建立这样的佛学院非常不容易,所以这次由于堪布的劝说,我才有缘来到这里。

就事论事,不管是任何一个人,若能真正帮助众生、利益众生,我们都应发自内心地随喜、赞叹。因此,你们有缘遇到这样的大德,一定要尽量结上善缘。

我们本身是学习大乘佛教的,而大乘佛教的理念,就是以佛法来利益众生。在这个世间上,如果以财富、地位、名声帮助别人,这只是临时的,不能解决生死大事,但若以讲经说法来开导众生,众生就会从苦海中永远得到解脱。所以,我们今天集聚在这里,是一个特殊的因缘,希望以此因缘,各位今后真正能踏上解脱之道。

你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方式,有自己的价值观和人生观,有些活得开心,有些活得痛苦,但不管是什么样的人,生存的时间都不会很长,多则几十年,少则遇到横死就一命呜呼了。因此,以一个大乘佛教徒的眼光来看,人生犹如水泡般无有实质,大家对此应好好观察。

在观察的时候,最好能与佛教相对应,因为只有在佛教中,才能得到暂时和究竟的快乐。并非因为我是佛教徒,所以就自己赞叹自己,而是在长期以来,我们通过学习、研究,对比世间的各种知识,从中发现解决人类一切痛苦的妙药,唯一就是佛法。所以,不管是哪里的高僧大德,只要不是利用别人,不是以各种手段来引诱别人,而是以负责的态度想将佛法精神传递给有缘众生,我们都非常随喜;对于虔诚学佛的人们,我们也发自内心感到高兴。

我今天的开示,没有特别做准备,毕竟佛法浩如烟海,不可能用短短一节课就全部讲完。但正如堪布刚才所说,大家以此因缘与这个殊胜道场结上善缘后,可以在今后的日子里,逐渐了解藏传佛教的不共特点。

我们藏传佛教有唱诵,有跳金刚舞,还有建造寺院等其他善举,但最重要的是什么?就是提倡闻思修行,学习佛法。假如你没有学习佛法,那只是形象上的修行人;但若通过一定的时间听法,然后将所学的内容再再思维、再再串习,则定可对治你的烦恼和痛苦,令其很快的时间销声匿迹。此时,你所享受的快乐,是任何物质都无法带来的。如今人类发展到了21世纪,科学技术日新月异,物质生活也有了前所未有的提高,但在这背后,大家内心的快乐反而日益减少了。所以,当你遇到痛苦和困难时,应当从佛陀的精神中汲取妙药,系统、认真地学习一些佛法。

尤其是现在藏传佛教非常兴盛,就像印度的那烂陀寺时代一样。当年,汉地的法显法师、玄奘法师千辛万苦去印度取经,回来后在中国广泛弘扬;藏地的许多高僧大德,也是冒着生命危险前往印度,求取高法获得了解脱。那时候的印度完全是佛教中心,而现在的藏地也是如此。在我们藏传佛教中,确确实实存在着非常珍贵的经论传承和沿袭方法。当然,我不是说汉地等其他地方不存在这些,但比较而言,我也去过很多地方,了解过许多寺院的状况,真正跟藏地比起来,在佛教传统、学习方法方面可能还稍有欠缺。鉴于此,现在东西方国家有很多人,纷纷前来藏地求法,最后也获得了心里的快乐。

对一个人而言,心里的快乐非常重要。如果缺乏这一点,就算物质上再富裕,也不可能得到满足。尤其当大限来临时,或者卧病在床时,地位、财产、名声都派不上用场。会病、会死、会离开世间,是我们每个人都要经过的关,到那时,亲朋好友、万贯家财不会随你而去,倘若没有佛法的境界,不要说来世的解脱,死后面对中阴也会相当恐惧。

