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格言系列1:心灵从沉睡中苏醒

 ——索达吉堪布对忧郁症和自闭症问题的开示

   忧郁症

当今世界,忧郁症如灾难一般流行。全球得忧郁症的人达3.4亿,相当于整个人类的1/16。中国也有2600多万忧郁症患者,未纳入统计的人数会更多。10%15%的忧郁症患者,会以自杀作为他们的最后选择。

一旦染上了忧郁症,如同灵魂已经残疾,将生活在一个悲惨、塌陷的世界里。曾经熟悉的环境、亲人的爱都褪去了光芒,变得黯淡、冷酷和虚假。他们被排斥在这个世界之外,找不到生存下去的理由。在他们面前,只剩下一条自我毁灭之路。

有人说忧郁症得自遗传。但有些父母虽然身染重症,孩子却健康、阳光;有些父母非常乐观,他们的孩子却在死海形只影单地徜徉。所以,忧郁症虽有遗传因素,却不是决定的。

有说这是一种心理痼疾。由于过度敏感,变得容易接受暗示。忧郁症患者将一切外来信息视为社会对他的蔑视,他就像卫藏的厉鬼,一点一滴的小事就开始发作,将之引发成一场天塌地陷的灾难。他们在心的荒漠中画了很多国土,在国土里创造各种国政、花园、监狱,最后,将自己投入到监狱中。

也有人认为,忧郁症与社会密切相关。比如有人因家庭赤贫陷于绝望;有人因父母离世不能释怀;有人因离婚而幻灭;也有人找不到工作,感到被世间抛弃;还有人则是因为过度劳累和紧张……

还有些是生活习惯导致。专家认为,垃圾食品和垃圾睡眠已成为毁灭人类的隐形杀手,由于饮食和睡眠长期失衡,人的情绪会越来越低落,直至忧郁成疾。

忧郁症既可能出自今生的因缘,也可能和前世有关。人们的一切情绪和行为,有时,并非如表面那么简单。

染上忧郁症的人,往往与前判若两人。原来谈笑风生之人,会变得沉默寡言;原来有条不紊的人,会变得恍惚和健忘。有些人已被心理专家诊断为忧郁症;有些人虽然未被确诊,但在抑郁的幽途中越走越远。

在影视、歌坛堪称一代巨星的张国荣,200341日,在香港中环文华东方酒店跳楼身亡,消息震惊了所有人。据说在长达二十多年的时光中,他深受忧郁症的摧残,内心深陷虚无和痛苦中。他在自传中写道:

“记得早几年的我,每逢遇上一班朋友聊天叙旧,他们都会问我为什么不开心,脸上总见不到欢颜。我想,自己可能患上了忧郁症,至于病源,则是对自己不满,对别人不满,对世界更加不满。”

以中篇小说《老人与海》荣获诺贝尔文学奖的美国著名作家海明威,其生活经历并非像人们想象的那样充满浪漫与激情。相反,他饱受抑郁的痛苦。《老人与海》中主人公与鲨鱼搏斗的内心活动,正是海明威矛盾心态的展示:他快要被摧垮了,还在苦苦支撑。

他一边写作,一边提醒、鼓励自己,希望重新振作。但是,忧郁之网将他紧紧缠裹。六十多岁时,他终于把猎枪含在嘴里,饮弹身亡。

爱因斯坦在孩提时就出现忧郁症的迹象。他落落寡欢,常常说出一些迷茫、不着边际的话。后来他虽然结交了不少友人,也涉入政治,但研究人员坚持认为,他的一生深受忧郁症的折磨。

牛顿是伟大的物理学家、天文学家和数学家。他是遗腹子,性格孤僻,常常陷入与其他学者苦涩的辩论中。他长期闭门思维,发现了引力定律和运动定律。1692年,牛顿50岁那年,终因抑郁而精神失常。

还有林肯、罗斯福、丘吉尔、巴顿、达尔文、梵高、戴安娜等等。所以,人们称忧郁症是劫夺人类灵魂的蓝色病毒,是世界第一号心理杀手。

治疗忧郁症的方法很多。有些人通过物理治疗辅助药物治疗;有些人通过中医补精益气、调节神经细胞和丘脑、大脑异常;或与心理医师沟通,得到疏通;或食用多糖食品,提升脑中的血清张力,使神经系统得到舒缓。 