现在大城市里的人,每天都在忙忙碌碌、浑浑噩噩地过生活,可是到头来,人生几十年一晃就过,漫无目标地追求各种所需,真的非常无聊。你们这些来自大城市的人,对这种生活应该也深有体会,明白佛陀2500多年前说的轮回犹如火炕,确实是千真万确、真实不虚。就算你刚开始对此不太懂,但慢慢经历一些事情后,也能感受到这些金刚语的甚深内涵。

这样一来,今天在各位面前,我想顺便提几个要求:

一、出离心

修行不能只求人天福报,必须要具足出离心。什么叫出离心呢?就是指在六道轮回中,人间、天界也好,地狱、旁生也好,详细观察的话,绝不会有丝毫快乐。当然,此处的快乐,并不是指暂时有吃有穿,或遇到朋友的那种开心。佛教承许的“轮回皆苦”,也不是把世间所有快乐统统否定了,而是揭示了快乐的本质瞬息万变,对让自己快乐的对境越执著,带来的痛苦就越大。

这些,只不过我们没有认真观察而已,如果真正观察了,也许你所喜欢的人,给你带来的快乐根本没有痛苦多。所以,佛陀宣说的“轮回皆苦”,是从万法无常的行苦角度讲的,若能认识到这一点,知道轮回完全是痛苦,就会渴望从中解脱,通过往生极乐或其他方式,来获得五道十地的功德。

简单说来,这就是佛教中所谓的出离心。这种出离心,刚学佛的人不一定懂,他们去寺院求神拜佛,多是为了家庭和睦、生意兴隆、平平安安。当然这样也可以,《地藏经》中说了,依靠佛陀的加持,无论是求财富、求名声、求子女,皆能如愿以偿。但作为真正的修行人,不能把这些当作最究竟的目标。在座的各位以前对佛教的甚深理论,可能没有特别学习过,不知道出离心如此重要。假如对此不太懂,那以后需要慢慢了解一下。

二、菩提心

这种出离心必须以菩提心来摄持,否则就会沦为一种小乘佛法。在座的各位,可能都认为自己是大乘行人,但真正衡量起来,包括在这里给大家开示的我,虽说二十多年来一直学习大乘经论,可是有时候观察自己,真的特别惭愧,不要说无伪的菩提心,就连真正的利他心有没有也不好说。

大乘的菩提心,是要求我们平时的行住坐卧、起心动念,哪怕是一点一滴,也都是为了利益天下无边的众生。这样的利他观,其他任何宗教都没有,唯一是大乘佛教的特点。

刚开始的时候,或许有人觉得这个太难修,因为且不说菩提心,就算是菩提心的基础——四无量心,也特别不容易做到。拿悲无量心来说,它是愿一切众生离开痛苦的发心。但对普通人而言,这种悲心是有限的,只能对“我”的母亲、“我”的父亲、“我”的家人、“我”的好友生起。至于与“我”无关的其他国家、其他人类,小至蚂蚁以上的众生,则很难产生“愿其远离一切痛苦”的念头,这就是悲心没有达到无量。除了悲无量心,四无量心中还有慈无量心、喜无量心、舍无量心,也都要缘一切众生。这四种无量心若没有修到位,就根本不可能生起菩提心。

现在不少人口口声声说,汉传佛教是大乘佛教,或藏传佛教是大乘佛教,自己修学的话,也就是大乘佛教徒。话虽如此,但“法”是大乘的,“人”是不是就不好说了。你们自己的境界到底如何?如人饮水,冷暖自知。所以,大家今后务必要重视菩提心的修法。

三、无二慧

光有菩提心还不够,还要有无我的空性观。这方面,《中观根本慧论》、《入中论》、《四百论》讲得非常清楚,也就是在究竟的空性中,“我”不存在,万法也不存在。这样一说,听起来似乎有点玄,实际上,佛教虽然也承认世俗中“我”是如幻如梦的假象,然而详细去观察,鼻子不是“我”,耳朵不是“我”,身体不是“我”,心不是“我”……这样一一剖析下来,所谓的“我”根本找不到。