但这些方法只是暂时抑制,不能从根本上治愈。最重要、彻底的疗法,就是通过修行来调心,这样,才有根治的希望。

《走出忧郁》是一本全球畅销书,曾获得十多项国际奖。作者不仅是一位富有盛名的畅销书作家,更是一位三度饱受重度忧郁折磨的患者。他在书中写道:

“忧郁也许是人类无可逃避的恶魔,但爱、智慧与意志力的伟大力量,可以帮你走出绝望之城。”

如果深入忧郁症的根源,可以发现,归根结底,忧郁症源于人们对事物的执著。

无始以来,人们未了达“我”与现象并非独立、恒常和真实存在,仅是各种因缘汇聚之后的暂时现象,而执着有一个本有的我。从我而有他,对合乎心意、满足我执的人和事物产生贪爱,希望拥有;对违逆自心、不符合自己习气的人和事物则心中厌恶,由此产生无尽的忧恼和痛苦。

佛陀在《佛所行赞》中说:“若离心意者,此身如枯木,是故当调心,心调形自正。”

心是万物之灵,身体只是心之附属,如果离开了心念,身体犹如槁木,不会任意妄为。所以,我们首先要修心,一旦心意得到了控制,外在的形象自然会端正。

《中本起经》云:“调心正体,福应上天,士有信行,为圣所誉。”

如果我们能调伏身心,福德就会自然增长。具足信心、行为如法的正士,所有圣者都会赞叹、护佑,为他赐福。即使身心遇到暂时的违缘和魔障,也不会从此倒下,而是会重建自己的人生观。

要调伏心意,就要了知心的奥秘,心的奥秘就是万法的实相。不说密法中依靠上师窍诀通达心的光明离戏本性,即使用中观的方法来分析,如果能了解对自我和现象的实执是一切痛苦之源,我们就不会黏附于任何一个人、任何一件事、任何一种情绪和思想,就能从自我和现象的束缚中解放。

当我们看到历史上那些伟人由于无法忍受痛苦,舍弃了自己宝贵的生命,不禁为之深深喟叹。在出家或在家的佛教徒中,也有一些心志脆弱、在挫败和沮丧中苦苦挣扎的人。他们有强烈的厌世情绪,丧失了活下去的意乐,这就是典型的忧郁症。

我们一定要关爱他们,向他们伸出援手。并发愿有一天,让所有蒙受抑郁情绪折磨的人都证悟空性、断除我执,这才是光明之路,是最根本的解决之道。

 

自闭症

自闭症又称儿童孤独症,患者自我封闭,不愿和任何人交往,无法用语言表达需求和痛苦;缺乏应有的情感反应,一直进行着一种刻板、重复的强制性行为,看上去非常可怜,如同一场活生生的灾难,呈现在我们面前。

自闭症的起因包括遗传、脑颅损伤和社会心理因素,也与患者前世的心态、业力有一定的关系。全球约有六千七百万人患有自闭症,中国确诊的自闭症儿童,就超过了一百五十万人。

自闭倾向也发生在成年人中。患者对外界退缩、回避,感受无尽的孤独和痛苦,认为自己是世界上最可怜的人。这样的症状在一些有财富、有智慧的人中也会出现。虽然在世人面前,他们拥有美满的人生,但内心饱受失眠、焦虑、社交恐惧的折磨,无法用语言向人倾诉。

有些学生得不到老师的关爱,被其他学生欺凌,变得不爱和任何人说话,经常无缘无故地哭泣。他们是那么悲苦、无助,即使人们想帮助他们,也感到无能为力。

虽然从表面上看,一些大成就者的行为与自闭有几分相似。比如,在有些大德的传记中,视三界轮回犹如火宅,洞见人类的语言除了增长贪爱、仇恨和愚痴,不具丝毫意义,从而对与世人交往产生了极其强烈的厌世心。他们弃离人群,走入狗群。看似极端,实际上,是真正的出离心。

在修行人中,也有些不愿见人的人。一旦与人接触,他的沟通合作能力非常差,只需两三天,他就会陷入极端苦恼。最后,只得把自己关起来,与世隔绝。但时间一长,他的心态就变得不正常。所以,这不是一种真实的修行境界。

有的法师说,一旦出现这种症状,赶快去医院!