当然,这需要有一定的佛教水平,否则,刚开始学佛就说“我”不存在,有些人可能会害怕的。正因为大乘的空性法门极其深奥,当年在印度,许多小乘佛教徒都不接受;包括现在的泰国、缅甸等小乘国家,对大乘佛教也并不是很赞同。所以,了知无我空性的殊胜之后,希望大家要好好学习。

法王如意宝以前常讲宗喀巴大师的《三主要道论》,这部论的大致内容,就是依次介绍了出离心、菩提心、无二慧,这也是我今天所讲的内容。其实,佛教中虽有不同教派,但它们在教义上并无相违,不管是汉传佛教、藏传佛教,藏传佛教中不管是格鲁派、噶举派、宁玛派,其究竟见解都是一致的、圆融的。

以上给大家讲了几个最关键的问题,刚才堪布也说了,以后有时间的话,他会给大家讲《大圆满心性休息》、《入菩萨行论》等法要。这些法都非常殊胜,希望你们要系统地闻思,不然,表面上当个佛教徒、皈依了三宝,这样尽管也有功德,《譬喻经》中就有皈依佛一声便可逃脱摩竭鱼之口的故事,但若想真正获得解脱,最重要的还是系统学习佛法,然后详细对照自己,不断地调伏内心。

看看历史上的高僧大德,他们每天早上三四点钟就开始修行了,整个人生都是在精进、智慧、悲心中度过的。可我们凡夫俗子,大多数都是吃喝玩乐,把特别宝贵的人身浑浑噩噩就浪费了,这是非常非常可惜的!所以,你们来到这里以后,一定要好好学习、好好修行。这个道场山清水秀、鸟语花香,周围非常寂静,算得上是人间净土了,不像大城市里到处闹哄哄的,什么都令人眼花缭乱。到了这里以后,如果你有因缘,哪怕每年抽出一两个月来实修,也是非常有意义的。

我们这个人生,不是为了钱财,也不是为了地位,而是要想方设法获得解脱——不仅从暂时的痛苦中脱离,还要从轮回的镣铐里解脱。若想达到这个目的,没有一定基础的话,恐怕非常困难。所以希望在座的各位,务必要通达以上的道理。

你们在城市里生活的人,物质方面特别优越,但从精神方面来看,确实非常非常贫乏。因此,若能在这里呆一天,也会给心里带来一种宁静。一旦自心得到了宁静,对三宝的信心、对众生的悲心会油然生起。所以,前辈大德赞叹依止寂静地方的功德,原因也在于此,你们应该好好地感受感受。

今天也是一个缘起,跟堪布和大家集聚在这里,我想什么就胡言乱语说了一通。接下来,不知堪布有没有什么开示?在座各位若有佛教方面或人生中的困惑,可以提出来互相交流,这样大家也会比较放松。不然,就我一个人喋喋不休地在这里啰唆,你们不一定有兴趣听。虽然我回答得不一定好,但借此机会可以共同学习,好不好?

主持人结语:

非常感谢索达吉堪布为我们开示!我真的很感动,感动得要流泪了,但是怕你们笑话,就只好忍住了。

我学佛的因缘是与生俱来的,我出生于一个佛教家庭,先不论自己学得好不好,但在这二三十年的时间里,到最后确实有种返璞归真的感觉。开始的时候,八万四千法门很多,有点像在北京逛“新东方”商场,看到这个觉得好,看到那个觉得更好……但到了最后,这些全部可以涵摄在今天上师所讲的“三主要道”中,这就是八万四千法门的精髓,一个人如果要解脱,唯一就是这条路。所以,今天得到这个法,我个人觉得非常不可思议,真的很高兴、很欢喜!我想在座的同修们,应该也都是一样的!

在这里我讲一句,希望大家不要忘:你们以后如果有机会,或者尽量去创造机会,要有系统地学习佛法。刚才也说了,上师今天讲的“三主要道”,是八万四千法门的精髓,但若想通达这是八万四千法门的精髓,还是需要有一个过程。这个过程是什么呢?就是系统地学习佛法,若能这样,你最后会明白“我知道三主要道就足够了”。

我们这帮人,以前没有参加过索达吉堪布的传法,希望今天借这个最好的缘起,加入上师的弘法大团体。我们今天只是个开始,只是去学校注册登记了,但我真的很高兴,有缘可以参加这个团体——这是我今天最想说的,也是我今天的目的!我很高兴,觉得目的达到了,对长期关心我、支持我的人也有个交代了。最后会有什么样的成绩?这还要看每个人自己,希望你们以后要好好学习。

接下来就是上师慈悲给我们一个互动的空间,大家有什么问题,可以自己请教上师。

问:刚才上师讲了空性的问题,我们作为居士,怎样才能更好地趋入、认识、证悟空性?

答:认识或证悟空性有两种途径:一是长期学习《中观四百论》、《中观根本慧论》等般若方面的经论;还有一个就是通过修加行,依靠上师的窍诀,逐渐证悟大圆满的境界。

问:人临终的时候,如何把握自己?

答:人在临终时,按照显宗和密宗的观点,应该有两种方法:密宗的话,莲花生大士在中阴窍诀里有“刹那往生法”,或要有想前往清净刹土的强烈意念;显宗的话,临终时一定要心不颠倒,不能纷乱,处于念阿弥陀佛的状态中,这一点很重要!

问:家里有老人去世时,我们具体该怎么做才能送他往生?

答:具体的做法,前不久我造了个《助念往生仪轨》,专门讲了需要注意的事项。特别是此时应该请一些同修佛友,共同给亡人助念佛号。

对亡人而言,生前要依靠长期学习,深刻认识到三界轮回犹如苦海,自己很想从中出离。就像《极乐愿文》中所说[1],如同犯人从监狱里逃出来一样,义无反顾地舍弃娑婆世界,前往极乐世界。在反反复复对比了世间的过患、解脱的功德之后,最终应生起坚定的出离心,满怀信心想前往清净刹土。

问:我从2004年随您学习《入行论》,生起了愿菩提心,但经常还是有自私自利的心,这该如何对治?

答:许多人学了《入行论》后,最初生起愿菩提心比较容易,但实际上真正观察的话,正如我刚才讲的那个简单比喻,仅仅是一个悲无量心也很难做到,菩提心就更不用说了。但即便如此,菩提心也仍要不断串习,不断去闻思《学集论》、《经集论》等大乘论典,不断去了解菩提心的功德、自私自利心的危害。

你们也许没有发现,一个人只要有痛苦,不管是身体的还是心里的,全是自利心所导致,这一点你们务必要牢记!在生活中也好、感情上也好,只要你心里不舒服,就肯定跟自私自利心有关。明白这一点后,大家今后一定要学利他的菩提心。 

问:当我们往生以后,心识是进入下一个肉身,还是到哪里去了?

答:要说“死了”以后,不是“往生”以后。往生的话,一般都是到清净刹土去了。

我们死了以后,身体已经舍弃,而心会随着自己的业力,也许再生于人间,也许堕为旁生等。此时,一切都生不带来、死不带去,任何东西也带不走,唯有业力永远跟着自己的心,善业带来快乐,恶业带来痛苦。

佛教中特别关键的问题,就是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这一点,唯物论者认为只是种传说,或某种宗教的教条主义,这种观点十分不合理。正如种下毒药的种子,它长出的果必定是毒,不会变成妙药;种下妙药的种子,它的果必定是妙药,不会变成毒,这就是因果的基本法则。所以,若想生生世世得到快乐,以后就一定要多做善事,这样善业才会一直跟随着自己的心,永远带来快乐。

问:我们在实修过程中,违缘、障碍、烦恼现前时,有时候用因果正见和空性智慧对治了,但还是随着烦恼习气走,这怎么办呢?