但我觉得,医院只能给你做一个心电图,根本看不出你内心病症的真实起因。

当今社会,身病或许可以在医疗机构得到治疗,但治愈心病的医院却不存在。虽然有一些心理咨询中心,但心理医生自己在经历劫难时,却不知应该求助于谁。原先向病人提供的治疗方案,在自己身上却完全丧失了效用。

《中观四百论》说:“贪有从因生,亦有从缘起,从缘所起贪,易纠治非余。”

意思是说,贪欲等烦恼,有些是从往昔反复串习的同类因中产生,有些是从外境的缘而起;从缘而起的烦恼容易纠正,从因所生的痛苦,比如由前世恶业所致,就不那么容易断除。

人的病也是如此。病有根本的因,也有相对次要的缘。如果是从环境、气候、饮食等缘产生的偶尔四大不调,可以通过打针、吃药而痊愈;如果病因是由前世杀生等恶业所致,则今生很难治愈。

一旦我们陷入到可怕的孤独中,一方面,要祈祷诸佛菩萨加持遣除灾难;另一方面,要忏悔前世的恶业。

李连杰拍摄过一部《海洋天堂》,希望人们藉此感受自闭症患者封闭、丰富的精神世界,了解患者家庭承受的压力。影片获得了第一届北京电影节“人文艺术最佳影片”大奖。在《海洋天堂》中,一位父亲与自闭症儿子相依为命,被查出身患绝症后,父亲竭尽全力,为儿子寻找一个值得托付的家……

还有一部获得奥斯卡4项大奖的《雨人》,描述了一个孤独世界的怪人,引起医学界对天才自闭症患者的关注。

几年前,一本展现孤独症孩子心理世界的书面世。作者铁托是一位自闭症患者。在过去的10年里,母亲香玛没日没夜地教他字母,让他在电脑键盘上敲出信息。母亲给铁托读了很多书,并要求他写出心中的故事。铁托每日坚持写诗歌和随笔,终于,他的第一本书——《远方的沉默》被英国国家孤独症学会出版。

据联合国大会决议,每年42日,被确定为世界自闭症日,希望人们把更多的关爱投向自闭症患者及其家庭。

  

心地妙药

对遵守人规、法规的人来说,一定要远离各种不良之行,否则,护持善法的天神会毫不留情地喝斥和惩罚你,了知因果取舍的智者会舍弃你,自己也会受到良心和道德的谴责。

如果违背天理和自然法则,我们的一切所为不会如愿以偿,即生会遭遇各种坎坷、疾病和不幸,来世会感受无量无边的痛苦。因此,非常希望人们依靠佛法的教育来纠正心行,这样,我们的身心还有一分趋入正道的希望。

作为一个凡夫人,环境的影响相当重要。不仅人类如此,动物也是如此。我们心中的恶心和善心会随着环境的迁变而改变。《摩诃僧祇律》中说过这样一个故事:

有一个国家佛教兴盛,五谷丰登,人民行持正法,享受欢乐。这个国家有一头受过训练的大象,叫大身,专门负责处死犯人。

有一天,关象的栅栏坏了,大身跑了出去,跑到一个寺院中,见到比丘们清净庄严的威仪,听见诵经之声、钟磐鼓擎之音,顿然产生了清净温柔的心。看象人从寺院找回大象后,当这个国家要执行死刑时,大象的心因为调柔、温顺和宁静,不愿再踩死犯人。

国王深感苦恼,询问大臣。一位聪明的大臣分析说,大象可能受到寺院寂静清凉氛围的影响。他们遂将大象关入宰杀场,让它天天目睹血腥的屠杀。一段时间之后,大象的心恢复如初,变得残暴、麻木。当死刑犯被拉到大象面前时,它毫不犹豫,立刻把犯人踩死。

天人目睹此景,慨叹万千,吟偈道: “象见善律仪,又闻罪福声,善心日夜增,恶行渐得灭,习近诸恶业,先心还复起。”

意思是说,大象见到寺院比丘清净的威仪,听闻罪业和福德之声,福德之声让大象的善心日益增长,心中的恶业渐次消灭。后来它被牵到屠宰场,原来的罪恶之心又开始复苏。

当今社会的各种不良现象,也和它的环境、风气密切相关。一些政界、商界、娱乐界等人士,对不合理、不如法、增长各种烦恼、违背人文道德、违背佛教真理的行为特别热衷。比如吸毒,在演艺圈,甚至在一些明星中,也有人因吸毒而身亡或因吸毒被判入狱……