答:那走吧,开玩笑!

我们修行还没有到位之前,虽然理论上懂到因果正见、无我空性,懂得对治嗔恨、贪心的一些窍诀,可是因为没有长期串习,在面对根深蒂固的烦恼时,用这些不一定马上就能奏效。

所以,高僧大德们始终要求:修行的时间要越长越好。若能如此,到了一定时候,即使你的烦恼现前,也像春天的微风一样力量不强,不像冬天的寒风那样凛冽刺骨。那个时候,就算烦恼和痛苦现前了,也会被智慧的光芒慢慢消除。

问:宗喀巴大师在《三主要道论》中说,对世间八法刹那不起羡慕心,才是生起出离心的标志。但我们作为居士,还有一些世间琐事,那我们的标准是什么?像我们在做好世间事的同时,尽量把时间用在修行佛法上、闻思上,这样能算有出离心吗?

答:你问的这个,是辩论场上比较深的一个问题。确实,《三主要道论》里说,对世间一切盛事刹那羡慕心也不生,才算生起了出离心。但这是特别严格的界限,一般人很难真正做到。

不过,按照其他上师的教言,出离心也可以这样定义:比如你是监狱里的犯人,虽然监狱里的生活待遇非常好,你也许会生起欢喜心,但它始终都是监狱,认识到这一点后,你并不会贪恋暂时的快乐,而是渴望尽快离开。这样的心态,就叫做出离心。

宗喀巴大师在《三主要道论》的立意,并非指对世间产生一刹那的执著,就变成了无有出离心。而是从长远来讲,整个轮回就像监狱,对此若没有特别贪执,像华智仁波切的上师那样,对荣华富贵的一切对境,不管是美丽的、富饶的、有地位的,不生丝毫羡慕之心,这就可以称为出离心。

问:我们的烦恼都依从八识田,眼耳鼻舌身遇到外尘就起烦恼,若想真正获得解脱,怎样才能断除烦恼,把八识转成智慧?

答:唯一的办法,就是长期修学佛法的各种理论、窍诀,然后去实地修行。若能如此,极个别的利根者,依靠上师的窍诀,当下即可断除一切烦恼而开悟;有些人可以压制自己的烦恼;还有些人这辈子不行,但在相续中可以播下解脱的种子,来世直接或间接能断除烦恼。

问:上师再三强调要系统闻思佛法,那什么是系统闻思呢?

答:所谓的系统闻思,就像世人学习知识,要从幼儿园、小学、中学、高中、大学、研究生、博士生依次读上去。那么佛教也是同样,至少需要十到二十年,从初步的佛教基础学起,然后依次学习五部大论,最后再学大幻化网、大圆满等特别高深的修法。

现在很多佛教徒,皈依以后什么都不懂,直接就求特别高的法,或对佛教理论一无所知,就到处去宣扬“我是个佛教徒”,实际上这样不太合理。世间知识既然都需要系统学习,那极为甚深的佛教就更不用说了。所以,不管你学藏传佛教还是汉传佛教,都应该花几年功夫先打好基础,再用十到十五年慢慢去学上面的法,只有这样,自称为佛教徒才算名副其实。

汉地的历史上,系统闻思方面比较欠缺,到寺院里也好、居士群体中也罢,很多人看起来非常虔诚,但真正懂得佛理的,除了极个别人以外,自古以来就很少很少。相比之下,我们藏传佛教历来对这方面很重视,就算在一个小山沟里有个小小的寺院,这小小的寺院也是个闻思的道场,也有讲经说法的法师。因此,藏传和汉传在某些地方截然不同,藏地的任何一个寺院,都保留着系统学习佛法的传统,而汉地尽管学佛的人很多,可是真正懂佛理的却寥寥无几。所以,大家今后对系统学习一定要重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