通过网络媒体、报刊杂志,人们染上了各种不健康的疾病,他们当把病态当作一种光荣、一种庄严、一种荣耀的象征。

在这个群魔乱舞的时代,每天上演着各种光怪陆离之事,真正具足慈悲心、菩提心、利他心的人越来越少,甚至,很多人对慈悲利他闻所未闻,嗤之以鼻……

《大庄严论经》中说:“智慧宜调心,勿令着五欲。”

我们应该以智慧调整自心,如果了解一切都是无常、痛苦和空性的本性,我们就不会向外驰骋,耽著色欲、声欲、香欲、味欲、触欲,从而远离蒙昧,获得内心的宁静和安乐。

实相的智慧,是真正的妙药。前述各种心理疾病,都能从中得到缓解,世间种种不良之行也能得以制止。

所以,当今社会迫切需要佛法甘露。有了佛法,哪怕是一点一滴,如果能流入我们的心田,长出庄稼,一定会为整个人类增添和谐。否则,当你融入社会熔炉,与各色人等交往,你会发现,外面的世界是如此可怕,人心是如此黑暗、不可测度,你会从心底产生深深的恐惧。

让我们祈祷诸佛菩萨,愿他们无形的加持融入每一个众生的心,减少众生的贪婪、愤怒、愚痴、嫉妒、傲慢等烦恼,熄灭他们的各种苦痛和耽著,让每一个众生获得世间、出世间的安乐。这种欢乐并非依靠外在因缘条件而得,而是从内心的智慧中获取。此时,净土就在眼前。

一个真正的瑜伽士、修行人,无论经验何种遭遇,都会以智慧安然面对,不改心的寂静和欢乐。如果能运用佛法的真理,对忧郁、自闭等心态稍作调整,就会成为世上最快乐的人。

比如有人因离婚而痛苦,如果此时,你有一个积极的心态:噢!没有人再能束缚我,镣铐已经截断,向往已久的自由已经到来,我是多么快乐啊!如果以这种豁达、睿智的态度生活,生命中无论出现何种变故,都能处之泰然。

以前,一位老妇有两个女儿,大女儿卖鞋,二女儿卖伞。每逢下雨时,她就为卖鞋的大女儿发愁;每当晴天的时候,她又为卖伞的二女儿烦恼。一个和尚告诉她,你为什么不反过来想想呢?下雨时为卖伞的女儿高兴,晴天时为卖鞋的女儿快乐,这样,你不是天天快乐了吗?

当我们来到山顶,风声唳唳,如果将山巅劲风视为恐怖不祥,你就会非常担忧和恐慌;假如你觉得山顶之风异常清凉,涤荡一切,那时,你的心情也会坦荡、宽广无垠。

不同的心态,对社会的看法会截然不同。整个世界,都是我们心的显现。

有一本书,叙述了一百年前的一段历史,一百年前人物和房屋的相片还历历在目,可照片上的人已撒手人寰。我想,当时的人们和我们一样,执著他们身外的一切。可是,他们执著的事物,连同他们自己,已转眼成空。同样,今天的人所执著的一切,再过二十年、五十年、一百年,有些还遗下相片,有些连照片都不会剩下,都成了梦幻泡影。

我们的执著究竟将我们带向何方?人类是不是一直生活在巨大的自我欺骗中?

在世间,哦,你患了忧郁症!给你吃一点中药、西药,给你按摩、理疗、心理疏导……这种种方法,不一定能断根。只有你真正了解佛陀宣说的无我空性之理,认识到一切法因缘而起、如梦如幻、本体空性;不是从文字上,而是从内心中,完全依靠中观、密法的修要通达时,你就会明了,我们执著的财富、声名、地位、感情……没有丝毫可以倚赖的本质,你会从自心的禁锢中获得解脱。

此时,无论是忧郁、自闭抑或其它烦恼都会烟消云散,由贪欲导致的不合理行为,也会自然得到控制。

归根结底,在所有心灵教育中,佛陀的教育对社会最有效用和利益。在一切妙药中,佛法的心地妙药最为无上。

 

 2011.5于喇荣